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方王】散买卖不散交情①

王杰希觉得他有点心累,先是再次夺冠的喜悦,然后是方士谦宣布退役消息时应付那些记者,然后是——

“前辈,你真的不能再喝了。”王杰希挣扎地想从勒着他脖子的男人怀里挣扎出来,一边叹气一边喊旁边还算清醒的邓复升,“复升?帮我、帮我扶下方前辈,挺晚的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小队长,你、你怎么这么,不够意思!”方士谦比王杰希要高一点,当初王杰希刚进队里的时候,比现在还要更矮点,这几年他也窜了些,但是就还是比这位前辈矮不明显的那么一点儿,再加上他又瘦,被方士谦夹在胳膊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旁边的队员非但不来帮忙,看热闹看得倒挺开心。

“复、复升……”王杰希很无奈地又叫了一声,邓复升拿着一个手铃哗啦哗啦地摇晃,李亦辉站在包间的小舞台上向台下挥手致意,顺手接过围观群众献上来的一块西瓜,咀嚼的声音透过扩声器布满了整个包间。

王杰希几乎感觉到了头疼,方士谦喝了两瓶多的啤酒,刚才本来已经睡着了,王杰希怕他在空调房里吹着凉了,本来想把人叫起来大家就回去了,结果这位队里资历最老的队员完全没有服从命令的意思,王杰希在他跟前,说话多少也带着商量的味道,结果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方士谦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怎么的,终于放开了王杰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大手一挥:“今天大家好好玩儿,我、我掏钱!”

然后他在撞了一下包厢门之后,终于找到了服务生,又点了一提啤酒。

王杰希欲哭无泪地坐在包间里,队里一帮平时都还算听话的货现在仗着有人撑腰井喷似的疯了起来,他作为唯一的理智,不被拉进这个黑暗的深渊就已经不错了。那边方士谦看着服务生上了啤酒之后,摇摇晃晃地就往门外走,王杰希站起来扶了他一把,语气里都是无奈:“前辈要去哪里?”

“……”方士谦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侧头在昏暗的走廊里对着他微笑,半天都没说话。

王杰希只好又硬着头皮问了一遍:“方前辈你要去哪里?要不咱们还是……”

“不回去。”方士谦打断了他的话,左脚绊右脚地走了一步,举起右手含糊笑道:“报告小队长,我要去上厕所。”

王杰希楞了一下,有点不是味道地点了点头,声音也有点闷:“嗯,我扶你,这边。”

当初王杰希刚当上队长的时候,也不过是二年级生,那时候的方士谦在队伍里却已经混了四年了,虽然治疗当队长没有先例,但是论资历来讲,方士谦比王杰希更应该当选,“输给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很不甘心吧?”很多人都这样猜测着,但是方士谦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情绪,王杰希对他是对前辈应有的恭敬,但是他对王杰希,却有点当弟弟宠着的认知,在赛场上,他是可以挡在对手面前的守护使者,在生活里,他是全能又好脾气的大哥,相比起别的队员,他对王杰希反对更少,支持维护更多,就好比复盘的时候,有个疑问什么的他都要一副正经的样子举手:“报告小队长,我有个问题。”

王杰希私下里不知道跟他说过多少遍,不要再这个样子讲话,却被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有当成一回事,以至于后来再有新人进来,更是毫无障碍的接受了这个设定——在他们心里,王杰希是微草唯一的、不可取代的核心,你看那个方士谦,号称治疗之神,比队长又早入队,不还是惟命是从的么?

他们这些人都不可能是KTV这种地方的常客,这家算是来过几回,可是弯曲的走廊和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的房间还是让王杰希有点犯难,问了好几个服务生才找到了卫生间的位置,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方士谦把一半的重量都压在了王杰希身上,以至于进了男厕把身上的大件行李卸下来之后,王杰希甚至在心里偷偷感慨了一下游戏的好处,骑着扫把多方便呀。

把方士谦扔到隔间里之后,王杰希自己也解决了一下问题,然后去水池边洗过手擦干净,靠着墙等了半晌,却没听到一点动静,以至于心里生出了一些担心,走过去小心地敲了敲门:“前辈?”

没有回答,也没有声响,他有点紧张地又敲了敲门,声音也大了一点:“前辈?方前辈。”

“嗯。”男人的声音响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声音似乎比刚才那副酒醉的样子要清醒了一点,“我没事儿。”

王杰希松了一口气,站直身子:“那我在门口等你。”

“小队长。”扭过的身子又停了下来,王杰希没说话,却也没走开,听隔着一道木门的人低声叫着这个专属的称呼,“这下,是真的退役了。”

王杰希不是什么很感性的人,他的理智总是掩藏在他没什么波澜的温和下,显得沉默和无害,但是这个时候,四年间点点滴滴的事情都蓦然汹涌而来,冲击着他掩饰的面具。

当年——大概是第六赛季的某次常规赛后,那次方士谦在团队赛里犯了一个几乎称得上是低级的错误,这个错误最终也导致了团队赛的失败,当时王杰希背负着战队、粉丝施加的“要卫冕成功啊”这样的包袱,虽然尽力调节了情绪,但还是难免借此爆发了出来,在复盘的时候,他几乎严厉地批评了方士谦,并且反复说着这个简单的错误,似乎只是在接着这样的举动,宣泄自己无法摆脱的压力。而一向没什么脾气的方士谦竟然也爆发了,当着战队一众人就和王杰希吵了起来,甚至说出了要退役这样的话来。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王杰希楞了一下,按下了播放键,开始继续复盘。

那天傍晚吃饭的时候,王杰希就主动向方士谦道了歉,尝试着说了说自己无法调节的心理压力,方士谦也好言劝了两句,似乎完全没有当成一会事儿。后来那年微草被蓝雨狙击,倒在了卫冕冠军的征途上,不过今年再捧奖杯,也算是把之前所有的风言风语都压了下去,只是陪着这只冠军队,陪着王杰希走的最长的一个人,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头也不回的离开。

方士谦在向媒体宣布之前当然和战队上说过自己的打算,他一直都是个负责任的人,虽然爱开玩笑,但却没把任何一件事当做过玩笑,永远都会全力以赴地做到最好。王杰希当时虽然也觉得有些难过,但是远没有现在听到着这一句,如此诛心。

他站在隔间的门前,一瞬间脑子里纷乱一片,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就听到方士谦继续说:“你也不用难过,你有天赋,有能力,努力又认真,当初你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出息。”明明没大出几岁的人说话却是老气横秋的语气,“之前怎么样,现在也没变,袁柏清跟我比是还差点,但是……”他似乎是笑了一声,“毕竟比我年轻。”

“不,前辈是不一样的。”王杰希勉强插上了一句,方士谦没说话,似乎等着他解释这个不一样是怎么个不一样,两个人互相都看不到对方,却似乎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这样的默契,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磨合就能学会的。

“前辈……”王杰希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他讲话很有分寸,但是脑子里纷乱的思绪他自己都理不清楚,所以说起话来也有点吭吭唧唧的,“前辈是,是很重要的人。”魔术师憋了一分钟,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但是他就像当初刚刚进队时,第一次被表扬的那个孩子一样,脸微微红了起来,他有点慌乱地左右看了看,虽然明知道卫生间里没有人,却还是说不上来的心虚,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这句模棱两可的话,还是为自己奇怪的心理状态。

“总之,不是别人能代替的。”所以他加了个小总结,努力把话题往正常的方向上扯。

“重要的人——小队长就是会说话。”隔间门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王杰希有点慌张地退后了一步,他也说不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冷静,大概只是习惯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不需要太沉稳,他嗖了嗖嗓子,不敢去看站的歪歪斜斜的方士谦,常被某些心脏的人嘲笑的左眼微微垂着,却不知道这个侧脸在方士谦看来,有多诱人。

“可是我还是不满足这个定位啊,所以,小队长,让我来给你做个示范,看在我马上就要离队的份儿上,怎么也要完成我这个心愿。”男人往前走了一步,靠在隔间门板上,一脸正经地给这个荣耀天才、冠军队队长,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了个套,语气要多沉痛有多沉痛,表情要多悲伤有多悲伤。

王杰希有点弄不明白方士谦的逻辑,但还是点了点头,他现在心软得很,简直就是百依百顺。

“小队长。”方士谦说。王杰希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但还是“嗯”了一声以示答应。

“我喜欢你。”王杰希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方士谦,眼睛瞪起来的时候,左眼显得更大了,方士谦却觉得这样的小队长比起那副沉稳又运筹帷幄的样子,要可爱多了。他直接甩掉了披了四年的羊皮,侧过头在王杰希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味道正如自己肖想多年的一般美好,“好了,我说完了,该你说了。”


评论 ( 2 )
热度 ( 1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