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3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作为动物,人类分享属于动物的直觉,在猫,或者狗,它们在决定交配对象的时候并不会考虑对方的家庭、财产、性格,而是完全根据健壮的身体、值得肯定的味道和在族群中的地位来确定,从生物学角度来讲,爱情之存在于一见钟情当中,那是细胞与细胞之间我们所不了解的引力产生的精神激动。”

——《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霍秀秀

 

在动荡的局面中忽然插了一脚的向导明显是个经验老道并且能力等级非常高的人,他的影响范围很广,不止控制了发狂的乌老四,还成功地完全掌控住了精神强悍的黑眼镜,甚至打破了结合并且强制性地和所有战斗中的哨兵建立了临时联系。黑眼镜脚下踉跄了半步,身体靠在扶栏上,刚刚强行提高的五感被打散,神经自动选择了最为强烈的刺激源——他身上残留的伤口,他头疼得厉害,之前手掌和脸颊上的伤一瞬间如同燃烧般地剧烈灼痛起来。

哨兵灵敏的五感带来的负面影响除了精神容易失控外,还有所有触感放大的副作用,虽然他们可以看得更远,听得更清楚或者跳得更高跑得更快,但是一个小伤口对于普通人来讲是一个创口贴,但是对他们来讲却如同被迟钝的刀子反复划破血肉一般。黑眼镜知道自己处在精神涣散的边缘,一旦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痛感上,那么他立刻就会变成第二个乌老四,变成沉沦进疯狂里的怪物。

他耳边一片轰鸣,已经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接收来自外界的消息,他只能死死攀附着刺进他脑海的属于不知名向导的力量,试图把自己拔出这片泥潭。

痛苦不仅仅来自于现在身上的伤口,所有被他一直压抑着的精神负荷因为失去了控制而翻涌起来,绝望、饥饿、面对死亡的恐惧如同一场黑暗的盛宴,从神经末端开始发凉并且逐渐丧失知觉,脑子里渐渐只剩下急需发泄的愤怒,男人嘴唇有点白,额头上都是冷汗,但嘴角却不合时宜地带着点笑,看起来特别得欠揍。

“冷静点。”清冷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是却带着强烈的安抚气息,让人疯狂的痛感在引导下逐渐减轻,他猛得喘了一口气,从眩晕中清醒过来,楼下能听到解连环的指挥声,脑子里堆积了过多的负荷被逐渐清除,僵硬的肌肉蓦然放松下来,男人微微蜷了下手指,似乎在适应酸疼的身体。

然而下一秒刚刚还一副死鱼样子的黑眼镜忽然跃起,把半蹲在他身侧的人卡着脖颈按在地上,男人如同盯上了猎物的狼,一边低头打量一边舔了舔干裂的嘴角:“你是什么人?”

“救了你的人。”被按在地上的向导有张雌雄莫辩的漂亮脸蛋,柔软的短发是挺时髦的深棕色,鼻梁高挺,薄唇嫣红,皮肤白皙得不像话,跟黑眼镜卡在他脖颈上的手一对比,愈发显得玉一样的温润好看,“你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黑眼镜吊儿郎当地一笑,却半点没有松手的意思,他能感觉到对方再次放出精神力试图控制自己,但是有了防御意识的男人像是抓到了一只爪子尖利的漂亮猫咪一样不以为然,甚至俯身更靠近了一点,像只大狗一样鼻尖几乎贴在脸侧,对方身上带着点儿清淡的男香味道,后调是皮革和香草。哨兵对于向导有天生的保护欲,黑眼镜只觉得压在身下的身体纤瘦,腰细得自己似乎一把就能环过来:“你是向导?你叫什么?”

那向导非但不生气反倒笑了笑,他嘴角挑起来的时候蓦然就有了那么点春暖花开的味道在里面,黑眼镜不由地楞了那么半秒钟的时间,被他别住的腿迅速抽出并且蜷起膝盖狠狠顶在小腹上,那一下好死不死刚刚撞在胃袋上,饶是个铁人这一下也够受。刚刚半点挣扎意思都没有的年轻人敏捷地抬手砍在他耳后,黑眼镜被他一手刀劈得脑子里嗡得一声,随即就感觉压住的身体如同鱼一般滑开。等他再定神时候就发现对方正施施然地站在他跟前整理衣服,没生气也没有不满,只是表情淡然地理平粉色衬衫领口的褶皱,这个少女兮兮的颜色穿在他这么一个漂亮的人身上却一点娘气都没有,反而衬得他透出一点高不可攀的艳色。

“白眼狼。”那向导细细地整理了衣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留下了三个字,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解连环上来的时候正碰到他,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地擦肩而过了。

跟上来的医务人员来检查黑眼镜身上的伤,他手上的伤口比较严重,在刚才的对峙中又裂开,血把缠好的纱布几乎染透,他却跟没事儿人似的爬起来,伸着手让急救人员剪开纱布重新包扎。解连环拍了拍他肩膀,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刚才那个向导,是你什么人?”

解连环连个磕巴都不打,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不认识,那就是刚才控制住了乌老四的向导?我应该拦下他问个名字的。”

“你就装吧。”黑眼镜下意识地想去摸烟,想了想这还在饭店里于是作罢,吐了口浊气半点不客气地揭穿解连环的大瞎话,“你在新月干了这么多年,这种现场里出现的不知道来路的人,你看到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扣下关私牢,就证明你们肯定认识。”

两个人年纪差了十好几岁,但是黑眼镜半点没有对待前辈的恭谨态度,咄咄逼人但是又条理清晰地反驳回去,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都是哨兵,你的智商我懂。”

“懂你个二愣子。”解连环明显伸手想揍他,但是看着他还没干透的冷汗终归还是没下手,自己叼了根烟监守自盗,顺便也给黑眼镜点了一根,“那不是你能知道的,别瞎问。”

“环叔,你说咱们认识多久了。”黑眼镜难得诚恳地套一次关系,他的右手被重新包扎过于是用左手夹着烟,两个人难兄难弟地蹲在墙根边上抽烟,楼下安安静静地只能听到清理的声音,却没有任何交谈声,饭店的善后工作并不需要解连环现场指挥,他现在愁得是怎么跟军区汇报这个大篓子。

一想到上面要调查责任,开不完的会和写不完的报告,还有绝对会发火的某人,解连环顿时有点暴躁,烟草的味道却又把他的情绪慢慢抚慰下来:“认识多久就给你收拾了多久的烂摊子,你又不找向导,打听什么?”

“以他那个水平的向导,我在系统里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他?”黑眼镜深深吸了一口烟,他虽然提了个问题但是明显没想能够得到答案,两个人各怀心思都不再说话,吴二白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两个哨兵像大型犬似的蹲在墙边,木地板上掉了几个烟头。

解连环看到他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了起来,吴二白脸色不是很好,但也没当着小辈的面直接开口问责,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已经结合了的哨兵和向导在进行通感的时候带来微弱的精神波动。黑眼镜按灭了手里的烟站起来,他胃袋还隐隐作痛,左右弯曲脖颈的时候发出关节的“咔咔”声,刚才被砍的那一手刀让他现在后颈还有些发麻的痛感,这感觉非但没有让他觉得不适,反而如同吸毒般有些上瘾。

男人连招呼都没打径直下楼去了,既然知道那个向导和解连环有关系,就算当事人不愿意透露,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打听不出来的。那股混着香草和皮革的香水味道还残留在鼻腔里,黑眼镜把这个味道牢牢地存在脑子里,手插着兜绕过一片狼藉的展台,锲而不舍地去厨房蹭饭去了。


==================我是说日更就日更的分割线=========


新登场cp二环,是向导X哨兵,可喜欢他俩了,二环党让我看到泥们的双手!!!


评论 ( 7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