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The magic of life⑪

①私设多,雷勿戳,有动物设定,不会变成人的那种!宠物店老板喻文州X魔术道具用品店店长王杰希

②傻白甜,纯谈恋爱

③会有H,位置不定,先打好感情基础【握拳

==================确定再往下看哦==================

11、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大概是生他气了。

他得到的第一个征兆其实是没精打采的刘小别。这有两三天的时间了,王杰希很少见这个平时还算活泼的宠物在玩儿玩具,它似乎总是有点忧伤地趴在窗台上晒着冬天的太阳,王杰希觉得贴着窗户太冷就给他放了个垫子,结果它似乎就在那儿安家了,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之外,就往垫子上一趴,懒洋洋地看着窗外。

“小别?”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王杰希关了店门,费力地用一只手洗漱收拾之后回到房间,发现坐在他的被子上舔爪子的只有英杰,他有点担心地下楼,就看到刘小别蹲坐在窗台上,像平时一样,尾巴绕过来挡住前爪,有点矜持有点骄傲,鼻子尖在玻璃上留下一小片白色的哈气,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只回了下头,然后又回复了之前的姿势。

前两天,它就算白天在窗边蹲着,晚上也会睡在二楼的。

“这两天这么消沉,在想瀚文么?”王杰希走过去背靠着窗边的暖气,伸手用指尖搔了搔它的头顶,小别低头眯着眼睛任他动作,然后向他挪了点,脑袋轻轻靠在他缠着纱布的手臂上。自从那天晚上从警局回来之后,王杰希就没再见过喻文州和卢瀚文,他想了想安慰自家宠物:“瀚文受伤了,等伤好了肯定就来找你了。”

刘小别仰头看了看它的主人,然后又看看窗外偶尔有车灯划过的夜色,粗糙的舌头舔了舔王杰希的手心,终于从窗台上跳下来,跟着王杰希上楼了。

第二个征兆应该是黄少天,本来还有两天假的人一月一号中午就晃悠着来给王杰希送午饭了,倒着坐在椅子上看着王杰希慢腾腾地用勺子舀汤喝,下巴搁在椅背上晃晃悠悠的,一副被妖怪吸干了精气的模样:“大眼儿你真行啊大过年的进医院新年快乐我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今年每天都像今天这么好运气你说说你你当自己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么你就一个弱鸡宅男还想跟人一个拿刀的搏斗空手入白刃啊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现在倒好残废了吧只能靠小爷我给你送饭吃了吧?”

王杰希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喝汤,最后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嗖嗖嗓子开口了:“你父母让你哪天去相亲?”

黄少天瞬间被戳了痛脚,“噌”一下就炸了:“大眼你烦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和队长一样可恶啊!!!都怪队长不陪我回去害得我被我爸妈念叨了整整一晚上吃完饭还不许回屋你知不知道我昨晚本来跟叶修约好要用斗地主一决高下的结果最后还要留在客厅接着听他们说教每次我说一句就有十句等着我不许反驳不许抗议这还要不要人活不对这还不能全怪队长主要都怪你要不是你队长肯定就陪我回去了我也不会这么惨我被你害成这样队长居然还让我每天给你买饭送饭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欺负我我不干了!”

“首先,你跟叶前辈也没什么高下好决,你哪次不是输?”王杰希感受了一下黄少天口中似乎比他能说十倍的他的父母,觉得这都不止是夸张了,这得是科幻小说里才能出现这种人设,然后赶着在黄少天再次开口之前问了第二个问题:“文州让你给我送饭,他为什么不来?”

黄少天一下子哑火了:“你你你你听错了我是主动要来给你送饭的咱俩谁跟谁啊是吧我一听你受伤了着急得不得了你看我还买了大骨汤吃什么补什么我跟你弄点骨髓出来啊?”

“我的骨头没受伤。”王杰希有点无奈地说了句,看着眼神飘忽的黄少天,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却没有发现。

第三个征兆是个像往常一样的周一下午,唯一变了的是看书喝茶的变成了他自己一个人。其实他的伤说严重也严重,不说别的,看看当时那一地的血就知道了,可是说不严重也没那么严重,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怎么,那虽然是个很可怖的贯穿伤,但是能贯穿的原因就是它并没有伤到骨头或者大筋脉,养好之后也不会影响手部的活动,其实要是左手不用用力,他自己都想不起来手臂上被刀子捅过。

当时喻文州脸色就不是很好,王杰希看到了,但是小区派出所的值班警察跟他差不多前后脚到的,看了现场之后也有点目瞪口呆。王杰希手指上常年带着道具指环,一般用来做操纵物品一类的魔术,这时候把透明的丝线收回来,那女孩儿哭得梨花带雨倒也不跑了,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没想伤他,我不是故意的,你们别抓我”这样的话。俩警察一个把那个女孩带走,毕竟蓄意伤人这是绝对要拘留的,一个留下陪两人先去医院,然后再来做笔录。

救护车来得慢了点,王杰希捂着插着把刀子的胳膊坐在附近的花坛边上。留下的那个片儿警似乎还跟喻文州挺熟,两个人站的远远的说话,喻文州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却也没打招呼,带着受伤的一猫一狗就走了。刘小别本来蹲在王杰希旁边,看卢瀚文被抱远了也不吭声,就是看看王杰希又看看喻文州的背影。

“小别,你跟着文州回去。”这时候有点王杰希当时已经开始觉得疼,也有点发晕,一会儿去医院他不可能带着小别,所以低声跟纠结半天还是选择留下来的刘小别说了句,花斑猫看了他一样,侧头蹭蹭他没受伤的手臂,跳下花坛跑远了。

王杰希之前是瞧见喻文州手上拎着的外套沾了不少血,卢瀚文也看起来恹恹的,估计他是着急回去救命的,他唯一在意的是,一向细心的喻文州怎么会忘记来把刘小别叫走。

只是后来救护车就来了,那个警察倒是全程陪着他,挂号拔刀消毒缝针,然后得到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和纱布。他没回店里,直接去了派出所,把他之前的情况交代了一下。他也没说之前遇到的流浪猫虐杀的事情,就只说出来找朋友,看到了那个女孩儿拿着管制刀具而且举止有些鬼祟,于是劝说了两句,然后就被袭击了。

等折腾完这些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他出派出所的时候正碰上匆匆赶过来的喻文州,男人换了件大衣,头发被风吹得有点乱,脸色苍白也没什么笑意,看到王杰希停下脚步说了句:“我把小别送回你那儿了。”

“谢谢。”王杰希当时累得厉害,也没想那么多,“辛苦你,我先回去了。”

喻文州点点头,两个人擦肩而过,然后似乎有——王杰希算了算——似乎有三天都没见面了,虽然前两天是周末,但是宠物店也休息,喻文州却一步都没踏进过他的店里,就连已经变成习惯的周一下午,也都没有出现。

王杰希后知后觉地从这三个征兆里判断出了喻文州这是生气所以故意不来见他这件事儿,一边喝了口茶一边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地开始思考原因。

因为瀚文受伤了?因为我去找他了?因为抓了那个女孩子?因为我……受伤了?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自己裹着纱布的胳膊,试着张开手掌又握拳,牵扯到的肌肉果然还是痛得厉害。疼痛中他的思路跳了一下,另外一个问题似乎突然就超越了刚才那个的重要性。

这个人的情绪,自己是什么时候在乎起来的?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轻轻挠着趴在桌子上的小黑猫的下巴,才不过三天没见面,却感觉生活中少了一块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一直以为关系更亲近的黄少天即使消失一周,自己也不会生出这种不适应的感觉吧?

喻文州的存在感一向很低,不像黄少天,只要他在你方圆百米之内,你就没办法忽略他,可是仔细回想起来,这三个多月的生活里,真正每次有需要就会出现的,其实是安静的喻文州。

即使那些个周一的下午,他们只是坐在一个房间里几乎连交谈都没有,但是少了一个人的沙发这个时候却显得让人不舒服的空荡,王杰希有些出神地叹了口气,仍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刘小别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蔫蔫地趴了回去。

 

被救回来的那只灰猫恢复的还不错,唯一的问题就是流浪猫普遍都不太信任陌生人,喻文州喂它的消炎药被残忍地拒绝了,所以他只好把药片都磨成粉末然后混在奶粉里去喂,少食多餐,一次一点儿,半夜还得爬起来给它加餐。所以王杰希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沙发上补觉,黄少天又跑去找叶修了,他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挠门的声音,还以为那灰猫又怎么了,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大门传来的,王杰希肩膀上挂着一个高英杰,正弯腰去抱贴在玻璃门上的刘小别,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就对了个刚好。

“怎么过来了?伤好点了么?”喻文州当然不可能把他们关门外,他笑起来的表情,关心的样子,都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是王杰希还是体会出那么些不太对的味道,斟酌了一下才回答:“我的伤本来也不是很重,想着出门走走,顺便带小别来看看瀚文。”

卢瀚文的窝被挪到了一楼,总是活蹦乱跳的小吉娃娃现在只能可怜巴巴地躺在垫子上,刘小别这时候又矜持起来了,就跟这两天望眼欲穿的不是它似的,翘着尾巴慢悠悠走过去,卢瀚文激动得叫起来声音都变调了,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它最后才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搭了一只爪子过去。

“瀚文的肋骨有骨裂,活动就会疼,这两天呆得都快发霉了。”喻文州端了一盘子水果放在茶几上,王杰希倒没客气,拿了颗草莓吃着:“我就说它对自己定位不准,明明站起来才有我小腿高,还把自己当藏獒使呢。”

喻文州坐到了他对面,听他说这话也笑了。过年那天他们说过的话题,现在又被拿出来讲,就好像之间没有见面的几天不存在了一样。

其实王杰希真的想错了,喻文州也不是多生气,他只是被自己那天看到王杰希时候的反应吓到了,他当时一瞬间的冲动是想去捅那个女孩一刀的,这种已经出离愤怒的心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他一向不是个情绪化的人,但是王杰希似乎一直在一点点地压低他的底线,事情似乎在慢慢往一个脱离掌控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暂停一下,说不定他才能把理智收拢回来。

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抱着些不可说的试探在里面,锅里的青蛙到底熟没熟,这正是个检验的好机会。

事实证明火力也许刚刚好——喻文州满意地这样想着——一切都发展地跟他想象的一样,王杰希对他有感情,也有感觉,他一边琢磨一边微笑着接了话茬:“那不应该,我这店里可从来没有来过藏獒。”

结果下一秒,他预想中的安排就被王杰希一句话打乱了,魔术师很淡然地吃着第二颗草莓,空气中都是水果甜甜的香味,他很认真地说:“文州,你喜欢我。”

连问句都不是。

喻文州感觉就像是自己掀开盖子的瞬间,本来以为已经熟了的青蛙反而把他拽进了锅里,本来已经归位了一些的理智变成了水蒸气,飘飘荡荡地散走了,只剩翻滚的热水嘲笑着他的自以为是。

“魔术师都喜欢做这么出其不意的事情么?”运筹帷幄的喻文州恍惚地这样想着,被狠狠飞来的直球砸得有点发懞了。


=============我是打不出圈11特别不开心的分界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敢欺负大眼儿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开心,去睡觉了……

对了!我们是冠军!荣耀不败!!!!!【前天就想着要说,困爆就忘了,昨天又重复了前天的悲剧,今天终于!!!!!

评论 ( 20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