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⑦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7、冬天的第一场雪

喻文州和黄少天俩人讨论了一下这个情况,根据照片和学弟学妹的描述,这很明显是个有预谋的虐待和残杀动物,而且凶器应该已经达到了管制刀具的程度。他们发现尸体的时间是下午,被扔在一个很隐蔽的小树丛里,小区里那种绿化带很多,他们会发现还是因为发现今天来吃饭的流浪猫特别少,只有几只老猫在,对他们似乎也很警惕的样子,队里的妹子觉得有点奇怪,试着去给那几只老猫做检查的时候它们也很抵触的样子,明明之前已经挺熟悉了的。

几个人觉得奇怪,就在小区里左右找了一下,也没什么线索,最后还是一只跟着他们的流浪狗突然在树丛里吠了起来,几个人过去一看,就看到了这个,三个妹子吐了俩,一个也面色惨白魂不守舍的,还是几个男生照了照片之后带上手套给用塑料袋收殓了,几只老猫就在旁边发出了呜咽的声音。他们把尸体送去了市郊的火化厂,几个人凑钱交了火化和墓地的钱,收到骨灰之后亲手葬了,却不知道该立什么样的碑才合适。晚上几个人谁都吃不下饭去,收了队在平时的活动室里坐着,最后还是决定第二天一早先跟喻文州黄少天先联系一下。

一顿早饭就这样匆匆地收了,喻文州两人对这个也没什么办法,只说周三下午会关店跟他们去参加活动,虽然发现什么线索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但是说不上心里都有些愧疚。他俩已经一个月都没参加活动了,一个泡在王杰希这儿一个泡在叶修那儿,分明知道就算他俩在这种事情也不可能阻止,但是……

“杰希,那我就先回去了。”黄少天牵着卢瀚文已经匆匆忙忙跑回去了,喻文州帮他收拾了桌子,套上大衣边推门边跟他告别,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拥抱了一下站在门边的男人。喻文州愣了一下,慢慢放松下来把下巴搭在对方肩膀上,然后伸手环住人的腰,带着点笑意小声说:“我没事儿。”

“咳。”王杰希率先松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边眉毛,“我周三下午没事儿,跟你们一起去吧。”

喻文州也很见好就收地把手放开,一边推门一边笑着说:“那当然好,午饭我让少天带,你想吃什么?”

“还是我做吧。”王杰希很自然地答了一句,“那边早市上的鱼挺新鲜的,我正好也给英杰他们做点猫粮。”

“那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那天早上血腥的图片似乎只是平淡生活中的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插曲,之后王杰希果然跟着他们去了活动,却没有再发现任何异常,几个人挺严肃的讨论了一下,觉得做这事儿的人说不定也不住在附近,有个数学系的男生还算了个概率出来,几个人心情放松了一些,也能笑出来了。

王杰希去过那一次之后倒成了他们队伍里的常驻人员,干脆把他店里的休息时间也调整成了每周一,本来下午的两人独处时光变成了一起参加活动,喻文州对此完全没有异议,对他来讲,两个本来没有什么牵连的人一起参加集体活动,难道不是培养感情最好的方法么?

“队长啊你最近总往大眼那里跑是我的错觉么?”十二月中旬的天气已经彻底入冬,这两天天色阴沉的很,天气预报也说今晚到明天白天可能会下初雪,周一上午的时候,黄少天竟然很是意外地出现在了店里,本来收拾妥当已经准备出门的喻文州只好停了一会儿,关心了一下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朋友,结果自己反倒先被诘问了,黄少天倒着坐在椅子上,下巴放在椅背上,垂着眼睛碎碎念道:“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啦我觉得看你们在一起挺开心的大眼看起来比原来精神好多队长你也是啊好啦队长你不用这样看我好么我也不蠢啊我分明挺聪明的为什么你的眼神跟叶修一样都带着那么点怜悯啊这样很讨厌的你知不知道……”

“你想多了。”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跟叶前辈闹什么别扭呢?”

“什么叫闹别扭啊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黄少天恹恹地反驳了一句,看着有点心不在焉地喻文州嘴上不停,“算啦队长你去吧去吧我算是明白了我就是见色忘友的那个友你就把我忘了吧我今天下午就在店里呆着了就算现在大眼在你心里比我重要你也不会把我赶出去的吧不会的吧?”

“说什么呢。”喻文州嘴上说着,却还是套上了大衣准备出门,黄少天这淌浑水他可完全没有趟一趟的意思,还是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再说,“你玩儿电脑吧,我买了备用的键盘和鼠标在抽屉里,玩儿坏了都没关系。”

“谢谢队长还是你最好了!”黄少天终于心情好了一点开开电脑并且朝他挥挥手权当道别。

午饭是王杰希做的,黄少天来蹭饭的时候似乎已经彻底恢复了平时元气十足的样子,三只宠物被放到了宠物店,王杰希和喻文州裹好了外套围巾,去跟队伍汇合,黄少天一个人边啃苹果边折腾电脑。店里现在寄养的只有一条大丹,脾气特别好,这时候也被放出来一起玩儿,刘小别依旧被瀚文缠得不停炸毛,最后两只干脆绕着趴在地板上的大型犬转起了圈儿,黄少天看了会儿完全不明白它俩怎么能玩儿的那么自得其乐,QQ上面叶修敲了他两回,看没有回复,头像也就一直黑着。

“混蛋混蛋混蛋。”黄少天在对话框里敲了整整十排一样的内容,然后想了想又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给删了,才五点多天色就暗了下来,北风吹得跟叫魂似的,他站起来到门边刚开了条缝就被冻得一哆嗦,但是因为一个人酝酿了一下午的烦躁和不安也消除了一点,他正在心里给自己默默点赞觉得自己已经修得了不动金身再也不用害怕叶修那个不要脸的混蛋了的时候,那边QQ又响了起来,他跟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汪汪汪地奔回了电脑边,完全没注意到屋子里面少了一个高英杰。

一直到王杰希他们带着晚餐回来,黄少天还趴在电脑边大爆手速,也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不过看着表情笑眯眯的,就分出了那么一会儿精力跟他们打了个招呼:“队长你们回来啦!”简短的完全不像他说话的风格。

卢瀚文和刘小别那边早就玩儿累了,睡觉也睡成一团被大丹抱在肚子边上,这时候醒过来各自冲着自己的主人扑过去,王杰希把小别抱起来看了看四周:“英杰?”

平时英杰肯定听到他回来,肯定也是第一时间扑上来的那个,虽然没有刘小别那么来去如风,但是不出半分钟肯定也会出现在他脚边,但是这时候却完全没有踪影,王杰希觉得有点奇怪,抱着小别又叫了两声,却完全没有收到回应,连专心打字的黄少天都发现了什么不对,三个人把宠物店楼上楼下门里门外都找了一遍,也没看到小黑猫的影子,刘小别也有点急,一个劲儿地挠着玻璃的店门,似乎知道点儿什么。

“我就五点多的时候开了一下门统共也就一分钟的工夫都怪我不小心……”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去看王杰希的表情。

“不会跑出去了吧?”喻文州这话刚问出口,王杰希就把挂在衣架上的围巾摘了下来,随便裹上就要出门:“有可能。”

刘小别也想往外窜,却被他抱了回来,塞进黄少天手里:“他可能出去找我去了,我去外面看看,小别不能让他出去,拴不住的。”

喻文州赶紧把他拉住,他明显感觉男人手都有点抖,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的:“你别着急,我跟你一起出去找,英杰说不定一会儿就跑回来了,少天你在这儿守着,我把瀚文牵走。”

黄少天愧疚得恨不得给王杰希跪下:“大眼我……”

“不怪你。”王杰希这时候也冷静了一点,揉了揉一个劲儿想挣扎的小别,那边喻文州已经给瀚文套了件小衣服又系了牵引带,围上了围巾也准备出门了,“没关系,一会儿英杰要回来了,你就打个电话给我们。”

“好的放心吧你也别太担心英杰很聪明的不会出事儿呸呸呸它肯定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黄少天一边念叨一边看着他们出门,魂不守舍地把一样焦躁的刘小别放下,一边看着店门的动静一边给QQ那边的叶修说了这茬。

这时候天已经都黑透了,七点来钟的小区里倒是格外的安静,在家的都正吃饭呢,不在家的一般也不会这个时候回来或者出门,天上开始下起了雪粒子,跟小冰刀似的砸得人脸生疼,卢瀚文一出来就打了两个喷嚏,但是它似乎也明白出了什么事儿,在门口闻了会儿就拽着喻文州往外跑,两个人一边快步跟着一边叫着高英杰的名字。

王杰希神经一直在高度紧张的状态里,他生怕一个拐角,或者到一条马路边,就会看到高英杰的小尸体,他努力控制自己别瞎捉摸,但是又忍不住这样害怕着,卢瀚文一开始还有点方向,但是地上很快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积雪,小吉娃娃发出低低的鸣叫,有些犹豫地原地打起了转。

喻文州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俩人出门已经四十多分钟了,算起来高英杰跑出来也有两个多小时了,他忍不住看了眼路灯下还在不停张望,叫着“英杰”的嗓音已经有点沙哑的王杰希,却一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王杰希咳嗽了两声,按照卢瀚文引的路基本就是下午他们在小区附近巡视的路线,这已经绕了大半个圈了,也不知道高英杰到底有没有可能中途变了方向,也许他们找的位置根本就是错的。

“再找。”半天没说话的喻文州突然开了口,他伸手把王杰希抱进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如同一个月前那个早上,王杰希安慰他时候的那样,“没事儿,我在,我陪你一起。”

王杰希僵了几秒钟,伸手也抱了他一下,心里的焦虑也好了一些,两个人一边喊一边按照他们下午的路线把附近的小区都走了一圈,眼看就要回到店门口了,却还是一无所获。这时候雪下得大了起来,两个人头发上都积了一层白色,嘴唇冻得都有点发紫,脸上被风吹得已经快失去知觉了,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如同天籁一样响了起来。

俩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愣了一下,喻文州急忙用冻得有点僵的手把手机掏出来,却发现来电话的并不是黄少天,而是乔一帆,他有点失望但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那边传来男孩子冻得有点哆嗦的声音:“喻前辈么?”

“是我,怎么了?”喻文州的声音跟他比也没好到哪儿去,还因为喊了半天而有些沙哑。

“那个……我捡到了王前辈家的英杰,它倒是没什么事儿,但是这儿有一只受伤很重的小猫,我不敢动它,已经把外套脱下来给它保暖了。而且——我似乎看到那个……那个人了,你们能不能过来下?”

喻文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乔一帆这段话里的消息含量实在太大,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只有一点,他对着手机说话眼睛却是看着一脸紧张的王杰希:“英杰没事儿就好,你在什么地方,我们马上就到。”


===========好嘛又是废话时间是不是不用我说了?===========


这段我自己写的也好紧张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本来想休息一天不码字,结果我把手速都用来祸害战友了最后还是决定来掉落一更,果然这样更有效率嗯

写到一半突然有基友敲我,说他家狗被车撞了,躺在地上不动了,他不敢过去看。我当时脑子就懵了,这他妈的是什么诅咒啊,我超级紧张让他赶紧去检查看看有没有事儿,赶紧送医院可能还有救。过了半小时他又来跟我说,他家狗没事儿,一叫就起来了,他们遛弯完就回家了,刚看见我的消息,我真是想给他竖一万个中指啊!心脏病都犯了好么!!!!

总之现在已经三点了= =而我八点半就得起床去上课了,新学期根本没有新气象我想一直放假不可以么……【一脸憔悴

明日更新不定,我会努力的,但是要是我基友再给我来这么一出,我就不敢写下去了……

评论 ( 3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