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all喻】霸道总裁喻文州(王黄喻)(补档)

- 大家好,我是我有病但是我就是不吃药的阿喵,写这篇的时候得的病的名字叫做“好好起名字就会死”,爱我就请听我说废话

- 其实就是想写3p,就随便写了

- 像我这么污的人,就是要逆自己cp才够爽

- 本来还想后续叶黄喻和黄喻之类的,但是现在也只存在于理论上了,差不多就是个tan90了

- 没什么意义的OOC的一辆车




chapter1 灭绝星尘

王杰希的车子堵在了二环路上,远处车流一眼望去全是一片的红色尾灯,在马上就要降临的夜色里看得人格外烦躁,他一边踩着刹车一边挂上耳机跟公司打电话。他旁边是一辆兰博基尼的跑车,每次车流动了一点都会发出“轰——”的油门声,没有十秒钟就有停了下来,等过了一会儿又是“轰——”一声,周而复始,就在这样没完没了的噪音中对面接了电话,杂志社总编大概正在迎接新一轮的相亲,说话的时候又甜又美又亲切,完全不是她平时在办公室里拍着桌子喊“你们他妈的昨晚纵欲过度今天没带种来上班么”的气势。

“杰希啊,怎么了?”

王杰希一脸地不为女色所动:“这次的拍摄为什么要我亲自去,还必须带着团队飞G市?对方脸是不是太大了点?”

“呵呵。”王杰希被这个淑女透了的笑声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车里暖风开得大,混着香薰的味道简直让人昏昏欲睡,他慢慢地跟着前面的车子挪了半寸,然后又停了下来,听到话筒里总编的声音背景里是古典音乐,“诶呀,你还没看资料么?总之这次是咱们拜托对方帮忙合作,所以当然要拿出点诚意来了——总之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啦,就当作是公费旅游一趟不是蛮好?没事儿我就先挂了啊——”

“你要敢再拨过来我就把小高调到我手下了。”在挂电话之前,主编大人森森地加了一句,王杰希愣了半分钟,直到被后面的鸣笛声惊醒才面无表情地摘了耳机,学着旁边的跑车狠狠轰了一脚油门。

王杰希作为圈子里有名的摄影师,已经挺久没有自己接过活了。他拍照的规矩多,手法让人叹为观止,从采光到pose都不走寻常路,偏偏拍出来效果好的惊人,但是也有不少模特表示跟他合作过一次就再也不想有第二次,大大的心思太难猜,拍摄时候的引导也跟他的风格一样诡异,让人怎么都揣摩不对,所以他进了这家有名的杂志社之后就在图片部做主编,审审稿件培养培养新人什么的,极其偶尔地给一些大牌拍静态广告,过着退休老干部一般的生活。

他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晚高峰精疲力竭地回到家,把外卖放在吧台上给自己开了瓶红酒,这才借着灯光打开文件夹看这次拍摄对象的资料。他们杂志社一向都是把精英男士当封面卖点,各个圈子里面的人都有,这次似乎是位政商圈的大人物,王杰希夹了块三文鱼沾了芥末放到嘴里,眯着眼睛看着档案上的照片,总觉得有那么点眼熟——

喻文州。

王杰希在脑海里过了一圈,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个名字,但是似乎确实在哪儿见过照片上这个人。资料照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西装,手肘搭在转椅扶手上漫不经心地看向镜头,从歪头的角度到倾斜的身体,完美地充实了构图。王杰希微微啧了一声,几乎有些甜的肥美鱼肉和芥末的辣味完美地混合在一起充斥了味蕾,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见色起意,如果要是真给这么有天赋的人拍过照片他不可能不记得。

资料里面只是很简略地写了一点这位拍摄对象的情况,大概的身高体重之类的,王杰希有点不满足地又划开平板自己上网查了查资料,对方是挺有名的一家上市公司——蓝雨——的总裁,家大业大的样子,长相好脾气好,天天以“钻石王老五”这样的形容词上小报,王杰希点开百科看了看他的履历,终于发现两个人之前可能有交集的地方——他们是一所大学的校友,虽然不是一届,专业也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可能某次食堂坐得近,或者在校园里擦肩而过,所以在脑子里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也说不定。

王杰希慢吞吞地吃掉了一盒寿司,把外卖盒子丢进垃圾桶,公司给他订的机票也附在邮件里发了过来,他这次没带别人只点名让他亲传弟子——就是刚刚总编拿来威胁他的小高——一起奔赴G市,打算年前搞定样片然后踏踏实实过节。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已经降落在G市BY机场,舱外地表温度21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王杰希看着狭小的双层玻璃外阳光明媚的蓝天白云,一时觉得有点难以接受,感觉不过是三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就好像穿越了一样,完全不能相信这里也是十二月底的天气,最重要的是居然没有雾霾。

高英杰几乎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提了行李往接机口走,机场里人来人往繁忙异常,小孩儿几次没跟上都被人群挤散了,王杰希也不催他,只是站在原地,等他赶上来了再继续往前走。两个人刚随着人流走出去,就看到了一个特别显眼的牌子,上面用橙黄色的大字写着【欢迎王大眼光临G市】,举着牌子的是个头发染成黄色的小年轻,看到王杰希的时候正吹出了一个大大的泡泡,然后噗地一声破掉,糊了他自己一脸。

王杰希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一瞬间有一种带着英杰转头买机票直接飞回B市的冲动,但是他还是比较克制地控制住了自己,恢复了他平时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对着一边把口香糖从自己脸上往下揪一边还想要突破极限地说话的人点点头:“黄少天,居然是你。”

“是啊是啊是啊是我啊,可不就是我么,哈哈哈王杰希你刚才的表情简直是绝了诶呀我真应该给你拍下来简直太好看了,混杂着惊讶激动和不堪回首,我为了来接你可是通宵赶工做出的这个接机牌,好看么?帅气么?有没有觉得特别的感动?感动地晚上能多吃三碗饭么?”王杰希一边听着黄少天碎嘴唠叨地把同一个话题说了第无数次,一边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高英杰,年轻人一脸惊慌的表情简直像是掉进狼窝里的小白兔,王杰希一时有点后悔觉得可能不应该把他带来,这一下历练得狠了以后万一以后留下心理阴影可怎么办,在残害少年人心灵这方面,把车子开得像是战斗机一样的黄少天绝对称得上是个中翘楚。

王杰希跟黄少天之间的孽缘可以追溯到他们第一次见面,一般我们在描述一个人物的时候,开场白大多数都是这个人相貌堂堂、五官端正,而王杰希的痛脚也正在于此,因为他实在是称不上那句五官端正,他其实长得非常不错,就是左眼比右眼要大上那么一点,让人乍一看总会有点不和谐的感觉,但是一般有点常识的人都会避重就轻地跳过去,就算没礼貌的也不过就是盯着看两眼,绝对不会有人像黄少天那样,在新生接待会上对着身为学长的王杰希肆无忌惮地笑了三分钟,期间气都喘不上来也不能阻止他源源不断的废话:“你你你你为什么左眼那么大哈哈哈哈你究竟封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能量么?你能变身么?变形金刚还是巴啦啦小魔仙?美少女战士?你要代表月亮惩罚我么哈哈哈???”

 自此以后两个人就在某种程度上地结了仇,而且意外地总能碰见,从辩论赛到运动会,恩怨纠葛了整整三年之后,王杰希毕业的时候黄少天送了他一套双眼皮贴,当天晚上就被王杰希灌了两瓶二锅头,差点酒精中毒被送进医院,总之在挥洒着青春和汗水的大学校园里,王杰希再没有碰到第二个比黄少天更让他糟心的人,以至于这时候碰上面竟然还觉得有点夹杂着闹心的怀念。

黄少天口若悬河地说了半个小时,不需要任何捧哏的存在,这时候终于停下来喝口水,王杰希这才开口问他:“怎么是你来接机,你现在在蓝雨工作?”

“不不不准确地说我是在为文州工作,他在蓝雨我就在蓝雨,他要是哪天把公司卖了我就跟他去流浪天涯,怎么样王大眼你感受到我的浪漫情怀了么,跟你说咱们这么多年不见今天晚上一定要去好好喝一杯,老规矩抽鬼牌,谁出老千谁是王八,敢不敢?你说敢不敢敢不敢?”

王杰希没搭理他,嘲讽地笑了一声转头去看车窗外的景色,把黄少天的口若悬河当成车子行驶时候的噪音,反正他早就练就了这手技能,重温起来也特别地得心应手。不过他听了黄少天的话之后突然就对喻文州有了点印象,但是他脑海里只剩下斯斯文文的一个剪影,黄少天喝多了就搂着那个人的腰撒娇似的嘟嘟囔囔,那个明明比他年纪还小一岁的学弟看起来特别沉稳,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因为在抽风的黄少天的对比之下哈士奇都显得静若处子。

黄少天一路把他们两个人送到了酒店,特别真诚地提出想要陪他们一起吃个晚饭喝个小酒什么的,期间无数次试图调戏战战兢兢的小高但是因为王杰希的阻止所以未遂,最后还是被一个电话叫走的。他接电话之前还大有霸占王杰希的床就算到了下辈子也不会离开的样子,但是电话铃一响突然就正经起来,大多数都是在听对方说话,最后利落地答应了几声跳起来就打算跑,都冲出房门了才探头回来对王杰希说:“大眼文州找我我先走了,他让我转告你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开始拍摄了!”最后一个话音还没有落下他人就已经没影了,王杰希有些无奈地关上了房门,本来想叫宾馆的客房服务送餐然后好好地休息一下回个血,但是看高英杰趴在窗边看着妖都傍晚逐渐亮起来的霓虹灯,有点小兴奋又不好意思提出出去逛一逛的样子,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换了身衣服带着自己的小徒弟出门打牙祭去了。

王杰希睡前习惯稍稍喝一点酒,高英杰洗过澡已经在被子里团成一团打起了小呼噜,他便把夜灯关了,自己在大厅里对着喻文州的资料思索拍摄的方案,觉得既然是政商精英的话不如干脆就把拍摄点从摄影棚里挪到蓝雨的办公楼。他一杯红酒见底的时候手机正好响起来,电话显示是未知号码,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对面安静了片刻才传来声线温和的一声招呼:“前辈?”

王杰希被酒精蒸过一遍的脑子微微一转,也就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八成是从黄少天手里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号,但是他拿不准对方的意图,于是选择了最稳妥疏远的称呼:“喻总?”


屏得我不认识自己和老福特恩断义绝


因为用的是evernote,建议用电脑,手机或者ipad打开之后切到浏览器打开,如果还打不开……反正我也在国外我暂时也没辙……

我知道你们想说作者有病没错你们说的都是对的

评论 ( 19 )
热度 ( 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