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竹马】【双性转】她才是绿茶婊·1

- 除樱井翔以外全员性转,cp为竹马gl(相叶雅子x二宫和子)和山组bg(樱井翔x大野智子),大学女生宿舍paro

- 对不起,我还是对女孩子下手了,请大家谨慎排雷,麻烦先看人设,能接受再继续

- 随便瞎写,坑品不保证

- 大概是欢喜冤家,最后肯定是HE


大学女生四人宿舍设定

二宫和子:J大宅男女神,童颜巨乳,栗色长卷发,身高1米59,E杯,口头禅是“我真的有一米六啦!”。来自非常普通的平民家庭,被家人寄以众望以嫁入豪门为己任,非常会用心机和小手段,因为娃娃脸和个子给自己的人设定位为可爱型小恶魔,撒娇上手,必杀技是“kirakira的上目线”,玩儿起套路来几乎没有她撩不到的男人。Cosplay社团主力军,衣着以可爱风和粉色系为主,因为觉得自己腿上肉肉的所以很少裸足,小皮鞋、黑色大腿袜和暖色系的超短裙是亮点,毛衣全是萌萌袖,日常裸妆。擅长游戏,但只是以此为接近目标的小手段。立派的一个妹控,妹妹做得都是好的,妹妹说得都是对的。和雅子从国中开始就是同学。


相叶雅子:J大真·女神,男男女女似乎没有人不喜欢她,身材高挑纤瘦,黑长直,身高1米74,所谓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所以是非常悲催的A杯,自己倒不是很介意。家境优越,日常生活中却完全看不出来,是个有点儿天然但是自己又不愿意承认的平易近人的女孩子,元气却容易害羞,完全不会撒谎和拒绝别人,不擅长接触男性,被追求反倒非常苦恼。衣着以纯色少女风为主,一双腿又长又直,哪怕是普通的直筒牛仔裤都可以穿得很好看。喜欢运动和小动物,却莫名地参加了毫无关系的cosplay社,随身包包里放着猫粮狗粮,零花钱全都贡献给了宠物医院。


大野智子:最不为人知的女神,刚入学的时候全校轰动,引发了学长们的极力追捧,但是后来迷上了海钓并且从来不防晒,一个暑假回来肤色变化导致所有人都不认识她了。黑色短发,理由是“钓鱼的时候头发长被风吹得缠起来很麻烦”,身高1米60,B杯。家世成迷,社交关系成迷,佛系少女,从不参加联谊活动,人生不是在钓鱼就是在去钓鱼的路上,除了必须点名的课从来不上,就算上也是公然打瞌睡。衣着没什么特色,舒服就好,冬天的时候还干过穿着睡衣裹着羽绒服脸都不洗去上专业课的经历,虽然如此却是声乐部的顶梁柱,天才。


松本润子:二宫的表妹,人人提到都要夸一句“我敬她是条汉子”,深眉高鼻大眼睛看起来像是混血的漂亮少女,深栗色短发,身高1米72,C杯,模特身材模特气场,必杀技是“走路时高跟鞋的力道似乎可以杀人”。个性开朗活泼,能一瞬间跟所有人搞好关系,酒量过人,曾有过一个人喝倒一桌子男生的丰功伟绩。女强人,恋爱绝缘体,男人都是好哥们儿,知道所有人的小秘密。日常穿着在性冷淡和性感的两极之间大起大落,白衬衫西装裤能上辩论台,短皮裙亮片低胸能进夜总会,对于表姐非常宠溺和依赖。




“相叶雅子,绝对不是什么好女人。”二宫和子趴在午后三点洒满冬日阳光的快餐店靠窗暖气边最舒服的桌子上,脸枕着手臂,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信誓旦旦地试图给身边的人洗脑,她的复习材料摊了一桌子,上面满是马克笔画出来的重点,但是她却一眼都不想看,而是用手指戳了戳专心的润子的腰侧,然后被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听我说话嘛。”考试周的图书馆人满为患,两个人不得已只能到校外找地方自习,周围有跟她们一样被迫流离失所的J大学生,也有普通的食客,吵吵闹闹的。二宫扁着嘴,抓着明明是法律系却看着金融考试复习材料的润子的袖子轻轻晃了晃,蜂蜜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水汽,委屈得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她用这一招蒙骗过太多无知群众,但是从小在这个表情里受尽了苦楚的松本润子表示自己早就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绝对不会再被蛊惑了——却完全不提她现在之所以在这里给她这个姐姐划考试重点就是因为几天前被用同样的表情拜托了的缘故。


“我在听。”润子自暴自弃地放下了手里的马克笔,有点儿无奈地侧头看一眼明明声称“来复习”却一页书都没看的人,“但是这句话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从国一听到了大三,你还是没有证据证明什么——我觉得雅子人挺好,全世界大概只有你看她不顺眼。”

 


二宫和子的世界里,男性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利用价值的一种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女性分为三种,一种是有威胁的一种是没威胁的,还有一种是松本润子。而相叶雅子在她对于女性的分类里,绝对属于威胁指数最高的那一种,偏偏就连润子都不跟她站在一条战线上。


“你们都被她骗了!”


和子气鼓鼓黏糊糊地抱怨了一句,她鼓起脸,像只圆滚滚的小河豚,松本非常没出息地被她的表情萌到,伸手在绵软的脸蛋上掐了一把,和子也不挣扎,含糊地说着她坚持了近十年的论调,“她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不过藏得特别好——这种女人才最可怕!”


她说着去翻自己的手机,女孩子的便携上套着粉色装饰着草莓的手机壳,背后贴着两张大头贴,一张是她和润子的合照,从外貌看起来完全不相像的姐妹俩甜甜蜜蜜地粘在一起,对着镜头露出明媚的笑容,另一张明显没有那么用心保存,边缘已经有点磨出了毛边,是和子和另一个女孩子的合影,照片里的和子微微歪着头,嘴角的弧度都是计算好得精致可爱,另一个秀气的女生表情却有点僵硬,她一只手挽着和子,像是个被闪光灯吓到的小梅花鹿,黑色的大眼睛都不敢直视镜头。润子留意到了手机壳上的装饰,小小声地吐槽:“虽然这么说,不是还把跟她的合影贴在手机上——还有手机链也是一起买的吧?”


“这是没有办法的缘故。”和子的小尖嗓忍不住提高了分贝,坐在对面的男生抬头看过来,和子吐了吐舌尖,眼睛弯成一双小月牙,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比了个“抱歉”的口型,那男生立刻胀红了脸,傻笑了两声低下头,心跳直彪上一百八,手心都是汗地在桌子底下用手机偷偷刷社交圈:“太幸运了!在快餐店碰到了和子女神,她还对我笑了,简直可爱到爆炸!”


二宫和子隐晦地翻了个白眼,调出line的聊天记录——她曾经宣称,line不是社交软件而是战场,她的通讯录里有全校所有优质多金男的联系方式,按照院系、年级、出身、发展前景细细分类,她熟门熟路地翻了两页,调出所在Cosplay社团的群聊,因为大四的学长学姐马上就要离校去实习了,所以社团准备办一场联谊给学长学姐饯别,二宫跟一个已经找到500强公司实习的学长有来有去游刃有余地聊着天,语气可爱又不娇纵。


 

一个不重要的学长:明晚说不定是最后一次见面了,nino要不要挑战一次酒精呢?


Ninoninomi: 最后一次见面是怎么回事,学长以后都不想见到我了么?Ծ‸Ծ


一个不重要的学长:难道nino是想以后和我单独约饭的时候再一起喝酒么?那我当然欢迎了!


Ninoninomi: 哇,学长也太坏了!人家真的不会喝酒嘛(。•ˇ‸ˇ•。)


一个不重要的学长:就一杯果酒,我请客,如果喝多了我会负责把nino送回去的。


Ninoninomi:听起来好牙白!害怕——明天晚上我都不敢去了ヽ(*。>Д<)o゜


小叶子:nino不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

 


本来只是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因为相叶突然的一句话一起炸了锅,就连社长也赶紧出来说什么“不强迫女孩子喝酒但是全员都要出席”,二宫和学长聊得正好的气氛顿时全无,气得咬牙切齿的时候雅子却猛得从床上坐起来,慌慌张张地抓着床围栏询问:“nino明晚真的不去么?”


润子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原来昨晚你们俩是在说这个。”


“没错,可不就是这个。”和子闷闷地点头,她昨晚本来都气得想摔手机了,但是对上雅子的眼睛终归还是忍了回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开玩笑呢,我会去的。”


“太好了!”相叶雅子小小地笑了一声,又缩回被子里,只露出半张巴掌大的清秀脸庞,她就着手机屏幕的灯光看了会儿二宫,开心地滚了半圈,“太好了,我吓坏了,没有nino在我才不想去那种地方呢。”


“你说她是不是超过分!”和子猛得把手机扣在桌子上,用修剪整齐、涂着粉色甲油的指甲一下下抠着手机背后和雅子的合影,把那个卷曲的毛边抠得更翘起来了一点,“她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破坏我的好事,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


“说什么最好的朋友——大头贴也是她一直说想和我拍我才没办法答应的,结果我想搭讪的人却在交换号码的时候因为看到了她的照片跟我要她的号码!平时无论做什么都非要跟我一起,从中学开始就连社团都非要跟我参加同一个,搞得我的风头被分走了大半!平时虚情假意地对我好,联谊上拜托她帮我打个助攻都不肯!”二宫也不知道她是在跟润子抱怨还是在自言自语,贴在手机壳上的照片被她气恼地刮得卷起了一个角,她这才反应过来,轻轻地又按着粘了回去,嘟囔着解释,“但是大家都觉得我们两个人关系好,如果我不假装跟她要好的话,肯定会被认为是欺负她——那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她到底是有多讨厌我,才会用这种方法整我?”


“我觉得……”润子伸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卷毛,和子把脸埋进胳膊里,很是不高兴地哼哼了两声,等着接下去的话,谁知道润子却不再继续,只是转移话题地把画了重点的复习材料都推到她眼前,“看书看书!再有一个小时你就要去联谊了吧,至少把这章的重点看完!”


 

二宫和子的评价里虽然带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偏见,不过她的猜想并没有错,相叶雅子自认为自己不聪明,她不会说谎,也瞒不住心事,但有一个秘密这些年她却一直隐藏得很好,几乎没有人看出来。


今天突然降温,她下了楼才发现,于是匆匆忙忙地回宿舍又翻出一条大围巾挂在包上,这才一路往联谊的KTV跑。冬天的风拍在脸上,女孩子的脸颊泛着红色,因为平时都是和子帮她参考联谊的衣饰,今天一直依赖的好朋友却复习去了,她犹豫了半天穿着松松垮垮的露肩毛衣和窄腿牛仔裤,裹件大衣就出了门。


她在移动途中给和子发了几次消息,对方都杳无音信,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到了KTV门口的雅子急得团团转,最后还是壮起了胆子准备先去约定好的包厢里看一眼,如果和子不在就立刻逃跑。


但是二宫和子怎么可能不在呢?她只要出现,肯定是最众星捧月的那一个。


雅子小心翼翼地推开包厢门,就看到和子穿着白色的大毛衣,毛衣下摆下只露出一点红黑格子短裙的边,一截白嫩的大腿被黑色毛线袜勒住——女孩子发育期的时候瘦得让人心疼,那时候雅子每天中午都要多带一份便当给她,零用钱也换成高热量的小零食投喂,结果后来就被喂得圆润起来——大腿内侧的软肉被袜子边沿掐出一个暧昧的凹陷,因为唱歌的时候娇俏的动作裙摆往上翘起来点,两腿之间的一片阴影更看得人心痒难耐。


雅子悬着的心放下来,努力假装自己是个透明人地慢慢挪进包厢,才发现和子不是一个人在唱歌,而是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唱着经典的对唱曲目。虽然房间里光线昏暗,但是两个人所在的小小的舞台上却被明亮的灯光渲染了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男人长了一副英俊的样貌,歌曲进入副歌男女声合唱的部分,和子个子矮,在男人面前像是只乖顺的小猫,偶尔抬起来的视线一触即离得恰到好处,而男人低头的表情宠溺,眼睛里蕴着柔情千种的样子,但凡谁来看都会觉得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底下的人跟着起哄,没人注意到雅子溜进来的小动作,雅子手指抓着包包上挂着的围巾,毛线被她拉扯得都有点走形。


尖叫和口哨声在歌曲结束的时候几乎掀翻了包厢的屋顶,大家笑着闹着让再来一首,和子红着脸凶巴巴地对着麦喊一句“你们讨厌”,尾音微微挑起来,满满当当的都是女孩子的娇羞在里面,男人赶紧也顺势摆了摆手,先下了舞台,绅士又体贴地拿了一杯饮料递给跟着下台的和子,两个人便一个仰着头一个俯着身,咬耳朵说着什么悄悄话。和子咬着吸管,粉色的唇彩留下了一点暧昧的颜色,她舔了舔嘟起来的猫唇似乎被逗笑了,笑得几乎要靠到男人身上去。


“nino!”和子刚准备进一步的身体接触被突然的声音打断,一屋子人这才发现雅子来了,笑闹着跟她打招呼,然而女孩子却连大衣都顾不上脱地冲过来,把围巾塞到和子手上,她手心还带着冰凉的汗意,脸上却是亲密的笑,“今天外面好冷——你也真是的,穿得这么少,我给你拿了一条围巾,不然一会儿出门肯定要感冒的。”


相叶雅子知道自己是好看的,她从小到大收到过无数各种各样的告白,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却直到现在也没学会拒绝的技巧,每次被纠缠之后都会元气大伤一阵子,但还是没有接受和子说的“随便找一个男人当挡箭牌”这样的建议,虽说如此,她每到这种时候都会庆幸自己的样貌容易被异性喜欢,比如现在,刚才还和和子聊得投入的男人立刻被她吸引了注意力,笑着自我介绍:“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


“樱井、唔……”雅子紧张地打了个结巴,她下意识去抓和子的手腕,虽然比好友高出了一大截,却很是害羞地反而往和子身后躲,还顺势带着人往后退了点拉开了距离,“樱井桑,您好。我是相叶雅子,nino的室友。”


“你们宿舍的风水是不是特别好?”樱井回应得极为得体,他穿着合身的西装三件套,看起来就不是青涩的大学生的样子,开得玩笑有趣却不过分,“所以都是这么漂亮的女性。”


雅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猛摇头,在樱井眼里却天然得可爱,男人也不过分地逼近,把空间留给两个女孩子,找了个借口去和别人交谈了。


“nino——”因为男人的离开明显松了口气的雅子笑着晃了晃好友的胳膊,带着点埋怨地口气说,“我从刚刚就一直联系你,你怎么都不回复我?”


“你松手。”又有一对社团内的情侣在点唱机边开始深情对唱,闹哄哄的人群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对话,和子猛得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头也不抬地揉了揉手腕,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仗着娇小的身材挤到了包厢门口,雅子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急急忙忙地跟出去。


二宫个子矮步子也小,雅子在她拐进卫生间之前把人抓住,一脸莫名地问她:“你怎么了?”


“我讨厌你。”


雅子没听清地凑近了点,弯腰和低着头的小巧女生保持一个高度:“你说什么?”


“我说——”和子猛得抬头,精心整理过的刘海下的一双眼睛里冒着怒火,压在心底的积怨一下子因为刚才的事情爆发了。


她在刚才大家自我介绍的时候就留意樱井翔了,并不是因为男人英俊的外貌,而是大公司高层的身份让她更加感兴趣,虽然不见得要发展出点什么,但是交换个联系方式,说不定以后就能有什么意外收获,然而一切都被雅子看似不经意的举动打乱了,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似乎只要相叶在她身边,她就没能成功得手过。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国中的两个人还是亲密无间的小姐妹,她那时候不讨厌雅子,这家伙小的时候比现在更加怕生胆小,又被家里人宠得不谙世事,和子却自小就是个电车上被人摸了大腿都要尖着嗓子吼回去的人,两个小姑娘便开始结伴上下学,慢慢变成了所谓的闺蜜。


和子给雅子描述过自己的梦想,她说她想嫁给一个有钱人,这样家里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母亲不用在继父面前忍气吞声,那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也再也不能欺负她了,少女伸开娇小的手挡着过于耀眼的阳光,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绝对要一步登天,有朝一日让所有小瞧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那时候的雅子说了什么呢?


她好像只是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我、讨、厌、你。”二宫和子一字一顿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她再顾不上什么人设或是虚假的友谊,把刚才雅子塞给她的围巾狠狠扔在地上,那条围巾是雅子织的,针脚歪歪扭扭像是虫子,偏偏她还跟献宝似的每天都盯着让二宫围着。和子在围巾上狠狠踩了两下,她从小就是这样,明明个头娇小再气势上却一点都不肯输,像个知道自己软弱的小刺猬一样,因为恐惧所以就要炸起一身的刺来,掩盖自己的脆弱和恐惧,雅子刚刚试着靠近一步,就被暴怒的女孩子狠狠推了一把,但是两个人的体型实在差了太多,雅子也不过踉跄了半步就站稳了,和子这次的声音里带了哭腔,几乎用喊地又说了一遍:“相叶雅子!我讨厌你!”


 

“但是我喜欢你啊。”


女孩子温柔的声音没什么底气地响起,雅子说完了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慌慌张张地抬手捂住了嘴,和子没听清她说什么,眼睛里带着眼泪地仰着头瞪过来,像只炸毛的猫咪,雅子小心翼翼地伸手用指节去楷她眼角的眼泪,咽了口唾沫,破罐子破摔地重复了一遍。


“二宫和子,但是我喜欢你啊。”






我的小刑警和有明呢???我也不知道啊!!!!


评论 ( 17 )
热度 ( 2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