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唐林】telling the world①

#本文cp为唐林,第十一赛季两人恋爱中背景设定,傻白甜,谈恋爱,私设是什么,能吃么?

#本来打算写个H小短篇当圣诞贺,但是我像爆衫一样爆了字数,所以就分开几天发好了,捉虫麻烦评论回复,谢谢!

#我爱老林!!!!

#昊昊么……【唐昊:你这个犹疑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憋说话,张嘴吃安利——冷cp自救协会参上

#含小事情没出场的孙肖,二翔刷脸刷智商【不许质疑

#telling the world是Rio的片尾曲,请务必去听一下

#被自己的文闪瞎,我也是苦得很,总之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狗早有归宿






唐昊很不爽。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难得一见的事情,他正处于事业如同火箭般蹭蹭蹭地往上蹿地阶段,每一天、每一场比赛、每一次对决对他来讲,都意味着离神坛更接近一步——但是也都意味着他的对手更强,每一次受到的打击也更大。年轻人又多少张狂了些,管不住脾气也做不出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奸佞脸来,有火就发有话就说,喜欢的人夸他直率,不喜欢的人自然就骂他没长脑子,不过这种话听多了多少有点虱子多了不痒的感觉,他偶尔会有种小小的自豪感,觉得自己再修炼几年说不定也能修炼成林敬言那个德性——德性在这里是褒义的,唐昊至今还记得那次全明星自己喊着以下克上成功了之后,两个人在台上见面,林敬言虽然有点尴尬,但是脸上还带着一惯的笑,那种笑一点虚伪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让唐昊觉得自己才是输了一头的那个一样。

但是这个心情放到今天,多少就有点突兀,毕竟今天的比赛里,呼啸客场迎战霸图竟然打出了一个值得所有呼啸粉张灯结彩出门敲锣打鼓一晚上的10:0,呼啸战队上下全都喜气洋洋,就唐昊一个人黑着脸,见谁挠谁。

其实原因很简单,这场宿命的对决因为林敬言已经退役而少了很多看点,所以就没有通过电视频道直播——而退役了的林敬言去哪儿了呢?作为荣耀职业战场上的老将,好脾气的林敬言一直以来跟媒体关系都不错,所以经常被直播的时候抓壮丁去当嘉宾,自从职业比赛改成全息影像之后,曾经看着屏幕就能解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直播嘉宾一般都是要跟着现场跑,转哪场跑哪场。这星期呼啸打霸图确实是很精彩,最后结果也很惊人,但是跟他们同一时间的刚好还有兴欣对轮回——这个上赛季冠亚军争夺队伍的对决,所以电视直播自然就放在了那边,林敬言跟着解说班底奔赴H市,这也就意味着他根本没能第一时间看到唐昊打得这场精彩至极的比赛,反而倒是收拾行李的时候,给方锐打包了不少小吃带过去,气得唐昊差点在机场跟他吵起来。

“他都多大了???现在什么东西不能网上买,还得你千里迢迢给他送过去?况且H市和N市就那么近的路?!不行!你不许给他带!”Q市路程远,所以唐昊先出发,林敬言还特地跟着呼啸的大巴一路把他送到登机口,路上两个人还聊天聊得好好的,闪瞎一众呼啸队员的狗眼,结果到了机场都临登机了,突然吵了个天翻地覆。唐昊沉着一张帅脸把行李丢给队务,拽着林敬言就往男厕所去,把人堵在一个单间里气焰张狂地撂狠话,也不管“千里迢迢”和“那么近的路”之间有多么自相矛盾。

“要是原来可能在登机口当着整个飞机场的面就炸了,最近却也会过脑子给人留面子了啊”,林敬言被他摁在有些单薄的隔板上这样想着,年轻人一边生气一边又黏黏糊糊地凑上来亲吻,把他嘴唇咬得通红才放开,期间忽略了“我明晚还要录直播”“会被听到的”“你收敛点”这样的抗议,一直把人亲得没了声音才松开,大狗似的一边拱他一边强调,“不许给他带,什么都不许给他带,叶修怎么不把他饿死呢——”

“说什么呢?”林敬言喘息半晌才把气调整得匀顺一点,嘴角被啃得几乎都没了知觉,还只能好脾气地拍着闹脾气的恋人的肩背,“你看,呼啸主场打兴欣的比赛赛季刚开始就结束了,这一整个赛季他都没什么机会能再来N市了,所以我就给他少带点吃的,省得到时候又让我打完比赛请他吃饭。”

“吃饭不行,吃饭更不行!”大型犬一听简直炸成了藏獒,张嘴就要吠,林敬言赶紧凑上去用亲吻堵住他一腔怒火,然后被啃得连脖子上都是草莓,简直没脸出去见人。

“是,不行,肯定不吃。你别脾气这么大,明晚的比赛好好发挥,后天等你回来。”林敬言这么避重就轻地一拨,唐昊立马忘了还有带零食这码事,临上飞机还不忘给他发短信,内容无外乎是强调不许跟方锐出去吃饭,节目录完了立刻看呼啸的比赛转播云云,最后草草的结尾,想必是被空乘逼着收了手机。林敬言用手指尖都能想象出他一脑门子的火气坐在座位上等起飞的模样,他带着些笑意摸了摸有点肿的嘴角,对着镜子尝试着打领带能不能遮住脖子上的痕迹。



——事实上,比赛之后方锐确实没让林敬言请吃饭,但是特别热情地非要请他吃饭,虽然兴欣主场被轮回突突突出了一个2:8,但是选手们的情绪是稳定健康的,心情是乐观开朗的,比赛结束之后方锐握着小周的手笑得见牙不见眼,有一种兴欣才是拿了8分的那个的错觉,话里话外都是夏休期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多去跟张佳乐交流一下啊,不过没事儿明年再去交流说不定会更有话题也好啊,云云。两个人是同届生,但是就周泽楷那个语言表达能力,跟谁都是说好不坏的关系,这个时候被方锐握着手垃圾话说个没完没了,也不吭声就顶着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对他腼腆的笑,握手的队伍一度停顿了很久才在江波涛的解围下继续前进。

在比赛解说的过程当中,因为呼啸和霸图那边战得太过精彩,几次导播都过来让潘林和林敬言稍稍提一下那边的情况,林敬言对霸图还是有挺深的感情的,毕竟那是在他落魄的时候完全敞开心胸接纳他的队伍,而且战队里四个顶梁柱关系也不错。但是呼啸也是他的老东家更是他的心血,更别说还有唐昊在里面,分量一下子又上去不少,他拿到简报的时候跟潘林聊天,眉眼间都带了些笑意,这意味他自己可能都不一定有察觉出来,但是实实在在地被镜头记录了下来。

解说那边等比赛彻底结束又说了两句废话也就结束录制了,林敬言拎着一袋子的小吃在选手通道门口等方锐,正好赶上兴欣一伙人一起出来,方锐简直热情过度地邀请他跟着队伍一起去吃夜宵,说什么咱俩终于不是对手了,机密就算被你听到我也不担心了。林敬言心累地把一包吃的都挂在他胳膊上,却又被方大大抱着手臂冲远处的记者和零零散散的几个蹲点的粉丝打招呼。林敬言知道他是七分故意三分看热闹,但是也只能陪着他演了一会儿的戏,直到陈大老板出马把人拎走才被救下来。

林敬言手插着大衣兜,在有些冰凉的冬夜里往宾馆走,那边呼啸开完了记者会,立马电话就追过来了,年轻人语气装得成熟稳重,字里行间的兴奋还是透过电话信号传了过来:“怎么样?林——前辈。”唐昊特地把叫他的三个字着重,像是把飞盘叼回来等着摸摸头的宠物狗,林敬言突然就笑了,又不太敢出声只能忍着咳嗽了两声。

“打得很好,我在解说的时候就听说了,导播让我们插了几段你们的情况,因为太精彩了。”他脚步也停了下来,一个人站在马路边跟自己的恋人打电话,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些低沉的温柔,唐昊那边听得热血沸腾耳朵都红了,难得地吭哧了半分钟:“那是!也不看看队长是谁!比你当初强多了吧?”

林敬言已经习惯了他这种闲着没事儿就要秀秀优越感的小孩儿毛病,几乎是宠溺地顺着他的话讲:“你当然比我强了——发布会开完了?去吃夜宵么?”

“谁管他们——”唐昊刚说了半句就回想起自己似乎刚刚还炫耀过自己是队长这码事,于是卡了一下改了口,“算了,他们想去就去吃点,Q市太冷了,简直冻成狗。”

两个人又啰啰嗦嗦地聊了两句,唐昊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没听到有方锐那个他觉得特别欠抽的声音,于是心就放了下来。除了他之外呼啸全员都上车等着了,他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放下了电话带着人去吃夜宵去了。

吃吃喝喝完了回到宾馆时间有点晚,唐·队长·昊心情不错,冲了个澡对着镜子照一照自己最近练出来的腹肌,还不忘随手拍了张照片发在微博上面,看着下面一群粉丝尖叫着舔突然就又想起了林敬言。

就他不稀罕。唐昊有点委屈地这么想,林敬言每次在床上似乎都不太主动,也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太主动了的缘故,老男人闭着眼睛承受的样子总是带着那么点疏离,让人觉得虽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为负,但是却半点交心的意味都没有。唐昊特别期待某天林敬言也能主动夸他两句身材好或者技术高什么的,但是至今都没能够达成这个愿望。他就像是个偷偷许了个圣诞愿望的小孩,因为圣诞老人一直不来,慢慢也就放弃了。

他有点想自己撸一发,但是只靠脑子里想着林敬言又特别不满足,想起什么似的关了微博打开了晚上比赛直播的视频,打算看一看林敬言究竟怎么夸他了。

视频封面就是林敬言和潘林两个人坐在解说台前,老男人穿了件特别正经的西装,衬衫扣子一直系到了喉口,其实是为了遮挡昨天留下的吻痕,宝石蓝的领带配灰色西装上衣,勾出他肩膀和胸膛的流畅线条,唐昊拿着手机吞了口唾沫,一边等缓冲一边毛手毛脚地想把睡裤踹下来,他眼神往下面评论区扫了一眼——这一眼不得了,手上举着的手机都掉了下来,狠狠砸在了他英俊的鼻梁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林怎么这么美,这么美啊!!!prprprpr”

“是啊,林大大今天超级色气的感觉,解说的时候眉眼都带着笑,天啦噜简直没眼看。”

“是啊是啊,大概是因为和小潘子好久不见的缘故吧,双林党头顶青天!”

“楼上又是腐女吧,好好看比赛行不行?”

“楼上管我!双林党头顶青天!”

“我来组成林大大的头发。”

“我来组成林大大带着笑看向小潘子的眼睛。”

“我来组成林大大高挺的鼻梁。”

“我来组成林大大性感的嘴唇。”

“还能不能好好看比赛了啊?”

“我来组成林大大白白的一截脖子。”

“我来组成林大大被领口挡住的脖根和锁骨。”

“谁是来看比赛的啊?我是来看我林的好么?!”

看看看!看你大爷啊?!唐昊猛地坐起来,抓着手机的手指太过用力以至于手背的筋络都崩了出来,他不是没看过女粉丝对林敬言的狂热,但是这里好像不太对吧?双林是什么?小潘子又是什么鬼啊?

这时候视频刚好缓冲好开始播放,开头就是林敬言和潘林两个人利用比赛开始的时间聊聊家常开开玩笑预测一下形式什么的,但是在刚才的误导下,这些正常的闲聊在唐昊眼里都变成了调情,他抓着手机就给林敬言拨号,按到一半又停了手,自己咬着嘴唇生闷气,越想越想不通,简直想要对天长啸三声,质问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昊崩溃了整整三分钟,光着膀子打了个喷嚏,连刚才烧到脑子里的欲望都没了,抽了张纸巾擦擦鼻涕,这边手机里的视频还在放,他拿起来往下翻了翻评论,然后被一条吸引了视线——

“上面都别胡说好么?我林早就有真爱了!有图有真相!”

唐昊也是手贱,手速太快大脑都管不住,随手就把那个图片点开了。

这照片一看就是用手机在大晚上离得挺远偷拍的,在兴欣主场的选手通道门口,方锐胳膊上挂着一个大大的袋子,几乎整个人都没正形地挂在林敬言身上,两个人一起笑着看向镜头这边,周围还有模模糊糊地几个兴欣的队员的样子。

唐昊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己刚才左脸被抽了一巴掌,这时候上赶着又让人在右脸上抽了一巴掌。他昏昏沉沉地坐了不知道多久,眼睛盯着那张照片,听着林敬言和潘林笑着聊天——他印象中林敬言似乎从来没这样跟他聊过天,说话也没这么轻松的样子,似乎总是对待小孩子似的哄着他。中间林敬言似乎确实提到了几次呼啸,但是唐昊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的火气过去之后是满满的无力感,因为他发现关于“自己和林敬言看起来不般配”这件事,完全不是他的胡思乱想,而是大众事实,这种打击让他觉得简直万念俱灰,吸了吸鼻子一时茫然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一直卡机到比赛解说擂台都打完了,孙翔手下的一叶之秋完全没有给周泽楷出场的机会,却邪横扫提前结束了战斗,如果这是在动漫里,唐昊的脑袋上一定有一个灯泡叮得一下亮起来,赶紧关掉了视频开始打电话,不是给林敬言,而是给孙翔——

要说这两个人之间的革命友谊也是挺深厚的,最早唐昊发现孙翔在跟肖时钦搞对象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因为他是真的发现他们在搞,在全明星团队赛之前的准备室里。

唐昊因为头发有点长,比赛的时候喜欢用个发卡把前面的头发别住,他那天都走到一半才发现把东西落在了准备室于是转头回去拿,连敲门都没敲就直接进去了,然后就跟被孙翔压在沙发上的、衣服都扒得差不多了的、眼镜歪歪斜斜的肖时钦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你们要搞也就罢了,起码锁个门啊?这种常识我都知道。”唐昊有个毛病,就是想什么就得说什么,于是就把第一个想法说出来了。

后来也不知道肖时钦是怎么把要撸胳膊挽袖子打人的孙翔劝下来的,再后来孙翔跟肖时钦闹脾气约唐昊出去打竞技场,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对象又都那么难搞定,彼此是难得的知情人,于是经常凑在一起讨论一些不那么纯洁的话题。

更让人生气的是,林敬言和肖时钦对此似乎一点都没有表示出吃醋这样的不满情绪,这也让两个翅膀刚长硬还不懂得心脏为何物的年轻人很是崩溃。

唐昊不管不顾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孙翔估计已经睡了,过了许久才接起来,语气里全是不耐烦。轮回打赢了兴欣虽然心情不错,但是没有呼啸这么兴奋,队伍也是正常作息,早早就休息了,孙翔刚刚睡着就被电话铃吵醒,那边张口就是一个让他瞬间清醒的话题,唐昊特别深沉地问他:“我说孙翔,你有想过——肖时钦和别人更般配这种事情么?”

孙翔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滚下去,结结巴巴地问:“你看到什么了?戴妍琦又琢磨出什么新花招了?”

唐昊顿了三秒钟突然就觉得自己没那么悲剧了,赶紧说:“没,我没,诶,我就觉得我家老男人,好像跟谁都比跟我更合适,网上那么多小粉丝,几乎就没一个人看好我们俩,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孙翔打了个哈欠,稍微松了口气又砸回床上,半睡不醒地给哥们儿当树洞:“林敬言不就那样么,脾气好,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谁都喜欢他——江副之前也经常说他性格好,什么君子如玉之类的。”

唐昊用了一分钟来消化“谁都喜欢他”这句话,差点没一口气生生把自己憋死,心情很是不美丽,简直想要出去伤害花花草草,几乎哀嚎着把又快睡着了的孙翔给惊了起来:“那我怎么就不行了?我才是他正牌的男朋友吧?我俩看起来——我俩看起来就那么不配么???”

孙翔动用他昏昏沉沉的脑子想了半分钟,咋嘛咋嘛嘴感慨:“好像是有那么点……你看,粉丝眼里还觉得你俩有仇呢,你的造型什么的跟他也不是一个路线的,年龄差距之下审美有代沟吧?平时你俩都聊点什么啊,有共同爱好么?我跟小事情每次聊天啊,他都就着我的话头说话,自己的事情我不问从来不说,诶,你不知道他——”

“我他妈当然不知道!”我知道他干嘛啊我才不想知道好么?唐昊悲愤地想要砸电话,这种时候居然还要被嘲讽被秀恩爱,这得是多心脏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啊?“你去梦你的小事情吧!不跟你说了!”

孙翔一句“小事情只有我才能叫”卡在嘴边,还没说出口就被挂了电话,咋嘛咋嘛嘴虽然有点不爽,但是也不影响他倒头接着睡,一点缓冲都不需要。



#提问:你们还记得潘林是谁么hhhhhhhh

评论 ( 16 )
热度 ( 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