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2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首先我们需要对爱情这个词汇进行定义,一般性地来讲,爱情是人类特有的、由双方互相表达的、可以带来幸福感与喜悦的一种感情,他的诞生、发展乃至消逝都是我们至今所不能理解的,有人认为爱情是纯精神意义上的依赖性与亲密感,但是更多人认为,与爱情相伴的更经常的是明显的性冲动。”

——《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霍秀秀

 

新月饭店在整个军区的地下世界里名头都是非常响亮的,这个地方虽然打得是一个饭店的名头,但除了正经东西不卖,其他的你想要的就没有搞不到的,上到军长大佛爷当年打鬼子时候用的土枪,下到军花阿宁昨天晚饭用的餐巾纸,甚至进入军区需要用到的伪造证件和注射型条形码。虽然听起来都是些违法乱纪的玩意儿,但其背后势力归根结底还是大权在握的那几位老不死,军区和新月饭店,一在明一在暗,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国家机构,一个是如影随形的官场权场阴暗面的缩影。

当然,这个地方最有名的,也是最可怕的,并不是上面提到的这些,这个建筑古色古香、装潢品味典雅,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的地方——也做贩卖人口的勾当,主要以没有进入系统的哨兵为主,大部分都是进行了觉醒分化但是并没有达到进入军区水准的哨兵,等级评定在D级到C级之间*,他们的能力并不突出,但是与普通人相比在某些方面还是有着较大的差距,因为能力不大,所以相对来讲他们也不会经常性地因为精神崩溃而迷失,作为安保、私人护卫等职位非常合适,但是由于他们特殊的身份不能通过社会的光明面直接求职,只能通过新月饭店这个幌子寻找雇主。而能进到这里的消费者大多数都是各个领域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只有他们才有资格接触到这个政府秘密的边缘而不被外事处拖走洗脑。

当然有哨兵相对来讲也有向导明码标价,只是大多数向导——即使能力非常弱也都被军区严格控制——在正式确立搭档之前都在“塔”里进行培训,一个系统所不能掌握的向导会导致太大的变数,因此在新月饭店里作为佣兵的向导大多数都是能力并不算出众、失去了搭档也不愿继续留在军区的个例,说白了就是那些就算被放出去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的、无关紧要的“路人甲”。因为向导极其特殊地控制精神的能力并且数量较为稀少,也有些土豪喜欢雇佣他们来进行精神方面的清理和定期地疏导,经常有在新月饭店的佣兵向导自嘲自己的工作是“精神的搓澡工”。但是因为负面能量吸收得太过频繁以及目标经常性的变化,这些向导往往会比正常更快地消耗精神力,有能及时收手的,当然也有完全精神崩溃而被控制起来的。

黑眼镜在进入系统之前,曾经也是新月饭店里卖命的一员,他从小就是个野孩子,吃百家饭长大的人在分化前连个确切的身份都没有。他的能力极其不均衡,作为一个分化完全的哨兵,男人在力量和自我约束方面的测试成绩几乎震惊了整个军区,他的身体无论是爆发力还是柔韧度都极其优秀,哨兵综合体能测试成绩的平均完成时间大概在1小时左右,而黑眼镜在培训过程中曾以9分13秒的成绩创下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记录,五感的敏锐度尤其是嗅觉和听觉几乎可以评测到满分的水平。在此基础之上,他对于自己感官刺激下的精神状态掌控力极高,很少出现迷失或者狂化的状态。但是相对而言,黑眼镜在服从和协作方面几乎就是个朽木,他的精神壁垒极其坚固,同期的向导根本没有人能够成功突破,男人本身对于被窥视似乎有着极其强烈的抵触心理,虽然他找了各式各样的理由来掩盖这个事实,但是他是个无法跟向导配对的哨兵却是个无法更改的事实。

军区是个非常典型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世界,向导的地位普遍来讲要更高一些,没有向导的哨兵看似酷炫,其实就像个偏科严重考不上大学的考生。但是黑眼镜对此完全不在意,与其说不在意,不如说他是故意离开光明的一面,而更加习惯跻身于黑暗的地下,新月饭店就像是他的基地,没有人不认识他,没有人没听说过他,就算他后来破格被提升进系统,并成为第一个修改了等级评定的人,但无论在哪方势力眼里,他依旧是新月派系的人,而非正统的军区成员。

这是个无法描述的混乱的世界,饭店的前门装潢非常奢华,雕梁画栋的正门旁边站着几个门童,停在停车场里的大多都是普通人叫不上来名字的豪华车型,黑眼镜搭着十一路绕过正门,远远吹了声口哨跟门童们打招呼,然后绕了半圈走到后门,走员工通道进了建筑,刚准备去厨房蹭点东西吃,就被匆匆忙忙开门跑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黑眼镜闲庭漫步似的向旁边闪了一步让开几乎拍在他脸上的门板,然后把穿着旗袍勾勒出柔软线条的年轻女孩捞了个满怀,调情的话儿还没说出口,就被小姑娘晕着点泪珠的模样给吓着了:“这是怎么了,有人砸场子?”

“黑……瞎子?出大事儿了!你快跟我来!”女孩儿是饭店里少有的向导之一,黑眼镜没少调戏过人家,都是熟人的坏处就是这时候连寒暄都省了,他一个大男人被拖了个踉跄,跟着在走廊里跑了起来。一只灵巧的折耳猫在两个人前面跳着领路,不时在拐角的地方暂停下灵巧的步子等待他们跟上来,黑眼镜跟着跑了两步便拽着小姑娘打横往怀里一抱,粗气都不喘一口地问:“这样更快,你喘口气跟我说清楚,出什么事儿了?”

“老四,那个乌老四……咳咳!”向导因为在精神力方面的消耗太过,普遍体力体质都不是很好,小姑娘没跑两步脸颊就涨得通红,在前面带路的精神向导不时担心地回头看看,这个时间正是饭店最忙的时候,员工区几乎没什么人在,小姑娘缓了缓一边担忧地看着前面的走廊一边三言两语解释:“他今天刚刚结束了一个临时的保镖工作,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我确认过他的精神状态没有问题,但是刚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狂化了,壁垒很强,没有一个向导能闯进去,没办法安抚或者控制,哨兵也拦不住他……”

新月饭店的主体建筑中间是一个五层楼高的天井展台,黑眼镜跟着带路的折耳猫逐渐向这个方向靠近,不远处已经能听到喧哗的人声,隐约可以听到女人的尖叫和愤怒的命令:“不要再考虑攻击部位了!先把他控制……”

随即又是一阵嘈杂的噪声,向导女孩儿吓得脸色惨白,纤细的眉紧紧蹙着,哆嗦着嘴唇小声说:“这是……多强的精神力量,我根本……头、头好痛……”

黑眼镜脚步顿了下,那只折耳猫便掉头回来抓着他的裤脚,他把怀里的女孩儿放在走廊上让她靠着墙壁坐好,他自己也能直白地感受到汹涌而来的崩溃的精神力,这力量如同海浪般一下下拍在壁垒上,这种冲击力几乎比得上向导的力量,但是和为了安抚而释放的缓和力道不同,现在的精神力充满攻击型,带着黑暗和恶意,凶狠地攻城略地。

“我去看看,你在这里呆着别动。”黑眼镜叮嘱了一句,作为一个没有向导的哨兵,他一向控制自己不要太过度地使用能力,但是从走廊尽头传来的压力逼迫他下意识不断提高感官的敏锐度来保证行动的正确和敏捷。被柔软的暖橙色灯光照亮的展台周围一片狼藉,饭店配有几名A级的哨兵作为安保,此时都在跟一个看起来几乎像是动物一样的人缠斗,他们的向导被保护在三层的平台上,担忧地向下看着战场的情况并且及时进行精神沟通。

狂化的哨兵叫乌老四,是饭店里的老人,他年轻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向导伴侣,然后便进入新月饭店靠做私活谋生,是个有点精明但不算招人讨厌的中年人。他的能力值大概在C+,但是迷失在精神世界里的男人眼睛瞪得极大,瞳孔缩小露出大片的眼白,上面布满了可怕的血丝,他嘴角满是血和唾液,滴滴答答地淋到衣服上,一条手臂已经骨折,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垂在身体一侧,然而他却完全没有感觉地只知道破坏和攻击,一旦到了这种程度,即使是A级的哨兵也没有办法完全压制。

黑眼镜轻佻地吹了声口哨,饭店的客人都被尽量保护起来,除了几个哨兵大厅里只剩下负责指挥的饭店高层,解连环虽然站在战斗圈之外但是身上的西装还是有些狼藉,他对黑眼镜打了个手势,示意让他绕到后面,借由乌老四被缠斗无法分神的间隙作为奇兵制敌。黑眼镜点了点头,助跑两步高高跃起,轻巧地攀住了高处二层的围栏,身体在空中悄无声息地翻转,然后落在地板上滚了半圈消掉冲击力,一边观察着情况一边绕到发狂的哨兵背后。他这时已经把自己的感官提升到了最敏锐的状态,高大的身体微微舒展,看准乌老四后颈的一个空当正打算跃下去,脑子里却猛得一空,脚底微微软了下,体感被迫逐渐放松迟钝。

这是来自于向导的强大力量。

 

*哨兵和向导的评定等级以他们自身的综合能力值大小来确定,哨兵主要考察:力量、特长、持续性、服从性、忠诚度、自我约束能力、与向导的协作能力等;向导主要考察:精神力、特长、作用范围与人数、持续性、决断性、战场解读能力、对哨兵的控制能力等。根据一系列系统的培训和审核,将觉醒后的哨兵和向导分为从低到高:D、C、B、A、S以及超S共六个等级。
评论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