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⑩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10、看不见的丝线

十二月底的晚上是真冷,喻文州把抓着牵引绳的手放进大衣兜里,卢瀚文冻得四条小细腿都哆哆嗦嗦的,在附近草地上闻来闻去就是不肯痛快地解决问题。

“瀚文。”喻文州有点无奈地叫了它一声,顿了一下之后慢慢说,“小别在家等你,你真的不快点么?”

卢瀚文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但是它对刘小别的名字相当敏感,听到了之后立马扭头看了喻文州一样,叫它吃饭它反应都没这么快,但是随后发现喻文州似乎就是说说而已,小吉娃娃似乎流露出了一丝不屑,伸舌头舔了舔鼻子,扯着他接着转圈,以至于喻文州都觉得它跟黄少天绝对没学什么好。今天晚上小区里安静得有点慎人,因为天气冷他们也没有走太远,只是在店附近的几片草地上晃悠着,平时晚上黄少天都会带着卢瀚文往大学那个方向走远一点,有时候还会碰上经常一起遛狗的几个狗友,喻文州觉得卢瀚文可能是想往那边去,又等了五分钟还没有收获之后就带着卢瀚文沿着小区栅栏,往北边溜达过去。

街上车也很少,附近的几家小买部也都关门了,喻文州拽来拽围巾试着跟卢瀚文交流:“瀚文。”透过围巾发出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他冻得耳朵都没知觉了,他格外怀念王杰希店里温暖的空气,还有那人亲手泡得热茶,“少天明天要去叶前辈那儿,让他带你一起吧,给叶前辈拜年。”

识相的卢瀚文几乎立刻就挑中了旁边的一片草地,弓着身子开始上大号,被喻文州卖了的叶修正带着苏沐橙跟陈果一起吃饭,抢了一筷子鸡丁正往嘴里放就打了一个大喷嚏,陈果当场就炸了:“叶修你要点脸!喷一桌子吐沫星子让不让我们吃饭啊!”

叶修抽了张纸巾一边擦鼻子一边说:“老板娘你别怒,是不是屋里空调开太低了,我刚才感到一阵恶寒。”

“别找理由!”陈果气哼哼地又凶了他一句,把离叶修比较近的几盘子菜干脆都推他跟前去,剩下的都拿的远远的,“沐沐你来跟我坐,咱俩吃这些。”

苏沐橙笑眯眯地坐去了她身边,看着板着脸的陈果没过多会儿还是去找空调遥控器去了。

那边喻文州用随身带着的废报纸和小袋子给卢瀚文清理了一下现场,然后顺着来时候的方向开始往回走,小吉娃娃跟在他旁边,却似乎有点不安的样子。喻文州一开始没太在意,只觉得卢瀚文走得很慢,只以为他还没玩儿够,但是走了还没几步路,瀚文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拉扯着绳子一个劲儿地冲栅栏里叫唤,但是因为拴着牵引绳,上半身都立了起来。喻文州顺着他叫的方向看过去,就见有只老黑猫正从栅栏缝隙里钻出来,这时候蹲在原地看着他们。卢瀚文似乎知道什么的样子,很着急地回来咬着喻文州的裤脚直拽,喻文州有些无奈地顺着他的力道跟着跑起来,心里琢磨着自己到底养了只什么动物,瀚文到底什么时候学会了跟猫交流的技能?后来突然想起刘小别,就不惊讶了。

卢瀚文引着路,一人一狗从最近的人行小门进了小区,卢瀚文在路口连犹豫都没有,喻文州得用最快的速度跑起来才能跟得上它。他们在的这个地方有个小花坛,春天的时候会开很多的迎春花,现在只有裸露的土地和黑色的枝条,卢瀚文一蹦就上了花坛,喻文州只好把手上的牵引绳放开,自己从花坛旁边绕过去。卢瀚文虽然个头小但是跑起来速度还是非常可观的,曾经有一次叶修把它惹恼了,一人一狗在大街上飞奔,连马路都没来得及过叶修就被他赶上叼住了裤脚,差点摔了一个马趴——虽然叶修是个死宅,但是毕竟也是个成年男人,这也能证明一些什么了。

等喻文州绕过花坛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卢瀚文的影子了,他猜这小东西大概是钻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去了,花坛这边是一条小路,旁边都是松树,喻文州不知道具体往哪个方向追,就只能沿着路往下跑,一边叫着卢瀚文的名字。他心里隐约猜到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边左右张望着边想了一下如果真的撞上了那个人的话应该怎么办,当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人抓住,希望这次赶到的还算及时。

这时候路左边的林子里传来了很响亮的狗吠声,隐约的手电筒的光从林间透出来,喻文州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就追了过去,卢瀚文只叫了几声,然后是一声有些凄厉的哀鸣,手电的光也黯了下去。

因为天气好,明亮的月光透过针叶照进来,有些冲鼻的血腥味这时候是引路的标志,喻文州停下来就听到很小的呜咽声,他顿了一下还是顺着声音过去,看到卢瀚文侧躺在地上,有些费力的想要爬起来却站都站不稳,不远的地方还有只灰猫,肚子整个被剖开,血流了一地,不知道是死是活。喻文州还是先去查看卢瀚文的情况,他有些紧张地蹲下来准备查看他伤到了那儿,却有个毛球从他面前的树上跳了下来,他下意识把手挡在卢瀚文身前,保护自己受伤的宠物,警惕抬头就只看到毛色熟悉的花斑猫脊背都弓起来,炸着毛盯着他。

“小别?”喻文州愣了一下退开一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的刘小别细细叫着,凑上来伸出舌头去舔卢瀚文的眼睛,爪子轻轻推了推小吉娃娃的脑袋,叫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焦急,卢瀚文却只是闭着眼睛躺着,小胸脯急促地起伏着。喻文州伸手摸了摸它的胸腹和后背,然后是四肢和脖颈,刘小别躲开了一些,这次倒是很老实地蹲在旁边,几次似乎想探头过来,却又缩了回去。

喻文州从头检查了一遍,叹了口气拍拍手站起来,就看到刘小别小心翼翼地用脑袋去拱卢瀚文,却没有收到一点回应,猫咪一边不停地叫着一边去舔瀚文湿润的鼻头。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瀚文,别装死了。”

卢瀚文装的跟真的似的,这才睁开眼睛,虚弱地哼了声然后也去舔小别的下巴,喻文州不再搭理这对小情侣,转头赶紧去看那只灰猫。这个凶手很明显是为了虐待动物,没想一下就让它丧命,所以这伤口看起来血肉模糊,肠子都快流出来了,但是只要缝合得好,问题也不大。喻文州舒了口气,拿出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响了两声之后是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握在手里突然响起来的手机按掉,对被他堵住去路的人语重心长地说:“把刀子放下。”

小型的手电掉在一边,穿着件红色呢子大衣的女孩子看起来长得很漂亮,双手握着刀子紧张地看着王杰希,手上还沾着些凝固的血液,有些歇斯底里地叫着:“我不过就杀了几只猫而已!你不能把我怎么样!不能怎么样!”

王杰希实在不知道自己这是运气好还是不好,他心神不安地等了十多分钟,本来还算老实的刘小别却突然炸毛一样焦躁了起来,蹲在店门口不停地挠着门,就跟那天英杰走失时候一样,他看了眼时间,还是穿上了大衣,把有些害怕的英杰留在家里跟着小别出门了。

刘小别一开始还有些迟疑,走走停停的样子,王杰希勉强能追上他,但是等它确认了方向之后,半点等等自己主人的意思都没有,跑着跑着就没了踪影,王杰希只隐约看到了一个方向,只能顺着跟了过去。

他大概能想到刘小别突然焦急的原因,动物的感知范围远比人类要强很多,刘小别这样估计是察觉到了危险,甚至可能是卢瀚文出了事儿,那么跟卢瀚文在一起的喻文州呢?

“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问题?”他一边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边顺着小树林边往里张望,他怕进去反倒会跟人错过,正想着拿手机打个电话,就看一道手电的光离自己越来越近,喻文州出门肯定没带手电,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游荡的人,就算不是他们要找的凶手,可能性也非常大。王杰希本着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的理念,站在树后没出声,直到那个女孩子跑出来停下休息的时候才开了口:“你手上的刀子已经超过了十厘米,属于管制刀具的范畴了,你知道么?”

那女孩子尖叫一声,转身过来如临大敌地面对着他:“你、你是什么人?”

“路人。”王杰希的手机这时候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见是喻文州也就放下心来,喻文州既然给他打电话肯定就是见到了刘小别,并且自己也没什么事儿,他干脆没接,只是很认真地劝说着看起来比他害怕得多的女孩:“把刀子放下。”

女孩子手都在发着抖,王杰希如果不是看她手里握着的刀子,完全不敢相信她会是之前那两个尸体的制造者。他想起那些来他店里跟英杰和小别玩儿的大学女生,还有喻文州店里的几个小护士,她跟那些女孩儿看起来并没什么两样,但是做出的事情却截然相反。

“是的,我也没有准备把你怎么样,但是你拿着刀子非常危险,所以现在就放下,好么?”王杰希试着靠近了两步,那女孩儿非但没有后退,反而神经质地挥动手里的刀,锋利的刀尖折射出清亮的月光:“我不,我、我没犯罪,你也不能抓我!”

“是的,我不能,只要你把刀子放下,如果你拿着它被警察碰到,倒有可能被误会什么。”王杰希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似乎伸手想要安抚地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却险些被割伤手臂,女孩子一边发抖一边笑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怖:“什么误会!什么误会!几只猫而已!我就算杀上一百只又怎么样?!不过是些畜生罢了!”

王杰希脸色终于有些冷下来,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表情狰狞的女孩,低声问:“既然如此,你在害怕什么呢?”

他毫不退让地逼上两步:“为什么要逃跑呢?为什么要用刀子对着我?你自己心里觉得自己犯了罪,不是么?”

“不是!不是!我没罪!我……”她似乎找到了什么精神支柱,“你不用吓唬我!我不会上当的……”

“你真正想杀的是什么人?你的家人?你的老师?还是比你优秀的同学?你不敢用刀子对准那些比你强大的人,就只能用流浪猫发泄么?”王杰希语气非常尖锐,女孩听着他的话几乎慌乱地倒退两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害怕了,因为你自卑,还把自己的无能都归咎到别的人身上,对么?”

“你胡说!”女孩似乎被他说中了痛脚,疯了一样举着刀子向他冲过来,王杰希往旁边让了一点,一手捉住她的右手手腕一手握拳磕了一下刀柄,沉重的长刀从女孩子汗湿的手心滑落,“叮”一声落到水泥的地面上,他赶紧踢了一脚把这个危险的东西弄得远远的。好不容易长出了一口气,他正想说话却看女孩用左手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直接捅向他腰侧,两个人离得非常近,王杰希一手依旧捏着她手腕,另一手勉强收回来挡了一下,小臂上一瞬间刺骨的冰凉,他闷哼了声往后退了两步,一柄弹簧刀几乎没柄而入插在他左手臂上。

女孩子踉跄了一下坐到了地上,眼睁睁看着鲜血顺着露出一个头的刀尖一滴一滴落下,她尖叫了一声爬起来转头想跑,刚才被握住的手腕却一紧,王杰希似乎只是轻轻动了动右手,她就被拉得又摔在了地上。

 

“喂?你在哪儿?”喻文州听见那边电话被挂了就非常识趣地没有再拨过去,只是把大衣脱下来兜住那只受伤的猫。卢瀚文的伤估计是被踢了一脚造成的,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肋骨可能有骨裂,他刚伸手想把瀚文抱起来这边手机就响了,他赶紧接起来,有些担心地问。

“就小树林的外面,小别跟你在一起?”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喘,“让它来找我,我抓住那个女孩子了。”

等喻文州跟着领路的刘小别走出来的时候,还隔着老远就听到女孩子的尖叫和哭声,走近一点才看到王杰希站在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旁边,那女孩灰头土脸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挣扎,却怎么都站不起来,看起来倒有一些莫名的滑稽。

喻文州不敢走快,倒是刘小别先窜了过去,毛都炸起来对着那女孩发出“糊糊”的威胁声,王杰希看到他才松了口气,喻文州走近才看到他脸色是不正常的苍白,却带着点释然的笑意说:“我已经报警也打了120了。”


============我是哦妈蛋怎么周末就结束了的分界线==========


心好累,最闹心的一段终于撸出来了,一整天才4000多字,效率好低,感觉写的也哪里都不太满意,难受死了

这两天玩儿消灭星星玩儿的有点魔怔,打字的时候都想着怎么才能消掉……脑子不太好

明天有课,不确保更新QvQ

评论 ( 8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