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②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2、手心的硬币

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至少在黄少天心里,多了一个能折腾的对象真是件令他兴奋不已的事情,晚上的遛弯活动一向是他在做,小卢一边往他身上扑一边被拽出了店门,喻文州留在店里给送来清洗的波斯猫洗澡,来打晚工的小护士在旁边帮他忙。

九月份的天气变化无常,白天热得让人恨不得融化在柏油路上,晚上小风一吹又带了那么点秋意,八点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喻文州把吹干了毛修好了爪子香喷喷的白色猫咪抱出来递回它的主人怀里,却还没看到黄少天回来,算算这都出去了一个小时了,不知道那两个不省心的货会不会又半截在哪儿莫名其妙地吵了起来,他刚想出门看看,就看到黄少天兴冲冲地跑了回来——就他一个人,瀚文不在。

“队长我把饭买回来了放在桌子上了你快点趁热吃啊我回来拿钱包隔壁那个店里真的有好多好玩儿的东西啊瀚文跟他们家的刘小别玩儿的好好啊我看中了一个很有趣的道具我要赶紧买回来王杰希说他会教给我怎么变一会儿回来我变给你看啊队长!”

他进来没有几秒钟的时间,一边从前台抽了张一百块钱出来一边说了一大通话,然后在人反应过来之前,“呼”得消失在了店门口,喻文州跟着走出店看了眼,隔壁的小店灯光招牌都亮了起来,白底绿字的招牌上写的是【微草魔术道具店】旁边还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猫爪子,如果忽略字说不定他们才更像宠物店一点。喻文州想了想还是没跟过去,把黄少天随手放在桌上的饭打开,扔进微波炉热了热,然后上楼开火做了个汤端下来,刚刚把碗筷摆好,黄少天果然牵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卢瀚文回来了:“瀚文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有了小别就忘了我和队长了么你忘了都是谁带你出去玩儿谁给你饭吃的了么小没良心的你看小别根本就不想和你玩儿好嘛?”

小吉娃娃很是坚强的四爪着地,似乎想要凭借它的体格把黄少天拽一跟头似的,不时回头冲着隔壁叫两声,最后还是被生生拖进了店里,蔫搭搭地看着喻文州从喉咙里发出哼唧的声音,好不可怜。黄少天解了它的牵引绳任由它一头扑到喻文州怀里开始撒娇,一边把绳子收起来去洗手准备吃饭一边开始念叨:“刘小别眼睛里根本就没有你啊瀚文快点放弃吧且不说你是狗它是猫种族根本就不同啊你有没有一点自己是条狗的自觉啊况且你看看它对王杰希的样子好么根本就是恨不得挠死所有接近他主人的人啊瀚文你没有机会的下回给你找一只长毛吉娃娃来不好么?”

卢瀚文很难过地呜咽了一声,最后连晚上份的狗粮都没吃完就撒开小短腿上楼去了。

“玩儿的开心?”喻文州吃饭的样子很文静,像是西方的贵族一样,腰板挺直,拿筷子的姿势都很好看,黄少天相比就差得远了点,一只脚恨不得翘到桌子上,不大的饭桌就看他一个人挥斥方遒,喻文州看着他就想起他俩在学校的导师,正在外头跟自己新招来的小研究生们吃烤串儿的魏琛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开心啊太开心了王杰希真是靠谱会变魔术真是太帅了当然我还是觉得队长比较帅但是他也不差啊他还教了我几个小魔术但是怎么都不肯告诉我下午那个纸巾的魔术是怎么变的真是神神秘秘的这样一想居然觉得有点可怕有没有队长你说他会不会又超能力啊连他家的两只猫都很可怕唉尤其是那个刘小别一点都不怕瀚文打起架来简直是神勇啊!!!!!”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恨不得把刚才的场景比划给喻文州看,但是还好手上端着汤碗没有做出什么太夸张的事情来。

喻文州点了点头,随便地回应他两句,两个人吃完饭,黄少天拿出了刚刚买回来的一个四连环,是那种非常基础的魔术小道具,无非就是靠手的恰当遮掩让观众形成错觉,他一个人坐在前台的椅子上噼里啪啦一通折腾,然后再拿给喻文州看。黄少天的手速一向很快,除了必要的遮掩动作还会翻来翻去,如果不仔细看倒真有点意思,喻文州一边整理前台的桌面一边不是看一眼他的表演,偶尔会指出他那里没有做到位。

两个人折腾了一会儿时间已经过了九点,黄少天已经基本能做到不被看出破绽地连上三个环了,但是第四个总是操作不好,最后有点郁郁地被喻文州打发回宿舍了,在劝说下好歹把金属的小环留下了,不然估计他这一宿都不可能睡觉。

关店一般是在晚上十点半,但是反正喻文州就住在这儿,所以偶尔有个急诊什么的也是正常的事情,所以也不着急上楼休息。看看时间反正也闲来无事,他泡了一壶红茶,然后坐在接待门厅的沙发上,手上拿着黄少天留下来的四连环,不时的摆弄一下。

喻文州并不很热衷魔术,他不是不喜欢,只是不能收获跟别人一样的惊奇和享受的过程,因为他这个人手虽然不像黄少天那么快,但是眼神却非常的好。黄少天之前说的那些真实半点吹嘘的成分都没有,从小有朋友在他面前变个纸牌魔术,他都能轻易的看出破绽所在。春晚上面的魔术他偶尔也会看,直播的时候他很少能看穿手法,因为这种影响总是有一些格外蒙骗的因素在里面,他偶尔回去往上找视频再看上一遍,一般也就没什么意外地破解了。

他一边慢慢地把第三个铁环在被指腹遮掩着的地方跟第二个铁环扣上,伸手拉扯了两下,有点愣怔地想起下午时候王杰希在他眼前变的那个小魔术,他大概知道手法是什么样子的,无非就是袖口或戒指里藏着另一条纸巾,手快的话一瞬间就可以两者交换,但是偏偏他看不出交换的动作,现在仔细想想的话,那个人手上干干净净,手指是纤细的形状,一点装饰品也没有,因为天气的缘故也只是一件半袖的T恤,手腕上也没带什么手串或者皮筋之类的东西……他正这么想着,那边门铃就响了起来,喻文州忙把手里的四连环放到了前台桌子上,站起来走到门边拉开小窗看了一眼,就看了一只猫头正歪着也打量他,正是下午刚刚见过的刘小别,随后黄色的花斑猫被抱到了一边,露出王杰希的笑脸:“对不起打扰了,我看到灯似乎还亮着,就来试试运气。”

“稍等一下。”喻文州把小窗合上,然后开锁把大门打开,刘小别坐在男人脚边,高英杰颤悠悠地挂在他肩膀上,看到喻文州之后有些害怕地钻到了王杰希的外衣里面,只露出一个尾巴尖。王杰希一手托着在衣服里拱来拱去的小黑猫,一手从兜里掏出一个牌子递过来,金属的小牌子是狗爪子的形状,上面写着卢瀚文的名字,背面是他们蓝雨宠物店的招牌和店名,平时都系在瀚文脖子上的链子上,不知道为什么落到了王杰希的手里:“是被小别藏起来的,它傍晚和瀚文玩儿的太疯了,刚才要不是我去给它的窝清洗垫子,不知道还要被它藏多久。”

刘小别发出了很不屑的呼噜声,似乎对战利品被夺走非常不满意,绕起来挡住了前爪的尾巴不安地拍了两下,很是不怀好意地看着喻文州,王杰希似乎注意到了轻声咳嗽了一声,才把它哀怨的小眼神儿拉了回来。

“真是太抱歉了。”王杰希很认真地道了歉,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用:“都是少天和瀚文,肯定给你们填了不少麻烦,以后做邻居了,估计他们还会再去闹腾的。”

王杰希正想说两句客气话,就听见宠物店里一串狗吠声,连本来已经睡下了的几只寄养的宠物也都跟着叫了起来,小小的吉娃娃最后几节台阶几乎是滚下来的,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一猛子就朝刘小别扑了过去,花斑猫明显炸了毛,蹭一下从王杰希身边跑开窜进了店里,左跳右跳上了前台桌子,居高临下看着扒着椅子嗷嗷乱叫的瀚文,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情,爪子一晃,喻文州刚刚放在上面的那个四连环叮叮当当地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吉娃娃脸上。卢瀚文被砸得踉跄了一下,似乎被弄痛了,坐下用前爪蹭着自己的眼睛。这么一连串事情就发生在一眨眼间,等喻文州和王杰希跑过去就只看到委屈兮兮的卢瀚文和探头往台子下看还努力装出漠不关心样子的刘小别,喻文州蹲下给卢瀚文做检查,按住它的爪子看了看眼睛,那个四连环为了操作方便非常之轻,按说绝对不会砸伤,不出所料小东西根本没事儿,但还是不停发出有些尖锐的悲鸣,听得人心尖疼。王杰希面色很不善地看着蹲坐在桌子上掩饰地舔着自己爪子的刘小别,并没有说什么批评的话,只是很轻地叫了一声它的名字,花斑猫发出了短小的呼噜声,在主人的注视下跃下桌子凑到演苦肉计演得正欢的卢瀚文身边,心不甘情不愿地舔了舔小吉娃娃的脑袋和耳朵。

卢瀚文瞬间就暴露了,一改刚才蔫蔫的样子,扑到刘小别身上讨好地也去舔它的脸,然后被花斑猫一爪子蹬开了。

“真是……太抱歉了。”王杰希叹了口气,再一次无奈地道歉,喻文州好脾气地摇了摇头,看着你追我赶的一猫一狗忍不住笑起来:“瀚文很喜欢小别,它本性是好的,就是有些闹腾。”

王杰希把从自己衣襟里探出头来看的高英杰抱出来,然后把他放在自己大衣兜里,小奶猫一开始有点站不稳,换了个趴着的姿势才老实下来,依旧探着头看着被卢瀚文追得上蹿下跳的刘小别,居然也忍不住“喵喵”叫了两声。喻文州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顶的细毛,他并没有拒绝,粉色的鼻子看起来特别可爱,王杰希伸手在喻文州耳畔打了个响指,再收回手来就看到手指尖多了一枚普通的一元硬币,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给瀚文的安慰么?”

王杰希也弯起眼睛笑着点了点头,他笑起来眉眼都舒展开,不对称的眼睛也没那么明显了,带着三分英气三分温和三分神秘,看起来格外顺眼,喻文州倒也没客气,没说什么接过了那枚硬币。

一个一元硬币当然没什么太大用处,但是终归是个道歉的心意,无非就是博人一笑罢了。王杰希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喻文州对他的手法似乎没有半点感兴趣的样子,收下硬币的样子就跟这是他刚刚从裤子兜里掏出来的一样,王杰希想起他下午看他变魔术的样子,似乎也不是特别感兴趣,就也没说什么,看了看时间表示有些晚了,这就告辞了。

喻文州象征地挽留了一下,王杰希却只是又叫了一声刘小别,那只似乎在被追着跑其实只是在戏弄瀚文的花斑猫便老实地跑了回来,王杰希蹲下伸出手,它就嗖嗖嗖地爬上了男人的肩膀,像下午那样一坐,瞥了眼抱着王杰希大腿嗷嗷叫唤的卢瀚文,一副“我才懒着搭理你,手下败将”这样的表情。

喻文州也蹲下来把卢瀚文抱起来,小吉娃娃这才算安静下来了一些,但是依旧精神地盯着刘小别,讨好地直甩它的短尾巴。

“瀚文,说再见。”喻文州教育了一句,卢瀚文急忙“嗷”了一声,王杰希伸手握了握他的爪子,被喻文州一路送到了门外:“有空欢迎来做客。”青年这样客气了一句,然后回到了隔壁他自己的店面里。

一天里第二次目送这个人离开,喻文州回到店里,把卢瀚文放到地上让他自己乱跑,把折腾得有些乱的桌子和沙发整理好,看见卢瀚文叼着那个四连环巴巴地跟在他身后,突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侧,心情似乎很好地笑了起来。

“走吧瀚文。”他把大门锁好,一楼的灯关上,带着卢瀚文一起回楼上去了。

================后面都是废话======================

【不得不】加上卢刘这个标签了,喻队其实在下很大的一盘棋啦【别黑!

我也是有存稿的人啦咩哈哈第三章已经写出来啦,如果没有意外还是这个时间……或者更早一点更新w

总之越写离【色气满满】这个最初设定离得越远了,有点忧伤……一定是因为没有奥利奥的缘故才写不出H呜呜呜

就这样了,去睡觉,周末愉快哟大家~

评论 ( 14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