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6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吴邪回去之后先给解雨臣又打了两个电话,结果一直没人接,他自己的精神系——一只傻兮兮的拉布拉多跳出来蹦跶了一会儿,在屋子里闻了一圈径直找了个地方趴着,任吴邪怎么叫都不肯过去。他满腹的心事,只能胡乱洗漱了一下就上床躺着,下意识往双人床另一侧摸了摸却没有温度,只能又爬起来抱着笔电自己加班,直到凌晨两三点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他这一觉睡到了十点多,是被电话吵醒的,家里养着的那条柴狗在卧室门口挠了挠门,又坐下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响,想必是早上起来没出去遛,憋得够呛,吴邪只能一边接了电话一边出门,把狗放到院子里,电话对面也没人说话,他也不太在意地自言自语似的:“小哥?你忙完了?回来吧——我刚起来……”

“十分钟。”清冷的男声没什么起伏地顺着电波传过来,两个人默契地都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还没等他腾出手去倒杯牛奶,手机就又响了,这次是个不认识的电话号码,吴邪以为是新来的向导或者军区出了什么事儿,便赶忙也接了起来。

“小三爷——?”听筒里的声音带着笑,吴邪有点懵地问了句:“您哪位?”

“诶,我,黑瞎子……我跟——你看我干嘛?——我跟你家小哥在一块呢,再十分钟啊,小三爷你收拾收拾,我请你吃饭,烤全羊。”

“不是,我说……”吴邪好不容易抓紧机会蹦了四个字,就被“嘟嘟嘟”的忙音打断了,他一头雾水地在门口站了半分钟,也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儿,以至于等门铃响起来的时候,他还在刷牙,只能匆匆地把满口沫子吐了跑过去开门。

哨兵的反应和行动速度都比向导快得多,吴邪几乎是被张起灵揽着腰带离了门边一点,大门在他脚尖一勾之下眼看就要合上,却被塞在门缝里的一只军靴卡了个正着,只能颤颤巍巍地弹了下,露出门口满脸不正经的一个男人,黑眼镜用两根手指扶了扶他的墨镜,痞气兮兮地明知故问:“小三爷还没收拾好啊?没事儿,我坐着等会儿,不着急——”

张起灵表情不悦,但也没再第二次赶人,吴邪尴尬地看了他俩一会儿,直到黑眼镜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才反应过来,赶紧摆摆手冲回卫生间,过了半晌再出来就看两个S级的哨兵坐在他家沙发上,中间隔了百八十里的距离。

“瞎子。”吴邪秉着主人的态度给他端了杯热水摆在桌上,有点莫名其妙地问他,“你找我有事儿么?你怎么换手机了?”

“之前那个出任务的时候摔坏了,正好我跟你咨询咨询,这属于工作风险吧,不应该给报销么?阿宁就随便给我塞了个小米让我用,这不坑人么。”黑眼镜半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地在沙发上坐得要多舒服有多舒服,两条腿叠着搭在茶几上,吊儿郎当地回答,“也没什么大事儿,请你吃饭啊,我都订好位了……没事儿,你不用太感动,赶紧收拾咱们走。”

“无事献殷勤。”张起灵沉默地插了一句话,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在军区里一直是个谜,有人说他俩是过命的交情、拜把子的兄弟,也有人说一届里出了两个十数年不见的S级的哨兵,只能是一山不容二虎的格局。吴邪自诩这世界上他说他了解张起灵排第二,那肯定没人敢认这个第一,但是毕竟在正式结合之前,哨兵的培养阶段是非常艰苦的,卓绝的能力带来的是极端的痛苦,那段经历张起灵多半是为了保护他,很少在精神共享的时候展现出来,但是黑眼镜却是了解的。吴邪陪张起灵去给出任务受伤的黑眼镜送过药,他看着两个人,一躺一坐,一个遍体鳞伤一个面无表情,相对无言的样子,总觉得他可能真的并不是个非常合格的向导,因为作为伴侣,有一部分的张起灵是他触及不到的。

但是张起灵也很正式且认真地交代过他:“离黑眼镜远些,他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好人”的黑眼镜以一种人至贱则无敌的态度把小两口拐到了餐馆里,他这次确实没吝啬,这家餐厅是最近新开的,挺有特色,老板在郊区买了一大片地,投大价钱种了茂盛的草,包间就是一顶顶毡房散落在草坪上,专做些民族特色菜。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落了坐,穿着民族服饰的漂亮服务员进来打了招呼,三罐酸奶端上来,配了蜂蜜和砂糖,入口一股子浓郁的奶香。吴邪叼着勺子看摆在桌上的一整只烤全羊,和零零总总摆着的十余盘配菜,表情也止不住有点扭曲。他先看了看小哥,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拿着把刀在片羊肉,他技术很好,那羊羔烤得外焦里嫩,一刀下去酥脆的外皮裂开露出里面的嫩肉,香味儿像是炸裂一样窜开,吴邪咽了口口水由着他布菜。黑眼镜在旁边穷张罗,自己却不动手,指挥着小哥干这干那,张起灵便老神在在地当他是只苍蝇,不听也不反驳。

那羊羔肉,尤其是最外面烤焦的一层,刚一放到嘴里油脂就滑开,只剩满嘴的鲜香,吴邪吃了一口也没忍住夸了一句,这才把话题往正道上引:“挺好吃的。瞎子,我也挺久没见你的了。”

“前两天才从任务上回来。”黑眼镜抢了两块羊肉胡吃海塞进嘴里,嘴角带着点油光地冲他笑,“你们今年新来的向导怎么样?有好看的小姑娘小伙子没?”

吴邪这才反应过来他的目的,觉得这人真是浪出天际,为了把妹把汉子,什么关系都敢走了,不过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东西都吃下去了,不帮这个忙他也有点过意不去,况且虽然黑眼镜“不是好人”,但毕竟是小哥的朋友,帮忙介绍个合适的向导,是帮朋友,更是帮军区解决这个大麻烦。

“有,有俩小姑娘,她俩都是分化比较晚的,一个十八,一个二十,长得都挺好看的——”吴邪一边说一边看了小哥一眼,表示我就是听办公室他们废话听来的,我自己绝对没偷眼看小姑娘,张起灵手里的刀子在他灵巧的手指间打了个旋儿,没什么表示地继续分拆羊肉。“剩下的都才十岁出头。男的的话,今年目前只有一个男性向导,不过刚刚……我想想,十二吧,具体能力还说不好呢。那俩女孩儿,你要想认识,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了。”黑眼镜又夹了一筷子肉放嘴里,三个大男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吃了半天,一只羊也才不错下去了一层皮肉而已,他特别诚恳地看着吴邪说,“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你是吴家小三爷,军区里滚大的孩子。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所有的向导——我是说所有的,只要分化之后,必须得进入军区培养,不能有特例,对么?”

吴邪顿时警觉了起来,他的情绪也影响到了小哥,毡房里的温度蓦然冷了下来,空气凝滞了半秒钟的时间,他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点了点头,坦白回答:“没错,根据规定,是这样的。”

“根据规定——”黑眼镜咋么了一下这四个字,贱兮兮地笑了,图穷匕见地说了实话,“其实呢,我确实是想打听一个向导,但是似乎不是今年的新人。我在军区的档案里找不到他,整个系统里,除了你小三爷,还有谁更了解向导的资料呢?所以我这不就先表达一下诚意。”

吴邪一个头简直两个大,但是又不能表示出来,根据规定这四个字实在是太过官方了,规定这东西本来就是谁定谁说了算,这规定外又有多少歪门邪道他不是不知道,黑眼镜刚旁敲侧击一下,他瞬间就想到他身边就有这么一个系统外的个例——解雨臣。

操,果然不是好人,套话一溜一溜的,真不够朋友。吴邪心里骂了一句,张起灵侧头看了他一眼,非常不合时宜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副“早就跟你说过”的表情,他这人长得是那种冷面神似的好看,笑起来眉眼都温柔了些,顿时跟平时那副煞星的模样不太一样了,吴邪白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他虽然没有直白地说出来,但是脸色终归还是有些不好看,解雨臣是他发小,他的存在和能力本来就是吴解两家连同二月红一起保守的一个秘密,现在他被当做突入的短板,导致了这个秘密有可能泄露,他一边替小花担心,一边又觉得自己忒不争气。黑眼镜就跟真瞎了似的,半点都不看他的脸色接着火上浇油:“我之前在新月饭店碰到了一个向导,跟小三爷你年纪约莫差不多,我看他跟解连环是老相识的样子——如果我没记错的,小三爷,解连环还算是你表亲戚吧?这么个人,我想你不会不知道。”

吴邪想给他甩个脸色,直白地说“我就是不知道”,终究还是没说出口,但是他也没接这个下茬。刚才还热乎乎嗞着油的烤全羊这时候已经凉了,一桌子菜动了不过十分之一,黑眼镜似乎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歪在椅子上补了一句:“如果小三爷愿意帮这个忙,我回去跟阿宁说,我愿意参加测试。”

吴邪愣了片刻,怀疑自己听错了,有些犹疑地问了一句:“你说参加测试?”

“对,参加测试。”黑眼镜难得地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回答,“接受和向导建立连接,但是只和那个人——他叫解雨臣,对吧?”


===========我是更文真的加欧气的分界线==============


所有点赞的评论的,你们的欧气都是我的,我要ssr,我要ssr,我要ssr!!!!!!!!!!

还有1500粉可以点文,盗笔or全职,cp随意梗随意


抽完了!没有ssr!连sr都没有!生气了!不想更新的!!!!

评论 ( 3 )
热度 ( 33 )
  1. 花娘z - 镜花阁不知道阿喵是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