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宠爱之名 For Beloved One③

①cp为喻王,请带着这样的信念去看文吧

②背景为原著,时间为第十赛季结束后到第十一赛季结束后

③这是一篇有着又变态又虐又甜的诡异文风的文,正经的OOC、奇怪的设定大大的有。如果你不是神经病,请!不!要!点!进!来!!!

④不管你看得多么闹心,相信我这是个HE,就是那种,俩人都活着,相亲相爱的HE【除了都活着和相亲相爱,别的不保证,不满意也不退款

⑤惯例一更一万字,请确保你有足够的时间再继续看

⑥欢迎大家参与猜后续情节的活动,看看能不能看透心脏的我

致那些年我终究也买不起的宠爱之名的美白面膜

==============================================

“王杰希?”小护士打开门锁,探头进来叫了一声,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王杰希中午午饭也没吃多少,他一点都不觉得饿,大概是因为一天都没怎么活动的缘故。秦医生已经坐了剪报给他送过来,大多数都是昨天的决赛的描述,对这个赛季的总结和对下个赛季的预测,里面当然少不了微草的消息。

“第二个嘉世?微草会不会成为继嘉世之后第二个快速衰落的豪门战队?”

“阴影还是祝福,王杰希给微草留下了什么”

“联盟第一代理队长:微草战队代理队长许斌专访”

诸如此类的标题不一而足,王杰希看到也没有显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一篇文章往往会反复看很久,似乎边看边在思考什么。这时候听到有人喊他就应了一声站起来,阳光从他背后打下来,愣把病房拍出了偶像剧的效果。面生的小护士“啊”了一声,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有人来看你。”

王杰希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他住院那天,是他父母和微草的几个队员一起陪他过来的,战队已经放假了,英杰他们估计都回家了,不可能隔三差五的总来,而他的父母之前就说好,不用太担心,每周来看一次就可以了。他这刚住了一晚上,实在想不太到会是谁,所以当喻文州从门外进来的时候,王杰希还不太确定地问了一句:“喻文州?”

“也不过几个月没见,都不认识我了?”喻文州穿了件白色的短袖衬衫,灰色的西装裤,头发似乎修短了一点,看着挺精神的,手上提着一个袋子,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没有,就是没想到会是你,不是刚拿冠军,怎么想起来看我?”王杰希摇头笑了笑,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到了这份儿上,第一个记得他的会是喻文州,说不感动实在是假的。小护士看他情绪挺稳定的,就放心了,临出门却还是嘱咐喻文州:“我就在门口,有事儿你就叫我。”

男人笑起来特别和气,嗓音温柔地跟小姑娘道谢:“那麻烦你了。”

待房门关上之后,王杰希请喻文州坐椅子上,他自己就只能坐在床上,气氛多少有点尴尬,他自嘲了一句:“我现在都是危险源了,怕我把你吃了呢。”

“别瞎说。”喻文州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坐下之后看着王杰希,“他们说的那些,我都不相信。”

“不相信有什么用。”王杰希叹了口气,“之前我也不相信,但是架不住真凭实据的,也不由得我否认了。”

“抛开这些,就算你真的……生病了。”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委婉地换了一个词,“也不算影响你比赛吧?怎么就还进了医院了呢?”

“这说来就话长了。”王杰希终归还是不太愿意说起这些,他不自禁低头看了眼自己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无比怀念握鼠标和敲击键盘的感觉,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听到那种清脆又有节奏的响声。

他就算坐在床上姿势还是很骄傲,腰背挺直,手平放在并拢的双腿上。相比起来喻文州倒是比较轻松的一个,半靠着椅背,左腿搭在右腿上,像个翩翩浊世佳公子:“那就不说了,我们换个话题,我到晚上才有事,可以陪你多坐一会儿。”

王杰希笑着开了个话题:“第二个冠军了,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喻文州很老实地回答,“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站在领奖台上不下来,因为之后的那些活动真是太烦了,今儿都没能睡个好觉,天还没亮就上了来北京的飞机,似乎是有个什么系列的活动,估计得留在这儿至少一个来月,暑假都泡汤了。”

王杰希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可不是,不过还是觉得值得吧?怎么样,打算带着蓝雨再建立一个王朝么?”

“那还真说不定,毕竟你不在了,说不定就真被我们一家独大了。”喻文州说了一句之后自己都笑了,“这话要是被韩文清听到了,脸不知道黑成什么样。”

王杰希对他说的话意外没什么反感的情绪,多年对手胜过朋友,喻文州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是在夸赞他,这他还是听得出来的:“老韩也不容易,还在坚持着,叶修都退役了,他还顶在前面。霸图的核心现在已经是张新杰了吧?”

“不。”喻文州摇头否认了他的说法,“只要韩文清还在场上一天,他就是核心,虽然队伍的风格现在融合了张新杰的谨慎,但是还不足以变成一种全新的风格。”

“他比我强。”王杰希点了点头,有点出神地说了一句。

喻文州笑出了声,挥挥手说:“你要真的培养出一队的魔术师,还给不给我们饭吃?”

“现在没比赛打了,所以就开始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儿。”王杰希也跟着笑了,这是他最近以来心情最好的一天,自从他被认为得了那个见鬼的“妄想症”之后,周围所有人都是劝他“放松心情,好好养病”,但是只有喻文州——不管是客套也好安慰也罢——都把当做原来的那个王杰希对待,这是最让他开心的事了。

“对了,给你带了东西过来,差点忘了。”喻文州站起来把袋子打开往外拿东西,“我听说你睡眠不是很好,刚好之前朋友带了点自己蜂场产的蜂蜜过来,兑着牛奶喝应该挺不错的。嗯,我看看,还有一点荔枝和樱桃,现在正是水果新鲜好吃的时候,我住的酒店附近有个市场,所以就给你带了些过来,装得简陋你别介意。”他从袋子里拿出两个塑料袋,一个装着一把荔枝,一个装着满满一袋子大樱桃,王杰希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我又不是做手术要养身体,你没给我带补品鲜花和奶粉来吧?”

喻文州从袋子里最后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放在递给王杰希:“没有,这是最后一件了。”他带来的吃的喝的把本来就不大的床头柜放的满满当当的,王杰希伸手接过他递来的不大的纸盒,有些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拆开不就知道了?”

“那就先谢谢你了。”王杰希倒是没怎么客气,把包装纸拆开一个角之后就看到了熟悉的包装和字眼,这正是联盟出的他们微草周边的包装盒,他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已经大概猜到了会是什么,等包装纸被彻底撕开以后,正面的一层透明塑料后面果然是他最熟悉的人物和装束,王不留行带着大大的帽子,垂下来的帽子尖上缀了一颗黄色的星星,白色复古衬衫的领口堆着层叠的花边,黑色的翘头靴子,肩上围着小斗篷,腰间挂了几个烧瓶和魔法道具,手上握着深褐色的长柄扫帚,王杰希似乎能感觉到它木头的质感和最微小的弧度,银色的小字标明了它的名字:灭绝星辰。

小小的手办仰头看着他的操作者,就如同王杰希每次刷卡登陆之后,透过电脑屏幕和他对视时一样。

“谢谢,我必须要再说一次才可以。”王杰希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对他说,“其实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具体讲什么好了。”

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站在他旁边跟他一起看着微笑的小人偶:“那就别客气了。我猜,这才是你最想念的人吧?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打比赛了,我一定要在床头放一个索克萨尔的手办估计才能睡着。”

喻文州之后又坐了会儿,中间小护士进来了一次,嘱咐说准备走的时候拉铃她再过来开门。两个人随意闲聊着,倒也不拘束都说了些什么,却聊得非常开心。两个人之前毕竟还是对手的立场,见面的机会也不算很多,这次说的话怕是比他们之前几年的都多,毕竟喻文州身边似乎总有一个黄少天,而只要黄少天在,他永远都是在谈话里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五板块的那一位。

王杰希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跟人这么畅快地聊过天了,回想起过去的两个月,他差不多都一直重复在跟心理医生一遍遍描述自己的经历,除此之外,跟其他人的沟通简直少之又少,喻文州实在是个非常好的谈话对象,他是个非常好的倾听者,偶尔的发言也能把话题发展下去而不会出现冷场,当王杰希注意到天色有点晚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喻文州看了眼手机发出了小小一声惊呼。

“不会要迟到了吧?”王杰希有些内疚地询问。

“没关系。”喻文州虽然说着却还是站了起来,“八点开始的酒会,我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居然耽搁了你这么久。”王杰希按了床头的黑色按钮然后也站了起来,“谢谢你来看我,还有你的礼物。”

“你要是再这样谢来谢去,我就没法再来看你了。”喻文州伸开手,王杰希愣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跟他拥抱了一下。

喻文州临走的时候跟王杰希说有空就还会过来陪他,在他再说什么客气话之前就出门了,小护士探头看了王杰希一眼,又把门关住上了锁。

王杰希把水果和蜂蜜都收进了柜子里,拿着王不留行的盒子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拆开,就这样放在了床头柜上。王不留行角色的容貌并不是以他自己的真实容貌为基础设计的,但是按照一向的惯例,周边产品最流行的就是把角色和选手拼在一起,所以这个人偶严格来说应该是“穿得像王不留行一样的王杰希”,王杰希低头看着缩小了的自己的脸,手指抵着塑料硬壳,似乎想要摸一摸灭绝星辰。

“真想念你啊,伙计。”

 

王杰希现在还能记得他跟战队经理坦诚了自己的情况的时候,对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被威胁勒索了?谁能威胁勒索得了你?”

他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王杰希一向生活非常简单,私生活也是干净得很,他的父母都是大学的教授,从小家教就很严格,后来就算有了名气之后,也是一点负面新闻都没有的那种,战队经理认识他这么多年,完全想不到有什么能拿捏住他把柄的地方。

“我怀疑有人在暑假的时候,晚上进了咱们战队而且进了我的宿舍,然后……”王杰希虽然已经下了决心,但是真的要把话说出来还是挺需要勇气的,他脸上倒是没有红,反而有些苍白:“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在我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发生了身体关系,并且留下了影像证据。”

“你说什么?!”战队经理猛地站起来,茶几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杯子虽然没倒但是水溅了一桌子,“你确定么?”

“那个人从九月份开始就用邮件在跟我联系,一开始是勒索我要求我提供队内的机密,我没有答应,之后他威胁要曝光他手上的照片……”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啊!”经理有点焦虑地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觉得被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轰得有点头疼,“所以你之前状态不佳都是因为这个?”

“嗯,是的。”王杰希苦笑着叹了口气,“他周五的时候发邮件预告,会在昨天晚上和蓝雨比赛的时候向媒体爆料,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影响了比赛,真的非常抱歉。”

“算了算了,别抱歉了,这种事情你要真能处理好心情我就把你供起来,我的爷,怎么也应该跟战队里面通个气啊!”经理这时候也稍微冷静了一些,站在王杰希身边拍了拍他肩膀,“你这样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啊。”

“对不起。”王杰希又说了一遍,他抿了抿嘴唇,并没有找什么理由来为自己申辩,只是再次为根本不属于他的错误道歉,“真的对不起。”

经理看着他又心疼又着恼,想了一会儿慢慢说:“这事儿也不难处理,如果他真的进过咱们战队里,查监控录像肯定能找到。我说杰希,银装没了咱们还能做,可是如果你不在了,微草会变成什么样子啊。我们先尽量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有证据就报警抓人,没证据就跟他谈价格,哪怕把王不留行给他,我都认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我觉得,这样子对战队和队员,都不是很负责任。”

经理琢磨了一会儿:“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是之前一段时间你也看到了,现在队里没有你不行,所以在角色和你这个人之间,我们还是优先选择保你,我相信队员们也会理解的。”

话已经说到这儿了,王杰希也没什么反驳的余地了,经理这时候把自己电脑打开示意王杰希登录邮箱:“你把他的邮件都调出来给我看看,还有你之前说怀疑他进到战队的具体日期是哪天?你还记得当时的保安的名字么?我去调录像来。”

“记得,是个年轻人,叫成磊,7月29号。”王杰希熟练地登陆了他的私人邮箱,等待网页打开的时间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讲了一下,“我那天晚上也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第二天就去调录像查看了,但是都没有问题,不过也可能快进错过了什么,我也不确定。”经理那边点了点头已经打电话给保全室让拿那天的录像带子来看,并且让成磊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邮箱被打开之后,王杰希把界面调到收件箱,在昨晚收到那封邮件之后他印象中自己都没再收到过别的,但是现在收件列表里面排在第一个的,却是他周五收到的他父亲发给他的邮件,他有些愣怔,把列表往下拉了拉,又看了看垃圾信箱,却都再找不到之前那个署名“宠爱之名“的人给他的发的邮件。

经理挂了电话之后就站在他背后一起看着电脑屏幕,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

“不见了……”王杰希皱着眉把收件箱从最开始的一封一直检查到七月份,都没有找到任何一封“宠爱之名”的来信,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又翻了一遍,脸色变得更差了。

“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经理很是困惑地问他。

“邮件不见了,所有对方发给我的邮件,都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王杰希在搜索栏输入了关键词,却只找到了一堆归属在“已发邮件”里面的邮件,这正是他回复的所有东西,可是这时候看来却像是在唱一出独角戏一样滑稽。

“你最后看到那些邮件是什么时候?”经理自己拿过鼠标点开了一封王杰希的回复,他的消息都非常简洁,经理关了一封又打开另一封,一脸地莫名其妙。

“今天早上。”王杰希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今天早上早饭前我还查看过邮件。”

“然后现在就没了?这也……”经理话说到一半就被敲门声打断了,他说了声请进,就看到保全处的负责人拿着硬盘,带着一个看着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起进来了:“经理,这是您要的录像,这个就是成磊。”

小保安看起来有点害怕,低着头畏畏缩缩的,经理道了谢之后就让负责人先回去了,他把邮件的问题先放了放,就只是问那个小保安:“7月29号那天晚上,是你值夜吧?”

“是……是的。”成磊点点头,惴惴地小声问,“出了什么问题么?那天……那天王队也跟我要录像来看来着。”

经理侧头看了眼王杰希接着问:“那你那天晚上发现什么异样没有?”

“没……没有啊。”小保安猛摇头,“我记得可清楚,王队那天跟我打了两把游戏,回去的时候就八点多了,我当时把大门锁上之后,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听广播,后来一点多的时候,在宿舍附近转了一圈,然后就又回保安室呆到了天亮。这、这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呀……”

“你别紧张,先回去吧,如果还有需要会找你的。”经理听着他的回答还挺合情合理的,一时也不知道再问些什么,也就挥手让他出去了,等门关上才回头问王杰希:“怎么样,找到了么?”

“没有。”王杰希还是再一遍遍查看着自己的邮箱,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些理应存在的邮件。

“那除了邮件呢?你有什么别的证据么?”经理撑着桌子看他反复滑动着进度条,有些无奈地问了一句。

“没有。”王杰希停顿了一下,“他之前给我发过那些照片,我是在手机上下载查看的,但是后来就……都删除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

“算了,你也别想太多,我今天会把这个录像仔细看一遍的,如果有问题我随时告诉你。”经理把移动硬盘放在了桌子上,把王杰希从椅子上拉起来,“现在先别想这些了,我们去吃饭吧。”

 

团队赛的复盘要讲得更多,从两点说到五点多也不过才完成了一半多一点,虽然后面大概就是个被打得无还手之力的局面,但是王杰希还是想通过这个给高英杰讲一些指挥方面的经验,所以就暂停了进度,说剩下的留到明天上午再说。他跟着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刚打了饭就看到经理来溜达,大家纷纷问好之后继续自己吃自己的,王杰希放下筷子站起来又被经理按着坐下:“不着急不着急,你先吃饭,吃完了还来我办公室就成,咱们一会儿说,一会儿说。”说完自己也打饭去了。

要说王杰希一下午都心无旁骛那肯定是不可能,但是他对于自己的邮件会消失这件事情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这些玩儿游戏的,说白了连个技术宅都称不上,对电脑最了解的就是开机关机启动关闭游戏,别的擦不多也是一窍不通,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什么,他自己也想不到。

虽然很苦恼,但是他表情上还是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跟坐在附近的队员该聊天聊天,自己该吃饭吃饭,晚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才去经理办公室,敲门获得允许之后才进去。

“杰希啊,那天晚上的录像带我看了,从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反正我看到的跟成磊描述的是一样的,完全没有人进过咱们的大门,更别说接近宿舍楼了,你再仔细想想,会不会是你记错时间了?”

“不可能。”王杰希摇着头否认了,“那天是七夕,所以我印象还挺深刻的。”

“好吧。”经理叹了口气,“那那些邮件呢?你找到了么?”

“没有。”王杰希无奈地回答。

“这真是奇了怪了。”经理的电脑上还在播放着那天的录像视频,空荡荡的战队内景,哪里都是王杰希所熟悉的样子,哪怕一点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你把你的邮箱的用户名和密码告诉我,我会让人查一下你的邮件通讯情况。然后这个录像我也会送到专人那里去分析有没有剪切的痕迹,成磊我也会继续观察他的,你就先放下心来好好比赛吧?”

“好的。”王杰希点头答应下来,把邮箱的信息写在纸条上留给了经理,然后回自己宿舍去了。

王杰希完全没有因为那些邮件的消失而感到庆幸,现在只有他,和那个神秘人能证明那些邮件的存在,虽然经理他们都非常信任自己,但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个笑话。

难道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他忍不住这样怀疑自己,但是随即又否认了,如果这是梦,简直就是他能想象的最恐怖的噩梦。

他的直觉在叫嚷着这古怪的背后一定有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但是他却一点都想不出会是什么,这种无从猜测的感觉只能让他更加揪心。这个神秘的男人从出现开始,就不断破坏着他的生活,而他却连反抗都被证明是无谓的挣扎。

王杰希那天晚上好不容易入睡之后,又做了那个可怕而香艳的梦境,梦里面男人温柔到让人心寒的声音依旧,黏腻的亲吻,不受控制地快感,不同的是,王杰希这次半截就从梦中惊醒过来,他感觉下身的欲望涨得发疼,只能睁着眼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纠结再三之后还是用手解决了问题。

难道真的只是个梦?那场性爱,那些邮件,那个神秘男人,那些照片,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他的一个幻觉,王杰希自己都觉得有些拿不准了,他只能一遍遍地说服自己:“那是真的存在过的,不要怀疑。”

不要怀疑。

 

微草这一个赛季的成绩一直都不是很好,除了上次打轮回的突然爆发让粉丝激动了一下之后,蓝雨似乎是他们噩梦开始的转折点,从那次之后,微草连续败给了雷霆、百花两支队伍,在一个议论纷纷的状态下经历了全明星周末,然后进入了常规赛的下半段。

今年的全明星阵容和去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王杰希的排位不降反增,跟他今年的表现比起来,不得不说粉丝的热情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三天里陆陆续续有关系不错的熟人来关心他最近怎么了,王杰希一律用“身体不适”给打发了,叶修也挂着个战队教练的名头跟来了,好一通嘲讽也没套出真话来。

“还没恢复好么?”倒是不久之前刚刚交过手的喻文州还算是比较真心实意地关心了一下,旁边就是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声音:“啊哈哈哈哈王杰希你是不是被本剑圣吓的呀如果你害怕你就告诉我嘛你告诉我我也不会让着你的呀哈哈哈!”

王杰希笑着回应了一下喻文州,半点都没搭理自娱自乐的黄少天。

下半轮比赛开始之后,战队那边根据这个情况也跟王杰希谈过,认为在没有出现确定结果之前,还是要请他尽快调整状态,如果下半段再不发力,微草甚至面临着八年来第一次闯不进季后赛的尴尬局面。有一些小道报纸甚至已经大肆宣扬了起来,各方“专家”对于微草,和王杰希个人状态的猜测,要是整理起来估计都能出小说了,还好他们目前还没有一个人真的猜到点上。

其实不用战队说,王杰希自己也一直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自从那个“宠爱之名”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之后,他觉得自己却再也不能当做没发生一样回到半年前时候的那种状态。对于一个电子竞技比赛的职业选手来说,状态简直就是他们的生命,而作为一队核心的王杰希不能发挥到最佳,可想而知微草整支队伍的发展势头会是什么样子。

凭借自身的装备和技术优势,微草依旧能笑傲那些小队弱队,可是在面对经验丰富状态良好的强队时,微小的漏洞立刻被撕扯大,然后变成比赛中的决胜点。现在不止小道报纸,连《电竞之家》这种权威媒体也开始探究微草战队的未来,不管是约的专访、赛后新闻发布会的总结还是一些专栏写手的评论,都不约而同地在问一个问题:

“王杰希,你到底怎么了?”

 

“杰希,来你坐,我慢慢跟你说。”事情就这样拖到了一月底,上一周微草刚刚险胜了从挑战赛打回来的新嘉世,说起来像是个挺高兴的事儿,但是仔细想一想,现在的新嘉世都是些当年从训练营里出来的孩子,装备角色什么的更是拍马都赶不上他们这些豪门战队,结果微草只是看看落了个险胜,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成绩。周日晚上复盘结束之后,经理把王杰希拉到办公室,一起的还有那个姓肖的心理医生,王杰希跟两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坐了下来,看经理坐在桌后的办公椅上,表情有些凝重。

“是这样的,那盘录像我已经找专业的人分析过了,完全没有剪切或者拼凑之类的痕迹,所以可以确定那天真的没人进过你的房间。”经理倒也不跟他绕弯子,上来就很直白地直接交代了,“你的邮箱我也检查过,并且让老板通过一些方式跟开发公司联络了一下,查找了一下你回复邮件的那个邮箱的基本资料,也要到了密码什么的,里面全部都是你发过去的未读邮件。”

王杰希皱着眉安静听着,也没有说任何话,所以战队经理就继续说:“为了确认,我们还拜托运营的公司查找了一下资料库,确认建立这个邮箱账号的电脑IP就在咱们战队里。”

“在咱们战队里?”王杰希终于开口了,似乎有点不太明白他说的意思,于是就只是用疑问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却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对的,就是说,有个人,用咱们战队内部的某台电脑,创建了这个邮箱。”经理解释了一下,“创建日期就是七月底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记得,应该只有你留在战队吧?”

“是的,我……”王杰希感觉自己似乎明白经理要说的意思了,所以只迟疑了一下,就也没再说什么。

“然后我跟肖医生也沟通了一下,他跟我说你在八月初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过睡眠不好的事情,是这样的么?”

“没错。”王杰希的手指有些紧张地弯曲了一下,但还是点头承认了。

接下来说话的换成了肖医生:“王队,非常抱歉,我知道咨询者的私人情况我是应该保密的,但是因为经理说你的这些情况可能涉及到了比赛,所以我才跟他说了一下,并且交流了一些关于你的状态的看法。我认为从当时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可以判断出,你那时候的精神处于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我知道你的自我调节做的很好,但是有一些事情可能是你不知不觉中忽略了的,而这些小的诱因累计在一起,对你的精神形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之下,你可能会相信想象出来的一些事件、人物,从而从某种程度上逃避现实对你的压抑。”

“这种病症,我们普遍称之为妄想症,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妄想性障碍。你的表现,很大程度都吻合了被害妄想的这个分支的临床表现。所以……”肖医生说了一大段之后开始有些支支吾吾,他最后也没说出那句话,但是王杰希已经明明白白听懂了。

“所以,我得了这个……妄想症?”王杰希替他说出了主旨,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就是这个说起来几乎可以称的上是莫须有的病名,就改变了他之后的所有生活。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努力重申了一遍,“但是我经历的那些真的都是真实的,我可以用我的信誉保证。”

“我们当然都相信你!”经理赶紧跳出来说话,像是哄孩子一样地劝慰他,“我们从主观上当然都是相信你的,但是杰希,你要明白,这种病症主要就体现在你可能没办法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你想象出来的。你说的我们都理解,但是……但是队里还是希望你能配合一下肖医生给你准备的治疗。当然我们也会随时警惕你所说的那个威胁你的人,如果他要是再出现,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并且绳之以法的。”

“我明白了。”王杰希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平静得让经理都有点慎得慌,忍不住不停扭头去看肖医生,后者也很无奈,只好开口:“当然,妄想症跟脑神经的病变完全没有关系,只是你心理的不适而已,放在我们行内那就是一个小感冒,根本不严重,只要你配合治疗,相信很快就可以解决的。”

“好的。”王杰希似乎没有半点不接受的样子,简直可以用逆来顺受来形容他现在的表现,他坐在两个人的对面,隔着一张办公桌,垂下眼睛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的,经理放心吧,我会配合治疗的。”

“那就好那就好,比赛你还是照常打,完全不用担心,队伍不会因为你的这个……而对你有任何不公平的待遇,你这么多年的辛苦,我们还不理解么?”

“谢谢经理。”王杰希甚至还礼貌地向他道谢,经理连忙站起来说不用不用,然后让肖医生陪王杰希回房间,两个人就也告辞了。

回去的一路上,王杰希很认真地询问了一些关于“妄想症”的相关问题,肖医生也大概给他介绍了一下治疗的大概方案。虽然这个主要属于心理障碍疾病,但是肖医生还是给他准备了少量的神经类药物,剩下的就是做心理辅导,发现症结所在——也就是他们认为的他的幻想的起源——然后帮助他慢慢区分真实和虚幻的区别。

“其实并不难,只要你信任我,信任你自己可以做到,就没问题的。”肖医生尽职尽责地陪他走到了门口,看他打开房门很诚恳地说了一句。

王杰希把钥匙放好,回头点点头:“我明白的,多谢你了。”

“不用,明天有空来我办公室吧,咱们可以商量下具体的治疗方案。”肖医生也客气地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王杰希很平静地把门关上,换上了家居的衣服去洗漱,他洗好脸之后,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指尖尝试着触碰了一下镜面里自己的脸颊:“到底要……怎么才能信任自己?”

你们不是说,我已经是个连真实和幻觉都分不清的人了么?

他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上有一道很浅的泪痕,于是他又低下头洗了两把脸,擦干净之后回到了房间里。


==============我是快要累死了的分界线=================


一天一万字连续三天成就get√

真的已经累到言语不能

我确实是在虐大眼,虐的我自己都心疼,快来跟我谈人生

不,还是等明早吧

明天大概没更新了,我要履行诺言去日magic

现在还是让我先睡觉……

评论 ( 36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