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竹马】重逢·3(R)

- 响应璃姐姐的号召的群活作业,办公室paro,没什么雷点,就黏糊糊地谈个恋爱(真的,信我)

- 我抽的题目是:和男朋友分手一个月的白色情人节。因为审题错误所以现在是“和前男友的白色情人节”

- 上高速前一脚猛刹,嘿嘿,下章完结

- 快捷通道:12



7

“我们真的只是同事关系。”


这句话大概是二宫和也自打相叶空降之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并且频率随着时间的增长以及他解释的次数似乎还在不断增加着,全公司的人虽然不讨论了但是还是好奇,他们不敢去问新来的顶头上司,于是就来问二宫,二宫把露出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兴奋表情的小姑娘送出办公室,他一抬头正好对上相叶乌漆漆的眼睛,堂堂社长坐在正对着敞开的门的办公桌前,肆无忌惮地行偷窥之实,在两个人视线对上的时候,甚至还开心地挥了挥手,用口型跟他打招呼。


“小和!早上……”


二宫黑着脸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大门用力地在身后摔上。


他印象中的相叶雅纪不是这种厚颜无耻的二货啊?


他们两个人国中就认识,中学的时候更是棒球队里的前后辈,每天勾肩搭背被朋友们掐着脖子问是不是在搞基,二宫还没来得及解释,相叶就先红了脸——他那时候和二宫个头差不多高,身材纤瘦,留着半长的柔软短发,五官清秀漂亮,害羞的时候眼睫垂下来挡住雾气昭昭的眼睛,脸上再晕着点儿绯色,简直就是男生们私下传阅的小杂志上的女主角。相叶不反应还好,他脸一红哄笑声就更大了,一群刚刚运动完的大男孩儿们挨挨挤挤地用肩膀撞他,二宫带着责任和使命感把自己的笨蛋竹马护到身后,他伸着双臂把一群不怀好意的家伙挡住,翻一个意思明确的白眼:“你们要是嫉妒雅君就直说——就你们这个德性,我还不跟你们搞基呢。”


结果二宫被人勾着脖子一通乱揉,头发乱糟糟地抗议,大家闹完自然就当个笑话不再多说什么,结束训练之后去小餐馆里狼吞虎咽一顿,然后各奔东西地在广播中夹杂着杂音的《晚霞》的音乐声里回家。


二宫和相叶家在一个方向,二宫在路上踢着一个快瘪了的易拉罐瓶子,跟着哼曲调温柔的儿歌,他走了片刻才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来,莫名其妙回头看的时候就发现相叶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喂。”二宫不耐烦地喊了一嗓子,却还是停下来等他,“你在干嘛,看到了什么么?我说……”


几步开外的少年突然抬起头,他清秀的脸正对着余晖,黑色的眼睛在暖橙的日暮阳光下闪闪发亮,二宫不由噤了声,看着相叶三两步地赶上来——他们两个人身上带着同样的咖喱味儿,还有训练之后的汗水味道,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张清秀得像是女孩子似的脸慢动作一样的凑上来,柔软的嘴唇叠在一起,呼吸吹拂着唇上细细的绒毛,那种瘙痒的感觉几乎一直扎进心窝里。


“完蛋了。”二宫心想,他屏住呼吸从这个只是嘴唇压着嘴唇的亲吻里微微睁开一点眼睛,相叶的睫毛长而翘,因为紧张而微微发抖,二宫把这一幕牢牢地印在脑子里之后又闭上了眼,“这回真的是搞基了。”


从这个亲吻开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越发不可收拾,一切发展快得就像是相叶拔苗似的飞速窜起来的身高,二宫从还能以一两厘米之差一较高下到望尘莫及,就这样被抛却在了发育期的尘埃里——当初小姑娘似的少年慢慢长开,脸颊从柔软的线条里脱出利落的男人样貌来,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相叶作为校草已经成了他们母校的一个传奇,当天来试图索要纽扣女生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从外校甚至隔壁市镇跑过来的小姑娘,抓着他们学校大门以看偶像一样的气势尖叫,相叶被吓得都不敢回家,最后还是二宫在他脑袋上罩了一顶棒球帽,掩护着大人气的竹马翻过后墙才算是逃脱。


他们一边笑一边跑,跑过他们常去的小食店,跑过开着樱花的街道,跑过棒球部训练的河堤,相叶突然抓了气喘吁吁的二宫一把,二宫踉跄了一下,两个人顺着春天柔软的草地咕噜噜地滚下去,相叶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样接着吻,他们早就研究出了更多能够宣泄感情和欲望的接吻方法,两个人的舌头缠在一起,黏糊糊地发出水声,结果二宫被口水呛到,亲到一半就憋得脸通红地把人推开,咳得惊天地泣鬼神。


等他们好不容易从奔跑的气喘中恢复过来,相叶开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过了许久才懊恼地“啊”了一声,他衣服乱糟糟的,盖住后颈的头发里都是草梗,二宫用手指拈下来一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扣子。”相叶扁着嘴,几乎是泫然欲泣地说,“扣子不见了,我特意留给小和的——制服的第二颗扣子。”


二宫嘴上说着没关系,回家之后就在卧室里把相叶制服裤子的扣子拽了下来。


他们上了同一所大学,还是像过去一样每天黏在一起,两个人家里条件都不算差,少年人也没什么生活的压力,最后的象牙塔的日子过得轻松快乐,后来他们干脆从宿舍里搬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小的套间住,这样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拥抱,挤在一个沙发上看他们喜欢的棒球比赛,然后再不分日夜地做爱。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和不需要考虑的未来。


然后呢,然后他们就被现实狠狠敲了一个闷棍,二宫还是习惯像他们小时候那样,在有危险的时候挡在相叶身前,然而等他精疲力竭的时候回头看,才发现他想保护的人早就不见了。


 

8

相叶雅纪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在二宫心里估计是黑名单首位,并且已经霸占了这个榜单很长一段时间,而且预计在近期也不会被除名,他那天被“病号”二宫和也连推带打地赶出了门——二宫从国中之后似乎就没再长高过了,就连样貌似乎都没有变过,当年是十七岁的相叶雅纪和十七岁的二宫和也,他们接吻、拥抱,在卧室里一边提防着外面父母的动静一边互相抚慰,然而现在相叶雅纪已经是事业有成的立派的三十代,但是二宫和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他生气的时候就像是炸毛的奶猫,蜜色的眼睛凶巴巴的瞪着,露出一口毫无杀伤力的威胁的小尖牙。


相叶雅纪差点被门板拍到鼻尖上,他又抬手想要敲门,但是挣扎了半天终归还是放弃了——因为二宫说得没错,当时不告而别、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就擅自从这段关系里逃跑的,确实是相叶雅纪没错。


其实当年不能理解的很多事情回头再看的时候都清清楚楚地摆在眼前,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就像张白纸,虽然他们两个人是运气好的小部分,因为相叶家的关系顺利谋到了不错的工作,也不太需要为了生计而发愁,但是二宫一直都比相叶聪明得多——在相叶还懵懵懂懂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了生活的规则,如果不靠自己那么注定只能被别人指手画脚,一直都骄傲的二宫肯定受不了被人背后说是吃软饭的之类的字眼,所以会拼了命地工作其实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相叶雅纪再回头想,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大的火气,又那么狠心——他确实是生气的,气二宫忽略了他们的关系,气偏执的恋人不肯接受自己的好意,但是更气二宫自私又自大的英雄主义精神,而归根结底,也可能是他们漫长的蜜月期终于走到了尽头,年轻气盛的两个人张开了各自的棱角,却还没学会妥协,他们都认为是为了对方好,把自己的苦处和对方的缺点每天都想无数遍,最后摆在眼前的似乎只有分开这一种方法。


相叶家公司的重心本来就不在都内,他本来只是想暂时离开散散心,冷静一下再回去和不要命的二宫好好聊聊,然而他回到父亲身边开始学习公司事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无知,而且更让人难受的是,二宫面对他的离开似乎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挽留,甚至连联络都没有,所以预计的几周变成了几个月,又变成了几年——这次如果不是担任分社负责的樱井突然递上辞呈,连交接工作都顾不上就匆匆一张机票飞去欧洲,恐怕相叶还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回来。


他刻意让自己不要太留意二宫的近态,所以他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下了火车,原本只是想去喝点酒放松一下,结果就遇到了醉醺醺的二宫和也。


他在看到二宫的一瞬间就认了出来,这个人的长相跟十七岁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喝得连直线都走不了了,旁边搀着他的高大男人看起来格外眼熟,相叶皱着眉回想了一会儿,才发现是他们大学时候的学弟,松本那时候就和二宫关系不错了,所以相叶也还有印象,他坐在自己的车里观察了一会儿拉拉扯扯打不到出租的两个人,手心全都是湿漉漉的冷汗。


他们看起来不像情侣。相叶不知道他是只看到了他想看的部分还是怎么,虽然两个人非常亲密,二宫几乎挂在松本身上,但是他们看起来不像恋人——那么他有恋人了么?或者有女友了么?甚至成家了么?相叶雅纪在自己想清楚之前就走了过去,强行把二宫从松本怀里抢了过来。


他一开始盘算得很好,把二宫安置到酒店,自己表现出一个优秀男友的基础素养,在温暖的阳光和热乎乎的早餐中迎接睁开眼的二宫和也,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地和好如初——只是他刚把蜷在他怀里的二宫放到床上,醉醺醺的人就抓住了他的西装衣角,他知道二宫喝醉了,知道这个人说得都是梦话,知道他湿润的眼睛发红的眼角可能只是因为酒精,但是二宫手指用力得指节都泛了白,无论相叶怎么安抚都不肯松手,他的样子太有迷惑性了,又有少年的纯洁又有成年人的色气,相叶看着他浅色的猫唇开合,带着哭腔小声说:“别走。”


他一个没忍住,就把二宫直接上了。



点击观看茶水间激情play







疯狂平坑停不下来

评论 ( 36 )
热度 ( 4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