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唐林】telling the world②

#cp为唐林,感觉自己情敌好多,而且还有往更多的方向发展的意思,不开心

#憋说话,张嘴吃安利——冷cp自救协会参上

#平安夜早晨,愉悦值为负,但还是别扭地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不用安慰我,别跟我抢老林就行,答应我,成么?

#上一话地址走:http://buzhidaoamiaoshishui.lofter.com/post/2dcb1d_95bb7b6



孙翔那边睡得踏实,唐昊却是辗转反侧了一宿,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吵林敬言,甚至有点不敢问清楚他晚上到底跟方锐拉拉扯扯在干嘛,在他短短的二十年人生里面,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纠结过。于是纠结的唐昊只能披了队服外套坐在床边抱着手机刷评论,轮回和兴欣的这场比赛本来就很火爆,再加上林敬言人气还没跌下去,观看和留言的人数比别的直播明显高出去了一大截,一群迷妹哭着喊着“林大大看我一眼”。唐昊越刷火气越大,越刷越疑神疑鬼,他不小心一路推开了一扇又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妹子们争奇斗艳地卖着cp,唐昊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情敌只有方锐,是一个多么甜多么幼稚的想法啊!这么一路看下来,全联盟上上下下,无论是扯得上关系的霸图众人,还是毫无关联的、唐昊连名字都没太记住的联盟新人,似乎都在奇特的蛛丝马迹和细心到诡异的挖掘下变成了各种题材,一个个都拿出跟他家老男人搭上了关系,而且还都说得有凭有据的。

唯独唐昊自己,偶尔有人跳出来提一句,就会被迷妹们用唾沫星子瞬间淹死在历史的海洋中。

“不要提那个唐昊好么?”

“就是就是!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屌样子!把我林都逼成什么样子了?”

“那段时间简直心疼死!谁提要把我林配给唐昊,先踏过我的尸体再说![挥舞旗帜.jpg]”

唐昊觉得心里苦,又无从辩驳,没有水瓶子发泄愤懑的心情只能气得一脚踹在床头柜上,差点没把脚趾踢折了,疼得龇牙咧嘴面容惨淡。他生生熬了一个通宵但是评论还是在一条一条往外跳,他连看都看不过来了,眼睛底下清晰的一片黑色,神情萎靡得跟纵欲过度了似的,看起来特别悲催。第二天他连早饭都没吃,一身“生人勿近,熟人你来试试”的气息就下楼集合去了,呼啸一众人看着他的表情又头大又不解,只能把刘皓推出去应付在宾馆门口蹲点的记者,随便应付了两句就都上了大巴往机场去了。

其实这本来是好好的一个提高队伍声望的机会,结果却因为唐昊的情绪不佳而失之交臂,刘皓其实心里嫌弃得不行但是又不能说出来,还要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去跟他们的队长谈心,一边坐到脸色沉得跟墨染得似的唐昊身边一边心里恨得把槽牙都磨平了,心说他自己是到呼啸来开辟新未来的,不是跟原来似的来给队长收拾烂摊子的,可惜天不遂人愿,现在眼前的这个比之前那个直肠子,但是还没有那个好对付。

因为唐昊的直肠子,所以一切耍心眼在他面前都是纸老虎。

“唐队啊,昨晚休息的不好么?”

唐昊靠在大巴座椅上目视前方三分钟,他有点长的额发被小卡子夹在脑袋顶上,按说一个特别少女心的发型被他演绎得如同黑社会,就在刘皓等得都有点心烦的时候他才转过头来,眯着眼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你这不是废话么?”

刘皓脸上僵硬了一下,当时就想打人,在心里默念十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才调整出一张笑脸来,如同太阳般温暖地照耀着唐昊:“大家都很关心您,让我来问问有什么能帮忙的。”刘皓自觉自己表现得真是太好了,就算是根木桩子也要感动了,而唐昊只是盯了他半分钟之后面无表情地蹦出了两个字——

“不用。”

刘皓一瞬间只想要化身哥斯拉把唐昊踩成肉饼,他早上心情不错早餐吃得有点多,这时候被气得胃里翻江倒海脸色看起来比唐昊还要差那么一点,摇摇晃晃魂不守舍地站起来坐到了后面的空位上,没过一会儿就抱着塑料袋吐了个一塌糊涂。

唐昊听到动静还从他的沉思里回了个头,一只手扒着座椅椅背探头看他,刘皓吐完了浑身都虚,车子停在机场高速旁边有人去扔垃圾袋队务赶紧过来递了瓶水,刘皓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唐昊以为这个队长要来道个歉关心一下什么的,结果唐昊扒拉了一下卡子没夹住的一撮毛,嘟嘟囔囔地说了句“坐车都吐”之类的话,就又坐回去了。

刘·心脏得都累了·皓第无数次发誓,以后再他妈的不管这些闲事了。

呼啸一队人马几乎是掐着点上了飞机,唐昊糊了个怒目圆睁的眼罩在自己脸上努力想要补眠,睡着睡着就开始做梦。

他最先梦见自己坐冷板凳的日子,坐在选手席上看身边的队友一个个上台去战斗,作为新人的他只会被指挥做一些端茶倒水的活,一起入队的邹远因为职业的缘故都得到了不少次个人赛的锻炼机会,而他作为一个不太能融入百花的战术体系的流氓,每天只能坐在场外为自己的下一个合同期而担忧。

然后他梦到第一次正式上场就是打呼啸,个人赛,他激动起来如同发泄,德里罗乱拳横飞几乎没有给对手留一点余地就结束了战斗,他下场的时候队友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张佳乐在擂台上场之前跟他聊了半天。

比赛结束林敬言握手握到他这儿的时候顿了一下,那时候老男人还没戴眼镜,但是却是那个好多年都没变过的干干净净的短发,笑得时候眼角微微向下弯一点儿,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跟他的角色半点不相似。林敬言是呼啸队伍里的第一个人,他停下脚步后面的人自然也都跟着停下了,百花所有人也都往他俩这儿看,老男人握着他的手用特别诚恳地语气说着特别俗套的话:“你打得很好。”

唐昊瞬间就懵圈了,虽然他是K市土著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是林敬言的死忠粉——事实上,玩儿流氓的多少都会有那么点林敬言情结。对方这话一出口,染着一头黄毛用放浪不羁掩饰心虚的少年人顿时就通红了一张脸,吭吭唧唧半天也没能憋出句什么来。男人的手掌比当时的唐昊要大上那么一些,温度也凉一点,手指修长有力,他放开的时候唐昊心里甚至有些不舍,差点冲上去抓着他袖角要签名,还好咬着牙忍住了。

这些画面都一晃就过去了,然后不知道是因为飞机开始颠簸还是怎么回事,唐昊梦里的时间线怎么都对不准,他本身就睡睡醒醒,有的时候能听到旁边队友在低声说话,但是闭上眼睛就是闪回一样的梦境,时而跳到全明星赛场上和林敬言对决完两个人的握手;时而跳到在他刚刚开始玩儿荣耀的时候自己在网吧喝着可乐一遍一遍来回看唐三打的比赛;时而跳到他第一次半表白半强迫地把人按在宾馆吃干抹净,那时候他太激动太兴奋了,被压在身下的人哪怕是疼得发抖都让他以为是甘甜的回应,那次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林敬言都躲着他他都没察觉;时而又跳到他自作主张从呼啸的宿舍搬到林敬言家住的时候老男人脸上的表情,这时候在梦境里,林敬言的面容如同被聚光灯照着一样,清清楚楚但是又被光晃得看不分明,唐昊试图分辨他的情绪究竟是高兴还是不悦,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梦里看到的究竟是真实的记忆还是他自己的想象,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下飞机的时候唐昊佝偻着后背随身背着自己的大挎包,把萎靡不振四个字写在了脸上,有不少N市本地的电竞记者蹲守在接机口等他们到,这次呼啸的成绩太好,而且又是今年全明星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了,简直就是完美收官,各地的支持者幸福得恨不得多吃三碗饭,唐昊勉强打起精神来却连个笑脸都没有,各位记者只能回去绞尽脑汁写一些“唐昊队长表示呼啸不应该满足于这个成绩,还要有更远大的目标”之类的废话来应景。

唐昊队长的远大目标这时候没在别处,林敬言鼻梁上架着个大墨镜,搭得公交来的机场,然后没去接机口直接上了呼啸接机的大巴,一边跟司机聊天一边等唐昊他们回来。他自从退役之后除非上直播并不是很经常露面,也不愿意借这个搞炒作,如果被媒体抓到自己来给风头正盛的呼啸接机,肯定又会出一堆的小道消息。

这个大巴司机也是呼啸的铁杆粉丝了,当年林敬言退役之前他就是队里的司机,两个人老相识自然聊得热络,所以当唐昊带着队员从记者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到车子边,刚踏上两个台阶看到的就是他笑得有些没形象的一张脸,司机大叔不知道讲了些什么,林敬言笑得后背倚着车窗直发抖,转眼看到唐昊也只能冲他招招手,连声音都是虚的:“诶,回来了?”

唐昊没吭声地从他身边走过去,招呼都没打直接扎到最后一排,把包一扔就横在椅子上躺下了。林敬言这时候才难得一次后知后觉地发现唐昊脸色不对,队里人陆陆续续上车都客气地跟他打招呼,林敬言看没人跟他上来说也不太好问,只能恢复他平时那张老好人的脸跟大家点头回应,等车子发动了才起身走到最后一排去看发脾气的恋人。

唐昊在一片混乱中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林敬言过来了,但是还是闭着眼睛装睡一声不吭,林敬言也不吵他,就坐在旁边帮他把包搬开让他能躺得舒服些,又抱着他后颈抬起来一点让他枕在自己腿上。老男人身上只有干干净净的洗衣粉的味道,连烟草味儿都没有,唐昊虽然心里别扭,但是还是多少有些受用。他特别吃林敬言这一套,这人对他一点点好,他都高兴得记在心里,隔三差五就要拿出来舔一舔,像一只收集松子的小松鼠。

唐昊觉得自己现在鼻梁上架了一副隐形的眼镜,只要透过这个镜片看人,这就是一个“全世界都是情敌”的现状,但是现在闭上眼睛,后排小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就像是被顺了毛的猛兽,崩了一整天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竟然终于沉沉地睡着了。

唐昊这一觉睡得特别好,睁眼的时候不知道今夕何夕差点顺着座椅滚下去掉在地上,年底正是天色最短的时候,这时候车窗外天都黑了,唐昊也不知道具体时间于是就躺着发呆,这才注意到林敬言也倚着靠背睡着了。他在H市住了一宿,然后赶早班火车回到N市又来接机,折腾了一天也累得够呛,车子到了呼啸大家都准备下车,但是叫唐昊叫了几次也没醒,司机干脆把钥匙留给林敬言自己走了,反正之后两周因为全明星都没有比赛,所以战队干脆让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周一早上再复盘。

大巴上空无一人,林敬言靠着椅背完全是明目张胆地低头看唐昊睡熟的脸,这人一睁眼就戾气横生,但是闭着眼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郎的模样,年轻人青涩又满是朝气的味道几乎控制不住。他从一开始注意到唐昊的时候就特别待见他,林敬言自知自己不是那种快意恩仇的人,但是却打小就羡慕这样的人,他觉得唐昊特别符合他希冀自己能拥有的那种性格,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因为一直顾忌着别人的看法——讲实话,挺累的。

林敬言天生是个弯的,这事儿一开始只有方锐知道,后来到了霸图也只有韩文清确认知道,张新杰明里暗里肯定看出些踪影来,张佳乐……他自己是直的弯的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唐昊跟呼啸打了第一场比赛之后,方锐下了场就开始嘲笑他“林大大你至于么,你眼睛都快粘在那个百花的新人身上了,当初说好了——”

“说好了什么?”林敬言在他说垃圾话之前就给堵了回去,方锐立刻念叨说自己的心都碎了一地,林敬言摸摸他的头,笑着再没说什么。

要知道狐狸捕猎从来不用正面攻击,而是把每个脚印都当成陷阱。

唐昊当初纠结得跟什么似的那些少年心,在林敬言看来都跟明镜似的,但是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唐昊知道,不然非得气炸了不可。

“你哪儿就那么大的气性呢?一戳就炸,跟只河豚似的。”林敬言想到这儿就开始乐,没人看着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泛点坏水,掐着唐昊鼻子不让他好好喘气,睡得正香的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嘟嘟囔囔了两句别人听不懂的梦话,林敬言就配合地放了手。下午四五点的日暮阳光温暖地打在两个人身上,他一瞬间特别想去吻一下唐昊线条锋利的嘴唇,他想告诉这个小崽子,其实这段说不上起因经过的关系里,他林敬言才是没有安全感的那一个——毕竟年轻人输得起也放得下,而他,却是把一辈子都交代在这里了。但是看着犹豫着,自己倒是先睡着了。

等唐昊醒了,两个人位置颠倒,又变成唐昊盯着他看,一边看一边心里百转千回,他这辈子都没体会过这种心情,简直比当时求张新杰来呼啸的时候还要更难堪一些。他一向觉得喜欢的就去抢,抢不到就努力,努力完了再去抢就是了,而现在他完全找不到一个努力的方向,一直以来似乎都是老男人在配合他的步调,甚至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也是如此,孙翔不说他几乎没有注意过。

这人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平时有什么爱好有什么忌讳?听什么笑话会笑看什么电影会感动?这些他全部都不知道,一直都是林敬言在单方面地将就他,他付出的只有永远无法填满的占有欲。

如果有一天被厌烦了——

唐昊呼一下就坐了起来,动作幅度之大把林敬言也吵醒了,他那副平光镜滑到了鼻尖上,在黑暗的车厢里整个人都没进夜色,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了似的,唐昊想都没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脸色越发的难看。林敬言打了个哈欠还有些迷糊,样子看起来慵懒又性感,唐昊想要亲上去甚至就在这大巴车上把人身上衣服扯碎然后标记上自己的味道,但是他顿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手,非常别扭而且生硬地换成了帮他推眼镜的动作,就只是这么一个温情的小动作他都羞耻得快要炸了,只是林敬言刚睡醒没有在意,不然很有可能憋不住笑。

“你……”

“比赛我看了,相当精彩。”林敬言用指节揩掉眼角的眼泪,刚睡醒感觉有点冷,不由地把身上的大衣裹紧了点,他嗓音带着微微的沙哑,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唐昊郁猝地发现自己硬了,但是又不敢吭声,只能听林敬言微微顿了一下之后感慨:“我们毕竟都老了——”

“也……还行吧。”唐昊低垂着头用他自己都听不清地声音哼哼了一句,林敬言自然没听到,凑过去离得极近地问他:“你说什么?我还没问你……刘皓说你一早心情就不好,出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唐昊卡壳卡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老男人温热的嘴唇就在他旁边,只要抓着他的领子拉过来,就能享受一个美妙的亲吻,但是他几乎把指甲掐进了掌心才阻止了自己的动作,站起来僵硬地说了句“回家吧”,就逃跑似的先下了车。


#记住了,憋跟我抢老林

评论 ( 15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