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磁石】磁石教你如何解决假期结束后的星期一综合症(R)

- 会社社长樱井翔x大学生二宫和也,OOC,请勿上升真人,恋人设定,有年龄操作

- 为了开车车毫无下限的我

- 终于对我的ninomi宝宝下手啦,我好兴奋啊!!!

- 穿西装的sho酱,我都想让他正面上我了好么

-  @-white- 说到做到,虽然不好吃但是就勉强收下吧!



樱井翔从早上进了办公室之后签了不知道多少个自己的名字,枯燥又不得不进行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傍晚,虽然还在努力集中精神仔细核对每一份文件,但是他自己都觉得钢笔笔尖划出的看起来很像他的名字的痕迹已经变成了一团符号,因为重复而逐渐变得毫无意义。庞大的企业并不会因为假期或者社长不在就停止运转,一周下来积攒的亟待处理的事情足以让人焦头烂额,虽然和刚刚创业的时候相比,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工作强度都已经是天上地下,但是所谓温柔乡即是英雄冢,就算不温柔,英雄也向来逃不过美人关。

尤其当那个美人肆无忌惮地趴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因为裤管太肥一直滑到了膝盖,翘着的两条纤细的小腿晃来荡去,白生生的脚丫子被落地窗打进来的日暮阳光镀上一层暖金色。大了一个号的T恤套在纤细的小身板上,宽大的领口因为主人的不在意胡乱敞着,可以看到柔软布料下白皙的胸口,甚至时隐时现的一点嫣红的乳首,下摆却掀起来,露出一小截后腰,还带着几道昨晚留下的指痕。

办公室里的空调因为某个穿着睡衣就来光顾的家伙而调得非常温暖,西装革履地上着班的老板觉得又热又燥,但是又因为他才是破坏了两个人难得的假期跑回来加班的一个而敢怒不敢言,手上关于来年公司预算的报表他看了三遍,最后还是卡在视线延伸处的沙发上,打了一天游戏连姿势都没怎么换过的人身上。

“我说……”他喝了一天的咖啡,这个时候嗓子哑得不行,发出的声音像是搀着木屑一样,结果都也没能换来对方从游戏机上分出一点视线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分明刚刚还能把搞错了会议安排中下午茶的五分钟时间差的秘书不换气地骂了个狗血临头,这时候却非常浮夸地嗽了嗽嗓子,结果引发了一连串真的咳嗽,大概是因为房间里太热咖啡又上火得不行,嘴里又干又麻,直咳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于是把脸埋在桌子底下的樱井翔将计就计,故意都不擦把脸,顶着泫然欲泣的眼睛抬头,就看到那双觊觎了许久的脚站在了自己面前,没什么表情的恋人像是早就知道他会干什么一样,把一张面巾纸糊在了他的脸上,猫唇微微翘着,一副“我早就看穿你了”的带着点小得瑟的样子。

“小和,我好热……”樱井实业的社长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抓着对方因为握了一天掌机而湿漉漉的手去摸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上露出的颈侧,两个人的汗液黏在一起,他非常顺手地把赤着脚站在地毯上的人带进怀里,身体力行地让对方感受一下自己的体表温度究竟有多高。

“那你可以把空调调低啊?”二宫和也不为所动地坐在他大腿上,从抽屉里找出控制屋里温度的遥控器,小宅男按键的速度不容小觑,三下五除二就把温度固定在了十八度,从房门上方的出风口里吹出来的温度适宜的风立刻变凉,间或扫在两个人身上,不比樱井翔穿着合身的三件套,一早被从温暖的床上捞起来塞进车子里,只套着男友T恤的二宫几乎立刻就打了个寒噤,小臂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

“让你多穿点……”大老板被磨得没脾气,只能把转椅转了半圈,背对着出风口用自己给他挡风。

“那是因为你昨晚信誓旦旦地说今天可以睡到中午,下午也在家陪我打游戏!”经受了整整一个假期的时间表旅游压榨的宅男用小尖嗓吼出了自己的不满,两个人在温泉的五天四宿的旅行由樱井翔一手操办,一向秉承着“景点是到了就可以的地方”和“行程规划一分钟都不能更改”的原则已经因为同行者而被破坏的彻彻底底,这种“早八点到中午十二点,睡觉”的行程,实在是这两个生活方式截然不同的人在一起才能营造出来的奇迹了,但是即使如此,二宫和也还是为连度假都要守时而感到非常不满,毕竟不是谁都有兴致认为“掐着表每十五分钟准时从温泉里出来休息五分钟”是一种享受方式的。

“我只想舒舒服服地喝杯酒,泡到晕过去也没人管我的那种!”光溜溜的被严格按照时间从温泉里捞出来的二宫和也如是抗议着,被批评的对象把被热气蒸成粉红色的糯米团子用毛巾裹起来,好声好气地哄他:“老板觉得你未成年不肯卖给你酒,我有什么办法?”

小宅男度假之前被抓着去剪了已经能扎成一个啾啾的头发,他额发长长了之后在家里就胡乱用发圈箍起来,修剪完之后前发软趴趴的垂下来,被认为是还不能合法贩卖酒精饮料的年纪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明明之前去便利店买酒的时候也会被要求出示身份证明,但是这次却因为证件都收在樱井翔那里,所以买酒被拒绝了两次。

“两次!”二宫和也愤怒地强调,“他分明知道我已经是二十代半的人了,第二次还是坚持不肯卖酒给我——绝对是你指使的,樱井翔!”

他收到的回复是一个漫长的亲吻,久到刚才没有被温泉泡晕的脑子现在反倒模糊起来,咕噜噜地炖成了一锅浆糊,始作俑者一边把人放倒在露天温泉旁供人休息的躺椅上,一边熟门熟路地在毛巾下爱抚着温热的皮肤,手指摸到大腿内侧的时候,二宫终于从唇齿纠缠中回了一口气,琥珀色的眼睛湿漉漉的,他有些困难地压抑着快要溢出的喘息,皱着眉试图用那个在他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时间表压制对方:“五分钟绝对做不完、所以……”

“首先,谢谢小和的信任,我也觉得五分钟不够。”几乎带着电的低音晕着温泉里雾蒙蒙的水汽,贴着通红的耳廓笑道,“所以我在泡温泉的活动中里留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完我们还能再泡十五分钟,洗个澡,正好赶上开饭。”

于是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对方秉性的二宫和也经过这次旅行悲哀地发现,这个人不止工作的能力,耍流氓的能力也是日新月异,半点也没有懈怠地不断提升着自我。

包括昨晚,两个人为假期的最后一天究竟应该做什么发生了争执,从旅行回来进了家门就不想再出去的二宫认为理应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一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打游戏打到手抽筋的那种,樱井则觉得这几天在温泉吃了睡睡了吃,假期的最后一天应该去健身房出身汗,排排最近积攒的毒素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两个人先进行了毫无营养的猜拳,结果二宫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落败,于是从一局定胜负变成了三局两胜又变成五局三胜,眼看就要发展到没有终点也没有结果的比赛,于是樱井翔决定采取暴力镇压,把一再抓着他胳膊要求“再来一次”的恋人拎上了床,并且表示接下来的活动更欢迎他提出“再来一次”。

负隅顽抗的二宫和也被对方一句“你配合点明天就听你安排”蛊惑了,乖乖地被折腾了半宿,在温泉没有实现的“晕过去”的愿望在自家的浴缸里变成了现实,他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但是大概是因为他晕过去之后樱井又费了好一会儿才解决了问题,导致他做的梦都是春梦,一早起来看到对方穿着合体的西装衣冠禽兽的样子就心虚地红了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包揣上了车,带着全副身家——掌机手机加移动电源——被拐带到了社长办公室里。


祝大家假期结束后第一天上班上学都能和sho酱一样星湖

评论 ( 12 )
热度 ( 4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