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二人花】恋爱这件小事(双性转,主仓丸有丸仓,R18)

- 双性转高亮,糖八的二人花,吵吵闹闹的女高生最可爱了,大段大段的小车车,写下这行字我才发现我又搞了未成年

- 基本上是仓子x丸子,但是我坚持小姐姐必须互相搞的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所以也有一点点丸子x仓子

- 有非常OOC,只口头在线的大仓出场,大家别介意hhh

- 总之,可爱属于仓子和丸子,OOC属于我

- maru不娶我,maruko不嫁我,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 主要是为了给 @さかな 开车车,这个哭着喊着跟我要糖八小姐姐的人

- 脑洞很简单,也很R18,本来有时间一个晚上就写出来了,但是这两周工作加和男票搬家累成了狗,所以就拖了又拖,总之小甜饼能写出来就很开心啦——

- 希望本单位能多点儿粮,我快饿死了

- 悄默默地宣个为了带糖八小姐姐玩儿的语C群:欢迎加入正经杰尼斯语C,群号码:139491229,要求不高,我只想要一个maru尼酱,可以让我亲亲抱抱喂我巧克力不嫌我胖的那种

- 好了,刷卡器在这里,大家准备刷卡上车吧,外链如果挂了评论我

- 当然没挂也可以评论我,请来跟我玩儿



“仓子?仓子?仓……”

“吵死了啊?!”趴在桌上的女孩子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带着手腕上的细链压出来的可笑红痕,表情却非常地不善,凶恶的眼神简直如同要择人而食一般盯着面前抱着一沓作业本的始作俑者,“丑女一大早就作怪,不要打扰我睡觉啊?”

被瞪了的女孩子气势明显弱了一截,周围同学对这一幕早就见怪不怪,连个来劝的人都没有,女孩儿扁着嘴,一副被欺负了的可怜模样:“可是大家的作业都已经交上来了,只剩下仓子的……”

“把你的抄一遍帮我交上去不就好了?”双马尾的漂亮女生毫无罪恶感地提出了这个解决方案,随即又趴了下去,还没踏实地闭上眼,肩膀上又传来温热的感觉,软软的手掌轻轻推过来的触感像是小动物的讨好,仓子埋在手臂间,嘴角忍不住挑起来,她甚至能想象尽职尽责的国文课代表为难的模样,额发下的眼睛晕着水汽,长卷发衬得圆圆的脸蛋更加可爱,抿着嘴唇的样子简直像是在勾引别人替她虐待这双唇,顺便舔一舔唇下的小痣

——再多欺负她半分钟就抬头好了。仓子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只是早课前嘈杂的教室也没能掩盖离开的脚步声,等到再偷偷抬头从手臂上看过去的时候,就只剩下女孩儿的背影了。

“那个家伙什么时候把裙子调短了?”坐在最后一排的高挑女生有些不爽地这样想,这跟说好的完全不同,平时丸子就算被她怎么欺负,都不会这样放着她不管的,仓子恼火地看了会儿那个背影,本来在膝盖附近的裙摆被提到了大腿中间的位置,因为只穿了短袜所以露出了又白又直的一双腿,和她聊天的男生视线一直往下瞟,表情怎么看怎么都有点色眯眯的感觉,丸子却没什么自觉地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似乎聊得很开心一样。

“真是的,就好像谁稀罕她的关心一样。”自暴自弃的仓子轻轻踹了下自己的书桌腿,一边诅咒着突然变得无趣的一天一边又趴回了手臂上。

她的坏脾气一直维持到下午的体育课上,在国文课上没有被老师找麻烦,想必丸子已经用什么方法给她打了掩护,想到这一点稍稍有些开心的不良少女刚把运动服套上,就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丸子抱着手臂从她身边小跑着一溜烟地出门去了,也没有像平时那样腻歪地抱上来,甚至连等都没有等。

“哼,不稀罕,不稀罕!”仓子在心里小声地说着,然后跳起来狠狠一个扣杀,排球带着她直上云霄的怒火砸在刚好负责拦网的丸子的眼前,把气喘吁吁的女孩儿吓了个激灵,包裹在紧身运动上衣里的胸脯因为喘息不住起伏,短短的运动裤根本遮不住直长的大腿,隔壁篮球场地上的男生们心不在焉,眼神不断往这个方向跑。因为长长的卷发被扎成了马尾束在脑后,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发红的耳廓,女孩儿每次起跳落地的时候都会局促地挡一下胸口,但是远处还是会不时传来口哨声。

“砰!”仓子手下的排球又一次带着愤怒的小火星飞出去,狠狠砸在两个场地之间的格网上,又被弹了回来,个子高挑的女生在一群女孩子中间格外显眼,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似乎随时准备下一秒踹在眼睛往不该放的地方放的男生的脸上,篮球场上安静了片刻,仓子昂着尖尖的下巴,一副随时准备打架的模样,倒是丸子小跑着去把球捡了回来,她还鞠了个躬,双手合十地替仓子说了什么道歉的话。

该死的,运动裤比裙子还要更短一点,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么?

仓子跺了下脚,往常的体育课丸子都会跟她一个队,借助火力藏在后面划划水之类的,女孩儿也抱怨过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运动的场合,被盯着看的感觉很不舒服,仓子往往会擦着汗吐槽她:“你这种丑女才没有人愿意看。”

丸子听到了也只会傻兮兮的笑,嘴巴变成一个爱心的可爱形状,眼睛也眯起来,像只软绵绵的小动物:“当然啦,仓子比较漂亮嘛,而且还很强,被盯着看也不会害羞——真好。”

“你是笨蛋么?”仓子把头扭开,用嫌弃的表情掩饰自己高兴的心情,撇着嘴不屑地说,“丑女就做丑女该做的事就好了,今天的作业也交给你了啊。”

“又要出去联谊么?”家政社的主力军把社团活动时候做出来的精致又好吃的小点心交给好友,婆婆妈妈地叮嘱,“仓子还是分一点心思在学习上比较好吧?而且每天都那么晚回家也很危险……”

“丸子当然不会明白了,谈恋爱可比学习什么有趣也有用多了,有很多就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舒服的事情。”坐在课桌后把睫毛夹得又卷又翘的女孩子对着镜子整理妆容,接过点心放在挂满了挂饰的包包里,拿去一会儿在联谊会上勾搭男生,“毕竟是丑女嘛。”

丸子摸了摸鼻尖,扁着嘴想要反驳,但是她看着好友涂着粉色唇彩的嘴唇,描得精致又漂亮的眼线,还有没扣好扣子的制服衬衫下的锁骨,还是转开了视线,闷闷地答应了一声。

仓子满意地摸摸她毛绒绒的脑袋,摸完还忍不住掐掐脸颊,再抱着上下其手一番,丸子涨红了脸挡住胸脯,还是被抓着揉了两把,头皮发麻地一个劲儿地推她的手。女孩儿因为出汗身上一股甜甜的橙子沐浴液的香味儿,仓子心猿意马地在她颈侧闻一闻,手环在腰肢上的感觉刚刚好,纤细的腰腹又带着点软肉,肉呼呼的屁股和大腿贴在身上,简直想让人就这样抱上一整天。

仓子回忆起那个手感,表情越发不善地看着下了场坐在旁边见习的女孩儿,丸子抱着膝盖,虽然很小心很矜持的模样,但还是会露出大半白花花的大腿,仓子扫了一圈运动场,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每一个图谋不轨的家伙,后来才发现她自己才是最不轨的那一个,火气就更大了些。

丑女是不会有人喜欢的,她一直努力地给丸子洗脑似的灌输这个理念,日复一日之下对方似乎也渐渐接受了,因为丰满的胸脯而总是微微猫着背,裙子也中规中矩的,只会画基本的淡妆,节假日不是呆在家里打打游戏就是去给联谊归来宿醉的好友做饭,总之过着完全不像女高中生的生活——或者不像其实这么可爱的女高中生的生活。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潜在的追求对象在下手之前也通通被仓子截杀,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放过,这种比恋爱更加强烈的占有欲似乎有点儿不正常,但是一想到这个香香软软的丸子会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甚至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仓子就完全不能接受。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幼稚的女高生恨不得在好友的脑门上贴上自己的名字标示所有权,但是又不肯承认自己这种病态的喜欢,只能装作毒舌的样子,借着打闹的机会大占便宜。

现在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她究竟在想什么,难道知道了自己那点淫靡又色情的小念头,被吓得跑开了不成?仓子目光灼灼地盯着脑袋随着飞来飞去的球左右摆动的女孩儿,这视线实在是太滚烫,被盯着的对象没过片刻就发觉了,视线对上了片刻,仓子愣了下,习惯性地撇了撇嘴,做出嫌弃的表情。

啊,她低下头了,真是的,平时也没有这么脆弱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早上起来把我扔在那里自己擅自走开的不也是她么?仓子恼火地这样想,在发球的时候狠狠打出了边界,被体育老师换了下来,指使着去仓库整理器材。

“我、我也一起去吧?”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她的马尾乱了一点,几绺鬓发垂下来搭在肩膀上,“请让我去帮仓子一起吧,老师。”

“不要。”仓子完全没过脑子地直接说出了拒绝的话,随后就扭开了头,下巴仰得高高的,用鼻孔看人。

“都说了不需要你,干嘛非要跟着我?”仓子把手上的垫子猛得扔到了地上,溅起了一些朦胧的灰尘,在小窗透进来的阳光里飘舞着,最后还是争取到了同意,搬着些零碎器材的丸子放下手里的东西,突然拽住了好友的衣角,她的手心湿漉漉的,似乎因为紧张出了不少的汗,仓子被她的动作戳了一下,顿时就不吭声了,但还是一脸不耐烦地等着她开口。

“仓子之前说过……”低着头的女孩儿声音甜得像是糖果,这时候因为害羞而又轻又细,听起来格外可爱,“谈恋爱比学习有趣的多吧?请、请教我让恋爱变得有趣的方法吧!”

“哈?”仓子像是没听懂对方的话一样,发出了一声满是不解的质疑,她恍然猜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敢相信,一时心脏像是被冻住了一样,随着对方红起的脸颊慢慢沉了下去,她语气生硬地反问回去:“你学这种东西做什么?又不会有人跟你谈恋爱。”

丸子扁着嘴,可怜兮兮地辩驳:“虽然没有跟仓子说,但是我在恋爱了哦——是隔壁班的大仓君……”

“哈?那个人渣?”仓子毫不客气地靠近一步,几乎脸贴着脸地提出要求,“立刻,马上,去给我和他分手!”

近在咫尺的眼睛里几乎立刻就被泪水润湿了,丸子久违地壮起胆子表示了反对:“大仓君,大仓君对我很好,我不会和他分手的,仓子就是嫉妒……”

“你不止丑,还是傻的么?”仓子的声音拔高,毫不客气地试图骂醒这个笨蛋,“大仓的名声出了名的糟糕,被他搞到手又甩了的妹子能从这里排到隔壁女高校门口,对你很好,你倒是跟我说说对你怎么个好法?”

不谙世事的少女显然不知道男朋友的声名远扬,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好友号称百人斩的手段,开玩笑的时候说起过的“全校男生没有不想上我的床的”这样的话,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嗫嚅了片刻垂下了视线,声音里带着努力压抑的哽咽:“大仓君……夸我的便当好吃,还带我出去约会,还给我买了……”眼神代表了她要说的话,落在她刚才用来绑头发的发绳上,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一直有点自卑的普通女孩儿收到校草级别的男生的礼物,说不心驰神往肯定是骗人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拿出来用上。

“约会?!”仓子的声音简直要把体育仓库的房顶都掀翻了,她手指冰凉地一把抓住女孩儿的手腕,把那个还沾着对方体香的发绳抢下来,一把扔到地上还踩了两脚。

清晰的抽泣声在空荡荡的仓库里格外明显,仓子一瞬间有点儿后悔,她应该用个缓和一点的方式,比如把那个什么大仓把到手,把他骗到快要脱内裤的时候踹出门去,让丸子看清楚那个家伙的真面目——大概也比现在这样好,女孩子的眼泪顺着睫毛凝结起来,滴答砸在了地板上,丸子哭的时候抿着嘴,也会露出脸颊上的酒窝,看起来还是甜美的样子。

一点都不丑。仓子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恼得脸红脖子粗,最后没头脑地在对方肩膀上推了一把,没好气地说:“那么大的块头,动不动就哭像什么样子。”

丸子吸了吸鼻子,也没吭声,她生气的时候就会吵吵闹闹,但是最生气的时候也不过就炸着毛说些什么“今晚我要在饭仓路口右转”这样意味不明的话,但是放学的时候还是会两个人分享一盒章鱼烧一起回家,现在这样一声不吭反而让仓子心悬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会儿,勉强把语气放缓和下来:“总之那个大仓,你尽快和他分手,知道么?”

“我不要。”带着哭腔的声音却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女孩子再抬头的时候脸颊因为忍住眼泪憋得通红,“我不会和大仓君分手的,他还约了我今晚去唱KTV呢,我……我不想和他分手。”

“KTV。”仓子黑着脸瞪回去,丸子顿时眨了眨眼,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两颗,一副被吓到的模样,高个子的女生干脆把好友逼到角落里,直白地问,“他碰你了么?”

“什么碰……什么的……”丸子支支吾吾地有点犹豫,“大仓君说我的腿很好看,如果裙子短一点会更漂亮,然后……就摸了一下这里……附近吧?”她红着眼睛又忘了自己在生气,伸手比了比大腿中间的位置,有些苦恼地倾诉,“他在商店里也会从背后抱上来,像仓子一样把手放在我的胸这里,但是感觉好难受,我又不能让他放开我,还有接吻的……嗯?”

断断续续的尾音被涂了唇彩的嘴唇猛得打断,仓子忍无可忍地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如同肖想过一万遍的场景一样咬了口薄薄的淡色嘴唇,完全没给她反抗的机会就把舌头伸了进去,身经百战的吻技把小处女亲得连耳朵根都红了,一脸狼狈的鼻涕眼泪,傻兮兮地瞪着眼睛。

“他像这样吻你的么?”仓子仗着身高把好友堵在墙角里,霸道地壁了个咚,她还又满足了一下自己这长久以来的小幻想,嘴唇分开之后还把唇下的小痣舔得湿漉漉的,贴着女孩儿的耳廓这样问。

“也,也不是……”丸子说话的声音都飘了,她抬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被亲得通红的嘴唇,眼神闪闪躲躲地不敢和对方对上。

“那他是这么摸你的么?”仓子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摸了一把露在运动裤外面的大腿,涂着精致甲油的指尖暧昧地摩挲过大腿内部柔软的皮肤,稍稍用了点力气捏得泛上些红色,她像是只小豹子一样死死盯着面前的猎物,带着醋意把刚才比划过的地方全都摸了个遍,然后还得寸进尺地往上,隔着柔软的布料在女孩儿腿间按了下,挑着眉明知故问,“这样呢?”

“没有,没有……”丸子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墙缝里一样往后躲,所谓实践出真知,她在这方面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如今被摸了私密的地方,只为了自己莫名的反应而感到羞耻,却完全不知道这种又舒服又奇怪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她像是只小动物似的左右看看,逃跑的意图明显到有些可爱,红着脸拼命摇头。



一辆比candy love还甜的小车车



呜呜呜呜呜呜呜当然是仓子丸子我都喜欢啦❤

任性地再宣一次群:欢迎加入正经杰尼斯语C,群号码:139491229

评论 ( 27 )
热度 ( 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