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③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3、被封印的猫罐头

每天清早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小心翼翼地摸摸身体旁边,把睡得四仰八叉的刘小别和紧紧扒着自己睡衣的英杰抱起来挪开一些,王杰希才能舒舒服服地翻个身,要不是他睡相好,英杰估计都活不到这么大。对于他来讲,别人家的猫的含义是“早上会来闹着要吃的”“想要抱一抱的时候亮出了爪子”“在值钱的家具上磨爪子”“出门怂的要死在家都是窝里横”,这就意味着,他养的这两只猫,是这些形容的反义词,所以不如说小别和英杰,才是那些女孩子会哭号着的“别人家的猫”。亲人、乖巧、听话、一般来讲都很有礼貌,除了小别有些小脾气,英杰有些胆小,但是只要在王杰希跟前,简直是让所有猫奴都会感到羡慕嫉妒恨的存在。

外面天已经亮了,床头的闹钟显示时间为七点,王杰希起床去洗漱,两只猫也跟着醒了,跳下来跟着他去卫生间,非常有秩序地在猫砂盆里解决了问题,优雅着喝水洗脸,高英杰沾得鼻头附近的毛有点湿,被王杰希用毛巾细细揩掉。他先下楼给两个小东西准备了早饭,一小碗拌了少量妙鲜包的猫粮,另一碗是温热的奶粉泡过的幼猫猫粮,等奶粉放凉后才把碗放到两只猫平时吃饭的地方,嘱咐它们要乖乖地都吃完,要注意卫生不可以弄到地上之后,王杰希一个人回楼上洗澡。

下来的时候,小别和英杰都吃完了饭,饭盆都很干净,两只猫正在对着玩儿玩具,看到王杰希都很亲昵地凑过来蹭他的裤脚,他热了一杯牛奶又做了一个三明治,坐在前台一边吃一边拿个逗猫棒陪小别和英杰玩儿了会儿,八点半的时候准时把店门打开,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晨跑回来的喻文州和卢瀚文从门口路过,瀚文的狗牌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加了个铃铛,跑起来一阵清脆的响声,隔大老远就能听到。

喻文州停下脚步站在店门口跟他打招呼,记录下来的话都是很俗套的对话。

“早。”

“早啊。”

喻文州把不停想要冲进店里的卢瀚文拉扯回来:“小别已经躲起来了?”

王杰希笑着点了点头,英杰这一个月长大了不少,已经能稳当当地蹲在他的肩膀上了,代替了刘小别的位置居高临下看着卢瀚文,小小“喵”了一声。卢瀚文在店门口闻了很久,嗷嗷叫了两嗓子都没有收到回应,蔫头耷拉脑地跟着喻文州回去了。

“对了,英杰又该体检了,顺便来把疫苗打了吧。”喻文州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回头对王杰希说,后者点了点头,两人又商量了两句,周末宠物店生意比较忙,周一休息,所以就约到了周二。

王杰希的魔术道具店生意其实一般,现在那些随便玩儿一手的小年轻大多都是上网上买魔术道具,还随物品附赠教学光盘什么的,但是在王杰希眼里,那些套路化的东西对他来讲只是trick,而不是magic,他更倾向于魔术是一种你需要赋予他生命的东西,在特别的场合,配合特别的手法,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他店里看起来很整齐,那些基础的普通道具都摆在靠着靠着的架子上,一层的三个房间一个是周围装满了镜子的练习室,一个是小仓库和他的工作室,还有一个是用来谈生意的地方,他真正的收入来源,是那些生产魔术道具的公司。他提供魔术的创意和思路,魔术道具的制作方法和效果,然后价高者得。

在开这家道具店之前他辗转过许多国家和城市试验他的魔术,流浪一样走过不同的地方,曾经也有表演公司来和他联系,希望他能够加入,并且许诺了各种名利,他都用“考虑一下”拒绝了,现在年纪大了些,终于知道安定下来让父母放心了,他先是找了个地方住下,那时候他捡到了刘小别,现在神气十足的花斑猫那时候不过是个刚长成的小猫崽,跟着一群比他大了一圈的野猫混在一起,每天来王杰希这儿接受投喂,后来染了猫瘟,被王杰希发现抓去医院九死一生救了回来,就心甘情愿地当了家猫。

在尝试着跟之前被塞得几张名片的主人联系之后,他很明确地表示了自己并没有兴趣做舞台魔术,但是也不影响大家合作生财,他终于放弃了自己曾经逍遥自在的生活,做了一个开店赚钱的小生意人。

卖了两个魔术创意之后他就确定准备盘下这家店面,在装修准备期间,一个曾经的朋友来跟他商量,说是家里的猫生了一窝小崽子,刚断奶的猫崽他舍不得卖,就想给几个靠谱的人,听说刘小别被王杰希教育得非常好,问他还想不想再养一只。王杰希跟着他去看了一窝小猫崽,当时已经有两只被抱走了,剩下的三只里有两只都是黑白花的,一公一母,都挺精神,唯独一只小黑猫看起来蔫蔫的,据朋友说这只黑猫最小,但是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谁知王杰希一走近,其他两只小猫都有点胆怯地往大猫后面躲,只有这只最小的左脚绊右脚地往他脚边晃,最后啪叽一下摔在了他鞋尖上,半天才爬起来蹭了蹭蹲下摸它脑袋的王杰希的手指,所以等搬到了这边,高英杰就已经变成了长在王杰希身上的一只猫,从一开始离开一分钟都会焦急地一直叫到现在离开个半天也还可以,里面还是有刘小别的功劳的。

今天没有人来谈生意,来光临的客人也不多,最忙碌的大概是晚上五六点,附近大学的女孩子们简直把这儿当成了宠物店,一窝蜂地冲过来逗弄两只猫,王杰希有时候会给他们变一两个小魔术,隔壁的黄少天知道了就会带着卢瀚文来看

今天是周五,这个时间段反而也没人来,黄少天倒是来了,但只是把卢瀚文扔下就匆匆跑了回去:“大眼拜托你帮我们看一下瀚文今天人超级多啊晚上随便给他吃点东西就行不给吃也没关系反正饿不死!”

“等下……”王杰希有点无奈地说了句,从下午三四点钟开始,蓝雨宠物店门口就乱成了一团,平时工作的一般都会挑周末的时间带自家宠物来做检查或者看病,卢瀚文一个人在楼上呆太久也觉得无聊,所以自从两家混熟——犹指黄少天自来熟还很贴心地给王杰希起了奇怪的外号之后,吉娃娃就成了微草的常客。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过,宠物店这边才终于消停下来,黄少天摊在椅子上双眼无神:“队长我想要辞职队长我要辞职队长我回去好好跟着魏头跟课题我不想再经受这种磨砺了队长……”

喻文州明显也很疲惫,把白大褂脱了伸了个懒腰,把店里帮忙的几个女孩子送到了车站,看她们安全上了公交车才回来,把已经迷迷糊糊的黄少天叫起来:“先去接小卢,然后带你去吃夜宵。”

黄少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椅子上爬起来,边准备出门边啰啰嗦嗦:“队长我真的好累啊累得都不想说话了你知道我有多累了么……”喻文州把大门锁上,理解地点了点头,“知道。”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隔壁走,小店明显已经打烊了,但是一楼还开着灯,门也没有锁,黄少天在前面推开了门却没看到小卢扑过来,王杰希坐在支起的餐桌边正在看书,听见门响抬起头来揉了揉鼻梁,高英杰趴在他手边不时蹭蹭求抚摸,刘小别意外地没有守在主人身边,却趴在上面的猫咪爬架上,只剩下一条尾巴垂着勾起来,卢瀚文就蹲在架子下面,看到黄少天两人进来,只是转头过来蔫蔫哼了一声。

“哟瀚文这是怎么了?”黄少天被吓了一跳,窜过去把吉娃娃抱起来左右打量,发现它左耳朵一角上似乎毛秃了一撮,喻文州进门之后顺手把店门带上,王杰希站起来似乎有些尴尬地解释:“对不起,傍晚的时候小别和瀚文又打起来了,把瀚文的耳朵弄伤了,不过我已经惩罚小别了。”

黄少天把卢瀚文递给了喻文州,后者把小东西抱好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并不是什么大伤,反倒卢瀚文一被抱离刘小别所在的猫架子下面就恢复了精神,开始不停的挣扎反抗,喻文州只好松了手任由他又跑回去,摇头笑道:“没事儿,只是一点点伤口,而且肯定是瀚文先惹得事儿。”

王杰希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倒是黄少天很感兴趣地追问:“你怎么惩罚了刘小别能让他委屈成那样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它居然没有腻在你身边你不会打它了吧大眼体罚宠物是……”

“没有。”王杰希急忙否定了他的猜想,无奈地指了指猫咪们平时吃饭的地方,喻文州喝黄少天顺着看过去,就见一个普通的大可乐瓶子立在那儿,里面被塞进了一个明显比瓶口大太多的猫咪罐头。

黄少天瞬间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跑过去摸摸碰碰:“队长队长你看这个瓶子完全没有破啊大眼你是怎么把它塞进去的啊难道用念力么意志力???”他把那个瓶子拿起来在手上捏来捏去,不远处传来愤怒的呼噜声,他一回头就看到刘小别呆在上面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刘小别。”王杰希呵斥了一声,花斑猫咪委屈地趴了回去,一副蔫蔫的样子,卢瀚文在架子下面,汇报一样汪汪叫了两声,却没有收到回应。

“总之真的非常抱歉。”王杰希很认真地又说了一遍,“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小别的。”他想一想继续道,“我想你们忙到很晚大概还没吃饭,晚饭就多做了些,要不就在我这儿吃点吧?权当我的赔礼了。”

“那就麻烦你了。”一直说话慢条斯理的喻文州这次居然抢在了黄少天前面答应了下来,然后很从容地坐在了餐桌边,黄少天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也坐了下来:“大眼你居然会做饭你做的饭好吃么不对不对我应该问你做的饭能吃么——我去!好香!”

王杰希上楼没多久就端着一个白瓷的大碗下来了,简直用香飘四里来形容都不夸张,海带排骨汤上面撒着点葱花,他把汤碗放到餐桌中间,又给两人拿了汤碗和汤匙,还没等黄少天赞赏的话说完,他又端了两道炒菜下来,电饭煲也拎下来放在桌边。虽然炒菜很明显是热了一下端上来的,但是这么一桌饭菜怎么也超乎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的想象。

黄少天非常不客气地接过王杰希盛的一大碗米饭,一边吃一边指点:“这个腊肉炒蒜苗真的好好吃啊超级下饭我一会儿要再吃一碗饭醋溜白菜也不错队长给我夹一块排骨啊我要那块大的!”

喻文州从汤碗里盛除了他要的那块排骨,把碗放到黄少天面前,有点尴尬地嘱咐:“少天,少天你慢点吃……”王杰希又帮他也盛了饭,却看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先喝着汤,文雅地连餐具触碰的声音都很小,咽下一口才转头冲他笑:“味道真的很好,辛苦你了。”

“没什么,除了小别和英杰之外还有人欣赏我的手艺,本来也是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王杰希自己也盛了一小碗海带汤,权当作陪跟着一起慢慢喝,喻文州他们俩饿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虽然一个风卷残云一个姿态优雅,但是也都吃了不少,以至于后来王杰希都有些担心菜会不会不够。

“不要不要你可别再做了我都快撑死了。”黄少天摊在椅子上揉着肚子,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对王杰希的高度评价,王杰希把盘子收拾了一下拿上楼放到洗碗机里,下楼就看到喻文州正拿着那个装着鱼罐头的可乐瓶子翻看,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出些什么玄机。

“吞拿鱼味道的啊。”他听到王杰希下楼来了,笑着晃了晃罐头,“怪不得小别喜欢,瀚文会受伤不是小别的错,看在我们都吃饱了的份上,让小别也吃饭吧。”

王杰希笑着点点头:“本来就只是惩罚而已,不会真的不给他饭吃的。

喻文州把那个瓶子放下,一边去给卢瀚文系牵引绳一边叫赖在椅子上的黄少天:“你再不回学校,宿舍就要门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已经快十一点了队长你怎么才提醒我????卢瀚文你是个男子汉不要再装可怜了这样一点印象分都没有队长我明天会早点来的你要吃什么早点发短信告诉我啊小别英杰拜拜大眼也拜拜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我还想吃!!!”黄少天看了一眼时间就咋呼起来,说着不知所谓的话冲出了店门,匆匆忙忙往学校赶。

喻文州也已经把还是有点不甘心的卢瀚文拴好,让他和小别还有英杰告别,王杰希擦过餐桌,折叠起来放在墙边,拍了拍手叫了声“小别”,刚刚还别扭得要死的花斑猫蹭得一下窜了下来,跳进他怀里又是亲昵又是委屈地蹭来蹭去。“跟瀚文道别。”王杰希挠了挠他的耳根这样说着,刘小别勉强垂下头对着卢瀚文喵喵了两声,又跳上了王杰希的肩膀。

“那个……”喻文州指了指地上被装在瓶子里的猫罐头,“真的非常神奇,我完全想象不到你用了什么样的手法。”

“其实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那么执着。”王杰希在他的注视下把瓶子拿起来,似乎只是随手晃了一下,那盒鱼罐头就落到了他手上,像那层塑料瓶子根本不存在一样,“何必要去在意手法这些东西呢?当成一个真正的魔法来看就好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几乎快要生根了的卢瀚文拉出了微草,礼貌地道别之后往自己的店面走,两步后却突然回头笑着对王杰希说:“真可惜,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并不相信魔法的存在。”他很认真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魔术师,“我会看出来的,迟早。”然后他再次挥手道别,拉着卢瀚文回到了宠物店。

王杰希在夜风里站了会儿,半晌才抬手挠了挠自己脸侧的宠物,手指搭着他的肉垫轻轻捏了两下:“走吧,回去给你开罐头吃。”刘小别蹭了蹭他的鬓角,终于精神了起来。

==================下面还是废话====================

提前打上叶黄标签以便大家避雷

魔术什么的,我真的自己也不大懂啦,只能自己脑补一下呜呜呜请不要嫌弃好么……

我真的好想养猫,我真的好想养猫,我真的好想养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P.S.  H会有的,预计正文外会有四个纯H+羞耻play的小【不是】番外……

评论 ( 17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