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⑧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8、黄少天的手相

乔一帆说了一个小区的楼牌号,喻文州挂了电话,一句“跟我走”就拉着王杰希扯着卢瀚文一路往那个方向跑过去。

两个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乔一帆只穿着个兜帽衫抱着手臂坐在草坪旁边的马路牙子上打哆嗦,高英杰从他领口里露出一个小脑袋,软软的耳朵抵在他下巴上左右张望,看到王杰希猫眼一亮就要冲过来,它被乔一帆贴着身子抱着,这时候一钻出来,一人一猫一起打了个喷嚏。高英杰跑了两步,突然又停下来,有点怯怯地叫了声。

喻文州每天早上会带着卢瀚文晨跑,所以身体还算好,这时候已经走到乔一帆大衣盖着的草地,掀开去查看受伤的小猫的情况。但是王杰希平时运动就少,算是个挺标准的宅男,刚才又心绪不宁地折腾了那么久,被拖着跑这一路,累得手撑着膝盖有点喘,高英杰犹犹豫豫地走到他跟前,一副也知道自己犯了错的样子耷拉着脑袋,有点讨好地在他裤腿上蹭过去,跟着又打了个喷嚏。

王杰希看它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气又心疼,最后还是伸出来手,小黑猫蹭地跳进他怀里,软毛下的小身体激灵灵发着抖,还仰着头伸出小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他下巴,王杰希抬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个脑锛儿:“回去治你。”

他把高英杰也塞进了自己的大衣里,单手扶着往喻文州那边过去,乔一帆冻得直跺脚,接过大衣套上身,一边往手上呵气一边也蹲下来,王杰希看了一眼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去捂英杰的眼睛,小奶猫的鼻子湿而冰凉,轻轻蹭了蹭他的手心。

喻文州慢慢站起来叹了口气,躺在枯黄草丛里面的三色小猫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它的四肢都以非常不自然的姿势弯着着,身上有好几块皮毛都秃了,红色的血液染红了嘴角旁边的毛,乔一帆有些难过地小声说:“刚刚……刚刚还有呼吸呢。”

“没用的,这时候去了,反倒对它是个解脱。”喻文州掏出手机给黄少天打电话,让对方带着收殓的袋子过来,卢瀚文在草地周围闻了两下,跑回了他脚边,“内脏都碎了,就算刚才我在,也不可能救回来。”喻文州挂了电话叹了口气,从天上纷扰落下的雪花掉在已经冰凉下来的小小尸身上,等黄少天跑过来的时候,雪已经积了薄薄一层,就像是上天在为这个纯洁的生命送行。

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他们只能把装在袋子里的小猫尸体放在宠物店里的储存隔间里,几个人坐在大厅里,围着暖气边烤手边听乔一帆讲他刚才的经历。

“刚才叶哥说王前辈家的英杰走丢了,让我去附近的小区里找找,我想起来上次队里的人跟我说的发现尸体的事情,总觉得心里怪不安的,就往小区最大的那个小树林去了。一开始转了一圈本来没发现什么,也没听到有什么声音,后来远远看到好像有人站在草地上抽烟,灯光暗我看不清楚,就想过去问问那人会不会看到过英杰。结果走到还有三四十米的地方,英杰突然从路边的车子底下窜出来,扑到我怀里,那个人听到动静突然就扔下烟跑了,我还有点奇怪,英杰却朝着那个地方一直叫,我只好走过去看,就看到……”

乔一帆停了一下没再说话,高英杰蜷成一个毛团子窝在王杰希怀里,它这是又累又怕了一晚上,睡得很沉,但是爪子不时蹬两下,似乎在做什么噩梦。四个男人视线都落在它身上,小黑猫像是接受到了不寻常的讯号,打了个小机灵醒了过来,眼睛还有点睁不开,迷瞪瞪地看了一圈,最后又往王杰希怀里拱了拱,王杰希用手指轻轻捋着他后背上的毛,它似乎觉得安全了就闭上眼睛接着睡了。刘小别和卢瀚文在角落里挤成一团,卢瀚文自从回来之后就恹恹的,很是不安的样子,这次刘小别倒是不再跟它玩儿你追我赶的游戏,两只小动物一起窝在瀚文的垫子上,头靠着头半睡不醒的。

“伤主要是被大力压迫造成的,肋骨差不多一根好的没剩。”喻文州说话声音有点冷,给其他几个人讲他之前检查的结果,“最可能的情况就是踩踏造成的,不仅仅胸腹的骨头,就连四肢都一样,绝对是故意的,一帆去看的时候还没死是因为颈椎没断,那是最后一口气撑着了。”

“我靠简直是变态他是故意的吧!!!!!!”黄少天忍不住捶了一下椅子,高英杰从睡梦中吓得一下蹦起来直接挂在了王杰希衣服上,有点抱怨地小小叫了一声,黄少天赶紧摆出一副笑脸安慰:“对不起对不起英杰吓到你了吧别怕别怕继续睡吧。”

高英杰莫名其妙地瞅了他一眼,任由王杰希抱好了,找了个舒展地姿势哼哼着又闭上了眼。

除了咋咋呼呼的黄少天其他三个人都心情沉重地没说话,最后还是王杰希尝试着问了句:“那一帆,你看到那个人大概的衣着或者样貌了么?”

乔一帆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拿不准地小声说:“路灯很暗,我当时又没太在意,但是……”他想了想,好像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似的一脸纠结,眉毛蹙起来在眉心打了个结,其他几个人都看着他,等着看他到底要说什么,年轻的男孩子抬头环视了一圈,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小声说:“我觉得,那看起来像是个女人,因为他比我要矮一些,我,我好像还看到他的头发挺长的,所以……”

“现在的女孩子真的好可怕啊啊啊啊说好的又温柔又善良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的可爱女孩子都已经绝种了么???”黄少天抓不住重点的义愤填膺了一下,这边正说着那边门铃就响了,乔一帆第一个反应就是站起来去开门,后来才发现是在喻文州的店里,腼腆地笑了笑就又坐下了,喻文州去门边看了眼,就见叶修叼着根烟,吊儿郎当地靠门站着。

“叶前辈也过来了?”喻文州开门让他进来,叶修还算识相地把烟掐了才进门,一脸嘲讽地问黄少天:“你这话敢当着我老板和沐橙的面说么?”

黄少天本来扒在椅子上晃晃悠悠,还有两条椅子腿悬空,一听到叶修的声音险些翻过去,边努力坐稳边逃避问题:“你来干嘛啊这里不欢迎你啊!”

配合着黄少天的话,本来睡在角落的卢瀚文嗷嗷着就朝叶修冲了过去,半路还在地板上打了个滑,然后叼着男人有点湿的裤腿拉扯,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有仇:“哟瀚文好久不见啊,为什么几个月没见你还没长大?”

好吧,现在我们可以确认是有仇了。

“找回来了?”混乱平息下来之后大家各自回座位,叶修揉揉英杰的脑袋,这次小黑猫完全没有买他帐的打算,打了个滚把脸埋在王杰希胳膊里,叶修似乎很有兴致想再去拉扯两下人家的尾巴,还好被王杰希阻止了。乔一帆把刚才几个人说过的东西大概又转述了一边,叶修把心不甘情不愿的瀚文按在怀里,想了会儿突然说:“这不就是找人么?”

“你不懂就不要瞎说好不好好不好谁说重点是找人了关键是找到人之后也没什么办法能处理这个问题啊根本没有法律能制裁他他就算不在这儿了换个地方还是会虐杀小动物不过如果能找到人也不错了你说的这么轻巧是有办法么?”还好几个人都和黄少天熟悉了,不然完全抓不住他说了这么一大通话的重点在哪里。

“我是没什么辙,不过有辙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叶修拿下巴指了指王杰希,到了也没松开挣扎得气喘吁吁的卢瀚文。

王杰希瞬间被大家的视线集火了,尤其是黄少天恨不得扑过来揪着他的脸来研究一下:“大眼会找人为什么为什么这也是魔术的一种么快点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啊不对呀如果你这么一手的话刚才直接把英杰变回来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还会急慌慌的找难道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又驴我们?”

“真没有。”叶修难得为自己的名声反驳了一句,“大眼啊,给他们露一手呗,找不到大家也不会怪你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一直在旁听的喻文州也完全没个头绪,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首先,”王杰希叹了口气,“本来就找不到,得到的结果只有可能能推测出大概的方向和区域,哪儿还就能定点找人了?”他这话是对叶修说的,然后才是给大家的解释:“我自己学过一些周易占卜的理论,有时候……会试一试。”

“得了吧,沐橙天天念叨说要找你给他们班那帮小女生看手相呢,你自重吧。”叶修皮笑肉不笑地补了一刀,“快去把你的小草根拿出来吧,别卖关子了。”

 

“大眼大眼大眼你给我算一卦就算一卦我把瀚文送给你你就给我算一卦吧!”那天晚上的聚会以一个非常诡异的结尾结束了,叶修来这儿晃了一圈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出卖王杰希,而本来就很神秘的魔术道具店店主先生被这样一爆料之后,在黄少天心里简直已经变成了一款会走路说话的游戏机,有事儿没事儿就要来玩儿一会儿,这次尝试攻略【魔术技能】,下次又换成【占卜技能】,还有诸如【养猫技能】【烹饪技能】【家务技能】这样的小游戏,无聊时候还能解闷。他的热情维持了一周多还不见低落,两个人晚上来王杰希这儿蹭饭,黄少天一边在旁边偷吃小萝卜蘸酱一边嘴还不停,王杰希掀开锅盖看了看正在收汤的红烧肉,用铲子沾了点汁尝了尝觉得味道刚好,于是关了火,很严肃的用他的大小眼看着黄少天:“伸手,我给你看看手相。”

黄少天匆匆忙忙地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配合地伸出了手,王杰希把他手心扳开细细看着,抬起头之后欲言又止的样子,皱着眉头显得他两边眼睛更不一样大了。“大眼儿你干嘛这么沉默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你别吓唬我啊快说快说快说!”

“啧,少天你今天要倒霉啊。”王杰希松开他的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黄少天一跳三丈高地不乐意了:“什么叫要倒霉大眼你到底在说啥你给我说明白一点倒什么霉什么时候倒霉快点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王杰希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熟练地掀开锅盖把肉盛到盘子里,夹了一筷子问黄少天:“尝一口?”

黄少天一边颠三倒四地追问一边啊呜一口吞下了那块刚从锅里盛出来的裹着浓香酱汁的肉,下一秒喻文州就听到他鬼哭狼嚎的声音响遍了上下两层:“烫烫烫烫烫死我了水水水水水在哪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一下灌了半瓶冰水,舌尖发红,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喻文州,说话声音都有点含糊不清:“队长大眼欺负我队长你要给我报仇啊队长我舌头好疼啊队长你看你看你看!”最后被喻文州赶出厨房招猫逗狗去了。

王杰希把炒锅涮了涮,擦干之后放到灶上开始热油,切好的蒜蓉放在碗里等着下锅,代替黄少天进来打下手的喻文州站在他身后突然伸手把住他的腰,王杰希手一抖差点把碗砸了,有点尴尬地僵着身体问:“怎么了?”

“围裙的带子松了。”喻文州坦然地回答,在他后腰上把两根带子挽在一起系了个蝴蝶结,深色的尼龙绳子在浅色的开衫毛线衣上勒出腰侧漂亮的线条,王杰希自己是看不到但是还是掩饰地咳嗽了一声,把蒜蓉下进了热油里。

晚饭——或者说已经是夜宵了——虽然非常丰盛,但是黄少天却吃得很痛苦,吃两口就要把舌头吐出来哈两下,平时吃肉没够的人今天一口红烧肉都没敢碰,话也少了很多很多,瀚文趴在他脚边一脸好奇地看着,也学着他伸出舌头,被郁闷的黄少天踩在脚底下在肚皮上一通揉。

王杰希倒是心情不错的样子,成功算计了黄少天的喜悦感甚至让他还多吃了半碗饭,最后收拾完桌子好歹来安慰了一下恹恹的黄少天:“其实算命什么的,无非就是这么回事儿。”

黄少天嘴里含着口冰水鼓着腮帮子看着他,手上还拿着手机,想想也知道在跟谁告状,王杰希终于体会到了喻文州平时心情,伸手摸了摸他有点乱糟糟的头发,笑着说:“所谓信则有,不信则无,虽然你今天确实被烫了,证明了我刚才说的话是对的,但是如果我没告诉你会倒霉呢?你只不过觉得‘啊,我太不小心了’而已吧?所以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意识,说白了跟变魔术也没什么不同。”

黄少天似乎想明白了,最后也就认命地点了点头,被王杰希洗脑之后,带着受了创伤的身体和心灵回宿舍去了,直到临睡之前才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大眼你个混蛋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烫到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小爷明天要你好看啊啊啊啊啊舌头好疼睡不着……”


==============我是对不起昨天没更新的分界线============


呜呜呜哭着给大家道歉

对不起啊昨天没更新,其实昨天放学回来我也很努力地码字来着,但是被中世纪考古史的老师磨折得脚步踉跄头脑不清的我……很早就睡了,睡到了今天很晚,然后起来吃了个午饭,盯着文档发了三个小时的呆,然后就……又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另开了一个脑洞的原因,整个人文力都下降了很多,感谢群里的妹子给我的关心和爱护!玫瑰花和清肠药!增加了帅气值的我今天还是帅到不想吃饭!【没

顺便尝试一下艾特功能, @止战ww 

真的可以用,给自己点赞!去睡觉!么么哒!

评论 ( 9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