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⑨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9、糟糕的预兆

王杰希不是路边摆摊的算命瞎子,当然不会说让开一卦就给开一卦,他那天晚上给出的理由也是“如果真的要起卦,怎么也得洗个手净下心才可以”,至于后来他到底算没算,怎么算的,算出了什么结果,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是什么有用的线索。”王杰希泡了一壶碧螺春,吓煞人香的味道滴溜溜散了一屋子,他跟喻文州一人捧了一杯,坐在沙发上闲聊,喻文州自上周之后就跟他们那个救助小队现在的负责人联系了一下,学生们都表示愿意抽出时间晚上两三人成队在小区里做巡逻,就算不一定真的有什么效果,至少能让那个凶手不敢太张狂。王杰希边喝茶边把他之前起卦算出来的结果给喻文州解释:“我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他一向都是一名好听众,在黄少天身边能呆这么多年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倾听和抓重点。

“问事时起出的是‘蹇’卦,上坎下艮,这可是下下卦的卦象。”王杰希就随便挑了些简单的说,“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一定会经受磨难,跋涉艰难,遇事当量力而行,或适当求助他人,否则会有不好的结果。出行的话利西南不利东北。”

“也不是什么不可挽回的东西啊,我还说你给少天做了这么大一个铺垫,会是多糟糕的事儿。”喻文州笑着说了一句,“你既然能给他说出那样的道理,你自己就也该有那样的心态。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况且只是说经受磨难而已,哪有可以一帆风顺就做成的事情呢?”

“这你都能看出来?”王杰希听了他的话也笑了起来,他确实是有些担心黄少天知道了他算出的这个卦象之后会太过担心——明显是把上次英杰跑出去的事情还算在自己头上的后果——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虽然他能跟黄少天讲出那样的道理,但是他自己心里的不安也是很深的,这几天他都特别看好小别和英杰,半点不敢让他们往外跑。现在听了喻文州的话,莫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高英杰跳到了沙发上,它现在跟喻文州也熟悉了,就窝在两个人中间,因为这个地方最暖和,蹭了蹭王杰希放在腿上的手,把脑袋放在上面一副享受的小模样。

“能。”喻文州很简洁地回答了一个字,却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低下头伸手去挠高英杰的脑门,然后被赏了一肉垫,于是他又挠了挠它的耳根,彻底征服了这只小动物,小黑猫仰起下巴示意,喻文州从善如流地翻手去挠它的下巴颏,换来了一阵“呜噜呜噜“意味不明的表扬声,王杰希手背跟他手背贴着,本来只是很正常的身体接触,他却有点莫名地纠结,想把手抽回来又觉得太显眼,半晌才没话找话地说:“本地的动物保护协会呢?你有没有试着联系过。”

眼看就快到公历新年了,救助队的学生有不少都要回家,之后就是期末复习周和考试。冬天是流浪动物最需要帮助的季节,但相反也正是能投入人力最少的季节。

“嗯,之前第一次出事儿的时候就联系过了,包括少天的导师也是协会里的成员,我把当时的照片和资料都发了过去,对方表示虽然有心帮忙,但是在不知道凶手是谁的情况下也没什么针对性的解决措施,如果真的抓到了人,他们倒是能提供一些法律方面的援助。”喻文州似乎觉得手悬空着有点累,干脆放下来搭在王杰希的手上,高英杰非常给面子的又在上面垫了一层,枕着两个人的手觉得高度正好不亦乐乎。

“走一步看一步吧。”王杰希若无其事地样子把手从最底下拿了出来,轻轻地顺了两下小黑猫的脊背,“对了,还有两天就过年了,要来一起吃饭么?”

 

“大眼晚上会做什么吃啊不过不管你们做什么都不会有我妈做的好吃啊队长你真的不跟我回我家过年了么真的真的真的么?”12月31号下午,宠物店彻底关门开始休息,黄少天扒着门框说个没完,喻文州父母都不在了,往年新年他都会去在本地的黄少天家吃个晚饭,今年却因为答应王杰希所以就留下来了,黄少天在邀请王杰希一起去过年无果之后就开始用“队长队长你就这么重色轻友么咱们俩多少年的朋友啊”这样的话施加压力。

“别再闹了。”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把最后一个红包塞进了他手里,还有一个商场的购物袋,宠物店老板一向大方,几个护士和前台早就领了红包去拉着男朋友逛街了,王杰希来叫喻文州一起去买菜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在大门口拉拉扯扯的,喻文州毛衫的领子都被黄少天拽得歪歪斜斜的,有点无奈地说:“少天,就算我去了,叔叔阿姨也会问你有没有谈恋爱的。”

“就算是这样但是我就可以跟他们说队长你也没有谈恋爱他们就会觉得好受一点不会让我去见可怕的女孩子队长如果你不去吃饭的话他们肯定就知道你谈恋爱了我要是在相亲的时候被虐杀了就是你的错!!!”黄少天一脸血泪的这样控诉着,一手抓着红包一手抓着喻文州大有死都不撒手的架势。

王杰希在他身后小声地嗽了嗽嗓子,带着笑问:“少天,你说什么?”

“我我我大眼你怎么走路都没声我是在问你真的不跟我回家过年么我妈妈一定超级欢迎你的你问队长我妈妈人又好做饭又好吃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黄少天一开始居然卡了个壳,喻文州都想不起来他多久没见到黄少天不知道说什么时候的样子了。

“嗯没错。”喻文州突然心情好了起来,一是因为黄少天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而是因为某人受惊之下终于把手松开了,“所以袋子里是给阿姨买的兔毛护膝,她之前说冬天的时候腿有些凉,那天在商场看到就买了下来。”

黄少天一脸郁闷地被喻文州打发走了,宠物店里寄养的宠物也都被接回了家,喻文州锁了门招呼王杰希可以出发了,可能是为了应景,今天的天气都格外好,冬天里的阳光最是温暖,王杰希走出两步才想起来:“不带着瀚文么?”

“不带。”喻文州塞给他一个购物袋,两个人溜溜达达地往附近的超市走,往常都冷清的下午时段今天人却特别多,喻文州推着购物车,王杰希有点犹豫地在窗口前比较两块排骨:“你是想吃糖醋还是跟海带煮汤?”

喻文州想了想说:“煮汤吧,就咱们两个人,也不用做太多的菜。”

“那可不行。”王杰希选定了块小一点的那一条,示意称重打包,“好歹也是过年,起码也要看起来丰盛才可以。”

喻文州表示自己没有意见,于是在这个指导方针下,两个人愣是装满了两个大购物袋,提得手指发酸才回到店里,王杰希系上围裙开始准备,喻文州则去把解放了的卢瀚文牵来王杰希这儿。刘小别最近又恢复了爱答不理的样子,卢瀚文却有愈战愈勇的意思,撒着欢往猫架子上蹦,恨不得要喵一声证明自己是只猫。王杰希把焖了一下午的牛肉和金钱肚切片端出来放在餐桌上,就看到了这一幕:“我说,瀚文是不是小时候跟别的动物混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

喻文州夹了一筷子尝味道:“怎么了?它确实从小就被养在宠物店里。”

“我觉得它好像永远没有自己是只吉娃娃的自觉。”王杰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他的绿色围裙边上有一圈蕾丝边,上面都是猫爪子,最前面还有一只猫头,一只眼睛圆滚滚的,一只眼眯缝着,飞出三颗小星星,据说是搬家时候,叶修那个干妹妹苏沐橙送的礼物,他倒也无所谓地一直用着,“它跟小别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只猫,跟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真是……”他有点感慨地摇了摇头,喻文州也夹了一筷子牛肉送到他嘴边:“味道正好,你自己尝尝。”

王杰希扭过头来,很自然地咬下了筷子上的肉,那天他恶作剧的时候给黄少天喂了一块肉,事后两个人说起来都觉得没什么,可现在他一边嚼着嘴里咸淡适中的牛肉,一边看喻文州又用那双筷子夹了一块自己吃下去,突然就觉得有些名的尴尬:“啊。”他只发出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声音,喻文州抬头看他,嘴角总带着微笑,王杰希本来想提醒他自己刚刚用过那双筷子的话就说不下去了,生硬地转了个弯儿,“我去看看鱼做好了没有。”

两个人的晚饭除了少了黄少天那个话唠和比平时丰盛很多的菜式之外,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三只宠物今天也得到了加餐,卢瀚文把自己的饭碗拱到了刘小别旁边,叼着自己碗里的两块肉放进了刘小别的猫粮里,花斑猫脊背都弓起来,炸着毛就是一爪子,卢瀚文没敢跑,委屈地被扇了一个跟头,喻文州看见了无奈地想去把那两块肉挑出来,刘小别对他也不客气,一副“你敢动我饭碗一样拼命”的架势。

“不用管它,它不会吃的。”王杰希看了眼战况说,果然刘小别最后吃完之后,碗里就只剩下了两块肉。罐头这种东西虽然味道好,但是狗狗也不能多吃,卢瀚文吃干净自己一份之后就蔫蔫地趴在一边,不知道是在心疼自己的那两块肉,还是在为自己没有进展的“恋情”而担忧。

如王杰希所希望的那样,最后果然每道菜都剩下了不少,两个人就吃饱了,王杰希放下筷子合着手很认真地说:“年年有余。”

喻文州一边起身帮他收拾桌子一边忍不住笑出了声,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解释:“这是传统。”

“年年有余。”喻文州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只是学着他的样子也低声说了这么一句,高英杰在旁边叫了一声似乎在表示赞同。

两个人都不是特别爱热闹的人,饭后也就是泡了一壶茶,依旧是一人一处坐着看书,今天窝在王杰希怀里的变成了刘小别,小别虽然跟王杰希亲,但是却没有英杰那么黏人,今天不知道是为了躲卢瀚文还是怎么的,一直赖在王杰希身上不肯离开。八点多喻文州说打算带卢瀚文出去溜溜,王杰希看了看趴在他腿上睡得正香的刘小别,放弃了跟他一起出门的打算,看着喻文州给没精打采地卢瀚文系上牵引带,出门去了。

冬夜里只是开个门都会给温暖的室内带来一阵寒意,王杰希莫名其妙地感觉不安,他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惊醒了在怀里睡觉的猫,小别跳到了前台的桌子上,舔着爪子洗脸。

“你说不会出事儿吧,小别?”王杰希提起茶壶给自己倒水,茶壶刚好空了,他叹了口气压住心神不宁的糟糕感觉去加热水,不经意扫了眼壶里的茶叶,小叶的茉莉花茶堆在壶底的边缘,那形状看着有点像把弯刀。

“都是胡思乱想的。”王杰希这样安慰自己,倒热水的时候还把自己烫了一下,书也看不下去了,抱着小别坐在门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脑随便放了个跨年晚会,好歹让屋子里面热闹一点,手上轻轻转着锻炼手指灵活力的核桃,眼神却控制不住地扫过玻璃门。


+++++++++++++++++换个样式的分界线w+++++++++++++++++


感觉快要结尾了啊……结尾了就可以写H了,怎么说呢,我还是挺开心的……

之前的那个脑洞也开始搞了,大概会等攒多一点再发出来,主要还是以这个为主吧

算命那段是我瞎编的,别信!周易八卦什么的,真的不适合我的智商……

预测今天能达到百粉成就?第一百位可以提个要求吧,写段子也好,寄明信片也成,随意,前提得是小伙伴啊,全职或者盗笔同好都能接受

ps。我真的很好勾搭的啊,给我小鱼干和毛线球我就会让你挠肚子的,真的不要叫我太太啊叫阿喵就好了,基友什么的请多多的来呀啊啊啊!

评论 ( 14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