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1、扯坏的纸巾

“队长队长队长。”喻文州牵着不停低头啃着自己胸背上系着的牵引绳的卢瀚文结束了晨跑回到店里,小小的吉娃娃转眼就忘记了自己刚才在干什么,撒欢地扑向塞了一嘴的全麦面包还在喋喋不休的人身上,黄少天“哈哈哈”笑着闪开,看着扑了个空的小卢笑得直喘,结果被转头又扑的小狗准确叼住了裤脚:“放开放开放开小卢你又发什么疯不想吃饭了不想喝水了不想被漂亮的大姐姐拥抱了么你现在这样一点都不可爱了!”

“瀚文。”喻文州擦了汗,小宠物店里现在寄养的只有两只狗和一只猫,他把需要喂药的一份饭和早上的药片摆在一起,叫住了吵吵闹闹的一狗一人,“少天,去喂食。”被叫做瀚文的宠物犬像是获得了某种胜利一样欢叫了两声,得到了一个爆栗,黄少天觑准喻文州进了浴室的时候对一条站起来还不到他膝盖的吉娃娃实施了打击报复,然后心情愉快地打开店门,喂食并且整理货物。

等喻文州出来的时候,卢瀚文已经被关进了他平时的笼子里,发泄一样汪汪汪叫个不停,没生病的那只京巴大有与之一决高下的意思在里面,黄少天蹲在笼子前面一边啃火腿煎蛋一边喋喋不休:“你叫啊,队长向着你又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回笼子里哈哈哈哈哈跟我比你还太嫩了呀!唉队长你出来了,队长我跟你说刚才我来的路上看到隔壁的新店终于开张了你知道么似乎是个魔术道具用品店呢我路过的时候有一只黑色的小猫扒着窗玻璃在看我可是我一凑过去它就躲起来了真是个害羞的孩子啊,不知道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是个负责任的主人那一定很快就可以见到了毕竟我们是附近最好的宠物店了!”

“嗯。”喻文州喝了口牛奶,把今天的预约单又翻看了一遍,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才开口,“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队长哦对了你刚才带着小卢出去跑步了是不是也看到那只小猫咪了呢小卢又没有想要扑人家结果发现它根本就够不到窗台呀啊哈哈哈。”

“不是。”喻文州优雅而迅速地解决掉了早餐,洗干净手然后穿上白色的大褂,合上预约名册笑着对黄少天说,“我昨天收到了他的预约,两只猫,那位神秘的隔壁店主人,看来也是个宠物爱好者呢。”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大学同学,合伙开的宠物店就在他们大学的不远处,这个地方附近居民区也多,居民区里住着的熟人更多,所以慢慢名声也就闯了出去,要价公道,技术可靠,尤其是店长大人有一张人畜无害温柔可亲的脸,再炸毛的宠物到了他手下都会乖的不得了,最好的例子——就是黄少天了。

没有,开玩笑的,喻店长没把黄少天当宠物,真的。

两个人大学时候是同学,建了个流浪猫狗拯救小队,每天在附近的小区里游荡,帮受伤的流浪动物治疗包扎,那时候黄少天就叫喻文州队长,后来就再也没改口。这个店面其实就是喻文州原来租的房子,后来把一层也一起租下来开店,二层还是住的地方,黄少天还在蹭学校资源,挂着研究生的头衔混个宿舍住,早上走两步就到了店里,那真是相当的划算。

早上的第一个客人预约的是十点,在那之前,精力十足的卢瀚文就被送到了楼上,以防它和黄少天两个人用悬殊的物种和语言再持续争吵。周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尤其是白天,清闲的上午过后,两个人正在吃午饭却来了个不速之客,后腿血肉模糊的一条小柴犬,脖子上没牌子或狗链,估计是没主的,是学校里后来继承了那个拯救小队的学弟学妹送来的,说是被车撞了,所以两个人只好放下午饭进了手术间。难得这小狗又老实又乖,睁着双大眼睛舔了舔喻文州的手心,不叫不闹,打了麻醉之后只是昏昏沉沉躺在台子上,所以也没费很长时间就接了骨头并且用支架固定好,放进单独的小隔间里,黄少天留下观察反应,喻文州看了眼时间匆匆出来,推开门就看到店面大厅里坐着个人。

那是个很年轻的男人,手里拿着一张从他们这儿的面巾盒里抽出的一张白纸,递给了——一只猫,那只黄色花斑的猫蹲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尾巴很矜持地挡住了前爪,男人把纸巾放在了他跟前,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先生——”说时迟那时快,那张白纸就被猫抓得一团糟,然后喻文州眼睁睁看着它矜持地收回了爪子,完全没有尝试去撕咬或者吞咽,并且抬起头来看了喻文州一眼,倒是他的主人重新拿回那张已经烂得不能再烂的面巾纸,站起来回头冲他笑了笑:“请不要介意。”

他当着喻文州的面把那张抖一抖就会散一地的白纸慢慢拢进握拳的左手掌心,只露出了小小的一角,然后指尖捻住那一角轻轻往外一拉,又是一张完整如初的面巾纸,他把那张面巾纸细细对折叠好,然后擦了擦自己的手心,伸出右手跟喻文州打招呼:“你好,我叫王杰希,是新开的隔壁店的老板,我预约了今天一点半的常规检查。”

前台的接待妹子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喻文州却像是没有发生刚才那件事一样,笑得和平时一样温柔:“你好,我叫喻文州,是这儿的老板。”他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很不着痕迹地观察了比自己稍稍矮了一些的男人,年龄看起来差距并不大,短发在落地玻璃窗透进来的阳光里显出金棕的颜色,发梢贴着脖颈,额发挡住了一些眉毛却也显得很整齐,两只眼睛的大小稍稍有些不同,双眼皮明显的左眼让这只眼睛显得相当有神,两个人的视线很明显地对在了一起,喻文州嗖了嗖嗓子松开了手,把眼光挪到了刚才那只出爪不凡的猫身上:“所以,这就是你的宠物么?”

“是的。”王杰希垂下手挠了挠那只花斑猫的下巴,听着它发出舒服的呼噜噜的声音给喻文州介绍:“这是小别,刘小别。”然后他打开了放在另外一面的椅子上的猫咪旅行袋,伸手抱出了一只看起来还很小的黑色的小奶猫:“这个是英杰,高英杰。”小小的猫咪似乎很怕生,连远近闻名猫狗缘好的喻文州都完全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只是很依赖地趴在王杰希怀里,似乎还在打着哆嗦,“它太小了,胆子也小,最怕陌生的地方和生人。小别要活泼一些。”

喻文州点了点头,放弃了和高英杰的交流,试着向刘小别伸出手,却完全没有收到响应,刚刚还跟主人玩儿得很愉快的猫咪半分没有搭理他示好表现的意思,直接跃下椅子,坐在了王杰希的脚边,喻文州站直了冲似乎有些抱歉的人微笑:“你的宠物非常亲人,真是难得。”

“是被我……宠坏了。”高英杰似乎还是很不安,它伸出爪子拼命扒着自家主人的领口,像是恨不得钻进他衣服里一样,王杰希有些尴尬地把他抱开一点,用手指尖轻轻摩挲他的耳根,才算让他平静了一些,“小别身体很好,已经一岁多了,该打的幼猫疫苗都打过,英杰要差一些,才两个多月,是朋友给的,才刚刚断奶,这次跟着我搬家又折腾得够呛,之后疫苗还要辛苦你。”

喻文州点了点头,开了两张病历卡把王杰希说的情况都记录下来,然后起身引路:“看情况估计是需要你陪在旁边了,有时间么?”

“当然。”王杰希把高英杰抱好了一些,刘小别看他抬脚很是主动地跟了上来,两人两猫一起进了检查室,有王杰希在旁边,刘小别表现的非常乖顺,就连一般宠物最头疼的测量体温一项都进展得相当顺利,只是完事之后看起来明显要蔫头耷脑一些,一直在它主人的裤腿上蹭来蹭去,像是在抱怨什么。高英杰要棘手一些,不是他挣扎的厉害,毛团子一样的小猫被放上检查台之后像是被定身一样一点都不敢动弹,只是不停发出微弱但是又让人揪心的叫声,几度让喻文州觉得自己弄疼或者弄伤它了而不得不停手,最后检查花费的时间反而要更长一些。

“都很健康。”王杰希拿着最后的检查结果似乎很满意,他安抚地亲了亲扒着他的衣服再也不肯松爪子的小英杰,听喻文州嘱咐他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小别应该没什么了,英杰一定要小心,猫粮的量要我给你写下来,一次少喂一点,每天三到四次,一定要把粒状的猫粮用奶粉泡软才可以,不然幼猫很容易被卡着。”

王杰希很受教地点点头,接过了他递来的带有宠物店标志的便签纸。

“至于疫苗一般在三个月左右接种,所以下个月来做常规检查的时候,看看如果情况允许直接注射就行了,这一个月要尽量小心,别全沾湿了身体洗澡,用温毛巾把毛擦擦就可以了。”

“好的,我记住了。”王杰希把恋恋不舍的高英杰塞回了那个猫咪旅行袋里,刘小别跳到他的肩膀上,尾巴缠住他的脖子,坐的稳稳当当的。喻文州忍不住笑着也伸手去挠了挠它的下巴,这次没有被那样明白的拒绝,但是小别的样子很明显就在表达“你差远了”这样的思想感情。两个人又一次握了手,喻文州把他送出门,看他右转走了两步就到了自己店门口,很礼貌地挥了挥手,然后推门进去了。喻文州这才回到自己店里,就听到接待的前台妹子有点激动的声音:“喻哥,这个人好帅啊!他会变魔术啊!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人变魔术!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喻文州有点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小姑娘翻出手机一通按,很明显是在和朋友分享这个消息,从观察室里出来的黄少天汇报了那只小柴犬已经醒过来,精神也还不错的好消息,然后跟激动的妹子讨论起了自己刚刚没有见到的客人。

“队长队长他真的变魔术了么不过没有用啦笑笑我给你讲队长最擅长的就是看穿魔术手法啦,原来我们大学的时候每次有人表演魔术他都一眼就看出来就连春晚上面的魔术他都能破解出来简直牛逼透了队长快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喻文州突然轻轻“啊”了一声,黄少天跟前台妹子都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却看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次我没看出来,他的动作太快了。”

“不可能啊队长你别蒙我笑笑跟我说了只是很简单的纸巾魔术啊我不信你没看出来队长你别藏着掖着快点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啊啊啊!”

“真的没看出来。”喻文州摇了摇头,像揉大型犬一样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拿了刚才的两张病历卡回去存档了,他只是在刚刚的一瞬间突然想起自己对上王杰希的视线的时候为什么会发怔,那个男人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瞳孔,温润的,颜色有些浅,亮得让人着迷,当你仔细想要看清楚的时候,却又无从透过几乎可以映出你倒影的眸子里看出些什么。

——像猫一样的眼神啊。喻文州这样想着,脑子里又过了一遍王杰希刚刚做出的那个魔术,蹲下来挠了挠笼子里那只美短的脑门,猫咪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角落,团成了一团。

评论 ( 6 )
热度 ( 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