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大宫】我对象不知道我是个变态怎么办?(R18)

- 变态变态的专属化妆师OX变态变态的当红艺人N,一个变态变态的故事

- 人设来源@雞窩日和,故事脑洞来自于……我身边的两个朋友

- sk出道,一辆毫无情节的变态变态的车车送给大家




樱井翔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他迷惘,他彷徨,他弱小又无助,他对着摆在眼前的荞麦面定食几乎快要落下眼泪,只想满满当当地塞上一口,让食物抚慰他受伤的心灵。


他的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樱井被吓得打了个哆嗦,随即强做镇静地垂眼去看,尽量不让脸上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来。


“我家大叔今天又出去吃饭了,真是气死我了Ծ‸Ծ”


弹出的邮件就算加了超可爱的颜表情也不能抚慰樱井翔受创的心,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复,手机就又震了一次。


“我今天在乐屋问他晚上要不要来我家,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ಥ﹏ಥ)”


樱井翔手心都是汗,他像是做贼一样轻轻划开邮件,挣扎许久打开了回复的界面,随后就被又跳出来的消息打断了。


“你说他是不是看出我是个变态了,所以在故意疏远我?”


樱井吓了一跳,这位小祖宗脑子里从来都是说一出就是一出,而且自己不高兴了连带着也不会让身边的人高兴,樱井翔在殃及池鱼这方面永远都是首当其冲,这时候赶紧试图挽回事态,只是刚刚打了两个假名,就被身边黏糊糊的声音打断了。


大野智喝了半杯酒,鼻子尖上泛着红,他半趴在吧台上努力伸着脖子往樱井翔的方向探,试图看清楚他的酒友在干什么:“你的手机有消息——翔君,翔君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在听,我在听。”樱井翔一个头两个大,他只能把手机暂时放下,先应付身边这个麻烦,他连热腾腾香喷喷的面都顾不上吃,赶紧转移对方对他的手机的兴趣,“Nino,你刚才说Nino。”


“小和他啊……”大野智的脸皱巴巴的,因为喝了酒本来就放空的眼睛更加对不上焦,他扁着嘴,一副被欺负的哭包的样子,抽了抽鼻子倾诉,“最近都不抢我的便当了。”


樱井翔“嗯嗯”地点头,他努力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爪子蠢蠢欲动地试图去捞一筷子面,然而还没成功,手机的震动声和大野智的声音就一起响了起来:“我给他化妆的时候,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蛋,他就一直在说我是变态。”


樱井翔顾不上看手机,他努力做出知心大哥哥的表情来,用营业性的微笑对着眼神涣散的大野:“我觉得……”


“唉,小和他肯定觉得我是变态,所以要离开我了。”


樱井的话说了一半就被大野智的自言自语打断,差点憋到没气,大野说完了又去低头喝闷酒,插了一个放凉了的章鱼烧还吹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放到嘴里,嘴角往下撇着,用朦胧的视线盯着吧台里做寿司的师傅,一脸的泫然欲泣。


这厢樱井的手机震得快要掉到地上了,樱井翔在吃面和迎接暴风雨般的怒火之间抉择了一下,还是先去安抚电波对面的大明星,这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二宫已经给他发了十数条消息,连颜表情这种敷衍都懒得加了。


“樱井翔!你在干嘛!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樱井心说你们俩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质问我的话都一模一样,他苦哈哈地往下翻消息,一目十行地看二宫的倾诉。


“我和大叔认识已经五年了,就算交往也已经快要两年了!但是我们还一次都没有做过!”


“一次!一次都没有!”


“翔桑,你觉得这正常么?”


“不正常对不对?”


“可恶,分明有好几次接吻的时候我都看到他已经硬了,但是他就是不肯继续下去,他是不是根本就不爱我?”


“也是……反正我是个变态,那个纯情大叔知道了绝对会被我吓到的。”


“可是这也不是我的错啊!我跟别的服化合作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只有和大叔的时候才会……”


“他的手指是不是通电了啊——今天他给我修眉毛我都有感觉了,我就只是被他碰了几下而已啊!”


“每次每次都是这样,他给我抹唇膏的时候我真的好想直接含着他的手指舔湿——翔桑你有没有发现大叔的手特别好看,真的,他还离我那么近,我都能闻到他的香水味道,也可能是我自己的香水,毕竟我们用的是同一款。”


“我想把他的手指舔湿,让他用平时给我上妆给我抓头发的手摸我的身体,哪里都好,那个笨蛋手那么巧,一定非常舒服。”


“怎么办啊樱井翔,我是个变态啊,被自己的化妆师拍粉底都会硬的那种,每次他让我往下看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盯着他的腿中间看——你知道大叔的尺寸么?你们认识那么久,有没有一起去上过厕所之类的?”


“算了,问你也没用——”


“我最开始的时候还只有被他摸到脖子或者耳根之类的地方才会觉得舒服,现在就算是普通地在脸颊和额头上妆也会有感觉,甚至他给我抓发型的时候按到头皮,我都差一点叫出声音来。”


“但是大叔一直拿我当小孩子,我也只能配合他装样子,被他摸到腿软也不敢说。”


消息到这里停了一下,樱井的内心已经被弹幕刷了屏,他一个钢铁直男不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不过没关系,就算受到了精神上的折磨,至少还有食物,荞麦面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樱井翔刚刚舀了一勺汤,就被刚刚描述中的“特别好看”的手抓住了袖口,大野智泪汪汪地看着他:“翔君,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他这时候已经彻底自己把自己灌醉了,说话颠三倒四毫无逻辑可言,但是就死死抓着樱井翔不撒手,用生命阻止悲愤的好友喝那口面汤。


“我们已经交往快两年了,但是小和他还是个小孩子啊。”


“他皮肤好不需要怎么修整,但是就算只是给他上个粉底,我、我也会有反应,这可怎么办……”


“他早晚会发现我是个变态的,小和会讨厌我的,会跟我分手的,绝对会跟我分手的。”


“可是我不想啊,我那么喜欢他,从他知道我之前,从他还没正式出道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你去看过我收集的他的写真,我从来都是至少买三本,看一本用一本收藏一本。”


“他要是知道我怎么用他的写真集,肯定会把我炒鱿鱼的——但是我费了多大力气才混进他的团队里的啊,你知道我最讨厌考试之类的了,我可是为了他考下了美容师的资格。”


“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在写真里才那么诱人。”


“后来才发现他分明什么样子都像是在勾引我!我给他涂唇膏的时候他还会把嘴巴嘟起来,天知道我有多想亲下去,想用手指玩儿他粉嫩嫩的不老实的小舌头。”


“可是他什么都不懂啊,接吻的时候我才摸了一下他的屁股就被他说是变态了,我想做的事情比这个可变态多了!”


“我想在只有我能看到的地方亲出一片红印,想揉他软乎乎的小屁股甚至把脸埋上去蹭蹭,还有他的嘴巴,可恶,他的嘴巴,想把他gan得说不出话来。”


“他到底有什么魔法,翔君。”


“我就只是看着他乖乖闭着眼睛的样子,脑子里联想的都是他被做到晕过去的模样,前两天的那身西装他总是挑剔我领带系得太紧,但是我只想用领带把他绑在床头,把他的西装裤撕烂。”


 “但是他还是个小孩子,我只能忍着。”


“每次给他做完造型我都有反应,还不是只能去厕所自己解决?”


“翔君。”大野智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怎么办啊,我不能让小和知道我是个变态啊。”


樱井翔对吧台里的寿司师傅报以“我不认识他”的诚恳表情,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去看又震了两下的手机,果不其然是二宫的消息。


“怎么办啊,翔桑,我就是个变态,但是我绝对不能让大叔知道——”


“他喜欢的是电视上杂志上又乖又单纯的二宫和也,如果知道我不是,他一定会扔下我的。”


“可是我那么喜欢他。”


“可是我那么喜欢他。”樱井翔身边的大野也嘟囔了一句,他已经醉得咬字都咬不清楚了,脸颊肉上晕着红,手指沾着酒杯上的水汽在桌面上画圈,过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猛得坐直,一把抓住樱井的肩膀,吃了两个螺丝才做出总结,“总自、总、总之……你千万不要告诉小和啊。”


然后他就倒了,顶着一张皱巴巴的脸,吧唧歪在了桌子上。樱井翔无言以对地呆滞了一会儿,他的手机上又弹出一条消息:“樱井翔,你不许告诉大叔我跟你说的这些事——绝对不许啊!”


樱井翔的心就像面前那碗荞麦面一样哇凉哇凉的,但是他只能欲哭无泪地吃了一口已经被泡软了的面条,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放过樱井翔,他还是个孩子





我真是愧对自己还自称本命是末子

评论 ( 33 )
热度 ( 3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