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方王】我和我的家庭教师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纯肉短篇,情人节贺)

#纯肉方王情人节贺补档

#家庭教师方士谦X学生王杰希(我都这么说了我们就不聊私设的问题了好么)

#得了一种叫做【好好起名字就会死的病】,反正就是肉,别在意了



方士谦跟导师打了声招呼,把论文整了整收进包里,二十多岁年轻人穿着件格子衬衫,笑得恭敬又贴心,老教授一脸慈祥地瞅着他:“士谦又去做家教啊?做了一周的实验还要赶去做家教,会不会太辛苦啊?”

“没事儿。”方士谦看了眼时间,拿起包来跟导师道别,“您放心吧,不会给您丢脸的。”

老头笑起来一脸的褶子,看自己的小徒弟怎么看怎么满意,师母看他要走也留说吃个饭,方士谦也还是笑着推脱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人家家孩子还等着呢。”

“那下回来啊,师母给你炖汤喝。”

“好好好,一定。”

B市前不久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北方的雪跟南方不一样,那是下一场就要留到开春的,虽然已经过了春节,但是天气却是越来越冷,一点都没有数九将尽的感觉。方士谦穿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灰色的围巾,在小区楼下按门铃的时候冻得直跺脚,通话器的声音都有些颤:“杰希?帮我开门。”

“好的。”外放出来的男声有点失真,随后门锁“咔”的一声打开,方士谦笑着说了一句:“好了,我这就上楼去。”

方士谦,男,22岁,生物技术本科准毕业生,跟了个好导师本校直接保研,靠做家教和奖学金补贴生活。他在孤儿院长大,他们那一个院里就出了他这么一个名牌大学学生,院长恨不得把他照片挂大门口给人得瑟。跟着一群同龄孩子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长大,他从小就把照顾别人的工作担负的很好,成绩好,礼貌,能干,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中的楷模。

他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王杰希正端着一碗汤,慢慢从厨房走出来,眼神很专注似乎怕撒了,白衬衫的袖子挽起了一截,露出漂亮干净的手腕,男孩子把汤碗放到餐桌上才转头来看他,恭恭敬敬地叫人:“方老师好。”

“杰希好。”方士谦把大衣脱下来挂在门口衣架上,也挽了袖子帮他去厨房端热好的饭菜,“叔叔阿姨又出门去了?”

王杰希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公司,是方士谦的导师原来的学生,家里条件也还不错。王杰希成绩一直挺好的,请方士谦来每周一次的家教,一当然是查漏补缺,分数总是再高点也不嫌高的,二呢,其实也有点帮方士谦一个忙的心思在里面。两个差了四岁的大男孩关系很不错,王杰希的父母也放心让方士谦照顾着他们家儿子。

王杰希把围裙摘下来挂在挂钩上,给两个人一人盛了一碗饭,虽然他们没差多大年纪,但是王杰希还是一口一个方老师叫的特别认真,两个人上了饭桌也要方士谦先动手夹菜,他自己才端起汤碗姿势很优雅地慢慢喝着。

“开学的摸底考得怎么样?”方士谦一边吃一边随口问着,屋子里暖气开得很足,他看到王杰希衬衫的领口微微敞着,露出漂亮的一截锁骨,听到问话抬头看他。王杰希长得称不上特别好看,两只眼睛左边的还比右边大一些,乍一看觉得有点不太和谐,但是看久了又觉得挺顺眼的,其实要说起来,方士谦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眼睛,灯光下像是汪了漫天的星辰,笑的时候显得特别温柔,从来不遮掩从来不闪避。

没错,方士谦喜欢他这个学生,他有的时候半夜自己想起来这事儿,都觉得自己不仅仅是个同性恋,恋的还是个未成年人,简直生无可恋,然后寂寞地用右手排解一下,叹了口气再入睡。

王杰希咽下嘴里的东西很认真地回答他的问题:“还不错,但是物理有几个问题是不该犯的,非常可惜。”

“嗯,试卷你们老师都讲了吧,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一会儿我再给你看看,如果没有就做一套理综的样题试试?你也该慢慢接触掌握应试的技巧了。”方士谦把视线收回来继续吃东西,他总觉得王杰希今天看起来和平时好像不太一样,但是具体哪里又说不上来,直到两个人吃完了饭,一起把碗盘收进洗碗机,他坐在一边翻阅王杰希的错题本,台灯下男孩子露出一张轮廓清晰的侧脸,鼻梁不是很高,但是鼻尖的弧度特别可爱,侧脸微微有些发红,大概是房间里有些热,白皙的耳廓趁着黑色的柔软短发,看起来简直在诱使人上去咬一口。

方士谦额头上有点冒汗,他觉得他就只是怎么看着就有了反应,所以只能把精力专注于手里的本子上。王杰希的字是方方正正的那种,一笔一划都特别认真,而且很少有别字。他翻了翻又忍不住抬头去看坐在桌边的人,掩饰地把右腿翘起来搭在左腿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两个半小时过去之后,王杰希掐着时间停下了笔,吁了口气慢慢活动因为握笔而有些僵硬的右手,方士谦接过他的卷子坐在旁边一道题一道题批改,一边随口问着:“叔叔阿姨还没回来?”

“嗯,他们今晚不回来了。”王杰希端着一杯温水慢慢说,“去外地出差了。”

方士谦点了点头:“那你一个人在家没关系?”

“习惯了。”王杰希很自然地回答,他双手捧着杯子,连喝水都很认真的样子,方士谦侧头看了他一眼,又专心于面前的试卷,安静了一会儿却突然是身边人“哎呀”一声,然后是重物滚落地毯的闷响,王杰希急急推开椅子站起来,“方老师你没事儿吧?我手滑了。”

陶瓷的被子躺在米色的地毯上,王杰希身上的衬衫被水打得湿透,全都黏在皮肤上,他却先去担心方士谦:“方老师,对不……”

他的最后一个字被吞没在突然压上来的亲吻里,变成低低的一声呜咽,方士谦站起来比他高了半个头,这时候一手捏着他的下巴,低着头细细吻上沾着水渍的温润嘴唇,他似乎一点都没有考虑到王杰希的意愿,一上来就是毫无顾忌的攻城略地,空着的手死死揽着他的腰,把人一再地贴向自己。

他这个吻简直像是凝聚了这一年多自己见不得人的爱恋,完全没有压抑地释放在缠绵的唇齿交融里,舌尖抵开松松的齿关探进温热的口腔里,粗糙的舌面反复地舔舐着腮上的软肉,水声中扫过牙龈然后是敏感的上颚,王杰希被他吻得不断小声呜咽,手搭在他肩上很无力地推了两下,含不住的唾液从嘴角淌下来。方士谦勾扯着他的舌头拉进自己唇间轻轻含住,他看到王杰希的眼角有淡淡的水痕,却越发不肯停下这个亲吻,感觉自己手下的腰都软下来之后才停下,微微抬起些头,然后又亲了亲他已经胀红的下唇,声音嘶哑:“感觉怎么样?”

王杰希这个新手哪儿禁得起他这么折腾,他几乎整个人都软在方士谦怀里,眼前发黑地大口喘息,半晌才轻声回复:“什么感觉?”

“这可就不对了。”方士谦却心情很好地笑起来,温柔地亲吻他额角和头发,鼻尖都是淡淡的洗发液香气,“老师问你的问题,怎么不认真回答?”

“我……我也不知道。”王杰希垂着眼睛似乎又有点想要挣扎,他湿透的衬衫贴在方士谦的衣服上,两个人的身体温度似乎也相互交换,他热得额头上渗出薄薄的一层汗,脸上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亲吻还是因为两人间的体温。冰凉的桌子边缘卡住他的后腰,因为压迫身体向后脊背勾出一条漂亮的弧度,被逼着抬头看向对方的表情无辜得很。 



好啦我知道你们都要吃肉

tumblr文字版

微博图片版

评论 ( 7 )
热度 ( 3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