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丸昴】十年后的诗和远方(一发完,高速列车)

- 丸昴单一cp,现实向,十年前的校园笨蛋情侣分手后在十年后的忘年会上相见又搞到了一起,的设定

- 对本单位又拆又逆,我居然很开心【嘶吼:我真的是个二花党!】

- 几乎都是车,感情线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但是最后是个非常甜的HE,请放心

- 有路人毫无存在感地在对话中上线,感情洁癖慎入

- 十年后的诗和远方,不过就是和你一起苟且。




过于热情的亲吻来得猝不及防,男人身上带着酒气,夜雨的味道和特有的、虽然甜却不让人讨厌的香气汹涌地袭来,携裹着两个人年少的岁月,和分开这些年间的酸甜苦辣,像是不纯的米酒一样,从心口一直冲上喉口,烧得眼睛通红,几乎要流下眼泪来。

当时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家伙最喜欢玩儿他软软的头发,小个子的男生有着一双秀丽的眼睛和锋利的眼神,还有和眼神完全不相符的柔软的发梢,蓄得有点长就会遮住后颈,趴在课桌上打瞌睡的时候,发尾翘起来的弧度像是只阳光下的猫。丸山就把手插进他的头发里,从发心一直往下顺,明明年长却更像是小孩子的恋人会从手臂间抬起头来,确认玩弄他头发的对象之后,说两句含糊不清的梦话,又低头睡得昏天黑地。

后来在偷偷关注他的时候,地下乐队的主唱留着把小老头似的山羊胡,自己给自己推了个特别崎岖的板寸。有的地方凸出来一块,就桀骜不驯地支棱着,还有的地方可以看到青色的头皮,让人几乎能想象到他下手时候的力度,就像他做所有的事时候一样的选择,不留余地,不留退路。

而现在,进入三十代的男人又把头发留了起来,不长也不短,还有修剪整齐的利落的额发,发梢下是会说话的眼睛,黑白分明到和他对视的时候会有些害怕,害怕这个人在肮脏的世界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究竟付出了什么才让自己保有孩子似的一双眼睛,更害怕他有一天也会眼神浑浊,变成世人皆有的样子。



一辆轰隆隆隆的高速列车


“我愿意和你苟且一辈子,丸山隆平。”




ps。前两天男票问我:你喜欢你初恋么?我:喜欢吧。男票:那你俩为什么分手?

我心说:如果我提分手那天他来吻我,估计现在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大半夜的突然觉得不写不行,四个小时爆字数出来的。

我随便写,大家随便看。

评论 ( 16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