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8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我忘了我之前有没有说过会有一点儿花邪了,总之会有一点儿,不多,也不算太影响剧情,吃不下的……就跳过吧。


===============================================================================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首先,爱情是维系人际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个人而言,完美的伴侣和爱情,能激发一个人的才能和人格魅力,从远古社会至今,无论是奴隶、封建还是民主政体下的领导者,大多都会有一段实际上的、或者宣传上的动人的爱情故事。

——《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霍秀秀

吴邪再见到解雨臣的时候,帝都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盖了大半个四九城,军区门口的石狮子头上积了老厚的一层雪,看起来竟然有点憨厚可爱。眼看到了年关,今年新来的哨兵和向导的能力测试和具体分配都已经结束了,他落的个一身清闲,每天小少爷似的到办公室点个卯,随便打个酱油拿手机玩会儿游戏,下午就明目张胆地早退了,这政府办公室里,什么硬都不如关系硬,吴家小三爷的闲话没人说得起,就算说也要想想他家那位黑面神。

近几年年年治理年年不见好转的雾霾被一场雪下了个干净,难得露出了太阳和透亮的万里晴空,吴邪打了个喷嚏,把他的精神系放出来,米黄色的拉布拉多呼噜噜地一甩毛,在雪地里撒欢地跑了起来,跑了几圈一个踉跄扎到了雪堆里,黑色的鼻头嘴角都沾了一层雪沫子,阿嚏阿嚏地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缓过来,耳朵抖了两下,撒丫子就顺着大路往远处跑,吴邪叫了一声就再懒着搭理他,没一会儿就看穿着黑色修身羽绒服的小哥带着两条你追我赶的“狗”,在雪地里显得格外扎眼地走过来。

张起灵的精神系是条狼,而且是头狼,四肢着地的时候,个头也约莫有普通人腰胯那么高,一身白色的长毛,因为冬天的缘故夹杂着细微的棕色硬毛,肩背结实,长尾下垂,耳廓立着,显得精神又孤傲,个头比吴邪的那只傻狗大的多,偏偏拉布拉多半点没有它俩差着种族的意识,极尽所能地撒欢挑衅,那白色头狼便陪它玩儿片刻,还不忘把它鼻尖上的雪沫子舔干净。

“真辣眼睛……”吴邪缩头缩脖子地嘟囔了一句,深深为自己的精神系感到羞耻,他们吴家一脉相传,精神系全是狗,吴三省的是只黑背,脸上还有道疤,吴邪小时候印象里是没有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伤了,那狗跟主人一样,是个狠角色,半点不辱哨兵之名。而吴二白的跟他家老头子的最像,两个向导的精神系都是小型犬,吴老狗的西藏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吴二白的是条查理士王,长耳朵耷拉着,看起来温顺和善,真咬起来,吴三省的那只黑背都退让三分。吴邪的这只,虽然是只名副其实的大狗,但是大得够二够憨,怂包起来它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撒娇卖萌打滚样样精通,曾经风靡军区的小姑娘,现在只要一出门就有人给他喂零食。

吴邪往小哥的方向跑了几步,两个人并着排相互握了下手,吴邪忽然嘿地笑了一声,侧身就把另一只手上握着雪球往小哥脖领子里面塞,张起灵托着他手腕也不见怎么用力,就把那团蓄谋已久的凶器截了下来,随手扔到了一旁的雪地里,然后用冰凉的手指摸了摸这位和他家狗的智商并无分别的吴少爷。

“——冷!哇靠!!!冷冷冷啊!!!别摸我脖子!”

“工作?”

“之前那帮小孩儿都送走了,今年春节早,估计也训练不了几天就陆陆续续该回家了,最近票务都忙死了,随便哪个口都张嘴就是三五十张火车票——我觉得肯定有人在外面当黄牛。”

“还好。”

“可不么,还好今年爷爷也上军区来了,一家人都在,不用回杭州,不然就算是机场我也不想挤,你记得去年咱们从军区开到机场开了多久不?仨小时啊!走吧走吧,回家,真是冻死小爷了,回去烧锅羊肉丸子去去寒、”

张起灵没回话,闷油瓶子似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吴邪刚又想开口说些什么,那边手机就响起来了,吴邪把手套摘了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脸色忽然就沉了下来,他严肃的时候跟他那个学究老爸一点儿都不像,更不像是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小少爷,张起灵看他的表情什么都没说,两个人默契地停下脚步,吴邪这才接了电话。

毫无杂音的听筒中传来没有起伏的电子女声:“向导:吴邪,编号XWC30305。哨兵:张起灵,编号SZS10817,请立时到军备处集合。重复。向导:吴邪,编号XWC30305,。哨兵:张起灵,编号SZS10817,请立时到军备处集合。”

吴邪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面色不善地对小哥说:“我觉得,国家欠我一顿羊肉丸子。”

张起灵:“……”

 

吴邪有点庆幸自己早退逃班的脚步还没走远这个电话就过来了,虽然是面子,但是万一俩人在家滚滚床单,忽然接到这个电话,非得弄出早泄的毛病不可。两个人沉默地往军备处的方向走,吴邪皱着眉,带着手套的手握着已经结束通话半晌的手机,面色有些不豫,他不傻,没忘了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和自家两个叔叔的叮嘱,他的向导能力真的不强,这个不是装的,所以说真的出任务什么的一般都是帮衬着小哥,他家人脉又硬,如果真的有任务,一般早个三五天总归都有风声,像这次这种毫无征兆一个电话过来直接拉去军备处的还是头一回,而且这几个月他和小哥闲得快要张蘑菇,肯定也有他家那两位一手遮天的叔叔的功劳。

但是这时候这个命令下得就很是耐人寻味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没提前得到通知,证明有人瞒着吴二白和吴三省下达了任务,而且义无反顾,不由得他俩说不去。他有些犹豫这时候是不是应该给二叔或者三叔打个电话,虽然这个电话其实打不打都没有意义了。既然命令已经跳过了他俩下了下来,那两个人现在肯定有所察觉,却无济于事,已经晚了一步的讯息沟通是浪费精力,不如小心谨慎见机行事,他吴家确实正如日中天,但是最强盛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位置越高就跌得越痛,指不定就是粉身碎骨的结果。

“吴邪。”张起灵忽然开口叫了他一声,正拧着眉头想事儿的吴邪脚下踉跄了一下,侧头去看他,没什么表情的俊美哨兵用冰凉的指尖抚开他的眉心,“你在兴奋。别紧张,有我在。”

“呸,就是你在我才担心。”吴邪愤愤地反驳回去,两个人离军备处已经不远了,陆陆续续也有几对哨兵向导往这个方向来,大家见面点头一招呼,互相也没什么特别多的交流。吴家小三爷耿耿于怀于刚才那句“你在兴奋”,他有点恼小哥居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在这种可能涉及到大事儿的时刻,他居然浑身起了一层兴奋的鸡皮疙瘩,无法控制地迫不及待起来,大抵这就是他血液里流着吴老狗的血液的证明,毕竟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吴家子弟,那血脉里的气魄和精神,终究还是磨灭不掉的。

正在吴邪抖擞了一腔热血,想要展现一下他这个吴家第三代当家人的风范的时候,就看到军备处宽敞大厅的沙发里坐着个人,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粉色衬衫的领口敞着,露出一小节形销骨立的锁骨来,眉目漂亮得不食人间烟火,低头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军区里没有网络信号,也不知道他玩儿什么玩儿得那么专注。

吴邪一时以为自己眼花,保持着推开大门的姿势发愣,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时候气温正低,一股小风吹进温暖的室内,解雨臣抬头看了眼大门的方向,挑了一边眉问他,“站门口干嘛呢?进来关门,冻死了。”

吴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发红的鼻尖,在身后带上了大门,他好奇得抓心挠肺,但是又不能直接上去问这个本该避过军区眼线的人怎么会这么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军区的核心地区,他俩的见面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为之,自己是否应该表现出相识还是装不认识比较好,这么几秒钟的功夫,他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半晌才憋出一句:“不好意思。”

解雨臣噗嗤就笑了,视线却没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语气闲凉地笑他:“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这么客气的说话?不是小时候坐地炮哭着要你爷爷给你买风筝的时候了啊,小、邪、哥、哥。”

吴邪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成脑淤血,但是也从解雨臣这话里琢磨过味儿来,小时候的熟识被知道了没关系,最近见面的事情不要说——大概是这样的暗示,他一脸自然地震惊表情,尴尬又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谁啊?”

旁边看戏的小哥:“……”

解雨臣这才把手机锁了屏,抬眼瞅了他俩一眼,他从小跟着二月红学花鼓戏,除了身段腔调还讲究神韵,那一瞬间的眼波说不上是嫌恶还是深情,教张起灵瞬间皱起了眉,他直觉灵敏,解雨臣只是片刻不友好的情绪都接受无遗,吴邪倒是坚持不懈地等着对面接他的戏,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我是谁?你也好意思问,啧啧。”解雨臣把手机揣进兜里,笑着站了起来,细腰窄肩,一身缠绵的落拓,手插着裤兜走近他们俩,用调戏的语气回答,“当年你还哭着喊着说长大了要娶我,现在都忘没影了?”

还没等吴邪说话,一向冷面的小哥却主动伸出手,脸上没什么表情,嘴上却说着幸会幸会,解雨臣哪儿是能被他吓到的货色,眼角瞥了吴邪一眼,伸手便也跟他握了握。两个人的手掌一触即分,虽然脸上表情没变,面色却都不太好,第一番试探下来算是平分秋色,谁也没占上风,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大眼地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之间有点什么,吴邪倒像是个局外人似的了。

正如歌词有云,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解雨臣和张起灵俩人算是神交已久,但是正式见面还是第一遭,一个是儿时一等一的黑历史,一个是现在事无巨细都相知的搭档和恋人,这两个人见面对吴邪来讲无异于火星撞地球,他现在只想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三个人在这个外人看起来“好像每个人都是第三者”的鼎立状态下站了足足一分钟,直到集合铃想起来吴邪才松了口气,赶紧拽了一把小哥往会议室走,嘴上兀自嘟嘟囔囔:“集合了集合了,快走。”张起灵这才转开视线,也没多说什么,老老实实地跟着走了。

解雨臣看着两个人拉扯着离开的方向,一瞬间的表情透着些迷茫和悲伤,但是这表情不过半秒,又恢复了一向波澜不惊的笑意,他侧头看了眼大厅角落的监视器,跟着往会议室的方向去了。


=======================我是最近心情很不好的分割线==============================


嘛,我这边放圣诞假了,但是工作不多,最近可能会在家比较闲,有时间就更更新好了。

要儿子亲亲才能起来,嘤。


评论 ( 8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