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1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观众朋友,我可想死你们啦~~~


*题目太长了,我们简称《人人》好惹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在人类社会中,仅有金钱、权利和爱情是不受到生死的限制的,相比前两者,爱情不仅仅可以维持,甚至会随着死亡而愈发浓烈。这种感情有着各种不同的表达形式,但贯穿于人类学的始终,对于生理学、心理学和社会学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在人类学方面,更对个人的人格培养以及改造起着极大的作用。”

——《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霍秀秀

 

chapter 1

黑眼镜回总部交任务的时候,非但没有感受到朋友和家人般的温暖,反而受到了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冷酷待遇,他这次任务完成的并不算顺利,过程中虽然没有强行发动能力但是几次都到了暴走的边缘,这次任务的护送对象是个臭名昭著的黑帮老大,上面之所以派黑眼镜出这个任务,多半对护送对象抱着的是“死了活该没死算他赚了”这样的念头就把人送上了路。从抓捕地回到总部的三天里,两人在交通工具、宿处、餐厅、荒郊野外、甚至公共厕所里遭受了大大小小共计四十三次突袭,可见这老大得罪人的功力之深,然而两人到了总部的时候,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在手铐可控范围内坚持处保持着黑眼镜最远的距离,如风中落叶般瑟瑟发抖,从被狱警接手之后就开始颠三倒四地念叨:“我要、我要告他虐待,我申请保护……”

黑眼镜一边跟阿宁处理这次任务的文件资料,一边侧过头去,对惊恐回头的老大笑了笑——他耳朵上架着一根烟,鼻梁上的墨镜往下滑了点露出浓黑的两道眉毛,脸颊上还带着受伤时留下的一道血印子,浑身上下的衣服上沾着血迹和灰土,露指手套手心的部分磨得稀烂,和血肉黏在一起,可是他偏偏笑得说不出来地贱得云淡风轻。黑帮老大腿软了下,整个人打了个踉跄,直楞着眼睛被拖进特殊监狱里去了。

“上面让你休息一段时间。”阿宁利落地在文件上盖章并且指出了几个地方让黑眼镜签名,男人随手用糊着血的手心按了几下,漫不经心地靠着桌子,想也不想地拒绝了这个提议:“不歇,这他妈不是玩儿我呢么,卖了命的一趟活回来才给这么点儿补贴,都不够出去买一夜的。”

“具体原因你自己知道,少在我面前发牢骚。”短发的漂亮姑娘半点不领情,对他这种无组织无记录的表情也完全不意外,等文件上的血渍干透了才摞起来收进一个文件夹,抬头就看黑眼镜吊儿郎当地对路过的总部公务人员——一个清秀漂亮的小姑娘吹了声口哨。那女孩儿侧头看了他一眼,一时似乎有点吓到了,拿不清楚他的身份也不知道怎么应对,阿宁站起来扬声说了句:“别理他,忙你的吧,云彩。”

“云彩,好名字,这姑娘我……”

“滚吧,有任务通知你。”阿宁把文件夹放进C类任务的保险箱里,茶都不给一杯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下次给我派个A级的行不行啊,大姐……不是,大妹子,我的水平什么样你不是不知道,这次虽然是个护送任务但是难度绝对是A级,干着A级的工作拿着C级的补贴,这是对待有献身精神的好同志的做法么?再这样我就要穷得露宿街头了。”

“想接A级任务?”阿宁抬手把鬓角别在耳朵后面,“好啊,你接受向导的结合测试,S级的任务都给你,补贴够你在新月饭店包十个小姑娘一辈子。”

黑眼镜叼着烟不能点,又被阿宁连嘲带讽地骂了个狗血淋头,只能屈着手指头用指节蹭了蹭脸上的那道子伤口:“我要真配了向导,还十个小姑娘,那一个我都伺候不过来,快饶了我吧,姑奶奶。”

阿宁穿着一身利落的军装,皮带束出漂亮的纤腰,胸口丰满,脚上踩着双军靴裹着小腿结实的线条,这总部军花二话不说把大门一开,一脸“你不走我就要给你踹出去了”的表情看着黑眼镜,男人半点没感受到对方的嫌弃,临走还不忘冲她甩了个飞吻,这才吊儿郎当地揣着他的补贴走了。

 

他先回了趟总部的宿舍,整个系统里单身的向导虽然多,但是单身的哨兵几乎没有,在青春期的分化之后,哨兵比向导其实更需要保护和引导,有能力纳入编制的人一般没有向导的控制是很难自行活动的,所以虽然宿舍是四人制,但是房间里真正在住的只有黑眼镜一个人而已。他从宿舍门口已经连枯枝烂叶都不剩的花盆底下掏出了钥匙,拧了半圈还得踹一脚才能打开已经摇摇欲坠的大门,整个哨兵的宿舍只用一个词就能概括,那就是——危楼,不过黑眼镜住得怡然自得,半点没有嫌弃过这个动不动就停水停电的建筑,倒是隔壁的胖子每次停水都在哭爹喊娘,真有热水的时候三天也不见他洗澡。

宿舍里都备着常用的药,他身上的伤看起来严重但其实都是皮外伤口,不碍什么大事,他这些年熬过的比这伤重得多的场景也不在少数,大多数的凶手不是别人,也就是他自己。男人熟练地把和血肉黏在一起的手套扯下来,被墨镜遮住小半的一张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狰狞的表情来,他熟练地用双氧水清洗伤口,碘酒进行消炎,然后缠上层纱布,最后还用左手和牙齿咬着在手背上系了个骚包的蝴蝶结。脸上的伤口不大索性不管,裸露着反倒好得更快,哨兵就是这方面好,体质较常人强不少,肠穿肚烂的伤,治疗得当三天就能下床。

他把身上出任务的制服脱下来扔到洗衣篓里,光着身子去公用浴室冲了个澡,举着裹着纱布的右手勉强把混着泥汤的短发洗干净。常年毫无间隙的锻炼造就了一副可以称之为完美的身材,肩膀宽厚,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却不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突兀肉块,而是隐藏在带着伤痕的皮肤下流畅的起伏线条,皮肤被晒成古铜的健康颜色,男人胡乱擦了两把套上条干净内裤,小腹上露出点浓密的耻毛。

摘下眼睛之后才能看到这人的瞳色给普通亚洲人并不相同,并不是和发色一样的深棕,而是极其浅淡琉璃色,这是作为哨兵的特征弱点,比常人更加强健的体魄和集中的精神力往往也伴随着缺点,黑眼镜对于光线的强度极其敏感,正常的日光都有可能造成暴盲,男人大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精神,化装逼为无形,带着他那GUGGI的“名牌”墨镜,不出任务的时候便以调戏小姑娘为己任。

他原本也不叫黑眼镜,但是本命是什么早就没人在意,无论是总部还是认识的人都“黑瞎子”“黑眼镜”地叫,也就慢慢变成他的大名了。


评论 ( 4 )
热度 ( 65 )
  1. 花娘z - 镜花阁不知道阿喵是谁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的女人又写黑花了。感动。୧(﹒︠ᴗ﹒︡)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