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叶喻】《少年春衫》(私设在前肉在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第一赛季背景,十八岁叶修X十五岁喻文州

#呵呵,私设这种东西怎么会没有

#啊,小小的喻队好可爱啊,想要一口吃掉

#污,极其污,还是污未成年人,慎入,后面都是肉,全是肉,肉肉肉肉肉

#我污故我在,不污我狗带,喵

#你要是看不惯我——反正我也污完了

 

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在第一赛季的总决赛上,当时还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人似乎是自己买了机票赶来看比赛,结束之后背着个双肩背安安静静地站在被魏琛带来的黄少天旁边,跟那个浑身有劲儿没处使的少年人一比,就好像颗没挑对地方落到了背阴处的种子,挣扎地不断想往高处长,却总是被挡住了光亮,显得有那么些可怜。

其实蓝雨根本没进决赛,魏琛也不知道来瞎凑什么热闹,带着那个他从网游里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挖出来的小剑客,在他身边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所有人似乎都没怎么注意喻文州,只有叶修看到这个黑发黑眼的少年,似乎总是在往他手上握着的奖杯上瞅。

“给你摸摸看?摸一下一块钱。”那时候的联盟不能说是一窝草根也差不多,魏琛带着两个小徒弟不知道怎么就混上了嘉世的大巴车,一路到了庆功宴,陶轩一边哭叫着说他千杯不倒,一边在喝下第二杯啤酒的时候光荣扑街,吴雪峰也不管,坐在旁边喝茶,一副得道高人的德性,那边黄少天跟着魏琛被灌了两口酒,眼睛发直地说要抢boss,跟他们一比,坐在角落里、还背着他的双肩背包的、安安静静的少年就显得有点抢眼。叶修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看到那个似乎永远站在背光里的小孩儿就有点忍不住想要去逗逗他,于是扔下一窝在大排档里鬼哭狼嚎的人,凑过去跟喻文州搭话。

“前辈开玩笑了。”喻文州这时候正好赶上变声期,声音混着点沙哑,他不敢大声说话,但是小声说叶修又听不见,只能倾着身子凑过去一点,贴着他耳朵这么说,仲夏里他的呼吸甚至还带着点凉意,叶修蓦然就打了个哆嗦,眼神都变了,再扭头过去发现喻文州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抱着包,眼角眉梢挂着点笑意地看着他。

叶修有点想吹声口哨,但是好歹没做这么没品位的事情,于是他做了一件更没品位的事:抓着奖杯在少年眼前晃了晃,带着点一语双关的流氓味道问他:“想要么,嗯?想要就求求哥。”

“想。”喻文州压着嗓子慢慢地说,叶修跟他聊这么两句已经有点佩服这个比自己还小个几岁的少年的脾气了,他似乎永远那么温吞,带得旁人似乎都心平气和起来,像是一湾温凉的池水,不冰也不烫,让人有点想沉沦,但是接下来这个乖巧的少年微微扬了扬眉梢,继续说,“但是不用您给我,我会从前辈手里,自己抢过来的。”

过了好几年,叶修还时常梦到这个场景,他那个时候莫名竟然有些胆寒,明明听老魏说这小子是个手速慢得人神共愤的主,但是在他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叶修一点都没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后来两个相差不大的年轻人就认识了,漫长的夏休期里正是青训营最忙碌的时候,那次庆功宴之后叶修就跟着队伍回H市了,他放假也没家可回,但是起码也是拿了冠军赚了钱的人,租了一套比较好的房子给苏沐橙住,然后俩人天天扎堆打游戏,就这样晃到了七月底,他吊在嘉王朝的名下去打野图boss,魏琛不在场,一叶之秋横枪立槊,几乎以摧枯拉朽的势头直捅进占取了先机的蓝溪阁的大部队里,一边还得寸进尺地挑衅让他们工会会长——当时就是老魏——出来和他决斗,让他一半血保证也赢不了,他这边话还没说完远处就滑过来一个操控术,叶修当然不会好死不死地往上撞,但是谁知这个操控术似乎是打歪了,根本就没有以他为目标,反而抓住了就在不远处的boss,这boss身娇体软,活动及其敏捷,叶修一时拿不准,出招这人究竟是有意,还是隔着千山万水地歪打正着。

虽然这个举动对于浑身都是斗者意志的一叶之秋来讲毫无影响,但是boss的位置确实远离了一点,他刚往前迈了一步,一个六星光牢在他面前迅速成型,似乎是摆好了迎接他进来坐坐似的——其实按照正常来讲他是能闪出去的,但是毕竟身上带着的是橙装不是银装,他也没想到魏琛不在竟然会有人这么阴,居然托大还又要抢boss又要整自己。

六星光牢这个东西实在不是个玩意儿,他自己单刀直入嘉王朝的队伍没能跟上来,结果只能有点郁猝地挨时间,眼看着蓝溪阁有条有理地把boss拉着走了,等技能结束刚想往前追,就看到面前站着个一身橙装的术士。

不是索克萨尔。

叶修一时有点懵,他直觉这个人不是魏琛,但是也不知道是谁,大部队已经一阵风似的卷了过去,叶修嗽嗽嗓子半天才问:“刚才那个……束缚术,是你放的?”

“是。”对面的术士回答,声音哑得特别得熟悉,“前辈好,又见面了。”

“手速挺快的啊?老魏居然驴我?”叶修看他往这儿一支,就知道今儿这个boss估计没什么希望了,本来消息就晚到手了,还赶上个刺头,索性过去跟他闲聊起来,“阴人倒是跟他学得挺好。”

“前辈过奖了。”喻文州说话还是那股子不紧不慢的味道,两个人普普通通地溜达了两步,“后面那个六星光牢,是我让别人放的,我手速确实很慢。”

“诶哟,你就这么告诉我,下回不怕我整死你?”

“不怕。”对面低沉喑哑的声音顿了一下,“期待前辈的指教。”

叶修突然就咋嘛了一下嘴,想起来上次见面是他贴着自己耳朵说话的声音和呼吸,白皙的皮肤在夏夜里看起来温润光滑,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他顿了一会儿才问:“你们青训营的练习里,还有抢boss这个任务?”

“没有,但是快考试了,大家都在自主练习,没有强制。”对面的话筒里模模糊糊传来了点什么声音,叶修感觉对面的人把麦捂住小声说了两句什么,随后又对他说,“要吃晚饭了,我先走了,下次见,前辈。”

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在原地走了两圈,把游戏最小化,订了两张从H市飞G市的机票。

 

他美其名曰是带苏沐橙出来旅游,但是一下飞机两个人就被恐怖的高温吓怕了,急忙打了一辆车去宾馆歇着,苏沐橙打开电视追剧,叶修捉摸了一会儿给她留了钱,让小姑娘饿了就叫外卖,自己手插着兜晃晃悠悠地去蓝雨的青训营遛弯,他到的时候正好是傍晚,青训营似乎刚刚考试完,有不少的家长来接,一帮小屁孩什么表情都有,笑着闹着就涌了出来,他其实是有点莫名其妙地想见喻文州,又想知道他考试的成绩,想知道两个人会不会有机会站上同一个战斗场地,他这种思绪有些迫切,临了倒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来掩饰,只是他等了半个多小时,蓝雨门口人群都散了,他还是没看到喻文州。他有些奇怪地去旁边小卖部买了一根冰棍叼在嘴里,天色暗下来暑气也散了很多,他这时候才看到又有几个人出来,先走出来的是几个个子比较高的男孩子,看着都有十七八的年纪,跟叶修差不多大,说说笑笑的,他们身后不远处才是还背着双肩背的喻文州,低垂着头,在暮色的阴影里慢吞吞地走着,干净的白衬衫上沾了点灰,头发也有些乱。

这时候魏琛匆匆忙忙地从训练楼里赶出来叫住他,两个人似乎说了些什么话,老魏难得有点温情地给他抓了抓头发,反而把乱糟糟的发型抓得更加不堪入目,然后才让他早点回家,喻文州很礼貌地跟门口地保安点头打过招呼,出来就看到站在已经亮起来的路灯下的叶修,一时也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踩着他那个不紧不慢地步子走过来:“前辈是来找魏队的么?”

他说话还是那个有些哑的声音,叶修明显看出来他这是跟人推搡过的样子——其实这个不准确,应该是单方面被人欺负了的样子,偏偏还半仰着头,带着点笑意看他,似乎全然不在意。于是就一时卡了个壳,平时的二皮脸都有点拿不出来,毕竟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人,还没有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气度在里面,半天才揉揉鼻尖吊儿郎当地说:“哥是来旅游的,正好路过来晃一圈,回味一下之前在蓝雨主场的时候把老魏打趴下的成就感——所以就不见他了,省得他闹心。”

喻文州听了眉眼弯弯地笑了笑,并没有评价什么,昏黄的路灯下他似乎比一个月之前两个人见面的时候长大了一些,更显得五官秀气,像是打磨好的玉器,随着时间愈发温润好看,沉稳的模样不像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人,语气间恭敬又透着那么点舒服的亲近:“既然如此,前辈不嫌弃的话,就我来带着您走一走G市吧。”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青训营考核完有三天的休息时间,喻文州的父母似乎都不在本地,他便实打实地带着叶修和苏沐橙,把该玩儿的地方走走停停看了个遍,他简直比最尽职尽责的导游还要更靠谱一些,吃的喝的玩乐的没有一样落下,苏沐橙跟他年纪差不多,几天下来完全被收买下来,觉得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年比叶修简直靠谱了几百倍,堪比苏沐秋在她心中的崇高地位了。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苏沐橙说热得不舒服,拿着喻文州给他打包好的餐点自己先溜回宾馆了,只剩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在夜市上转了两圈,却不小心碰到了那天考核之后,叶修看到的在喻文州之前出来的那几个大男生,四五个都有将近一米八的个头,看到喻文州之后笑嘻嘻地凑了上来,倒是没动手但是明里暗里地戳他脊梁骨:“哟,这不是喻大神么,怎么有空出来吃东西啊?”

“你不知道,喻大神现在是眼瞅着就要踢了魏队取而代之的人了,这是庆功呢吧?一个人庆功?”

“喻大神您以后出名了,可千万别忘了我啊,要么现在就给我签个名吧?”

几个人自说自导地哈哈哈笑了起来,喻文州低垂着头,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说,倒是旁边吃着东西叼着签子的叶修看不过眼了:“诶,晚饭吃什么了,嘴这么臭。”

那几个大男生根本没注意到叶修是跟喻文州同行的人,蓦然一被说还有点楞,一窝呆鸭似的扭头看着叶修,半天没吭声。叶修因为并没有曝光真实身份,所以除了职业圈子里的人几乎没人知道他就是一叶之秋,这几个青训营里的自然也不会知道,还当就是个路人甲,回过神来一时骂骂咧咧就要动起手来,叶修也不怕他们,之前跟苏沐秋一起的时候打群架打得特别顺手,这时候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去一挑五,两边越呛火气越大,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却听到当事者哑着嗓子手里拿着手机说:“你们再这么没完没了,我就报警了。”

对面几个人被他吓了一下,气焰就弱下去了,本来只是想来欺负欺负弱小沾点便宜,结果反倒吃了个闷亏,一个男生气不过推了喻文州一把,还没完全长开的少年微微踉跄了一下,手里却攥着手机不撒手,还来得及抓住叶修让他别冲动,然后目送几个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喻文州特别淡定地把手机揣进兜里,整一整稍稍有些乱的衣服,侧头对着叶修笑:“前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晚上请您吃饭。”

“文州啊……”叶修声音顿了一下,终究没说什么,两个人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坐下来,点了些吃的东西相对无言。

 

热腾腾的饭菜一样一样端上来,两个人谁都没去动筷子,突然叶修就一拍大腿招呼:“老板娘,给我拿两瓶啤酒来!”

喻文州被他吓了一跳,但是也没阻止,这种小摊小贩谁管你成年不成年,那边答应了一句,没一会儿两瓶冰凉地冒着白气的啤酒就拎了过来,叶修拿杯子倒了满满一杯推到喻文州手边,温暖透彻的明黄液体上泛着浓厚的泡沫,小麦的香气混着酒精味儿扑面而来,喻文州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前辈,让我喝?”

叶修特别喜欢听他询问时候的语气,平时都一副笃定样子的少年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显出一点和他年纪相仿的模样来,他掰开一次性筷子吃了两口菜:“请你喝,饭钱你掏,酒钱我付,之前喝过么?”

喻文州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眉眼稍稍有些低垂,叶修这两天跟他相处下来已经明白这是心情不好的标志,这个少年有着摸不透的一颗心思,平时伶牙俐齿的,但是想让他表达一点心里话却难得跟登天似的,于是叶修把酒杯往他手边又推了一点:“放心喝,就这一次,喝完再说话,你倒了我给你扛回去——就你这小身板我一次能提俩。”

喻文州突然就笑了起来,反倒把叶修吓了一跳,却看对面轮廓还稍稍有些稚嫩的少年端起酒杯,淡色嘴唇贴着杯沿慢慢仰头把一杯啤酒喝了个溜干净,他刚一放下杯子叶修就知道他已经醉了,面皮上浮了一层嫣红,眼神都有点对不上焦,但是抱着他的双肩背包坐得端端正正的,如同叶修每次见到他的时候的样子。

叶修又吃了两口菜,等他开口,却见喻文州摸摸索索地抓着酒瓶子给自己满上,然后又是一杯下肚,这回连眼睛都直了,吐字却还是那个慢吞吞地、沙哑的腔调:“我赢了魏队。”

叶修“啊”了一声,筷子上夹着的一块金钱肚啪就掉在了桌子上。

“两次。”喻文州看着他,眼角微微有点泛红,说不上是喝多了的那种,还是想哭的那种,脸上却还是常见的那种笑意,这样又加了一道天雷劈在叶修脸上。

“我再也不找老魏pk了,心疼。”叶修心里这么想着,憋了一会儿才说话:“就你们考核的时候?”

喻文州点了点头,想去给自己倒第三杯酒,但是他手脚都不稳了,摸索半天都没能把酒瓶子拎起来,只能放弃地抱着包坐在椅子上,舔了舔湿润的嘴唇,叶修蓦然转开了视线,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无耻,就听喻文州舌头有点大,慢吞吞地说:“第一把,我能感觉,魏队,让着我了。但是第二把没有,我还是赢了。”

叶修突然就觉得他自己跟刚才挑衅的那几个大男生没什么区别,都不是什么东西,但是喻文州却低垂着头,说话越发顺畅了起来,周围嘈杂一片,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这一桌的两个少年:“大家都瞧不起我,我知道的,我手速慢,怎么练也练不上来,我很羡慕少天,他……”

叶修反应了一下,想起来少天应该是那个魏琛特别喜欢的小剑客,手速快,技术好,出剑跟打文字泡一样蹭蹭蹭的。

“但是我做不到,真的不行。”喻文州的声音喝了酒之后显得更哑,他似乎也不在意叶修有没有在听,只是垂着头,连发泄都发泄得这么安静,“我用别的方面弥补了,我研究联盟里所有人的战术,如果正面不行就迂回,如果迂回不行就偷袭,所以我赢了魏队,两次。”

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叶修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他张了张嘴居然没能开口说出点什么,只听对面的少年似乎是叹了口气,有些怅然地说:“但是——他还是不喜欢我。”

叶修一瞬间觉得心口炸疼,他明知道喻文州的这个喜欢说的是前辈对于后辈的提携,但是他莫名就有点不乐意,心说我比魏琛强出八百倍,你怎么不问我喜不喜欢你呢?但是这个时候的喻文州差不多已经在扑街的边缘了,摇摇晃晃地抬着头冲他笑,用陈述一样的语气对他诉说:“他们……都不喜欢我。”

叶修能看出来他难受得想趴下,却又强忍着,坐得腰背笔直,就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叶修对他的印象,因为长在阴暗、贫瘠的土壤里,所以这个少年才越发的姿势笔挺,极力地吸取每一滴营养,当他已经长成参天的姿态的时候,便已经再没什么人能阻止他的脚步了。

叶修叹了口气,叫来老板娘把吃的打包,酒扔着不要了,自己付了钱,一手拎着餐盒一手把昏昏沉沉左脚拌右脚的喻文州架起来,拖到夜市附近的宾馆里随便开了个房间,然后打电话给沐橙说自己可能晚点回去。


后面接外链,张嘴吃肉,未成年人的R18,怕了不要点!!!!

tumblr文字版

微博图片版

评论 ( 30 )
热度 ( 6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