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方王】散买卖不散交情②

“咳。”王杰希嗖了嗖嗓子,有点呆滞地看着靠得如此近的人,那个亲吻中带着一些淡淡的酒味,他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舔了舔嘴唇,青涩的表现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性感。

他们这些训练营出来的孩子,除了记者和粉丝,一年下来见的女孩子估计都不会超过十个,这也是荣耀圈里已婚人士极少的原因,连异性都见不到,怎么谈恋爱?更别说结婚了。一群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当然也会有一些私下分享的“小爱好”,可是谁会想到干这种事情的时候还要叫上他们的队长呢?身份之下,似乎大家都不记得王杰希也不过是个年岁跟他们差不了多少的年轻人罢了。

当然这也不是说王杰希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身体变化带来的困扰当然他也会想办法了解,但是他对于这种事儿也不是很痴迷,有反应的时候顺其自然地解决一下,没有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去想。亲吻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于他来讲简直就像电影里的情节,总而言之这样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似乎——

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咳,方前辈。”王杰希下意识地伸手轻轻挠着左眉的眉梢,这是他紧张或者不知所措时的小动作,最开始只是因为自卑,想要挡住自己的左眼,后来他学会不再为这事纠结之后,这种小动作却改不过来了,在媒体、大众面前,他会可以控制自己这种暴露心情的举动,但是这时候不知是因为面对的人是他信任的前辈,还是这个刺激已经大得超出他能控制的范围。

“嗯?”方士谦学着他刚才答应的样子应了一声,并不是很着急地等着后续,王杰希的性格队里大概没人比他更清楚,他很少会发出拖拖拉拉的说话,总是很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不说话的时候大概就是还没想好,不能催的。

一时间两个人谁也不开口,这时候卫生间外面传来清晰的脚步声,王杰希下意识往门口看去,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这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第一个反应就是扭身想跑,结果还没动就被方士谦拉住,被拉着俩人一起挤进了那个小隔间,不甚宽敞的空间里,王杰希只能紧紧靠在对方身上,方士谦倒是从善如流地把人一搂,带着恶意侧头亲亲他的头发,还不忘低声嘱咐:“别出声。”

为什么不能出声?后来王杰希每每想起那个画面,都觉得简直是一步错,步步错,为什么要紧张?为什么想躲?为什么会没有挣扎地就被陷入了这样没有退路的境地?——我为什么要送他去卫生间啊!!!

但是这个时候他也只是机械地点了点头,僵直着身体不敢动弹,如果真的被发现了,那肯定说也说不清楚。刚才门外的人果然进来了,安静中是那人哼哼着小曲儿,一阵水声过后是冲水和洗手池那边的声响,然后又是一阵脚步声。一直屏着呼吸的王杰希长长出了一口气,却还是压低声音:“前辈?”

方士谦的回答是一个绵长的亲吻,这个动作似乎在他心里演练过了无数遍,以至于他只是微微一低头,就准确地吻上了怀里的人的嘴唇,不是刚刚那种一蹴而就的吻,而是温柔却不容抵抗地深入,他在王杰希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把舌头顶进了温热的唇间,热切地轻轻舔舐着敏感的上颚。王杰希被他折腾得腿有点软,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方士谦卷了舌头勾在一起,最后变成了含糊的呜咽。尺寸有点不太一样的两只眼睛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其实看不出来,方士谦没有闭眼睛,王杰希也没有,俩人一边做着最亲密的举动,一边在比谁瞪眼睛时间长一样,但是直到眼睛发酸了,王杰希都没有一点推拒的意思,他反而把手环在了男人腰上,小心翼翼地。

“魔术师做事,果然一直都很出乎意料。”方士谦在沾着水渍的嘴唇上又烙下了一个亲吻,刻意吞咽的声音清晰地像是要刺穿耳膜,王杰希眼睛里带了些水汽,别人见他第一面都喜欢注意他大小不一样的眼睛,却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瞳很漂亮,在灯光下显得颜色尤其浅,是迷人的栗色。方士谦忍不住低头去舔他的眼睫,说起来微草战队里面“队长至上”的好风气说起来都是方士谦一手带出来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没法挪开视线的迷恋?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一年前的那场争吵,比赛中出现的失误也是因为他那段时间特别的心神不宁,在竞技场中,感情因素从某种程度上会很大影响判断和发挥,尤其是这种只能憋在心里满满发酵出的爱恋心情,导致比赛中他没有关注到同队的另外一人的血线,因为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手,让视角中一直都有骑在扫把上的那个角色。这也就导致后来王杰希把这事儿拉出来大肆批评的时候他会异常反态地发起火来,这种被人看穿后恼羞成怒、却知道完全不可能修成正果的绝望感觉,就算是治疗之神也不能幸免。

王杰希觉得口有些干,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才那个几乎让人窒息的亲吻完全没有给他带来“不适”或者“不悦”这样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种“啊,原来是这样啊”的放松心情,但是究竟是说“原来接吻是这样啊”还是说“原来我对他的感情是这样啊”,那就说不准了。他只是尽量控制住自己反应不要太大,淡淡地说:“我们回去吧。”

方士谦心情很好地笑了出来,他就着拥抱的姿势色情地隔着单薄的T恤揉着怀里人的腰侧,指根处的茧子蹭过细嫩的皮肤,王杰希有些紧张地退了一点,却只是被男人箍在了身体和隔间板之间,他又想抬手去摸自己的眉毛,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搭在对方的背上,顿时脸上又红了一些。

“小队长觉得这样就结束了么?”方士谦似乎掐到了对方的软肋,王杰希明显紧张又有些混乱,却完全没有抗拒的意思,这理解出来简直称得上是直白,比起欣喜若狂地说些什么,他更倾向于做些什么。被控制在怀抱里的猎物已经养熟了,伪装的皮也已经撕掉了,这时候不吃,下次能到嘴边又会是什么时候呢?他弯下腰试着亲吻肤色很白的颈侧,王杰希很明显地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所以温热的嘴唇又挪到了突出的喉结上,牙齿叼住轻轻用力。

七月份的北京已经热得夸张了起来,这时候尝在嘴里的皮肤也带着点汗水的咸涩,方士谦完全不在意地把一小片脖颈都吻得湿漉漉,揉着人腰侧的手也已经解开了裤腰,隔着内裤覆在鼓囊囊的胯下,伴着水声含糊问:“小队长喜欢怎么弄,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王杰希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很无力的呻吟,这是一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他后脑抵在背后脆弱的木板上,微微仰着头闭上了眼睛,选择一言不发地安静接受。职业选手灵巧的手指把内裤拉下一角,指尖在有些湿的龟头上磨蹭了两下,方士谦把亲吻从脖颈挪到了直长的锁骨上。王杰希外表看起来也不是很瘦,但是他骨头架子大,从分明的指节上就能看出来,脱了衣服还能看到一条一条的肋骨,跟营养不良似的,他会按照队里的要求做一些健身的项目,平时吃的也不少,也不知道怎么就看着那么可怜。方士谦有点心疼地亲吻着锁骨上凹陷的小窝,忍不住用舌尖顶着吸吮出了一个红色的印记,王杰希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前辈。”他的声音不复平时沉稳的声线,带着点颤抖,又被粗重起来的喘息打乱,“不要这样,会被……看到的。”

方士谦用另外一个吻痕当做了回答,外裤连着有些沉的皮带掉到了脚边,棉质的四角内裤已经彻底失去了他本来的作用,半硬的性器被圈在手指尖,王杰希抿着嘴唇急促喘息,他有些茫然地低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方士谦抬起头来的笑意,男人就在这注视下,隔着单薄的棉T恤含住了胸前小小的乳首。王杰希一时傻眼了,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挪开视线,但是却做不到,只能看着方士谦把布料沾湿之后,开始认真地用舌面一遍遍搔刮过挺立起来的小珠,王杰希有点发抖地又一次叫着他,眼前的景象和诚实的身体反应让他羞耻的不能自已:“前辈,不要这样……”声音在灯火明亮的卫生间里显得很是响亮,他似乎被吓了一跳,扭了扭身子,却因为赤裸的后腰蹭过木板而打了个哆嗦,嘴边能吐出来就只是这样一句无力的话:“不要这样……”

方士谦完全没有把这种拒绝当成一回事儿,因为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有些难耐地随着他撸动的动作挺着腰,被撩起来一些的凌乱上衣露出下面漂亮的身体线条,一边的乳珠已经胀大起来,透过湿透的布料露出一点点嫣红,方士谦一边安抚地小声说:“小队长不怕,别害怕。”一边半跪下来,吻上了爱人赤裸的腰腹。

王杰希腿狠狠软了一下,本来搭在人腰上的手这时候只能胡乱撑在对方肩膀上,男人用舌尖在皮肤上画了个圈,然后顶进了肚脐里,还很有兴致地抽插了两下,王杰希这时候得拼命忍着才没叫出声来,他还勉强记得两人这是在公共场合里,他还是抬手去摸自己的眉毛,最后干脆横着手臂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是为了遮挡有些刺眼的灯光,还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

方士谦经验十足地把手里胀大的性器头部用手指剥开一些,指腹在包皮下的茎身上就着一点反复磨蹭,王杰希明显很是受用,甚至比刚才马眼被刺激的时候反应还要更强烈一点,他伸手抓着还在他小腹上反复亲吻的男人的头发,颤抖地沉重呼吸连成一串,在方士谦反应过来之前就这么一声没出地射了出来,浑浊的精液滴滴答答沾在男人手掌上,还有一点溅到了脖颈和下巴上,方士谦愣了一下,站起来借着那一点身高差打量着脖颈耳根红成一片的人,用干净的一只手把横在脸上的胳膊挪开,安抚地亲着他的眼睫:“小队长真是个温柔的人。”

王杰希郁闷地简直想要跳进抽水马桶被冲走,就算他没跟别人讨论过这种事情,也知道自己刚刚缴械投降地太快了些,但他又不是什么喜欢替自己辩白的人,一时间简直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种愤懑的心情,他听到了方士谦说的话,却完全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前辈说什……”

方士谦退开了一些,就像翻一个摊鸡蛋一样,手法精妙地把腿弯酸软的魔术师扳着转了个身,王杰希这时候才担心起来,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却被男人把皱巴巴的T恤一直掀到肩膀上,后背大片的皮肤就都露了出来。脊椎的骨节从蝴蝶骨之间眼神到那个弧度漂亮的腰窝里,腰上的肌肉倒是有一点,职业选手最终要的保护部分,除了手就是脊椎了,这是每天做背部练习的成果,方士谦不由自主地在心里给微草的医务部门点了个赞。皮肤是明显没经过什么室外运动磨练的白皙,方士谦俯身轻轻咬着他后颈的圆骨,带着笑意的声音贴着耳廓响起:“小队长心疼我忍了太久,所以就不再多煎熬我一会儿了,我明白的。”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放下了温和地外表翻了个白眼,刚想要说些什么就感觉男人沾着体液的手在他赤裸的臀瓣上大肆揉捏,大拇指抵着那个让人羞耻的地方转了个圈,王杰希连头发根都竖了起来:“前辈你……”

“你每次这么叫我的时候,我都想这样做,这次终于实现了。”黏腻的精液是最好的润滑剂,方士谦一只手扣着他的小队长的手一起撑在隔间板子上,整个人都覆在他背上,温柔又霸道,他把中指顶进了一个指节,轻轻亲吻僵硬的脊背,“别紧张,继续叫我。你看,前辈教你怎么打战术,怎么应付记者,怎么管队员,现在教教你怎么做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杰希被噎了一下,低着头大口喘息却不再出声,他明明今晚没有喝酒,却做了自己之前20多年从没想过可能会做的事情,他只是似乎挑不出什么错误来,这一切就像刚才那个亲吻一样,那么正常又顺其自然。他们在同一个战场上一起战斗了四年的时间,练习配合,磨合矛盾,然后一起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十指交错地捧起象征胜利的奖杯。

他们用最鲜明的姿态存在于对方的生命当中,每一个悲欢的瞬间都是见证,王杰希至今还记得在第三赛季的时候,自己被称作“魔术师”的打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是横扫联盟,所以第一次失利之后,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备战室里忍不住哭了出来,本来已经离开的方士谦却突然回转,他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把自己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后背,那么温柔又可靠。慢慢平静下来之后,他又只是把自己送回宿舍房间,没有对另外任何一个人说这件事情。

王杰希想到这儿突然就认了命,他觉得如果自己是魔术师,这人就是最难的一个逃脱箱,让自己总是心甘情愿地躺进去,却又怎么都离不开。

他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这样想想,情侣该有的感情,他们似乎哪个都没有缺。

方士谦虽然有些急躁,后背脖颈上在空调下都布满了汗水,整个隔间里都是怀里的人散发出来的味道,每一次拥抱时候都会闻到,所以让每一次放手都是那么的不甘心。但是他还是很温柔,他对王杰希的忍让和照顾似乎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没根而入的中指已经可以顺畅地在紧涩的后穴中滑动,他才尝试着慢慢放进了第二根,一边进入一边安抚地舔吻着怀里的人的后颈,呼吸喷在涨红的耳根上:“怎么样?没有那么难过吧?小队长?”

王杰希从没发现方士谦是个话那么多的人,但是他似乎有一种不得到回应就誓不罢休的精神,所以只好低低“嗯”了一声当做回应,一边尽量放松,似乎只要满足了方士谦的身体他就能放过对自己的精神摧残一样。可惜和温柔的动作完全不同的是男人嘴上不停歇的话语:“小队长的身体很漂亮,你看,里面也很温暖,紧得简直……”他用长长的一声叹息表达着自己的感慨,撑在墙上的手也拿下来放在王杰希的胸前,抓着T恤的布料反复磨蹭胸前肿胀的乳珠,一边把第三根手指顺着缝隙慢慢推进了缩紧的后穴里,抽插间发出黏腻的声音,拿出一半的手指上沾着些透明的液体,他试着在两个指节的位置弯起手指细细摸索,触感敏锐的指尖滑过甬道里每一寸炙热的内壁,直到怀抱里的身体毫无掩饰地轻轻一抖,王杰希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呜咽一样的呻吟,支撑着身体的手臂弯曲下来,他用额头盯着冰凉的木板,牙齿死死咬住裸露的小臂,背部一瞬间绷紧显露出的肌肉线条,让方士谦发出了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他又反复揉过刚刚确认的一点,用手指记住了深度和位置,然后才慢慢抽出来,用亲吻安抚身下人被快感折磨得发抖的身体,三下两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胡乱把内裤褪下来一点然后就这手上的体液撸了两把。饱胀地龟头被扶着在赤裸的臀瓣上拍了两下,然后顶在了还没有完全合起来的穴口上,方士谦低头凑在王杰希耳边轻声说:“报告小队长,我要进去了。”


==============================================


我真的好累啊你们造嘛,我是前戏写了5000字的前戏之神,看到被光芒笼罩的我了么?

看!到!了!么???

评论 ( 15 )
热度 ( 2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