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竹马】老骥(《雏鸟》番外)(上)

- ABO背景竹马文《雏鸟》番外,时间线为雏鸟的故事之后的第十七年,有年龄操作,所以是四十九岁Alpha拔x三十九岁Omega尼,两个人的女儿相叶凛十六岁,特别OOC

- 雏鸟的时候大家热情表示,xgg那么可怜,能不能给xgg配个cp让他腻歪腻歪呢?我想了想觉得可以,所以我就配了一个——本文最大的雷点,副cp为樱井翔x相叶凛

- 但主要还是相二的故事

- 咳,大家可以选择是否观看了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BGM为《young and beautiful》

- 雏鸟正文链接:




1

相叶雅纪拿钥匙打开家门就看到客厅传来的暖黄色的灯光,他知道这是二宫提早回来在家等他,顿时心里一暖,换了鞋把公文包一扔,堂堂一个会社社长就咋咋呼呼地往屋里冲,一边冲一边喊:“我回来了——小和?宝贝?晚上想吃什么?”


结果他拐进客厅就看到二宫坐在沙发上,他们俩的独生女——现年十六岁的JK相叶凛穿着毛绒绒的家居服坐在二宫身边,两个人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都是一脸的严肃。


“你怎么回来了?”相叶看到女儿不是不高兴,但是他出差了一周,本来想着小别胜新婚地跟二宫好好缠绵一晚上,结果谁知道突然出现了一个电灯泡,不过他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他刚才的“宝贝”完全就是叫二宫的,女儿倒是普通地喊着名字,“学校出什么事儿了么,小凛?”


“不是学校出事,是我出事了。”两个爹都是说一不二的帅哥,相叶凛也是相当会挑,选择性地继承了两个人优点,巴掌大的小脸和相叶一样,眉眼也更像相叶一点,只是多了些女孩子的柔美和秀气,但是眼瞳和头发明显都是和二宫一样的色素浅薄,蜜色的瞳孔和有些发棕的柔软的头发,嘴唇更是和二宫一模一样的又薄又翘的小猫唇,她左脚的棉拖鞋踩着右脚,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翻了个特别不矜持的白眼,“你什么时候能稍微关心一下我?我分化了——”


“诶???”相叶雅纪一脸惊讶,他赶紧凑过去摸摸女孩子软软的发顶,笑得眼角都是褶子,“这是好事啊,说明小凛长大了,所以……”


“是Omega。”相叶凛扁着嘴老老实实地给他摸了两下,又嫌他没轻没重地把自己发型揉坏了,就往旁边躲了躲,自己顺着发丝。


“Omega也好,Omega也好。”相叶傻兮兮地笑,他反正也不怎么会说话,总之自己家女儿嘛,无论分化成什么性别都是好的,Omega怎么了,二宫和也一个Omega不是照样呼风唤雨的,“在家休息两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还有小和,你想吃什么?”


他终归还是把二宫放在第一位,自家闺女关心完了又绕回主题上,一直盘着腿打量着写了字的白纸的二宫这才抬起头来,他看了眼风尘仆仆的相叶,有点儿怕刺激到他但是又觉得这话不说不行,于是冲相叶勾了勾手指让他在旁边坐下,把那张纸递了过去。


相叶雅纪莫名其妙地接过来,就着昏暗的灯光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太清楚上面的小字是什么,他已经是个奔五的人了,年轻的时候再身强力壮,岁月依旧无法违逆地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最明显的就是眼花,二宫从茶几底下翻出一副眼镜给他,相叶纠结了一下还是接过来带上,这才又低头去看。


白色A4纸上分成了两栏,左边的字迹明显是二宫的,写着“坏处”,右边的字迹则是明显的女高中生的字体,写着“好处”,以下又细细地列了几条,相叶看得一脸茫然,抬头看了看严肃的父女俩:“什么意思?”


“小凛她……”二宫顿了顿,他伸手抓住相叶的手,还是说出了口,“她想要结婚。”



 

2

“结婚???????”好在他们家是公寓楼里跃层的两层一户,不过以相叶的这个嗓门,估计如果楼上楼下在家的话肯定也听到了,相叶雅纪一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表情,要不是二宫抓着他他估计能跟个兔子似的跳起来。


“对啊,结婚。”相叶凛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分化了,反正早晚也是都要结婚的,而且我又有喜欢的人——所以想要结婚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可是你才十六!”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碎得七零八落,他求助地转头去看二宫,“小和,小和你说说她!”


“我们正在说啊。”二宫有点儿无奈,摸大狗一样给相叶顺了顺毛,相叶稍稍冷静了一点,过了好半晌突然反应过来:“你有喜欢的人?谁?你的同学么?”


他完全是自己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老父亲心情,乌溜溜的眼睛看看二宫又看看女儿,苦口婆心地劝:“毛头小子没有办法养活你啊——如果是社会人更不行了,万一是骗你的怎么办?”


“当然不是我的同学,那帮男生我才看不上。”相叶凛一扬小下巴,骄傲地说,“我喜欢的这个人绝对不会骗我——而且你也认识啦,你和我爸都认识,所谓知根知底,不好么?”


“我们认识?”相叶雅纪抓耳挠腮地捉摸了一会儿,“我们认识的你的同学?”


“都说了不是我的同学。”相叶凛被他爹这时候突然犯得天然戳到了炸毛的点,她完美继承了二宫吵架的能力和相叶的急脾气,尖着嗓子嚷嚷,“我要嫁给翔君!樱井翔!”


相叶雅纪的世界崩塌了,他憋了许久,久到二宫都有些担心他别是被刺激出了心脏病之类的急病的时候,才缓过神来盯着相叶凛,几乎是泫然欲泣地说:“不行,小凛,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你们的孩子——他会是个溜肩啊!”



 

3

“所以说问题不是溜肩。”客厅里安静了许久,二宫才开口打圆场,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在纸上的“坏处”一栏加了两个字——


溜肩。


“不,也是个问题,只是不是主要问题。”他这样总结道。


“溜肩我也喜欢。”相叶凛嘟嘟囔囔地火上浇油,相叶雅纪还没从打击里回神,半张着嘴盯着虚空中的一点,二宫叹了口气,把笔交给女儿,让她在“好处”的一栏下加上了这句话,两个人从开始讨论到相叶回来已经写出了将近半张纸的东西。


二宫听说这事之后格外的冷静,他一向都是这个样子,虽然平时在相叶面前总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一样撒娇耍赖,但是其实是个通透明理的人,相叶凛这一点倒是随他,于是父女两个人就认认真真地讲起道理了,而相叶这时候才明白刚才看到的纸上写的都是什么。


坏处:小凛才十六岁。


好处:虽然我才十六岁,但是已经可以合法结婚了。


坏处:这个十六岁,是生理和心理。


好处:我现在当然不会和翔君做什么,不过靠临时标记总比用抑制剂好,等到高中毕业了再考虑。


坏处:那么心理上呢,二十六、三十六,你还想和他在一起么?


好处:想,毕竟我从六岁就和他在一起了,未来十年二十年也不成问题。


坏处:他比你大了三十岁还有多。


好处:我爹还比你大了十岁呢,不还是玩儿养成玩儿得挺开心?


二宫耳朵尖可见的有点儿红,相叶雅纪不甘心地嚷嚷:“这一样么?这一样么?十岁和三十岁——樱井翔可是我的同学!”


“有什么不一样?!”相叶凛凛然不惧地顶了回去,“你以为你还年轻么?跟我爸比你就是个老男人——”


她拖长了声音重复:“老、男、人——!”


相叶雅纪的理智“嘎嘣”一声就断了线,阴着脸问:“你说什么?”


“男人四十一枝花。”相叶凛几乎是挑衅地反驳已经到了爆发边缘的相叶雅纪,“我爸现在正是最好的年纪,哼哼,既然你不肯相信我就告诉你吧,他去学校接我的时候同学都以为他是我哥哥,要联系方式的女孩子不计其数,就算你们公司里面——我记得不久之前还有个别的公司来谈生意的客户经理一再试图请我爸吃饭,还发表了‘就算你结婚了我也会等着你——’这样的宣言不是么?”


二宫一不留神就发现战火烧到了自己头上,他后脖子汗毛都竖了起来,赶紧去抓相叶的手,软着声音安慰他:“后来我让保安揍了一顿轰走了。”


“我、我为什么不知道?”相叶雅纪已经开始质疑社会了,他茫然地看了看二宫,又看了看相叶凛,又重复了一边,“我为什么不知道?”


“当然是大家都瞒着你了。”相叶凛半点不客气地揭穿事实真相,“维护你老男人的那点自尊呗——不过你看我爸都没嫌弃你,我为什么要嫌弃翔君?三十岁怎么了?别说四十九了,他六十九我也要嫁给他!”


“小凛。”这下二宫的声音也有些严肃了,相叶凛顿时没有了气焰,蔫巴巴地缩回了沙发上,她知道相叶生气是一时的,但是二宫如果生气就麻烦了,她有点儿委屈,眼睛里也晕了眼泪,鼻子抽了抽小声说:“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分化成Omega我真的很开心,我只想嫁给他……别的人,无论是Alpha还是Beta我碰都不想碰。”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二宫的声音低沉下来就显得格外认真,相叶凛不敢再吭声乖乖地听着,“等你到了中年,他就已经老了,就算现在的医疗技术比较发达,你五十多的时候他就八十多岁了,你放弃了你的青春给他,而以后你也许还要放弃自己的生活,照顾一个可能不能自理的老人——他不会再是你现在知道的这个樱井翔,他也许孱弱、衰老、甚至不认识你是谁,而你的人生却要和他绑在一起,你真的考虑好了么?”


相叶凛一时有些懵,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半晌才小声问:“那你呢,你当时和我爹结婚的时候,考虑这些了么?”


“我当然……”


“不用说了。”相叶雅纪突然打断了二宫的话,他看起来极其焦虑,相叶平时都是很温和好脾气的人,虽然有些急但是不常发火,就算一时凶也厉害不过三秒,所以相叶凛一点儿都不怕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相叶雅纪,女孩子突然有些慌,顿时不敢说话了,二宫也没再出声,他征询地看着相叶——也是一家之主。


相叶雅纪把那张纸拍在桌子上:“这件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4

相叶家正如世界上大多数家庭一样,Alpha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大事自然是相叶雅纪说了算,小事就都是二宫和也说了算。


只是也正如世界上大多数这样的家庭一样,他们家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件大事。


所以他们家的食物链非常清晰,二宫和也当之无愧地处于金字塔的顶层,这个家里没有人敢违逆他的意志——敢违逆的都被相叶扼杀在萌芽里了,然后是相叶凛,最下层的是相叶雅纪,总之就处于谁都能欺负一把的位置,他自己也没什么意见,对自己受苦受难的基石身份甘之如饴。


当时二宫怀着小凛的时候受了不少苦,正如相叶所预想的,二宫本来自己身体就不是很好,标记后一年的时间使用的抑制剂过量导致各项指标都不稳定,中间几次差点流产不说,孕期的十个月里他也是吃什么吐什么,到最后只能输营养剂,只剩一个肚子圆滚滚的,整个人瘦得几乎脱了型。


相叶凛不知道是争气还是不争气,总之把他爸的营养吸收得干干净净,出生的时候比男婴个头都大,又害得二宫遭了罪,就算出了月子也连床都下不了,整个人陷在被子里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没有了,相叶雅纪拼命地想方设法才又喂回了现在这个样子。


相叶凛小的时候几乎就是相叶雅纪的翻版,五官模样都像,后来长大了才慢慢看出二宫的痕迹,大家都说这是因为孕期的时候相叶一直陪在二宫身边的缘故,孩子受到Alpha的影响大就会长得更像关系里处于主导地位的Alpha。但是相叶私心是想要个长得像二宫的孩子的,男孩儿女孩儿都好,不过他后来又觉得——可能无论孩子长什么样,他这辈子的宠爱和耐心就已经都交付在二宫和也身上来,孩子就算跟二宫长得一模一样,他也没办法付出曾经对二宫付出的那么多的爱。


他对相叶凛有些愧疚,因为他一直坚持履行曾经二宫撒娇时候的要求:“喜欢孩子不能超过喜欢我”,所以虽然相叶凛随他的姓,长得和他一模一样,是他生命的延续,然而无论何时他的第一位还是二宫和也。


这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可能是有些不公平的,但是相叶雅纪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二宫在他眼里永远还是个孩子,需要宠需要哄的那种,所以一旦二宫和小凛之间冲突的时候,他根本不过脑子第一反应肯定就是维护二宫,虽然二宫和也后来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两个人也多次讨论过,但是相叶就是改不了。


不过后来相叶凛也习惯了,相叶雅纪不是不爱她,她的这个傻子爹只是太爱她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爸而已——不过反正相叶凛自己也觉得二宫和也天上地下第一好,甚至比樱井翔还好,这可是最高的赞扬了。


相叶凛在自己家里地位拼不过二宫,虽然到了外面也拼不过,但是二宫和也身边总有相叶雅纪虎视眈眈地盯着,她自然就成了其他人手心里的宝贝,从小就是樱井、大野、松本几个人当做小公主宠大,而其中更以樱井为甚,甚至相叶凛小学时候的班主任不认识她爹她爸只认识樱井翔的程度。


在她不算漫长的生命里,每年都记得给她过生日、变着方法送生日礼物的是樱井翔,学校里被欺负了,听她诉苦帮她出主意私下里又帮她摆平的也是樱井翔,带着她去游乐场、去公园甚至出国旅游的,全都是樱井翔。


樱井在相叶凛身上深刻体会到了当年相叶对二宫的感觉,完全就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手里怕化了,不知道怎么宠、怎么哄才好的程度,他这些年来别说结婚了,连恋爱都没谈过,业余时间都替相叶和二宫带孩子了,他自己还乐在其中。甚至相叶凛分化时候第一次发情,她在学校里临时注射了抑制剂,醒来的时候老师让她联系家人,她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樱井翔,而不是她那个不靠谱的爹和被她爹还当小孩子惯着的爸。


樱井翔来接她并且送她回家,一路上男人开着车,话不是很多,他刻意收敛了自己身上信息素的味道,生怕有一点儿都会影响到第一次发情的小姑娘,相叶凛缩在副驾驶上,安全带还是樱井给她系好的,她因为自己分化成了Omega开心得都快哭了。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闻到樱井的信息素,如同他名字一样,温柔的樱花香气。


“我要嫁给他。”女孩子心想,“也许有一万个理由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但是只有一个理由要在一起,那就是我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他。”



 

5

“想什么呢?”二宫洗过了澡,湿漉漉地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相叶坐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发着呆,他笑着问了一句,刚坐到床边相叶就举着干毛巾过来了,就像二宫小时候一样给他擦头发然后再吹干,二宫也由着他地配合,只是没有得到回答就又问了一遍:“我洗澡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相叶把他擦干了裹进暖和的被子里,这才自己也钻进来,房间里关了灯,只剩下两个人清浅的呼吸,二宫却不需要灯光也能精确地找到相叶的嘴唇,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更何况相叶本来就不是什么难懂的人,所以这个笨蛋今天急匆匆地回来想着什么他都清清楚楚,于是半是为了暂时躲避话题半是为了哄相叶开心地抬腿用膝盖在腿间蹭了蹭,嘴唇相贴地喃喃问:“呐,要不要做?”


虽然他们俩绝对称得上一句老夫老妻了,但是二宫还是有点儿害羞地红了脸,他虽然是年近四十的人了,但是确实如小凛所说,看起来就还是二十代末的青年人模样,平时没听说他做什么护理但是脸上一点皱纹都看不见,笑起来狡黠可爱,被认作小凛的哥哥半点都不稀奇——往常要是他发出这样的邀请,相叶非疯了不可地折腾他一宿,只是这时候相叶只是把他抱在怀里,脸埋在还带了点水汽的头发里,茫然地小声问:“你说……小凛她,是为了报复我么?”


二宫哭笑不得地拍拍他后背,他立刻明白了相叶的脑子卡在了什么地方,小声安抚简直崩溃的男人:“你别胡思乱想,这跟你没什么关系——我跟她聊的时候她还是很清醒的,你知道翔酱对她确实……”


“但是你说得对,他们差了三十三岁。”相叶的声音在黑暗里有点儿发抖,他死死地把二宫按在怀里,手掌小心地摸着怀里人身上没几两的肉,脑子里都是他们年轻时候的那些事儿,刚刚分化的二宫,两个人第一次的标记,撒娇的小孩子一样跟他做//爱的二宫——如果不是他,二宫不会硬撑了那么多年靠抑制剂度日,也更不会有标记后几乎自虐一样的一年,就不会被怀孕折磨得形销骨立,就连现在身体都还是虚弱。而自私地占有了二宫和也所有美好的时光和生命的自己,却会更加自私地先一步老去,他们相差了整整十岁,等他老了谁来照顾二宫呢,他现在已经感到有很多事是力所不能及的了,更不要说如果某一天自己先走一步,就会把二宫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今天二宫质问小凛的每一个字同时也都敲在相叶心上,他自知自己不是什么聪明人,当初也只想着自己比二宫年纪大是件好事,就能一直照顾他,一直宠着他,却没有想过二宫考虑得更多,人在度过了如日中天的壮年之后势必是一个衰退的过程,而到了那时候别说照顾二宫了,他可能还会反过来需要二宫照顾,甚至比他曾经照顾二宫付出的心血更多倍地索取,比起自己身体逐渐走起了下坡路,他更加担心二宫和也。


毕竟这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的呼吸,他的每一寸阳光和风,都是属于二宫和也的,他只希望二宫顺遂幸福地度过一生,却没想到自己可能会是他完美的生活的唯一的绊脚石。


他知道二宫想要说出的答案,二宫肯定是做好了未来照顾他的准备,但是他又怎么忍心呢——这个一直隐藏在日常生活下却渐渐显露的问题,因为相叶凛突如其来的胡闹,变成了亟待解决的严肃的问题。


相叶把人抱得更紧了一点,又小声地补充:“我们差了十岁。”


二宫心有灵犀立刻又明白了,他又无奈又好笑,还有没有办法言说的感动,只能亲了亲相叶轮廓分明的唇,小声安抚:“是啊,十岁——我已经迫不及待等你老了之后,要把小时候你欺负我的那些都报应在你身上。”


相叶觉得自己应该笑一笑,但是他怎么都笑不出来,两个人之间相叶反而是泪腺比较脆弱的一个,虽然二宫在他面前卖乖的时候经常会掉两颗眼泪,更别说在床上缠绵之间,只是相叶却更容易感怀,有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二宫小时候的照片,都会红了眼圈抽鼻子,然后被二宫嘲笑一顿,他这时候又忍不住撇下了嘴角。


“喂——”二宫跟他额头抵着额头,明明房间里是完全的黑暗,但是他就好像看得清清楚楚般笃定,“不要哭啊。”


“我没哭!”相叶闷闷地反驳,然后超大声地抽了下鼻子,顿时一阵尴尬,二宫整个人窝在他怀里笑得直抖,他贴着相叶的耳朵呵了口气,小声地邀请:“我发情期快到了——雅纪哥哥?”


相叶僵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已经硬了,他对二宫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但是这时候却还是把人用被子裹了个严实,低头在滚烫的耳朵尖上吻一下:“乖乖睡觉。”


“真是的。”二宫恼羞成怒地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但是也没坚持,缩成一团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而相叶等他睡着了之后,则是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夜。


这一宿二宫睡得也不安稳,他凌晨隐隐约约感觉相叶的怀抱松开了,但是被子里还带着爱人的温度,他也就又眯了一会儿,然而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家里哪儿都找不到相叶了。而这天是周末,刚出差回来的人也没什么着急的工作,二宫皱着眉往公司打了电话却得到了否定的答复。


小凛睡起来已经是中午,下楼就嚷嚷着饿了要吃东西,结果就看到他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上拿着张纸,女孩子嘟着嘴过去:“我爹呢?你们又准备了什么刁难我的东西?”


然而二宫抬头的时候相叶凛被吓了一跳,她长这么大印象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二宫,因为二宫和也永远冷静,永远聪明,永远胸有成竹,然而这个时候的二宫却红着眼圈,眼睛里晕着泪,蜜色的瞳孔像是快要碎掉的宝石一样,他抬头看到小凛就迅速收敛了表情,但是那一瞬间脆弱又茫然的神色还是让小凛又怕又担心,她慌慌张张地半跪在二宫腿边,抓着人手腕轻轻晃:“你、你别哭啊,爸……我错了嘛,你这样一会儿我爹会打死……”


她话音为落就戛然而止,二宫手上的纸上加上署名都没有十个字,却让她如遭雷击。


小和,对不起。相叶雅纪



 

6

在相叶凛分化并发表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结婚宣言后的第二天——


相叶雅纪离家出走了。


评论 ( 49 )
热度 ( 2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