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宠爱之名 For Beloved One①(补档)

①cp为喻王,请带着这样的信念去看文吧

②背景为原著,时间为第十赛季结束后到第十一赛季结束后

③这是一篇有着又变态又虐又甜的诡异文风的文,正经的OOC、奇怪的设定大大的有。如果你不是神经病,请!不!要!点!进!来!!!

④不管你看得多么闹心,相信我这是个HE,就是那种,俩人都活着,相亲相爱的HE【除了都活着和相亲相爱,别的不保证,不满意也不退款

⑤第一更就有一万字,请确保你有足够的时间再继续看

致那些年我终究也买不起的宠爱之名的美白面膜

⑦是个惨无人道的坑,后几章见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更新只存在于理论上

================================================

王杰希并没有什么反抗地被带进了病房,他被列为了没有攻击性的一类,因此还有个室友,70多岁的老头躺在床上,用空洞的眼神看着他,屋子里有一股公共厕所一样的味道,他有些茫然地走了两步,坐在白色床单的病床上,两个男护工进来把行李包扔在床脚,然后头也不回地出门了,暗色的铁门在黄昏中发出清晰的上锁的声音。

王杰希突然想起来,今天似乎是总决赛的日子。其实这一切事情发生了也不过一年的时间,一年前他还是微草战队的队长,虽然带着队伍倒在了通往决赛的路上,但是他也发现了队伍里面的问题。

从现在开始,建立一个不依靠自己也能独当一面的微草队吧。他还清楚记得,去年他过生日的时候,自愿留在战队里的队员们还私下商量着给他办了一个生日party,他当时吹灭蜡烛的时候,许的就是这个愿望。虽然他并不是很相信愿望可以自己成真,但是当做新一年的努力方向总归是没有错的。

但是一年之后——王杰希突然想,现在的一切会不会是一个他做了很久的梦境,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醒来罢了,他用指甲有些机械地掐了一下他自己的手臂,自从被战队“因病暂停一切活动”之后,平时因为打比赛而总是修剪的整齐的指甲长的有些长,在小臂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青紫的印痕。

真疼。他有些愣怔地这样想着,原来真的不是梦——原来真的不是梦啊。

晚上的时候有护工来房间里送饭,王杰希才发现自己在这儿居然已经坐了几个小时,窗外天都已经黑透了,现在正是六月中,一年里白天最长的时候,这么想,怎么也有八点来钟了,平时这个时候的自己都在训练室里看看复盘,如果有加训的话,就跟队友一起做些基础训练,可是现在的自己却坐在连窗户都被铁栅栏封得死死的病房里,看着那个来送饭的男护工给对床的老头翻身、擦洗身体,然后给他喂饭,中间还回头看过他一次,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不吃饭?”

“抱歉。”王杰希楞了一下,礼貌地感谢了对方的提醒,“我刚才在发呆,这就吃。”

我没病。他心里这样想着,只要我能证明我是个正常人,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他把饭盒打开,医院的伙食还算不错,他也不是什么特别挑剔的人,一口菜一口饭,细嚼慢咽地把东西吃了下去,然后还喝了两口放在饭盒边的矿泉水。那个护工喂完老人,回来看他把饭盒都收好了,不由心里有些感慨。男人衣着整洁,梳着个清爽的发型,和他的视线对上之后还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两只眼睛大小似乎不太一样,但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而已。护工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敢做出像是叹气或者摇头这样的举动,他们这些在这里工作的人,都多多少少受过一些特别的培训,比如不能激怒患者的情绪,不能露出同情或者怜悯的表情,要平等地对待患者之类的要求更是寻常,所以他只是把饭盒收走,也回了一个笑容:“一会儿医生会带你们晚上吃的药过来,如果你需要什么,按床边的铃就好。床铺什么的需要我来帮你收拾么?”

“不,不用了。”王杰希从床上下来打开自己的行李,把单装起来的一些床上用品拿出来,“我自己来就可以,谢谢你。”

正在王杰希自己套被罩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那人开锁推门进来了,王杰希不是第一次见他,一边招呼了一声“秦医生”一边把被套的拉锁拉好。

“让你住在这种地方真是委屈了。”这个秦医生带着一个金边的眼镜,看起来斯文又和气,说话带着三分笑意,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让人没法讨厌的人,一开口还是个荣耀粉,按照正常的地域分划,果然还是支持本地战队的,“我最支持微草了,有空还要请王队帮我签个名。”

王杰希一瞬间表情有些僵硬,他勉强提起嘴角微笑了一下:“我已经不是微草的队长了。”

那个秦医生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急忙道歉:“真是……真是非常抱歉!但是我还是会一直支持微草,支持你的,你在大家心里,就是微草永远的队长。况且——”他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这个话题,“你的病情本来也到不了入院治疗的程度,我想只要你配合,很快就可以通过鉴定出院的,放松心情就好了,就当……”他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好的比喻来,谁会到这种破地方来放松心情,他自己也想不出,要是别的病人他可能不会这么失态,这时候是碰到了平时只能在电视转播或者嘈杂现场才看到的偶像,才会把自己弄得都没话说了。

“没关系。”这时候反倒是王杰希开口帮他解围,“我可能确实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我会配合治疗,调整自己状态的,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回到那个战场上,非常感谢你的支持。”虽然说得都是他常年做记者招待会时候的套话,但是逻辑清楚,态度也很乐观,秦医生笑着点了点头,这时候拿药的护士过来,按照单子上的标注把三个装了药片的透明封口小袋递给王杰希,小姑娘大有跃跃欲试也想搭个讪的冲动,王杰希还真不知道现在荣耀的影响面已经这么广了,结果秦医生看了那个小护士一眼,小姑娘只好悻悻地去给对床的老头喂药了。那秦医生这才转头回来对王杰希说:“你有什么需要就随时说,晚上按例没办法,还是要锁门,你记得把晚上需要的水准备好了,这瓶不够吧,我一会儿让护士再给你拿一瓶。”

“多谢。”王杰希按照秦医生的指导,把那三种药依次吃了下去,都是白色的药片,两个要吃两粒,一个要吃四粒,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喝了半瓶水,才把那种一次咽下太多坚硬物体的感觉涮下去。他把装药的小袋子换给了护士,又跟秦医生客套了两句,才看他们离开之后锁上了房门。

王杰希想知道时间,但是他的手机没能带进来,病房里也没有放什么钟表,他就只能猜测,大概已经九点了吧?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六月份的北京每晚都如约而至的暴雨已经开始酝酿,稍稍打开一些的窗户带进凉爽的晚风,他突然觉得有些困顿,带着换洗的衣物在病房配套的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擦着头发出来。这时候雨已经下起来了,他把窗户关上之后坐回病床上,心里惦记着今天比赛的结果,冠军会在蓝雨和霸图里面抉择,叶修退役之后的兴欣果然进入了一个有点艰难的转型期,勉强冲进季后赛之后就再没能走得更远,新人们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不知道叶修现在过得怎么样,那些退役的老人们,估计只有自己的下场,是最悲惨的一个吧?王杰希颓废地想了一会儿,努力把这种负面的思想赶走,但是比赛的结果……如果可能的话,明天试着问一问那个秦医生吧,他一定知道。

王杰希倚在枕头上,他的床上用品都是从战队宿舍打包来的那些,在加上父母放进去的一些常用的东西,他想着努力不露出难过神态的母亲和严肃如旧的父亲,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不孝的儿子。平时战队训练就忙,他一年能认真陪陪父母的时间也就是每个春节,连暑假他都在战队里面度过,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只为了微草,和他所追求的冠军。现在离开战队,却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北京最好的精神病医院,微草战队前队长现在住在住院处的203房间,度过了他到这里的第一个傍晚。也没那么可怕么。王杰希这样想着,自嘲地笑了起来。

他平时其实不是这样容易感伤的人,但是约莫是这太过安静的环境让他忍不住想了很多平时不会注意到的事情,窗外的大雨越来越大,清脆地拍打着玻璃,发出喧嚣的声音,王杰希本来想擦干头发再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困,他顶着毛巾,半坐着就睡着了。

 

一辆不知道为什么就戳到了老福特的点的小破三轮



他到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这是那种已经到了绝境之后背水一战的冷静,他打开邮件回复了那个人:“我已经看过了,你想说什么,可以开口了。”

他这次没有躺下,他清楚对方就在等着他,所以只是坐在床边,安静的等待着回复。但是这次的时间却意外的久,王杰希并不去摆弄手机,他知道该到来的终归回来,着急或者恐惧都没有意义,在经历了刚才的慌乱之后,他已经可以用可怕地理智来理清自己的思路。

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需要对方做出这种事情的价值呢?王杰希这个人,还是他作为微草的队长的身份?前者的话对方接下来会提出什么要求?继续这种关系么?那么只要拿到合适的证据之后向警方举报就可以了,以战队的影响力应该可以把不良的新闻都压下来吧?但是那种恶心的事情,真的还要发生第二次?那如果是后者呢?大概会借机要求一些只有自己才能得到的信息或者资源吧,甚至可能希望通过这个左右荣耀这个赛场也说不定……

还真是抬举自己了啊。王杰希苦笑着这样想。

他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机终于传来了收取邮件的声音。“反正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不会惊讶了吧。”王杰希这样安慰了自己之后,滑亮了屏幕,查看新收到的邮件。

“这么冷静,反而更让人想看看你崩溃的样子,像上次那样哭着哀求我,比你现在这么无趣的反应要好多了。”

“不过如果总是那样的话,似乎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这样的王队长才让人觉得最可爱,也最想占有。”

“前面其实都是开个玩笑,我的要求并不高——不,根本说不上是个要求,我只想要王不留行这个角色——当然,我并不是想占有你的账号卡,虽然这样也很诱人,王不留行是你的化身吧,王队长,看着他就像看到你一样——不过我想要的只是王不留行身上的所有银装的具体制作方法和材料选用而已,你看,并不是个难以达成的事情啊,不是么?”

“请尽快给我你的答复吧,王队长,但我其实也没有那么着急。”

“P.S. 照片很漂亮对么?如果出现在报纸的版面上,大概会更加有效果吧。”

“宠爱之名”

王杰希把邮件浏览过一遍之后,从头一字一句地又看了一遍,然后非常镇定地关掉了手机,把自己摔在了枕头里。

床头的相框里面是微草第七赛季夺冠时候的照片,当时他捧着奖杯,所有人都围在他身边,他记得那天他笑得脸都疼了,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方士谦退役前,自己把他送到火车站,这个并肩作战了五年的男人对自己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严格说起来,自己并没有做到最好,其从第七赛季之后,微草已经三个赛季都无缘冠军。但是王杰希一直都没有放弃希望,即使他知道自己已经过了当打之年,即使他知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即使他知道在所有人眼里他依旧是微草永远的队长,但是他不甘心,也不想就此放弃。

微草是冠军队,微草的核心是王不留行,高英杰是要继承微草和王不留行的人,自己也许即将离开了,但是会给这个孩子留下些什么呢?

一个没有任何意义了的核心角色?一个陷进困境里面的战队?不,绝对不是。

他从来都不是英雄,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圣母,他只是想对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八年的战队负责任,也为接下来即将代替他扛起微草旗帜的那些人负责任。

王杰希想通这件事情并没有花费很久,挂着窗帘的房间里一片黑暗,八月底的北京闷热得像是要蒸熟所有生物,开着空调的室内却非常凉爽。

甚至有些冷。

王杰希这样想着,把被子盖好了一点,他现在已经很淡然地面对了这个事实,这个他不可能回避的事实,这个他没有任何错却要担负全部后果的事实。

他并没有着急打开手机,去回复那封邮件,只是最后看了一眼相框里自己满是笑容的脸,合眼睡觉。

 

“收到了你的回复,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真的非常失望。”

“王队长果然是个非常负责任的人,想要保全你的理想么?想要守护你希望守护的人和战队么?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么?”

“对你来说,微草是比你自己更重要的存在么?”

“真是忍不住感动了。”

“不过感动也不代表我就会变成和你一样的人。”

“王队长非常聪明吧?我最喜欢聪明的人了,下面我给你出一道题,要不要挑战一下呢?”

“那么,就猜我什么时候会公布这份珍贵的材料吧?”

“会有多少媒体蜂拥而来抢夺这些照片啊,他们会用最有看点的标题来抢占头版的。只是这样想一想,就觉得非常激动。”

“真是舍不得啊,这么漂亮的身体和表情,本来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现在又要被多少人看到了?”

“记得我的问题。”

“不,这样太残酷了,不如我给你一个范围,你来猜测吧,怎么样?”

“从下一秒……到一百年后的今天。”

“随时联系,我会想念你的。”

“宠爱之名”

王杰希第二天早上就把拒绝的答复回复给了对方,中午的时候就受到了这样的回复。虽然他很努力地摒除心里的杂念,但是训练的成绩很明显的反映出了他心理状态之差,简直可以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晚饭后高英杰似乎被队员们推出来询问,年轻的男孩子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小声问:“队长最近身体不舒服么?”

“嗯?”王杰希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可能吧?大概是因为睡眠不太好。”

“队长一定要注意身体啊!”高英杰有点急切地说,嗓门大了一点好像把自己都吓到了,脸上红了一下回到了平时那个有点腼腆的样子,抓了抓头发说,“我们都会更加努力,不会让队长失望的!”

王杰希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从来没对你们失望过。”

你们是我的未来啊,看到你们,我就知道,我现在的奋斗,有比我的收获更加久远的价值。



============================================================


真的超级讨厌补档

所以拜托大家务必不要转载

更新真的完全存在于理论上,催这篇的人真的好多但是……

我爱你们!(?)

评论 ( 10 )
热度 ( 1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