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竹马】雏鸟·上(R18)

- 说好的ABO,披着兔子皮的霸道总裁拔Ax精英禁欲其实只是因为傲娇的秘书尼O,有年龄操作,十岁年龄差年上,幼驯染设定,一切脑洞和本人无关大家选择性避雷

- 官方发了那么大一块糖,除了哭着打call我也只能写写万字小黄文了

- 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标记,下部分是筑巢

- 今天的阿喵段子手出道了么?没有,我还是废话了一堆讲故事,叹气

- 有一点点点点虐,但是主旨是甜的

J家同人归档




相叶雅纪枕戈待旦。


他这几天晚上也不讲究精致睡眠了,手机连静音都不敢开地放在枕头边上,黑着眼圈等那一个电话——但是那一个电话怎么都不肯来。


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相叶雅纪语),能因为小小的困难就被打倒么?当然不可以。于是相叶放弃了蹲守的策略,决定改为主动出击。他下班回到自己空荡荡的家里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泡澡的时候也把手机放在旁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结果只等来了两个宠物推主的推送,他玩物丧志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柴犬的小视频,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便没忍住睹物思人地打开通讯录,拨出了一个号码。


对方几乎瞬间就接起了电话,他估计是已经睡下了又被电话铃声吵醒,声音不自觉迷迷糊糊地拉长,夹杂着微弱的电流声,还有格外清晰的呼吸,这几个要素加在一起听起来旖旎又亲密,但是说的却是礼貌又疏离的字眼:“喂,您好,二宫和也。”


“你到家了么?”相叶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他被对方没有防备的黏糊声线萌得恨不得当场后空翻,却还要努力矜持,没话找话地从鸡蛋里挑骨头,“到家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对面沉默了好久,半天才小小地“唔”了一声,听筒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相叶呼吸一沉,他脑子里已经勾勒出了习惯裸睡的小朋友裹在大被子里,翻身时候细腻的皮肤摩擦过被料的样子,但是对方很快打断了他的幻想,还带着少年的清朗的声音重新响起的时候听起来清醒了不少,电话另一端的人声调没什么起伏地道歉:“相叶桑,对不起,因为实在太累了所以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么?相叶在内心怒吼,如果他的不满可以具象化成大怪兽,这个时候已经一脚踩爆东京城了:“就也……不,有事。”


大概是他的转折实在是太生硬了,所以对面沉默地并没有做出评价,相叶坐在没有开灯的卧室里,他的住所位置很好,放眼望出去就是整个繁荣的东京城,而他去过二宫现在正在住的出租房,狭小的公寓里几乎没什么日常用品,或者说有日常用品也放不下,甚至连台电视都没有。二宫的工资不低,但是他工资拿到手就宁可存到账户上数零也不肯稍稍提高一点自己的生活质量,所以相叶转脸就把自己家里的电视换成了最新款,还自作聪明假装不经意地让二宫去查最近流行的新游戏,然后让他买了送到自己家里去,试图借此把小朋友在家里留个一晚上两晚上,但是二宫就像是读不懂他已经明显到不能更明显的暗示一样,把买回来的游戏连塑料封皮都没有拆地、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了他的电视柜里,对放在旁边的崭新的游戏手柄置若罔闻。


相叶听到对面只有清浅的呼吸声,他想起二宫现在可能连衣服都没有换,疲惫地缩在他那个一点都不舒服的破沙发上,一时说不上自己到底是生气还是心疼,于是就有点阴阳怪气的了:“你怎么不回床上去睡。”


“我在等相叶桑的指示。”二宫用敬语回答,他太了解相叶,还有相叶找的借口转脸就忘的毛病,于是还尽职尽责地提醒,“您刚才说有事吩咐我。”


“下周出差的日程你还没有发给我,随行的人也没定。”相叶憋了半天,只能为了圆一个借口找了另一个借口,他脑袋上叮地冒出一个灯泡,赶紧补充,“既然这样的话,要不然就你……”


“我走不开。”二宫在他说完之前就拒绝了他这个毫无建树的提议,“而且日程周一就已经发给您了,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注了随行人员是翔君,这个项目本来就是他的市场部在负责,我在确认过他的时间表之后就安排他陪您一起去了——飞机票、酒店和接送车辆都已经安排好,您到时候就只需要去听一耳朵,然后在合同上签字就可以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再准备一份大阪最新的旅游指南,相叶桑需要么?”


“不、不需要。”相叶雅纪被对方一连串的话完美KO,只能结结巴巴地回答,他这才想起来之前好像确实收到了二宫发给他的日程安排的邮件,但是他这几天挂念着别的事,工作都做得有一搭无一搭的,更别提这种小事了,他用泡过澡进了水的脑子努力想了一会儿,也没能想出下一个话题。


二宫不催他,也不挂电话,就安静地等着。他一直都是公司里的模范员工,优秀秘书,自从他在相叶身边工作之后,且不说相叶自己的工作轻松了不少,公司的业绩也越来越好,兢兢业业的二宫绝对是其中最大的功臣,他认真、负责、毫无怨言又彬彬有礼,公司里上到高层董事会里的一帮牙都掉光了的老头子,下到前台负责接电话的小妹妹,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没有一个人说他一句不好——最开始相叶执意要让一个Omega负责秘书工作的质疑也全都烟消云散,两个人一起上电梯,甚至有的员工会先跟二宫打招呼。


二宫本来就年轻,长得又脸嫩,相叶有的时候从办公室里一出来,就看到有人——不一定是谁,有的时候是设计部的大野,有的时候是开发的松本,但是最经常的还是市场部的樱井翔——站在门口二宫的办公桌旁边,旁若无人地在上班时间公开划水,还时不时地摸摸头拍拍肩膀。二宫在相叶面前恭谨又严肃,但是在其他人面前就还是个会撒娇的少年模样,被占了便宜也不恼,就猫着背仰着脸笑,那笑容可爱极了,但是烙在相叶眼里就像根刺,疼得他没法眨眼,却也拔不出来。


这明明是我的Omega,你们一个一个都都想干嘛!挖你们自己老板的墙角么?!



 

所以其实在二宫就职之前公司里的那些难听的传言全都没错,二宫和也是相叶的法定伴侣,标记过的那种,相叶把他放在身边也不是因为那些冠冕堂皇的“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我想让他发挥自己的才能”这样的理由,他就是阴暗地想把自己的所有物安安稳稳地放在自己身边,每天都能看见,分分秒秒都死死盯着,才觉得安心。


“那个企划。”相叶听到自己的声音才反应过来,但是他沉浸在二宫刚才那一句“翔君”的嫉妒里的大脑有点跟不上运作,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企划,反正现在大小事务一应差不多都是二宫在负责,他就是个撒手掌柜,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就只负责拉开窗帘从单向玻璃偷窥自己的爱人的那种,但是他好歹也知道,不管是什么企划反正二宫现在手头一定很忙,所以这个千篇一律的借口拿来翻来覆去的用也没问题,他想见二宫,恨不得现在就想,但是又说不出口,所以就只能胡编乱造地提无理的要求,“就、就你现在正在做的那个,我今天看了看觉得有点儿问题,明天你早点来,我们见面商量。”


二宫没提醒他,自己现在正在忙的企划根本还没交给相叶看过,这种理由简直白痴到没写作业的小学生的借口都比这个可信,他就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对方看不到,于是开口回应:“嗯,我知道了,我七点之前就会到公司的。”


“也不用那么早。”相叶赶紧补充了一句,他在这边抓耳挠腮的,最后还是借着上司的身份下了命令,“不用那么早,太晚了,你好好休息。”


“谢谢相叶桑,我会注意的,您也早点休息。”


一般来讲这一段对话到这儿也就该结束了,但是二宫礼仪周正,相叶不挂电话他就也不挂,但是连夹杂着电波的清浅呼吸都听不够的相叶根本就不想挂电话,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僵持着,生生等了一分多钟,相叶想起二宫还窝在沙发上,如果自己不挂断他大概会在沙发上就这么坐一宿,于是还是在拉锯战中先认了输,恨恨地按下了停止通话的按键。



一边心疼一边虐我的宝宝还不是为了吃肉么?!


评论 ( 11 )
热度 ( 5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