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少下限
A团all2,8团丸相关
谨!慎!关!注!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黑花】从人类学角度分析爱情对于人格培养及改造的作用和结果9

*哨向paro,大写的OOC,我依旧没去看藏海花和沙海,所以不带入任何这两部相关设定

*主cp黑花,副cp一堆,有少量打酱油的原创角色

*好久没练手,但是我儿子还是我儿子,你们都憋抢

*可以当做某篇知名不具的后传来看,可能是个坑,但是是个大写的HE(手动加粗)

*别被题目骗了,我就是想潮一把,写写哨向,假装自己还年轻




会议室里人挨人人挤人地坐了一屋子的小年轻,什么打扮的都有,牛鬼蛇神的精神系满屋子跑,吴邪一行三个人推门进来的时候,房间里诡异地安静了片刻,然后意外地有秩序了起来,几个人找了个空的位置坐下,周围的哨兵顿时带着自己的向导退避三舍。S级的能力跟A级比起来并不能只看一级的差距,这是阶级上压倒性的能力,小哥出现的地方,就好像是头狼逡巡过的狼群一般,除了俯首称臣并没有别的选择,吴邪倒是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出神地坐在一边,看着靠在他们斜前方椅子上又掏出手机的解雨臣,一时有些难以决断。
还好还没等他理清头绪,会议室大门便再一次被推开,先进来的是没什么表情的吴二白和一脸严肃的解连环,后面跟着另外一对中年的哨兵向导,吴邪一看就认出来正是他们人事部门的主任和副主任,手头也有些实权的。四个人都进来之后大门还敞着,一屋子人安静下来,还算像样地坐着,等了片刻也不见吴二白说话,却听到走廊里越来越近的皮靴踩地的声音,半晌和着走调的小曲儿进来一个男人,鼻梁上架着个墨镜,大冷天只穿了个工字背心,迷彩裤被皮带束在结实腰腹上,脚下踩着一双厚底军靴,手插着兜吊儿郎当地在前排不修边幅地坐下,歪歪斜斜地把两脚架在桌子上。
“咳。”吴二白嗽了嗽嗓子,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但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黑眼镜抖得特别有节奏的那一双靴子上,被几十号人盯着的男人用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痞气兮兮地笑了笑才把脚拿下来,一边很不诚恳地对吴二白客气,“不好意思,随意惯了,您说、您说。”
吴二白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读书人的样子,穿着个立领的西装,像是五四时候的进步知识分子,明明年近五十,看起来说他三十不到估计都有人信,他悠悠地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小年轻们,视线也没在吴邪他们几个身上多做停留,随意点头招呼之后才开了口:“今天紧急通知大家来集合,是有个临时任务需要布置一下。”
另一个中年向导给他递过来一份资料,吴二白伸手接了,翻开封皮极快地浏览了一圈,脸上看不出喜怒:“近期谣言和风声都挺多的,能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的呢,都是聪明人,听哪些不听哪些想必也不需要我们这些虚长几岁的人一遍遍叮嘱。”他又扫了一圈满屋子的人,明明是个向导,却有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压迫力,顿时坐在后排的有几个人做贼心虚地低下了头,吴二白像是没看到一样开始讲手上的资料,“今年过年之前,军区打算重新做一次等级的测评,尤其针对结合以后的哨兵和向导——这个,大家应该了解,上面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现在坐在下面的,都是最能拿得出手的精英级别的人物了,选谁不选谁的,难免留下话柄,所以这次测评算是新年人事调动的一手审评标准,希望咱们大家都重视一点。”
底下顿时一片交头接耳的声音,相比较起来小哥仰着头不知道在发什么呆,吴邪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前排的黑眼镜,又看看坐在前面的解雨臣,而后者把手机调成了静音,隐晦地接着打他的游戏,虽然垂着眼睛但是神情专注,一副真的在好好听讲的模样。
吴二白的地位自然不可能真的来长篇大论地布置任务,他的出现有点类似剪彩的意味,突出一下上层的重视和关注,为这个活动的重要性做个保证,所以说完套话之后就又把资料交回给了站在一旁的向导,示意他来详细讲解,自己跟解连环坐到了黑眼镜旁边。
那向导是人事部门的副手,布置起这种工作来也还算是得心应手,大抵意思就是测评活动从今晚开始,所有人有半天的时间整理自己的必备物品,测评的内容主要野外生存和竞赛,测评分别考量哨兵的能力、向导的能力、两者的联结程度和政治价值观。
听到最后一点安静的会议室里忽然响起特别突兀的一声笑,那副主任顿时脸就黑了。军区所有的任务测评里最后一项都叫做“政治价值观”,这也算是某种特色,这短短的五个字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个人的品质和三观、对军区的忠诚度,以及和各个派系之间的亲密程度,千丝万缕汇成了这一项大家听了都会心一笑的评分项目。一开始可能会有新人多嘴问两句,但到了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无非就是证明自己热爱军区热爱人民,誓死效忠之类的假大空常常在嘴边挂着点,一般分数都不会太低,但是如果想要拿高分,那没点关系也是不可能,吴邪自认自己能勉勉强强评个C级,肯定跟这项人情分有很大关系。虽然大多数年轻人都觉得这个测评项古板又愚蠢,但是真的会在领导面前笑出声的肯定没有,一时有好几个向导下意识面色不善地去看自己的哨兵,被莫名瞪了的哨兵全都一脸“不是我,这次真不是我”的表情无辜回看。会议室里因为这一声笑混乱了片刻,又渐渐安静下来。副主任眉心死死皱着看向坐在解连环身边的黑眼镜,男人仿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似的用小拇指在掏耳朵,就差在脑门儿上写“无法无天”四个字了。
那副主任估计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一时满腔怒火都卡了壳,再一看没什么表示的吴二白,便只能吃了个哑巴亏,暗自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着往下讲,黑眼镜还算给面子地压低声音跟解连环咬耳朵:“不是我说啊解叔,都这么些年了,现在还流行这玩意儿啊?”
解连环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没有回他话的心情,这次的等级测评原定是没有吴邪和小哥参与的,他俩都是来开会之前才从内线那里听说吴邪也收到了通知,背后是谁在动黑手现在都没个头绪。
他这近一个月来忙得脚不沾地,先是之前新月饭店里的那起事故,他作为负责运营的解家当家人自然是要负起责任来,从调查事故原因到店内大小物件的损失估价,再到乌老四的善后工作,财务上的进出也就罢了,关键是新月出了事,军区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是不是有人针对军区,有没有造成形象上的不良影响,还要把事情在来新月雇人客户中压下去,每一件都不是什么省心省力的活。解连环这个人和他父亲性格并不是很相同,虽然也算是粗中有细、凡事懂得衡量利弊,但对这人情往来上并不很得心应手,尤其是那些虚与委蛇的事情他一向都不是很喜欢,但是却因为肩上的担子不得不做。每天算下来可能只睡个三四个小时,睁眼就电话进来,每天是吃不完的饭局喝不完的酒,简直要喝出酒精肝的节奏。
那厢的事情刚刚告一段落,还没等他回家睡上个囫囵觉,解九忽然从老家一个电话过来,说解雨臣也历练的差不多了,不能一直做个名不见经传的解某某,该把身份名正言顺地亮出来了。但是那边老爷子不知道动了哪根神经,嘴皮子上下一碰命令就出来了,却苦了解连环措手不及地开始准备这事。为了圆一个慌就势必要再编造无数个假象来掩盖,他被吴二白拘在家里做文件做了整整三天,签名签得都快不认识自己的名字了,才算是把解雨臣这个人以解家正统继承人的身份提到明面上来。虽然有很多幕后的东西他都没接触到,但他也知道吴二白在其中肯定是动用了不少手段和关系的,因此也没敢报怨。
谁知道现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解、吴两家接连不断地被牵扯到看似无关痛痒但实则却让人步步惊心的事件中,这个年眼瞅着是过不踏实了。解连环虽然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是隐约知道黑眼镜在军区里是有个神秘的后台的,这个后台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解雨臣身份曝光这件事,绝对和这个痞气兮兮的男人有脱不开的关系,解连环越想越是意难平,解雨臣虽然跟他没什么直接的亲缘关系,但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儿子,是他看着从一个肉团子长成现在的模样的,虽然不算讨喜,但是心理还是偏袒的。黑眼镜想什么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解连环顿时觉得他更加不顺眼了一点,好感度直接降到了负值。
黑眼镜似乎是知道自己的不受待见,倒也没上赶着再搭话,那人事副主任大概说了些需要注意的保密事项和测评的集合时间地点之后,就挥手示意解散了,他有些不悦地又看了一眼黑眼镜,连带着他的哨兵在影响下都有些暴躁。
“测评的时候,不要发生这种事情。”哨兵的精神阈值一旦升高,能力强的向导轻而易举就会有所感应,哪怕并不是自己的伴侣也一样,吴二白淡淡地叮嘱了黑眼镜一句,吴邪跟着人潮走到前排来正好听到,他一副受气小媳妇儿的样子站在吴二白跟前,周围其他的哨兵向导也都见怪不怪,客气地打个招呼陆陆续续都离开了,毕竟准备的时间不多,这冰天雪地的,装备不准备好,还没等开始测评就被冻得叫救援就丢人丢大发了。
“二叔,环叔。”吴邪老老实实地叫了人,在吴二白面前规矩的很,连坐都不敢坐,等着听长辈叮嘱,张起灵跟在他身侧,表情上也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事儿就回去收拾东西吧,别逞能,你自己的斤两你自己知道。”吴二白就好像叮嘱要出去春游的孩子一样说了一句,半点特殊的提醒都没有。吴邪顿时宽了心,有他二叔这一句话,刚才的烦心事似乎全都迎刃而解,吴老狗经常说吴邪会像现在这样得过且过没什么大出息,归根结底就是他这两个叔叔给惯出来的臭毛病,天塌下来上面都有人撑着,躲在长辈荫蔽下的小孩儿永远都长不大。
“我知道,谢谢二叔。”吴邪一边说一边扯了扯站在旁边的闷油葫芦的衣角,小哥不知是不是在发什么呆,“嗯”了一声后,半晌才跟着说了一句“谢谢”。
“别,我可不稀罕你这声谢。”解连环把桌上资料一拢站起来,会议室里人都已经离开了,他干脆抬腿一跨从前排的小桌上翻了出去,英俊潇洒地一拍衣角,回头想也叮嘱解雨臣两句,就发现刚刚还跟着吴邪小哥的年轻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他皱着眉小声骂了一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脑仁里针扎似的疼了一下,这疼痛来得汹涌又猝不及防,脑海深处的碎片在精神力的翻搅下猛得散开,他手上抓着的文件夹一声脆响,外皮的塑料一角被徒手折断,锐利的边角在手指上划了一道伤口。

==================我是我困死了大家圣诞快乐的分界线============================

短短三千字卡了三天,暗无天日修修改改无数次,下面要进一段整剧情过场真的好难,好久不码字生疏感真是体现在方方面面。
我的目标:少写字母,多走剧情!!!!
我跟lof恩断义绝的日子不远了,一个页面打开十多分钟二十分钟,烦死了

评论 ( 6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