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喻王】宠爱之名 For Beloved One④

①cp为喻王,请带着这样的信念去看文吧

②背景为原著,时间为第十赛季结束后到第十一赛季结束后

③这是一篇有着又变态又虐又甜的诡异文风的文,正经的OOC、奇怪的设定大大的有。如果你不是神经病,请!不!要!点!进!来!!!

④不管你看得多么闹心,相信我这是个HE,就是那种,俩人都活着,相亲相爱的HE【除了都活着和相亲相爱,别的不保证,不满意也不退款

⑤惯例一更一万字,请确保你有足够的时间再继续看

⑥欢迎大家参与猜后续情节的活动,看看能不能看透心脏的我

致那些年我终究也买不起的宠爱之名的美白面膜

==============================================

大概是因为这种像囚禁一样的生活实在太枯燥,王杰希觉得自己最近的睡眠越来越差,甚至还不如他住院之前好。每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窗外是停不了的蝉鸣,吵得人头疼欲裂。他经常连续失眠几天,不是不困,而是不敢睡,只要一合眼就是无止境的噩梦缠身。

他尝试着索要了少量的安眠药,但是服用之后还是没法正常休息,他晚上经常会对着天花板睁一宿的眼,北京夏季持续的大雨终于过去,燥热和暴烈的阳光笼罩了这篇土地,他每天的消遣就是翻阅手上的报纸,或者把玩一会儿上次喻文州带来给他的人偶,他几次想要把包装拆开,最后却还是都犹豫地没有那样做。

他每天还是会尽量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整齐,只是憔悴的面容已经不是靠刮掉胡子就能掩饰的了。他已经习惯每天看着天色变暗,漫长的黑夜里他唯一能做回想他曾经打过的每一场比赛。他似乎生怕自己以往了那些过往,或者有一天那些也被说成是虚假的幻想。他跟护士索要了纸张和笔,睡不着地时候就一点点地写着他哪年、哪个赛季、和哪个队伍,打过一场什么样的比赛,他甚至可以把比赛的结果都细细写出来,对方的哪个失误让他们抓住后一句攻克。一旦出现他记不太清楚的比赛,他就会特别的焦虑,如果不能完整的回忆出来就不吃不喝,像是着了魔一样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他已经习惯看着天色慢慢从深变浅,清晨最美的一缕阳光,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打在他没有神采的脸庞上。 

秦医生被派出去参加一个学术论坛,大概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出现,他回来之后刚来上班,就听送药的护士说王杰希精神很差,所以才在早饭一过就来查了下房,他开门进去的时候几乎没办法相信坐在床上看着床头的手办发呆的人是王杰希。年轻的男人看起来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就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反应变得非常迟钝,听到门响之后良久才转过头来,一星期前还精神地会说笑的人这时候脸色苍白到吓人,眼窝底下是深深的淤青,床头的早饭他几乎没动几口,脸颊上一点肉都没有,他本来就有些单薄,这时候更是瘦得有些可怕。

虽然他坐姿还是挺拔好看,但是似乎有大力正压在他头顶上,把那挺直的脊梁逼得渐渐弯曲下去。

“秦医生。”他勉强笑了笑,窗外灿烂的夏日阳光照进有些阴暗的房间,他却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对不起,见笑了。”

他说话时候的样子依旧是那个彬彬有礼的战队队长,但是眼睛里却少了灵动的神采,语音干涩,秦医生走过来的时候都有些不敢伸手去碰他。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他看过更多比王杰希这个样子更惨的患者,包括那些染上毒瘾的人,有一些也会来做心理干预,他们个个都皮包骨头,想要毒品的时候活活像是地狱里的小鬼。

可是王杰希跟他们不一样,秦医生还记得一周前那个温柔和善的男人,还说想要回到荣耀的战场上,还有自己的梦想和规划,但是现在似乎都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他说话语速很慢,有的时候甚至有些不连贯,要犹豫很久才能讲出一句来。

“我睡不着。”他费力地这样解释,“我每次闭上眼睛,都觉得我的身体……并不属于我。就像是,我躺在这里,魂魄却在房间里游荡,有几次我觉得我似乎听到对床的人在嘲笑我,他说,我是疯子,我所记得的,都是假的。我知道他其实没说,但是我还是想让他不要说了,我并不想这样,我不想伤害他。所以我不能睡,秦医生,我不能睡觉。”

他说话断断续续,也没什么逻辑,秦医生也不是特别能完全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只是似乎他除了之前的幻觉之外,还想象了更多虚幻的事情,最糟糕的是,他觉得失去了对自己身体和精神的控制力。

如果说把每个人的想象力都比喻成一匹马,那么正常人的想象都是受到理智的缰绳控制的,所以他们能够分辨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构的,并且虚构的东西也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像王杰希之前的状况,直白来讲就是他的想象力并不完全在他的控制下了,他的马缰有些松动,但是如果能够重新勒好,他还能回复正常的样子。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对自己的想象力的控制,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疯了的马匹甩到地上,然后丧命。

秦医生看着王杰希有些拘谨地坐着,放在腿上的手死死握成拳,似乎在控制什么,他很小心地凑上去把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隔着单薄单衣,他能清晰感觉到肌肉的收缩,王杰希的手攥得更紧了,还在微微发抖。

“我没有病。”他轻轻这样重复着,床头柜上一沓写满了字的白纸上是他做职业选手这九年的时间来,打过的所有的比赛,他就像在靠着自己的记忆,做着一次没有结束的复盘,复原他的记忆,复原原来的那个王杰希。

秦医生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努力建立眼神的交流,并且试图安抚焦躁的人:“杰希,你看着我,你知道我是谁的对吧?我是秦医生,你是可以信任我的。你听我说,你的确是微草的队长,你经历的那些都是真实的,没有人说你是个疯子,也不会有人说那是假的,相信我,好么?”

王杰希看着他,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他点头之后下意识去看床头摆着的那个封存在包装盒里的王不留行,温柔的眼神才像是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王杰希。

秦医生离开病房之后把王杰希的情况跟几个医生一起讨论了一下,大家达成一致认为王杰希这样的状态再住双人间实在是太危险了,秦医生作为他的主治医生给王杰希的父母以及微草战队都去了电话,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需要强制把他调整到单人间去。

当天下午,王杰希的父母和已经放假了的微草经理都感到了医院,在秦医生的陪同下见了王杰希,男人对于这三个人都有潜意识的攻击欲望,能看出他在努力克制,但是没有人知道他能克制到什么程度。

王杰希的母亲从病房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小声抽泣,而他的父亲是个头发花白,戴着眼镜,很严肃的男人,低声跟秦医生做着交谈,秦医生很诚恳地对他和战队经理说,经过一系列的探查和会诊,他们目前都不能很明确的断定王杰希这样急速恶化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刺激,或者只是他本来压抑的痛苦突然间爆发,对此院方也感到非常抱歉。

“我的儿子是个很坚强的人。”王父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当年王杰希放弃学业去专注于荣耀比赛的时候他一度也非常不解,父子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也闹崩过一点时间。他并不是认为王杰希不能在这个方面有所作为,只是传统的文化人思想让他觉得靠打游戏为生是一种非常没有自我价值的职业。但是后来在王妈妈的感化下,也开始看一些王杰希比赛的转播,比起比赛,他更喜欢看比赛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一天比一天沉稳,一天比一天成熟的王杰希让他放下了心里的顾虑。说白了天下父母心都不过如此,想让自己的孩子过上最幸福的生活罢了。可是现在王杰希成了这个样子,他们不是没有怀疑过是因为游戏过度的缘故,但是两位老人还是坚信,王杰希能够勇敢地跨过这次坎坷,就像之前经历过那么多挫折和磨难,他还不是跌跌撞撞地从走到跑,然后飞了起来。

“是的,杰希现在还在努力控制他的行为,这说明他也在努力坐着抗争。我们已经给他做了脑部CT,如果检查后没有发现脑部的病变的话,适当的心理疏导配合药物治疗,还是能够把他拉回到现实的世界里的。”秦医生点了点头说了比较乐观的一面。

“那么能够彻底痊愈的可能性是多少呢?”微草的经理有些小心地这样问了一句,他几乎不敢去看王父的表情,但是毕竟他的工作是发展战队,王杰希为微草付出的心血,他不会忘记,微草的粉丝也不会忘记,但是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他们还是要首先保护他们的战队,就跟当初在王杰希和王不留行之间,他没有犹豫地就选择了王杰希一样。

“这个……我并不能给你一个很准确的答案。”秦医生也很为难,自己的病人在住院之后情况却急剧恶化,自己这个主治医生自然要担起大部分的责任,这虽然是实话——精神类的疾病的确诊和治愈都需要根据患者的行为来做出判断,就算是最好的精神科医生也不可能就能说自己一定能百分百攻克某种疾病,这种例子并不罕见,比如某个情况并不严重的患者因为不配合病情急剧加重,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也有罹患严重精神疾病的患者因为好的际遇,无药自医,总之这实在是个又唯物又唯心的奇怪病种——但是他说出来还是觉得非常没有底气,他也不是很敢去和王父对视,他怕他承受不起老人失望的眼神。

战队经理得到这个答案之后暂时离开了一下,出了住院部大楼打电话去了,王妈妈这个时候好了一些,她自己也是位大学教授,这时候虽然难过但是也很端庄的样子,只是眼睛有些红,却还是非常陈恳地向秦医生道谢:“谢谢您,杰希那个孩子以后还要请您费心了。”

“您太客气了。”秦医生叹了口气轻声安慰她,“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

王杰希当晚就换了病房,他并没有什么抵触地接受了这件事情,就好像他当初接受自己得了“妄想症”一样。

新的单间跟双人间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地方,只是房间角落的隐蔽地方有摄像头,像妄想症和抑郁症的患者,都需要随时警惕他们的自杀倾向,所以这种程度的监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杰希的行李都是他自己收拾的,换洗衣物都整齐收拢好放在行李包里,床单撤下来之后也叠起单装好,喻文州送他的蜂蜜也放在包裹里,有护工帮他来拿东西,他就只是自己抱着他那一沓写满了字的纸和那个装着王不留行手办的盒子,秦医生特地嘱咐别人都不要去碰那两样东西。

搬到新病房之后,王杰希看起来精神倒好了一点,他依旧拒绝了帮忙收拾的建议,自己一个人慢慢地整理了床铺,在卫生间里洗漱换了衣服之后出来,坐在桌子前面继续翻看自己写下的比赛记录,第十一赛季大项下的第38场,微草对阵虚空,惨败。

2:8的成绩为微草第十一赛季的比赛日程,和王杰希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并不好看的句号。

 

常规赛的后半段,王杰希的状态一直都没能调整到最好,反倒是虚空双鬼配合之下在加上他们的那个叫盖才捷的新人的出色发挥,从常规赛一开始就保持着不错的胜率,最后竟然就这样奇迹般地闯进了前八的范围。虚空虽然并不是微草季后赛名额的直接争夺者,同样在最后一轮里,301战队凭借非常出色的表现击败了烟雨,占据了第八的位置,微草以仅仅两分之差无缘季后赛。

这还是王杰希做职业选手以来,微草第一次止步季后赛,联盟、媒体、粉丝一片哗然,之前王杰希状态糟糕的原因已经陆陆续续曝光了一些出来,战队一直在以“身体不适,精神状态不好”这样的常规用语打哈哈,粉丝虽然不快但是终究还一直忍耐着,希望他们最信任的魔术师能够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

在所有人心里都是这样的,王杰希之于微草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只要他在场上,只要王不留行在场上,大家就都很安心,即使输了,即使没发挥好,没关系,王杰希总归会站出来,带领队伍一步一步,走向胜利的方向。

可是这次王杰希似乎已经失去了他变魔术的能力,微草居然真的就这样以一个让人嗟叹的分差被挡在了季后赛的门外。同时微草还暂停了发布会,进入和嘉世当年一样的“新闻缄默”,广大媒体削尖了脑袋想抓一个微草的人来问问情况,但是微草的大门一闭,愣是半点风声都没有透出来。

战队内部这个时候虽然不算特别混乱,但是也弥漫着一股非常不好的气氛,其实战队上对于这个情况还是有所准备的,从确认王杰希患病之后他们就考虑到了这一天出现的可能,但是之前不管是老板还是经理,都抱着一种撞运气的心理,毕竟他们跟其他微草人也没什么不同,王杰希在微草这将近十年的时光,已经奠定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只要魔术师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以真的等到这一天到来了,两个管事儿的一边合计一边叹气,他们跟王杰希的私交甚笃,这时候真的要做出这种丢车保帅的事情,终究也有些下不去手。

至于队员里面,许斌作为副队长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其他人只是大概知道一些苗头,却并不敢确定。这两个多月的时间,王杰希一直在接受肖医生对他的针对性治疗,并且少量地服用了一些干预的药物,虽然双方谁都没说,但是也都心知肚明,这种药物对于电子竞技来讲就是慢性毒药,说白了也不过就是饮鸩止渴而已。王杰希做的更多的是心理疏导,每周他都会跟肖医生谈两次话,说一些自己的心理感觉什么的,他一直都想要跟这个所谓的命运抗争,但是根据肖医生的记录,随着一场场比赛结束,王杰希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是在渐渐恶化。

王杰希自己也很矛盾,他内心里无法控制坚信自己经历的那些都是真实的这样的想法,但是他的表层意识又在周围人的暗示下强迫自己相信那些都是他幻想出来,这两种想法把他的脑子当做战场,每天都打得不可开交,他渐渐也说不上自己的内心究竟相信哪一种了。

如果不是为了微草,如果不是为了留下继续比赛,以他的性格,大概会据理力争到别人相信那一切是真的。但是现在他的付出非但没有收到一丁点的成效,反而成了将他推向黑暗谷底的助力。

不止是媒体,微草的粉丝也自发地围在微草的大门外,希望战队能有人出来给他们一个说法。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的几天,队伍第一次在四月份就结束了一个赛季的比赛,往年这个时候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的开端,所有人都在调整状态积极备战季后赛,结果今年蓦然无所事事了起来,战队里面没有人回家,还是像往常一样每天训练,有的时候还上网有抢枪材料什么的,大家还抱着一点“就算我们进不了季后赛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小心思”,抢起boss来生冷不忌龙精虎猛,中草堂倒是迎来了一波大丰收。

可是中草堂里没有人会开心,所有精英团都一边在职业选手的带领下捡着材料一边眼泪糊了一张脸,他们宁可没有boss拿,没有材料捡,也想看自己支持的战队获得好成绩。

这次队员也没人敢再让高英杰去关心王杰希了,他们多多少少都知道了一些情况,有些话说了还不如不说。其实他们心里还有点侥幸,觉得在战队正式宣布之前,他们就还能假装这事儿不存在似的。大家每天见了王杰希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一起吃饭聊天什么,没人想刻意提起这件事情。

微草的新闻缄默维持了一个星期,期间队员纷纷单独被叫去和经理谈话,只是谈话的时候少了平时总会坐在旁边的王杰希。一周后微草召开新闻发布会,官方宣布了王杰希的病情——当然并没有告知具体的细节——并且表示为了减小他的压力方便专心养病,从即日起,暂停王杰希一切比赛相关的活动,包括代言等商业活动,但是微草还是会为王杰希保留着队长的头衔,队伍暂时由副队长许斌代理队长职务,高英杰代理副队长职务。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有微草的经理、许斌、高英杰,和事件的中心——王杰希。他穿着微草的队服,看起来精神还可以,很认真地回答汹涌而来的记者提问,很诚恳地表示自己会积极配合治疗,会尽快回到荣耀的战场上。

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二十五的年轻人面对着几乎戳到他脸上的相机镜头和麦克风只是淡淡微笑,跟之前他参加的每次新闻发布会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同,这次安排里队伍本来本着保护他的原则,是不想让他出席的,但是他坚持既然是自己的问题就应该由自己承担,在获得了肖医生的首肯之后还是出现在了发布会的席位上。

“请允许我对所有微草战队的粉丝说一声抱歉,非常对不起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没能给你们带来一个满意的成绩,这是我的过失。战队在我的问题上给予了我最大的照顾,我想我应该为这次不佳的比赛结果担负最大的责任。”他说话的样子完全没法让人相信他是个精神病人,“我自己本人一定会尽力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如果可能的话,还会回到战队里跟大家再次并肩作战。但是没有我的微草一定也可以创造出让人叹服的成绩。希望大家还能够继续支持战队,支持战队里的队员。”

微草的粉丝群里比例最大的当然是王杰希的粉丝,所有人都明白这个群体正是他这一番话的对象,就算离开之前,他所做的打算也全都是为了微草。

各大报刊媒体在新闻发布会之后的报道里口径倒是相当的一致,那就是为王杰希送上祝福,为他连月以来带病打比赛的精神表示了赞叹,并且希望微草能快点从失利里走出来,他们有更长的时间准备下个赛季,就算今年没入季后赛,也不代表微草就能被人小视,豪门战队所依仗的,永远都不可能只有他们的核心。

这一连串的消息发出来之后,在粉丝里掀起了轩然大波,粉丝的想法可就没有媒体那么统一了,论坛上游戏里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玩儿荣耀的见面不说说王杰希那就证明你out了。

再往后,那些专栏评论们也开始发生,但是他们讨论的更多的是没有王杰希之后的微草的发展方向,读者里相当有名的左宸锐这次竟然非常难得的没有说出什么特别难听的话。毕竟在专业人士严重和单纯靠热情的粉丝眼中,荣耀的意义不一样。即使他只是个评论员,即使他是个蓝雨粉微草黑,他依然比那些粉丝更了解一个职业选手的不易。这个一向牙尖嘴利的评论员竟然给王杰希打出了10000分的好评成绩,并且很是真心的祝愿他能够尽快返回荣耀的战场。

在一段相对和谐的时间之后,那些处心积虑的言论终于从各种途径里冒了出来,虽然更多的是网上的论坛或者一些非常不上道的小报,但是却依然像是流感病毒一样在荣耀玩家群体中扩散着。

“王杰希其实根本就没得什么‘妄想症’。在我看来,这纯粹就是一个他逃避责任、微草逃避责难的由头,以为借着这么一个没法拿出化验单的病症就可以骗过无知的粉丝了么?微草战队,你还嫩了点。”

一开始只是这么一个短小的发言贴,随着时间慢慢被顶了起来,有的微草铁粉恨不得把说这话人人肉出来给打个半身不遂,为王杰希说话的声音相当多,一般都是“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王队是个负责任的人,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论点,但是真要说什么论据却也真拿不出来。

当然有骂就有捧的,还真的有数量不小的一拨人跟随着这个帖子,开始在各个平台上黑起了王杰希,这帮人说起话来生冷不忌,逮谁咬谁,什么屎盆子都往王杰希身上扣,恨不得把他在训练营里面的失败都拿出来说事,最后这半年常规赛里面的糟糕表现更是他们最好的佐证,尤其是最后一场惨败于虚空的比赛,被这些人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似乎王杰希就是微草的一个毒瘤,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受众面广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无知群众非常多,微草和王杰希的那些铁粉这个时候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出来辟谣,但是也有一些人居然还真的就听信了那些看起来有理有据其实都是强词夺理的分析,跟着一起言之凿凿地黑起了王杰希,甚至还组团来堵微草的大门,要求战队彻底开除王杰希,不要再霸占着队长的职务,还打出了“王杰希滚出微草”这样的条幅,跳梁小丑一样每天来微草门口晃悠,被赶跑了一个又来了三个,简直就像家里怎么都灭不完的小强。

王杰希和微草的队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出门,出门那必须要有保安在旁边守着,之前刘小别自己溜出去买手抓饼,结果不小心被认出来,莫名其妙砸了一身的西红柿,最后还是被粉丝拦下送了回来。

总之新闻发布会之后的一个月,微草门口都快新兴起了一片小吃摊了,支持的,来骂的,天天轮班转,就没有一天清净的时候。

 

王杰希在新闻发布会之后,又在战队里呆了一个星期,他这一周也不是清闲的,每天都在电脑前面开了一个文档打字,最后写了十多万字的一个东西交给了高英杰,里面细细地列着他对队伍里面每个成员的分析,然后又写了一些经验方面的东西,他这是想要一夜之间把他九年来的所得所学全都教给高英杰。

最后他还给这个年轻的男孩子写了一封信。

高英杰收到这封信和装着文档的U盘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收拾了自己随身的东西,半夜时候被战队的车送回了他自己的家,他其实并没有带走很多东西,队服都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房间的衣柜里,他还没打算放弃,他还想回去。

“英杰,非常抱歉,以后的路可能不能再一直陪伴你了。”

“你一直都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认真、努力,这都是你的优点,至于你的不足,不需要我说你自己也知道,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优点,继续发扬,缺点,尽力改正。这三年以来你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而且做的非常好,我为你感到莫大的骄傲。”

“之后的路可能会更难走,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能教给你,但是也许这也是件好事情。你已经长大了,只有经历过才能获得的东西,需要你自己来体会,也许会摔得非常惨,但是你也会飞得更高。”

“不要害怕挫折,不要害怕失败,因为我知道你的目标跟我一样,这才是我能够放心把战队交付到你手上的原因。”

“微草。”

“荣耀。”

 

王杰希从战队回家之后,倒是过了一段时间比较规律健康的生活。他依旧每天都会开着小号上游戏玩儿一会儿,每周末都会定时看转播,他还习惯对自己看过的比赛进行复盘,一条条都记录到文档里,分门别类保存好。

剩下的时间他大多数都在看不同的心理医生,接受心理治疗和干预,就算自己在家他也得按照要求完成各种纾解心情的活动。即使如此,他的整体情况还是时好时坏的,他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的想起那个“宠爱之名”,明明没有过去几个月的时间,他对于那些邮件印象却是那么模糊,他不知道是因为那些东西真的不存在,还是因为他刻意的遗忘。

他几乎能想象到那个人会对他说些什么。

“见信如唔。”

“又是几个月没有联系,你过的很不好吧?虽然这是在我一手规划下导致的结果,但还是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疼啊。”

“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那些你一直以来都没有看懂的事实,那些批评你的、辱骂你的、嘲讽你的人,正是那些你想守护的人。”

“你在乎的战队抛弃了你,你关心的战友并没有拉你一把,你为之奋斗的粉丝们现在心安理得地仇恨着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你所收获的所有回报。”

“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做出和当初一样的决定么?”

“期待你的答复。”

“宠爱之名”

王杰希用碳素笔在白纸上胡乱写着什么,最后却发现他在不停重复写着“宠爱之名”这四个字,他现在已经彻底迷失了。

这个神秘人一定是存在的,他非常清楚,但是他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只是一个单纯的想要陷害他的人么?

又或者是自己内心里最黑暗、最不得见人的一面呢?

王杰希把手头的白纸揉成团抛进垃圾桶,五月的北京正是一年中难得的美丽景色,春日里的阳光那么温暖,却无论如何都照不到他心里。

宠爱之名对于他来说就像是长在心口的一块脓疮,碰一碰就是要昏厥的疼痛,但是如果放任不管,最后付出的大概就是一无所有的代价。


===========我是no摸鱼no die的分界线==================


今天摸鱼写了那个帝都组的脑洞之后整个人都魔怔了起来,觉得自己画风都不太对了,结果半夜才开始干正事儿,今天更新大概不到一万字,不过情节还是饱满没有问题的

今天有妹子跟我反应觉得现实和回忆的区分有些混乱,我想问问大家也有这种感觉么?或者还有什么问题都请告诉我,我会在完结前做一次大规模修文,这篇爆手速爆的太厉害,文字语句都要润色。

明天又是一天课,先去睡了,也许要断更几天也不一定……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吧!

评论 ( 52 )
热度 ( 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