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宠爱之名 For Beloved One②

①cp为喻王,请带着这样的信念去看文吧

②背景为原著,时间为第十赛季结束后到第十一赛季结束后

③这是一篇有着又变态又虐又甜的诡异文风的文,正经的OOC、奇怪的设定大大的有。如果你不是神经病,请!不!要!点!进!来!!!

④不管你看得多么闹心,相信我这是个HE,就是那种,俩人都活着,相亲相爱的HE【除了都活着和相亲相爱,别的不保证,不满意也不退款

⑤一不小心又飚了一万字,请确保你有足够的时间再继续看

⑥欢迎大家参与猜后续情节的活动,看看能不能看透心脏的我

致那些年我终究也买不起的宠爱之名的美白面膜

==============================================

开锁的声音唤醒了躺在床上发呆的王杰希,他搭着薄被坐起来,昨晚的吃饭时候的那个男护工进门来,带着两个人的早饭,笑着跟他打招呼:“早上好。”

王杰希很不习惯自己的生活里突然被人介入,没有隐私和尊重可言,但他还是尽快收敛了这种不悦的情绪,让自己不要被影响,点头回应了问好之后,起来接过了自己的早饭。他对床的那个老头似乎完全没法动弹,那个男护工要给他翻身,换成人的纸尿裤,擦洗身体,王杰希虽然对瘫痪的病人不可能有什么歧视的心理,但是这种共处一室的感觉实在没法让人心情愉快,他尽量只是看着别处,慢慢吃着手里的早饭,但是伴随着难闻的味道和不透光的窗帘,他大概只吃了两口就觉得有些反胃,无奈只能放下了食物,拿着水瓶喝两口水压一压。

“你吃饱了么?”护工收拾之后又给老人喂过饭,回头才看到他桌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早饭,“觉得身体不舒服?”

“没有。”王杰希笑着摇摇头,“只是不太饿而已,多谢你了。”

男护工没再说什么,把剩下的饭菜收拾走了。他前脚出去后脚那个秦医生就进来了。还是笑眯眯的,询问王杰希昨晚睡得怎么样。

“不是很好。”王杰希还是很配合治疗的,这时候也非常老实地交代了自己的情况,虽然没有说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但是还是说自己做了最近经常会出现的噩梦,因此一晚上都睡得很糟糕。

“你不要太在意了。”秦医生推了推眼镜安慰他,“你的病症并不是很严重,而且你也很努力地在区别真实和你的妄想,我认为你可以把你在第一次做这个梦之后遇到的很多不能解释的状况都当做妄想来看待,然后慢慢调节,只有能确定的真实才是真实,这样生活上的影响会少一些。”

“我也希望自己能做到。”王杰希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昨晚的一场大雨下的通透,清晨的阳光晃进有些阴暗的房间里,照亮了他憔悴的侧脸,“但是秦医生,你说人过这一辈子,怎么可能真的分清楚妄想和现实呢?我现在——我现在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我之前经历的一切会不会其实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荣耀、微草、战队——还有冠军。说实话,我很害怕,那些就是支撑我活下去的东西,如果连这些都是假的,那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

“王队,不,杰希你听我说。”秦医生有些尴尬地改正了自己脱口而出的称呼,嗖了嗖嗓子才慢慢地劝导,“首先,你要给自己设立一个底线,有一些事情是你不能放弃的坚持,在此基础上,你可以询问你身边能够信任的人,关于你所见到、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的真实与否,比如我就是你现在应该信任的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所记住的那些,胜利、冠军、荣耀、队长,全部都是真实的,你要坚信自己,才能够尽快从消沉中脱离出来,大家都在等着你回归呢,别放弃。”

“我知道。”王杰希听到他在叫出“王队”这个称呼的时候,表情还是忍不住僵硬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微草队长这个称谓迟早有一天会属于别人,但是他会永远记得这是他的队伍,这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可是现在呢?他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他只会对别人叫出这个已经不属于他的称呼而感到厌烦和焦虑,他只能勉强这样回答了一句,觉得头疼得厉害,忍不住闭上眼睛用手指轻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半晌想起什么忍不住问了一句:“对了,我想问一下,昨天晚上,是决赛的最后一场吧?”

秦医生没用他接着说下去就很主动地告诉他:“是啊,是蓝雨取得了胜利了,霸图已经不是原来那只队伍啦,岁月催人老,真是没有办法,不过韩文清还是坚持没有退役,不知道他究竟能打到什么时候呢?”秦医生想了想继续说,“我认为你了解一些荣耀相关的新闻可能会对你的康复有很大帮助,毕竟这才是你的真实生活,多了解一些会让你对现实有更好的认知,我以后会让人每天送点剪报来给你看,你觉得怎么样?”

王杰希的表情活泛了一些,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原来那么温柔的样子,眼睛微微弯起来,很诚恳地道谢:“非常感谢,这样再好不过了。”

送药的小护士这时候带着药进来,秦医生在单子上修改了一些之后对王杰希说:“针对你睡眠这方面我可能要在给你开一点药物,你介意么?”

“只要对神经没有什么太大影响就好。”自从听到了比赛的消息之后,他看起来精神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这时候还能有些认真的回答,“如果有可能,我还想继续打联赛呢。”

“当然。”秦医生猛点头,似乎对药量又有点斟酌,最后还是没有修改早上的剂量,只说可能得增加一次,精神疾病如同感冒,你要让他不忧郁不乱想,就跟让感冒病人不许打喷嚏一个道理,但是治疗好的前例也比比皆是,并不影响生活和工作就算成功,王杰希把药吃了下去,自己起身把窗帘拉开,让温暖的阳光照到屋子里,气温也慢慢升高了起来。这家精神病医院本来就在郊外,周围都是树林,就算是白天也没那么热,温度刚刚好,有一点出汗的感觉让人安心。王杰希还细心地调整了窗帘的位置,不然太过猛烈的日光找到对床老头的眼睛上,秦医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护士出去锁上房门,去下间病房了。

窗户边上有一个垫了软垫的摇椅,王杰希去卫生间里换上了一套舒适的休闲衣——就算没什么人能看到,但是他还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这是他的一种坚持——然后坐在摇椅上,有种自己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的感觉。

明明还没到三十岁,怎么就有这么一颗苍老的心呢?像他这个岁数的年轻人,有的甚至还在读硕士博士,有的进入社会了都还在地层打拼,有的干脆就在家啃老,他却已经是个肩负起一队队员、一个庞大粉丝群并且凡事都还要为后辈考虑的人了,甚至还经历了这些戏剧性的起起落落,现在坐在床边晒太阳的样子,倒真有点退休老干部的风骨。

蓝雨……是冠军么?分明只比自己晚了一届的两个年轻人啊,现在还能带领一支队伍站上最高的领奖台,没有什么道理自己却沦落到这个地步啊。王杰希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还是因为刚才服用的药,他总觉得头脑有些昏沉,他合着眼睛靠在椅背上面,想起上次和蓝雨交手的时候,还是在常规赛里,当时是微草主场,就在北京比赛。

从对方发过来那个威胁的信息之后,他几乎每天都处在一种对惶然心情的努力压抑中,如果仔细想想,那种精神状态确实对他来讲负担实在太大,每次比赛前又要顾及自己的比赛,又要照顾队伍,还要忍耐着心里不能告之于众的秘密,他不敢跟任何人说,父母、战队经理、心理医生或者已经退役的前辈,这些人本该是能分担他的压力的人,他却宁可自己一个人扛着硕大的一个包袱,半点都不敢吭声。

所有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伤口,如果你把他暴露在空气里,注意消毒,他会慢慢结痂,虽然看起来很难看,一开始也是不可言说的痛苦,但是如果你把他捂在纱布后面不敢让任何人见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挣扎地宣泄出来,那他早晚会化脓,细菌会侵蚀附近的肌肉和皮肤,把它们都变成脓水和粘液,永远不可能愈合。

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就是王杰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会掉下来,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狠狠斩断,变成虚影,但他有半点不能对别人说自己心里的恐惧和担忧,他有一段时间几乎无法入睡,这个决定做出虽然容易,但是承担结果却需要更大的韧性,他虽然尽力调节了自己的情绪,却还是没办法做到最佳状态。

但是谁知道事情过去了一个月,对方却一点动作都没有,似乎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一样。微草队在常规赛开始时候有些糟糕的表现这时候也渐渐正常了起来,王杰希一边调整自己一边调整着队伍,他会更加注重高英杰在团队赛中的发挥,自己从主导渐渐转向配合,年轻的男孩子虽然一开始也感到很吃力,但是慢慢发挥也好了起来。那些报纸当然不会放过这一重点,于是开始大肆渲染微草队内部的调整,纷纷猜测王杰希是不是已经有了退役的意向,才会在新的一个赛季里采用这样的方法来锻炼他的继承人。

面对记者的提问和闪光灯,王杰希永远是那副淡淡的表情,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我希望大家能够更加注重我们的努力和成果。”他这样回答着,“所有调整都是在为战队服务,包括我也一样,只要战队需要我,我会一直战斗到最后一秒。”

当然,事实他就是在这样做的,他估计那种丑闻爆出来之后,他的糟糕形象不可能再在联盟里立足,那大概就是他离开的时候了吧?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是想做到最好。

他还没有忘记八年前从训练营里出来的少年,那时的梦想和雄心,是他这辈子的财富。

其实过了最开始的一个月,他的状态也慢慢调整回来了,眼瞅着常规赛的前19场快要打完了,天气已经进入了冬天,之前打轮回的时候微草居然打出了一个8:2,上个赛季的季后赛,微草就是败在了轮回手上,无缘决赛,因此这次队里大家伙都挺高兴的,纷纷叫嚷着要继续努力,下周打蓝雨起码也得是个9:1,王杰希倒也没说什么,任由他们高兴了一个周末,周一开始又是紧张的训练。

微草和蓝雨是世仇,其实这说起来有点牵强,联盟里面有霸图和嘉世这两支队伍横在前面,要是真公投一个“各大战队世仇NO1”,怎么也轮不到微草和蓝雨,但是第二嘛,估计就非他们莫属了。

两队都是豪门战队,微草当年堪比嘉王超的连冠神话就断送在蓝雨的剑与诅咒之下,但是跟见面恨不得就干一仗的粉丝们不一样,其实两队队员之间关系还挺不错的,对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来讲,场上和场下永远是两个世界。就比方王杰希虽然觉得黄少天这个人很烦,但是确实是个水平很高也有天赋的选手,性格耿直,值得相交。

至于喻文州,王杰希觉得自己挺看不懂他的,要知道魔术师之所以是魔术师,那就是知己知彼,如果只是自己打的天花乱坠,对方却能猜透你的每一个后手,那也就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了。王杰希自认自己看不透叶修,但是这个喻文州,就是自己第二个看不透的人。自己就算拿出魔术师的打法,说不定也没法控制的了他吧,王杰希曾经给出过这样的评价,说实话,这算是相当高的赞扬了。但是虽然这人场上看起来高深莫测,但是现实里却是个非常细心的人,他从来不会给人压迫感,每一分话都特别有分寸特别让人舒服,就算你知道他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就算你想防着他,但是跟他说两句话之后,就忍不住怀疑起自己之前的想法了,觉得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比他再耐心、温柔的人了。王杰希说不上特别喜欢他,但是也不讨厌,大概就是个还不错的朋友关系,有的时候打完比赛,还可以一起出去吃顿饭什么的。至于逢年过节发发祝福短信,对方那个看起来就知道不是复制粘贴出来的,王杰希有时候想,就他这个手速,给每人编辑一条短信再发出去,他该不会年三十儿一天不干别的就光发短信了吧?

当然说笑归说笑,上了场那就是对手,他不会害怕对方,也不会小瞧他。这次王杰希面对蓝雨还是布置了不少有针对性的策略,依旧还是高英杰充当队伍核心,在设定战术的时候,王杰希也会要求高英杰先来拟定,然后自己再带着他慢慢修改,场上指挥有的时候也会交给高英杰来做,年轻的魔道学者每天都在艰难但是却磕磕绊绊地成长着。

周五晚上队伍完成最后一次战术布局之后,晚上大家就都不加训了,王杰希嘱咐大家都要好好休息,虽然这次是主场比赛,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他自己晚饭后在宿舍里又看了会儿蓝雨之前的比赛录像,特别是黄少天跟喻文州配合的部分,在自己的战术底稿上不时修改一两下,完成之后也已经九点多了,他去洗了个澡,宿舍里面非常暖和,他用浴巾裹着下身就出来了,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看到邮箱的标签在闪。

之前他一度看到新邮件就会精神紧张,现在倒是好多了,顶着毛巾随手点开,却不期然看到了熟悉的来信人名称:宠爱之名

“见信如唔。”

居然连开头都一样。

“又是一个多月没有联系,真是让人非常挂怀,不知道王队长有没有想出我要的答案呢?还是说已经想出来了,却不告诉我呢?”

“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想,逃避么?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不过我还是打算今天就公布正确答案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你的死期究竟是哪一天呢?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一个准确的日期了。”

“不过我不会太为难你的,等死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我不舍得让你经历太久那样的痛苦。”

“所以,就决定在明天晚上吧,明天是对蓝雨的比赛对么?应该是很精彩的对决呢,在观看精彩的比赛同时,又能收到一些精彩的消息,媒体们一定都开心坏了吧?”

“所以比起比赛,我更期待明天的新闻发布会。”

“上次发给你的照片已经删除了吧?没关系,明天你就可以再次见到了。”

“爱你的——”

“宠爱之名”

王杰希说不上来这种感觉,他不知道究竟应该感到轻松还是绝望,他还以为他还有时间,他还以为他还可以再多打一场,哪怕一场比赛也好。

原来明天,就是那个故事最终指向的结局了么?

 

全军覆没。

好吧这个词有点夸张,但是用来形容微草的团队赛也许还是很贴切的,个人赛中两分,擂台赛中两分,微草带着4:1的优势进入团队赛,却输了个一塌糊涂,蓝雨第六人刚上场,这边战斗恨不能已经结束了,这要是算人头分,估计也是个惊天大逆转。而团队赛的转折点,就是从王杰希被蓝雨强攻下去之后开始的,虽然之前他们也尝试过让高英杰领导整支队伍,但是都建立在一个局面相对平稳的状态下,可能到了最后阶段,王杰希会从上去和对方交换,带走一个甚至两个人之后给高英杰留下一个可控的局面,可是今天——蓝雨的针对性很明显没有错,可是王杰希的挣扎却显得那么无力,曾经横扫赛场的魔术师,这次却变成了天边的一颗流星,几乎一晃就过去了,剩下的几个人在高英杰的勉力支持下,也并没有坚持太久。

当“荣耀”跳到屏幕上之后,王杰希只是呆呆地看着黑色背景的屏幕上映出的他自己的脸,半晌才拿了自己的账号卡,离开了比赛的小隔间。微草其他的队员都已经出来,站在一边等着他,对面蓝雨的气氛倒是很欢腾,更衬托地整个场馆里面都是一片寂静,主场的微草粉丝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竟然没有有组织地发出什么声音,最后两个战队都回到台上,队长相互握手,倒是喻文州很是关心地问了一句:“状态不太好,你还好么?”

王杰希抬头勉强对他笑笑,摇头之后什么都没有说。

他还不知道,但是场下又有多少人已经知道了呢?等待自己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又有多少人知道了呢?王杰希几乎有些机械地被簇拥到了采访大厅里面,看着环立的记者,几乎杵到他面前的长枪短炮,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跟他一起参加发布会的是许斌高英杰和战队经理,三个人也是第一次见王杰希这么失神的样子,虽然今天团队赛打得是不太好,但是也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上,平时都很淡定的队长为什么突然就这么受打击的样子了?倒是许斌比较有经验地先把话揽了过去:“今天的团队赛的失利是我们战队遇到的一个障碍而已,蓝雨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战胜他们非常不容易。”

地下记者举手举成一片,微草的新闻官点起了一个人,王杰希抬起头来,脸上虽然没有表情,桌子底下却死死抓着裤脚,却听那个女记者小心翼翼地问:“那么微草之所以会碰到障碍是因为转型么?对于这些障碍有什么预想的解决措施?”

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上,希望他能来回答这个问题,一瞬间心意相通的安静之后,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王杰希发现现场完全不是他预想的那个样子,难道出了什么事情?还是只是刚好这家媒体没有收到爆料?他完全沉浸在这件事中没法自拔,几乎没有听清楚刚才的问题。

这时候只好高英杰接过了话茬,经过三年的锻炼,他也不是当年那个在记者面前一声不敢出的小孩子了:“这次失误主要应该由我来承担,虽然经过了一系列的磨练,但是我还是不能做到非常好的调动队伍和掌握节奏,我还会继续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战队内部也会更加积极地磨练适应新的战术。”他回答的非常有技巧,一点都没有把话题往不在状态的队长身上引。

接下来气氛总算轻松了一些,记者们都还算友好地安慰了一下失利了的队伍,王杰希也慢慢回过神来,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失误,并且表示队伍会继续磨合、继续努力,肯定会给粉丝们看到更精彩的比赛,更满意的成绩。

媒体对于王杰希这个负责任的队长还是非常宽容的,甚至有记者还主观地表达了自己美好的祝愿,总之记者会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了,坐在台上的几个人鱼贯下台,路过通道的时候就看到蓝雨几个人已经等在那儿了,黄少天得瑟兮兮地上来打招呼:“怎么样输的心服口服吧快点给本剑圣跪下吧哈哈哈!”

“少天。”喻文州小声阻止了一句,冲王杰希点了点头,王杰希也懒得跟黄少天争这种意气,客套地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跟许斌他们一起离开了。

“队长队长我觉得王杰希怪怪的你有没有感觉?”黄少天一边往大厅走一边跟喻文州念叨。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

“你说为什么啊我觉得他今天超级不在状态啊难道是小瞧我们哈哈哈这下给他一个教训看他还敢不敢?”黄少天天花乱坠地猜测着。

“不可能。”几个人已经走到了入口,新闻官第一个进去,喻文州是第二个,他很认真地低声否认了黄少天纯粹开玩笑的猜想,“王杰希不是那种人。”

黄少天咋嘛咋嘛嘴不说话了,笑嘻嘻地跟台下严阵以待的记者们挥手,但是根本没人搭理他。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只是为了看我的笑话么,我不相信你的目的只有这么简单。”

战队里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从场地直接回去宿舍,蔫蔫道了晚安之后就回各自房间去了,高英杰又被推举出来关心王杰希,王杰希也没解释什么,只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复盘时候再讨论,就把人打发走了。他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队友,有一个瞬间他甚至希望那个人公布了那些消息,至少这样就不用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发挥而无法对战队交代。不过他还是很快否认了自己这种滑稽的想法,那些照片一天没公布,自己就还有一天的机会参加比赛。他回去之后打开电脑,对着屏幕思量了很久,才打了这一句话。

他在思量自己,也在思量对方,躲在这个账号背后的那个男人对自己的了解可能远远超乎想象,自己一边挣扎一边顺着对方铺好的路一步步走进更深的深渊,到底该怎么样做才能打破这个被人抓着把柄不能挣脱的局面?王杰希自己问着自己。

“我不会用任何战队的机密去跟你交换你手里的东西,你也不要妄想从我身上获得一丝一毫的好处,有一些事情是我的底线,他们远比我的名誉和性命都要重要,所以你可以放弃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了,我是不可能妥协的。”

王杰希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对方可能要用这一次威胁达到的效果来恐吓自己,以换取他本来计划中所想要获得的东西。所以他上来就摆明了自己的态度,表示这笔交易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过去不能,现在不能,未来也不可能。

“我觉得你应该也是个玩儿荣耀、看职业联赛的人,就算你反对微草,就算你是别的战队的粉丝,你也应该知道,你这种违背竞技精神的做法,其实已经和你的初衷相违背了。”

 “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了,我也不想和你有什么更加进一步的沟通了,那些照片的处置权在你手上,我无法干涉,只是我不会再因为你的威胁而受到影响了。”

“最后,荣耀不是靠阴谋得来,但凡一个把这个游戏不止当做消遣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

王杰希又打了几段话,检查了一遍,然后点击了发送,翻来倒去的小漏斗之后终于显示出“发送成功”的字眼,他莫名地松了口气,看了眼时间,关了电脑去冲澡了。

 

“你果然比我了解得更加有趣。”

“微草对你来说,是这么无与伦比的重要么?你的那些队友们,比你自己更加值得珍惜么?那些口口声声说着支持你的粉丝们,配得上你这样鞠躬尽瘁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真是失策了。”

“想要把你逼入绝境的方法,居然不是毁坏名誉或者你的职业生涯,而是摧毁微草啊。”

“那就这样做吧。”

“宠爱之名”

王杰希出来,打开手机就看到了这封邮件,他有些茫然地坐在床上看着荧光屏投出的这短短几行字句,忍不住感觉手脚冰凉。

摧毁微草,他只是说说而已么?如果他能够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潜进自己的宿舍,那是不是说明,他可能真的有办法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办法毁坏微草的形象呢?

本来释然的心情突然又绷紧,太多次的高度紧张再到放松然后再被扼住呼吸,坚强如王杰希也忍不住生出类似于绝望的心情来。如果只是针对他一个人的威胁,他可以扛着,他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换取微草的未来,但是如果因为自己而让战队收到影响,却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到底该怎么办?怎样做才是最好的办法?怎样才能从对方的布局中跳出来,不在作为完全被动的一方。

王杰希几乎一晚上没有睡,天亮了之后就起来洗漱收拾,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几乎有点被吓到,青黑的眼圈,没什么神采的眼睛,嘴边带了一圈胡茬,他开了电动剃须刀一边刮胡子一边自嘲地笑了笑。如果那个神秘人看到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会高兴地大笑起来。

不能便宜了他。

他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了之后,套上了队服外套,像往常一样去食堂吃早点,笑着跟队员打招呼,高英杰有点怯生生地坐到他身边:“队长早。”

“早,昨晚休息得还好么?“

“不是很好。”男孩子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明显是因为昨天的比赛遭受了挺大的打击。

“其实我觉得你昨天的表现非常好。”王杰希一边吃饭一边跟他说着话,带着肯定地语气上来就是这么一句,高英杰一时有点愣怔,手里捏着个馒头半天都没放到嘴边,没底气地问:“怎……怎么可能,我根本没能控制好队伍,设定的临时战术都被对方识破了,我是个不合格的指挥。”

“首先,战术的设定和应用,临场应变的能力,组织团队进攻或者放手的意识,这些都是在实践中磨练出来的,英杰,你是个非常聪明也非常有天赋的孩子,但是我可从没有幻想过你能在几个月之内就能一个人扛过喻文州,这是非常不现实的要求。他有比你多出千百倍的经验,那些不是我能够教授给你的,虽然你昨天失误可能不少,但同事你却能有更大的收获。一会儿复盘的时候,除了你自己的打法和状态之外,我希望你还能注意到队伍里其他几个人的状态,他们有什么特点,发挥了多少,临场情绪如何,你都要了解。在学会猜对方的牌之前,我们要先了解自己手里的牌,不是么?”

高英杰受教地点点头,听王杰希接着说:“但是我表扬你的不是比赛时候的表现,对于一个职业选手,尤其对于一个队长,一个队伍核心,比赛成绩和发挥知识你职业中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什么?就是面对大众、面对媒体时候的表现。还记得你刚进战队的时候有多胆小么?但是昨天你的发言让我相信你完全有接替我的位置的能力了,英杰,我很高兴。”

“队长!我……”高英杰捏着馒头脸涨得通红,刚想解释什么就被王杰希打断了,“这种东西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觉得战队里大家谁不知道?也许他们不说,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这种心理准备,你有能力,也很努力,你会是微草未来的队长和核心,我为我的眼光感到骄傲。”

“谢谢队长……”高英杰在王杰希面前完全没有他昨天对待记者时候那种冷静的模样,嗫嚅着道了谢之后见王杰希不再说话,就也安静地跟着吃起饭来。

这个周末大家都非常自觉地留在了战队,周日一大早就集中在会议室,王杰希调出了昨晚比赛的录像,从个人赛开始,一点点细致地分析着每一场、每一个招式。个人赛的两场和擂台赛他们赢得也不算轻松,输了的那一场被拿出来着重讲解,差不多说了有一个小时,被批评的队员完全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只是非常认真地记着笔记,不时提出两个自己当时没注意到的问题。

讲完擂台差不多就到了午饭时间,王杰希让大家先去吃饭,午休之后再开始复盘团队赛,他自己却没有跟着一起去食堂,而是往战队经理的办公室去了,倒是高英杰被所有人围起来询问早上起来队长跟他都说了些什么。

高英杰一边走一边说:“就是鼓励了我一下,说我昨天比赛的时候表现虽然一般,但是新闻发布会的时候还不错。”

“我也觉得是。”许斌虽然来战队的时间还没有高英杰久,但是他人脾气不错,又是副队长,而且经验多一些,所以说话还是挺有分量的,“英杰昨天真的挺不错的,但是队长真的太不正常了。”

“是的,队长他……”高英杰欲言又止地迟疑了一会儿,被催了半天才慢慢说,“队长最近的情绪起伏似乎非常大,而且……虽然我觉得是我的错觉,但是队长今天和我说话给我的感觉,似乎他要去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像是……”他把交代后事这四个字憋了回去,因为实在是太不吉利了,但是王杰希那种语重心长的样子,真的让他心里充满了莫名的不安,他下意识不敢把这事儿告诉他自己的队友,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算了。”刘小别也在队伍里,这时候又把耳机塞了回去,“想那么多干嘛,反正我相信队长,什么事情他都能处理好的。”

大家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不再纠结了。

他可是王杰希啊,我们的队长。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个念头,高英杰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也是这个,而后他却突然难过了起来——顶着这个无所不能的形象的王杰希,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害怕呢?

 

“我来是跟你说件事儿。”战队经理这时候还没吃饭,刚准备出办公室就碰上了王杰希,刚想招呼对方一起去吃饭就听到了这么一句,他可是从微草建立就一直在的老人,和王杰希认识也有八九年的时间了,他听这语气就知道出事儿了,估计还不是什么小事儿,二话没说就把王杰希让进了办公室。

作为每天都跟着战队活动的经理,王杰希情绪的不正常他当然也有发现,他之前也试着跟他聊过一点,但是王杰希明确表示自己可以处理,不需要战队插手,他倒也就非常放心地没再管。昨天团队赛和发布会时候王杰希明显的状态低落他也看得清清楚楚,这时候王杰希主动来谈,他当然求之不得。

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虽然经理比王杰希大上不少,但也算是哥们儿了,这时候说不担心是假的,只是他除了担心王杰希,还得担心战队就是了。

“什么事儿?我给你倒杯茶,你慢慢说。”战队经理给他泡了杯绿茶放在桌子上,两个人也没有特别正式的面对面,就挨着坐在沙发上,权当聊天似的。

“我被威胁勒索了。”王杰希垂着眼捧着手里的水杯,手心被热水捂着终于有了些温度,他倒是没吭叽,特别直白地就说了出来,“大概……需要战队插手帮我了解这件事了。”


==============我是请叫我手速达人的分界线==============


思路太顺畅,如果能让我二十四小时什么都不干不吃不喝地码字,我能一天就把他完结了

但是明早还要上课,不对,已经是今早了

天天三四点睡觉的我,宠爱之名已经都满足不了了,我的下一篇文题目得叫海洋之谜,才能安抚我糟糕的皮肤

因为码得太快,所有有一些词句都没有斟酌,如果有什么对情节和表达的疑问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试着修改一下……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

评论 ( 30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