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丸昴】论究竟要怎样才能讨好一只高冷的猫科动物

- 丸视角,写给名朋上一只一番可爱的subaru

- 他差不多就是我吃丸昴的原因了

- 毛毛真可爱啊,哭泣

- 知道我是谁了的话,就来跟我玩儿呀!




究竟要怎样才能讨好一只高冷的猫科动物?

在乐屋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杂志,从杂志上自己的前发下的缝隙间,掩耳盗铃地看着不远处刚洗完澡、浴衣穿得乱七八糟、一头短毛支棱着还岔着腿小口小口吃夜宵的人。
啊,似乎又被烫到了。
可愛いですね
忍不住这样感慨一句,就算是这种不修边幅的样子,也像是看到湿了毛的猫咪,只会觉得可爱,还要加一个更字。
明明刚才在舞台上还是不可一世的模样,像是全世界的聚光灯都为他而亮,如果不是手上还握着麦,简直要忍不住像台下的迷妹一样举着手灯和应援扇为他打call了。
不不不不可以,肯定会被嘲笑的。
夜宵的套餐每个人的份都是一样的,自己的早就风卷残云地吃了个干净,毕竟剧烈消耗体力之后就会特别容易饿,减肥的计划也只能暂时搁置片刻,但是——
被自己注意的对象还剩下了大半饭菜,就一副吃饱了的样子开始挑挑拣拣,先是夹起一片蔬菜又放回去,然后干脆开始用筷子玩起米粒来,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像是玩儿毛球的——
猫咪。
因为他专注的时候绝对不会注意周围,所以越发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来。
湿漉漉的头发慢慢干下来之后又恢复了软软的状态,垂下来搭在他的额头上,因为没有打发胶所以似乎有点太长了,挡到了眼睛的时候就被他胡乱拨开,有点像是整理发型的女生,但是一天的忙碌之后下巴上又带着点儿胡茬,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融合在一起。
喏,你看,又是反差。
在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和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上了,一时呆愣愣地看着他忘了掩饰,反应过来之后呜哇一声险些从沙发上摔下去,被其他门把批评了一顿,虽然装傻道了歉,但是手心全都是汗,干脆扭扭捏捏地蹭过去。
“subaru吃饱了的话,就给我好了?”
嗯,非常稳妥,绝对不会被发现自己刚才盯的对象是他而不是饭。
“可以哦。”
于是名正言顺地坐到了他身边,捧着剩饭呼噜噜地吃了两口,忍不住又走神去看他。
吃饱了的猫咪开始打瞌睡,歪歪斜斜地靠着沙发,脑袋一点一点的,不着痕迹地凑过去一点让他刚好可以靠过来,果然没片刻毛绒绒的脑袋就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带着洗发水的香气,还毫无自觉地蹭了蹭,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xiu——pang!内心的小烟花炸了满天,一脸笑意忍都忍不住,感觉像是趁着猫咪迷迷糊糊的时候摸到了他一直藏着的肉垫,的那种飞上云端的成就感。
老老实实的坐着怕惊醒睡着的人,刚才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就算平时注意保护嗓子,这个时候肯定也很累了吧?
门把们也都自觉地放轻了动作,和最后一个离开的信酱不敢抬手的挥了挥,示意自己会负责肩膀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家伙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啊,揉眼睛的动作像是洗脸的猫咪,这是要醒了么?
果不其然,刚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带着水汽,长到感觉要扑扇到自己心尖上的睫毛动了动,沙哑的嗓音却说不出的好听:“大家都走了么?”
“是哦。”终于忍不住伸手理了理他软软的短发,似乎是因为没睡醒所以没有受到拒绝,所以抓紧机会多摸了两下,因为难得的亲近马上就要结束有点失落,但还是精神满满地对他说,“subaru今天辛苦了!回酒店早点休息吧!”

所以究竟怎样才能讨好一只高冷的猫科动物呢?

“那maru送我回去吧。”小小只的黑猫伸了个懒腰,假装淡定地扭开了脸,“然后在我房间里坐坐也可以哦,不然也是自己跑出去喝酒吧?”

大概需要很多很多的关注,很多很多的耐心,很多很多的夸奖和——

“好啊!”
“我啊,最喜欢subaru了!!!”

和很多很多的爱吧?

“バガ!”
“嗯!”

评论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