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5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解雨臣醒来的时候,他家空荡荡的客厅里回响着周杰伦不怎么听得清的唱腔,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他手背搭在额头上叹了口气,过了片刻音乐声就停了,他手腕上一凉,这才安下心来。吴邪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看他醒了也没说什么,回去接着看着火熬粥,大米已经黏黏稠稠地开了花,没十分钟就看解雨臣额发还往下滴答着水,披着件浴袍斜倚在门框上问他:“你怎么来了?”

“废话,小花找到我家去了,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来了一看发现您跟门口挺尸呢。”吴邪关了火把粥盛出来,白粥里混了切成丁的火腿和皮蛋,上面浇了点香油浮在米汤上,一股子香味儿往外窜,他端着碗路过摆pose的解雨臣坐到餐桌边,示意赶紧来吃,“你怎么了——虽然我知道你拼命不是第一回,但是拼到这份儿上?你之后得每个月付我点儿急救险才行。”

“就不小心过火了。”解雨臣面对老友倒也不恼,他才坐下,松垮的袖口里就钻出拇指粗细的一条小蛇,黑色皮鳞上点缀着粉色的斑点,看起来诡异又好看,三角形的脑袋明白展示出这个漂亮的小东西不是个善茬,它蜿蜒地从桌面上爬到吴邪手边儿,用脑袋拱了拱他的手指尖,像是在表示感谢似的。吴邪垂了眼睛摸了它两下,解雨臣翘着二郎腿喝了口粥,看着自己的精神系跟别人互动得格外欢乐,不做评价地接着说,“新月出事儿了,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嗯。”吴邪点了点头,把注意力挪回自己发小身上,“三叔给我发了消息,原话是‘看好小哥,别接任务’,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太知道,听说是乌老四发作了?”

发作这个词对于哨兵来讲都指得是同一个意思,就是彻底混乱的狂化,两个人都是向导,自小见了无数个狂化的哨兵,倒也不是特别当成一回事儿,那条叫小花的蛇顺着吴邪手指头从指缝间绕来绕去地爬,也不怕把自己缠成一个麻花。

“我当时在场,我觉得不是正常的发作。”解雨臣吃饭的样子特别斯文,他脊背笔挺地坐在椅子上,舀一勺粥只七分满,在碗沿上蹭干净勺底这才递到嘴边吃下去,嘴角干干净净的半点汤水都不沾,垂着的眼睫在眼底投下了一圈暗色的阴影,把粥咽下去才慢条斯理地继续说,“他的壁垒强得根本不是他那个等级的哨兵应该有的程度,而且我听饭店的人说,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很稳定,是晚上在大堂里毫无征兆地突然发作,所以才会闹了个措手不及。”

“他不是第一个人。”两个人安静了片刻,只剩下解雨臣慢吞吞地喝粥时发出的微弱的餐具碰撞的声响,吴邪这才说了一句。他作为向导的能力并不强,甚至在建立连接和安抚哨兵这种基础方面都是个将将合格的水平,但是他家世显赫,吴家作为军区九门里最上下逢源的一个存在,第三代唯一的继承人的地位自然是稳固的,更重要的是,他有个凶神一样的哨兵伴侣,两个人之间的精神羁绊强到二月红亲自出手都没办法截断的程度,只能说吴家小三爷天生命好,别人羡慕不来。他虽然对权利中心接触的不多,但是自小耳濡目染,家里两个叔叔现在又都是正当权的中流砥柱,自然消息也比较灵通一些。“我之前听二叔跟我提到过,最近这一个月里,哨兵发作的案例跟之前相比多得不正常,虽然都是一些能力值不高的佣兵,但是也造成了些不太好的影响,他这次出差好像就是因为这事儿——这回好,都闹到家门口来了。”

“咸吃萝卜淡操心。”谢雨臣对他的长篇大论点评了一句话,一脸没听进去的表情放下了勺子,抽了张餐巾纸擦嘴,小花立马从吴邪手上下来,扭扭哒哒地又回到解雨臣手边,在他手腕上绕两圈,变成了一条人畜无害的手链。

“我巴巴地来给你做饭才是多管闲事儿呢。”吴邪已经特别习惯自己这发小的说话风格,也不生气地随口驳一句,但还是站起来给他收拾碗筷,利落地挽了袖口开始刷碗,简直任劳任怨,解雨臣表达谢意的方法就是又站起来倚着门框当观众,手里拿着听啤酒,顺便消化食儿,他这时候只披着件浴袍才看出来人有多瘦,带子随便一系都勾出条纤细的腰线来,露出来的一截小腿和脚腕白皙漂亮,整个人被灯光一打跟玉做的似的,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你家哑巴呢?”

“在家遛狗。”吴邪刷干净碗还一条龙地给收拾好摞起来放进橱柜,他来的时候就发现厨房里所有的陈设跟他上次走的时候一模一样,连油瓶子的位置都没动过一点儿,“我都说了,你没事儿就来我家吃饭吧,别整天吃地沟油。”

“你不懂,地沟油最香。”解雨臣灌了半听啤酒,笑了笑冲他说,然后还不依不饶一本正经地给他讲起来地沟油多香这个问题,吴邪被他恶心得满头黑线,收拾完厨房拎上大衣就准备走,解雨臣把他送到门口,多一步都无意往外迈。

“去吧去吧回去吧,不用那么勉强地送我。”吴邪冲他挥了挥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家狗比较多,动作都跟轰狗似的,电梯“叮”一声到了层,他正准备上电梯,却听到旁边幽幽地传来一句:“听你三叔的,最近别接任务。”他赶紧按着电梯门侧头去看,就发现解雨臣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也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是幻听还是什么意义不明的警告。

他一路上都在想着刚才那句话,不小心闯了一个红灯,到了家停车的时候才想起来心惊胆战。他开出门的车是挂在吴二白名下的,他家这个二叔什么都好,就是对于小辈的规矩要求特别严格,吴邪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他二叔,吴二白哼一声,他恨不得吓得能退出二里地去,长大了之后好了点儿,但是余威犹在,这时候一想罚单下来肯定又少不了一顿脸色看,顿时有点郁猝,感觉这一晚上纯属吃饱了撑得。英雄救美结果被美嫌弃了一顿,少不了还得挨顿教训。他想着这些进门的时候就格外没精打采,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他家二叔在客厅沙发上正襟危坐,唐装长袍一丝不苟,解连环却不在。

吴家是大家,虽然下面三个儿子现在都算分了家,但是主宅这边还是谁都会常来,每个人的房间也都随时打扫着,但是一直住着的只有吴邪和他的哨兵伴侣,他这时候一进门看着吴二白简直头皮发麻,半天才忍住没说话打结巴:“二叔,你怎么来了,环叔和我三叔呢?”

“被留在军区了。”吴二白示意他随意坐,家里养得一条柴犬这时候才出来,在吴邪裤脚闻了闻,便躲到一边的窝里去了,“你家小哥刚刚也被叫去了,估计明后才能回来。”

“那我也……”

“跟你没关系,你坐下。”吴邪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吴二白的能力比较刁钻,他非常善于制造幻象,这个能力对哨兵来讲是很致命的,对于普通人甚至同是向导的吴邪来说,都有些可怕,吴邪老老实实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又担心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只能等吴二白先开口。

“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找了几个信得过的S级以上哨兵帮个忙,不出任务,不会有危险,放心了么?”吴二白瞥他侄子一眼,读他的脸色就跟读书似的明明白白,心平气和地解释了一句,便停下来等他回答。

“放心。”吴邪赶紧答应了一句,摸了摸鼻子拿不准吴二白是不是因为解连环不在所以回来凑合一宿,毕竟这儿离军区比较近,也不是没可能,他心里敲着鼓地问一句“二叔你今天在这儿住么?”

“不住,我就是来见你。”吴二白抬眼看了看他脸色,抬手扶了下眼镜,“我对你最近又惹什么祸了不感兴趣,我是来叮嘱你的。虽然我知道你三叔已经跟你通过气儿了,但是他办事不牢靠,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今年分化出的向导已经陆陆续续地到了,正好你最近也忙,不许接任务,不许惹是生非,看好你家的哨兵,听到了么?”

吴邪一听不住俩字儿就开始头疼,他在军区里做的是个人事办公室的闲职,主要负责新向导的录入和培训,每年最忙的时候也不过就这两天,吴二白什么都不说他也是要每天加班的,但这时候诡异的事一桩桩地连在一起,似乎就没那么简单了。

可惜吴二白似乎并没有打算给他留出个你问我答的时间来,话说完了就起身去拿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准备出门,吴邪在他二叔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憋了一肚子话也没法说,只能老老实实地把长辈送出门,看着吴二白的车灯消失之后,他还是不死心地给他的哨兵打了个电话,不在服务区的冰冷女声毫无起伏。

小区里到处张灯结彩地挂着“欢庆祖国母亲生日”的横幅,吴邪却在逐渐转冷的秋风里打了个喷嚏,一脑门子官司的回屋去了。


==========我是听说更文加欧气必出ssr的分界线===========


想要ssr,或者鸟,或者脸狐,或者白狼,什么单体输出,都好。

以上。

评论 ( 4 )
热度 ( 37 )
    T.W. 很喜欢此文字 rabb3iv class="clear">
王 > >
王 > > "action"> T.W. 很喜欢此文字 1219ttp6n>
<://t > > <://t > > T.W. 很喜欢此文字 dnnzkar">
儿鳄.va > >
儿鳄.va > > T.W. 很喜欢此文字 mrsandmanamov class="clear">
跟li ROCZYva > >
跟li ROCZYva > > T.W. 很喜欢此文字 div zar">
  • T.W. 很喜欢此文字 77tpantpan>
    <柒柒 <·FoPoTova > > 09:3="note like"> > 09:3e like">
    > 09:3e ltpan_wen_"action"> v classv class="m-/j. -> ef="http://taxloftiv ph03 63:14"Akj7PI_70NMIVmukyBEebr" s562p:/"ht5166viv 5 c.s" url> 37"nk显dia='> een'v clas'ta c/css' rel='>tylesheet'class='> l.bst03 63:14"rsc/css/322me/r/ min.css?0002',> v clas'ta c/j. -> ' same'> l.bst03 63:14"rsc/js/322me/r/ min.js?0015'url> > v clas'ta c/j. -> '>P('clas.w.g').init/a> P"> (det"allt.body,{});rl> v classv clas'ta c/j. -> '> > > T22me = {'Ima> Protdived':false,'CcType':5,Cv clxtV="fo:'}"/> es"说n"> 和'};rl> > same"> l.bst03 63:14"rsc/js/322me c.s?0027"> /l> > same"> analytics.mgs37">< clsc.s" /l> > >_ cls_na = 'claser';try{/07 18:Tra="cr (}catch(e){}/l> >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o-2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o-2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dServerMode']);_gaq.push(['_setD/spinName', 'class="cle']);_gaq.push(['_ar"ck/a> view']);(fu on(ctiss=r ga = det"allt.ef="#eEl2ment('> ipt'); ga. '; ga.asycom= true; ga.sam = '> wr.da0/01 15:50"> ipt')[0]; s.p很ntNode.inass=Be'e(ga, s); }) (/l> /body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