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二人花】花の色(一个废掉的小章节)

- 太困了写不完一章,放一个废掉的小剧情里的狸猫maru给大家抚摸一下,睡起来再更新




“所以,就是你偷吃了我的鲑鱼?”大仓忠义用身高优势和因为食物被偷吃而暴涨的气焰压制住了对方,还没醒酒的狸猫一脸茫然地仰头看着他。

“你放在这里……”两只软乎乎的耳朵轻轻动了下,暴露了被训斥的对象的心情的同时,让人非常有想要捏一把的欲望。一看就知道原型是什么的精怪半点自觉都没有,慢吞吞地爬起来跪坐好,飘忽的眼神对上了一瞬,然后立刻就扭开了,“那就是没有主人的东西,不是谁都可以吃么?”

大仓又逼近了一步,刚刚还嘴硬的狸猫立刻就怂了,低头的样子像是要把自己团成一个毛球,尾巴乱蓬蓬地甩在一边,因为心虚一下下胡乱拍着地板,发出沉闷的“砰,砰”的声音。

“吵死了。”

声音立刻就停下来了,正座的狸猫还用手捞了一把自己的尾巴,小心翼翼地拢到身体旁边来,小眼神瞟过来一下,嘴唇抿得紧紧的,似乎很担心对方下一秒就要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尾巴动手一样,说不出的可怜和委屈。

大仓低头看着他毛绒绒的头顶的发旋,一时间有些恍惚,他不是应该惩罚一下这只偷吃的家伙么?为什么对方却是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好像犯错的变成了自己一样。

真是狡猾。

评论 ( 5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