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喵哥,话唠又黄暴。
不要叫太太!叫阿喵!
狸猫丸的耳朵和尾巴都是我的。
如果你们手痒

不会摸摸我么?
给我一个小鱼干,我可以怒码一万字!
微博:不知道阿喵是谁

【ES】晴夜雪·中(真泉)

- 用了主页君的深夜六十分关键词,但是却没有开车,真是抱歉:秋风冬雪、高楼、遗失的糖果

- 大量私设,从我的角度想象了一下他俩相识的过程,并且对小真的家世有一定的私设

- 背景是现在正在进行(已经是刚刚结束了)的巧克力祭

- 拿到了情人北真是太好了,呜

- 封面是什么我不想嗦。

- 尽快搞下,今天就迅速地搞出下来,如果塞的下会最后整理成一条。上:http://buzhidaoamiaoshishui.lofter.com/post/2dcb1d_dac1914

- 那么下面我们要start了(by优雅的司司)


==========================================================================

“真是的~人家可是特地来找泉酱的,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嘛?”约好了午休吃过饭之后在料理教室见面,然而鸣上岚进来的时候,发现濑名泉对着乱七八糟的料理台在发呆,听到门响的一瞬间猛得站起让椅子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银发的少年看到来人后气恼地抓了把头发,露出了如同往常一样不屑又厌烦的表情:“啊啊真~是的,超烦人的,怎么是你?”

“当然是我,不是和泉酱约好了么?一起来做明天巧克力祭需要的福利品啊~泉酱,都说了不要再用这样的表情盯着人家了?”鸣上岚被他的视线盯得头皮发麻,从口袋里掏出自己不离身的小镜子急忙对着照照,并没有发现自己今天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还是一样的美丽嘛,从镜子上挪开的视线又落在了愤愤坐回椅子上的同组合成员身上。

不如说,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泉酱了吧?绝望、愤怒,甚至是不应该出现的自卑的扭曲情绪,在这个漂亮的人身上体现出来,却也非常合适,他的嘴唇死死抿着,眼睛里的光芒与其说是神采,不如说是濒临消失的最后一点挣扎可能还更合适一些。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泉酱可以尽管去做哦?”鸣上一边系上围裙一边开始整理料理台上的工具,教室门再一次被推开,走进来的是兴奋不已的朱樱司,组合老幺难得敷衍了对两位前辈的问候,兴致勃勃地一边喊着marvelous一边研究手上的围裙,脸上毫不掩饰对于巧克力的期待。

“这是回馈粉丝的礼物,司君。”濑名泉并没有搭理啰嗦着什么的鸣上,转而去欺负后辈,“今天做得巧克力,一点都不可以偷吃——不要用冬天穿得衣服变厚了来当做什么理由了,之前的减肥产品……”

“可是我真的没有……”小少爷套着围裙笨手笨脚地站在一边,盯着小碗里慢慢融化的可可脂,简直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泉酱,真是的~不可以欺负司酱哦。”鸣上岚已经非常习惯在这种时刻出来打圆场,他又打开了一侧的炉灶,打开冰箱的时候却看到里面已经放上了一板正在定型的巧克力,用的并不是他们为粉丝准备模具,而是一些非常可爱的形状,总之并不是符合他们组合形象的东西:“咦?这是Ra*bits的孩子们留下的么?这么……”

“不要碰!”濑名泉忽然扔下对着锅子跃跃欲试的司,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跑到冰箱边上,猛得摔上了门,一时料理教室里面的三个人都安静下来,虽然濑名泉阴晴不定的脾气组合里的各位都已经非常习惯了,但是如此情绪化的话,大概还是跟“那个人”有关系吧。

“泉酱……”鸣上岚犹豫了一下,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许用这种恶心的称呼叫我。”泉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点过激,他脸颊有点红,眼睛里的那一点光芒似乎在慢慢、慢慢地熄灭掉。

鸣上岚非常担心地看向他,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才好,虽然说骑士们的羁绊越来越坚固,但是他们——每一个人,多少都还是有不愿意被触碰的一面,而濑名泉正在被这段过往缠绕,往泥潭里一点点陷下去。

——没人能拉他出来,除了大家知名不具的“那个人”之外。

“已经有黑眼圈了哦?”过了半晌,鸣上岚才拍了拍围裙这样提醒,“泉酱的脸上,黑眼圈非常的严重,做巧克力这种事交给我就没关系了,不如去休息一下吧?”

“我还没那么脆弱,你当我是小孩子么?”作为三年级的学长的自负情绪勉强还在支撑,但是每个人都能看出他的沮丧和心不在焉,“况且这是组合的活动,无论如何我也是要帮忙的吧,虽然超烦人……”

“冰箱里的这个东西,我会帮泉酱好好照看的~”鸣上岚推着他转了个身,扶着他肩膀把人赶出了料理教室,“我一会儿会做一个标签贴在上面,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去碰的哦♪,所以泉酱就放心地去休息片刻吧,不要忘记你的脸也是你最重要的武器,不是么?”

濑名不耐烦地被他推了几步,最后还是被两个后辈从料理教室里赶了出去,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发现身上还穿着围裙,而刚敲了一下门,门缝里就迅速地递出一件制服外套,然后又“砰”地被关上了。

外套上还带着巧克力有感染性的香气,濑名泉把围裙摘下来拿在手上,套上外套,在有着温暖阳光的走廊里慢慢往教室的方向走。

他第一次做巧克力的时候,和游木真刚刚认识并没有很久,本来是做了像是“感谢巧克力”一样的东西给摄影棚里常常关照他的工作人员们,但是没有什么别的朋友的小孩子偷偷留下了一份,用精致的小盒子包装好,本来上面还装饰了一些彩带,但是后来又被摘掉,总之虽然看起来普通,但是却在奇怪的地方也费了不少心思。

比他年幼的漂亮小男孩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是一副被欺负的模样,明明有着一张好看的脸,但是在镜头下总是没有办法做出自然的表情,比如这天晚上,明明两个人开始拍摄的时间差不多,但是濑名泉却装着他那盒巧克力,在完成自己的拍摄之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为游木真拍摄的摄影师才勉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照片。

“真是……如果换一个模特,拍摄应该早就结束了吧,这样一次次地修改动作太麻烦了。”有工作人员这样抱怨着,女孩子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大概是准备和男友约会却被耽搁了时间。

“但是是品牌指定的这个孩子吧?明明不是很有天赋,最近倒是经常见到他呢。”旁边的人劝慰了两句,像是工作也没有办法这样的话。

“听说是因为他那个从来没有露面的父亲吧,听说是一个很有名的模特,但是……”

“嘘,这种话不要在这里说出来吧?”

“有什么关系,又没有人在听。”女性在说起八卦的时候,都是这副忘我的样子么?百无聊赖的泉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低垂着头,被旁边的人的谈话吸引了注意,他把玩着手上的盒子,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把手机收起来的工作人员开始小声讲述:“真的是很有名的模特,但是已经成家了,似乎风评也很好吧?结果没想到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个女人不知道是该说可恨,可怜……或者是幸福也说不定啦,哈哈。”

“人长得很漂亮啊,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好看的孩子,可惜被做出了‘不可以再进行演艺活动’这样的要求,怪不得对那个孩子那么严格。”

“这样两个人的孩子,还是这种身份,很辛苦吧?不过这些工作也是通过‘那个人’的关系搞定的?所以就算是镜头感再差,依旧还是会有广告找上门呢。”

“这种父亲的责任么?不如没有比较好……”

“是啊,还耽搁了我们下班的时间……”

“哈哈,这个对你来讲才是重点吧?今天这种时候应该是重要的约会……”

再之后的内容濑名泉没什么心思再多听,拍摄终于完成了,明亮的打光灯忽然关闭,站在布景台中间的小孩子又恢复了低着头的样子,乖乖地跟着工作人员去换衣服。

“游~君。”拉长的音调标示着某个特定的人的到来,小小的濑名泉从工作人员中间钻出来,很认真地夸奖他,“刚才的游君非常的好看哦,尤其是在灯光下面,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游木真猛得摆手,一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的样子:“呜哇——怎、怎么会,我很糟糕的,给大家都添了麻烦……不过,濑名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啊,真是的,什么濑名前辈,这种称呼真的好难听……”两个小孩子一起往更衣室的方向走,高一点的泉会小心地护着不让扛着器械的工作人员撞到低着头走路的真,一边这样拖长了声音抱怨,“起码可以再亲密一点,叫我泉也可以的吧?”

“那、那泉前辈?”不适地扯了扯衣角,安静走着的真试探地问了一句,“这样可以么?”

“前辈去掉也可以……但是这样就显示不出尊敬了么?”到了更衣室门口,又有工作人员把真自己的衣服送过来,结果却被濑名泉直接接过去,拒绝了提供帮助的建议,牵着害羞的小孩子进到了房间里,把门一关隔断了外面的吵闹,他伸手抓了两把对方因为涂了发胶而有些板硬的短发,凑过去帮笨手笨脚的真换衣服。

“所以、所以究竟应该怎么称呼?”一边跟吊带裤的扣子做着斗争一边鼻头冒汗地这样问,小小的游木真看着半跪在地上专心帮他解决衣服的问题的濑名,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柔软的发顶和长而卷翘的睫毛,像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一样的五官非常有迷惑性。他忽然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我自己……也勉强可以的。”

“叫哥哥吧?”

“诶?”游木真愣了一下,他正在套自己裤子,连动作都停顿下来,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抱着手臂看向他的前辈,似乎没能理解他刚才的话。

“游君可以叫我哥哥,这样不就好了?”濑名泉觉得自己的这个提议真是太棒了,如果游君是自己的弟弟,这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么?从此别人在说起自己的兄弟姐妹的时候,自己也可以骄傲地说“我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弟弟”这样的话了,“我来做游君的哥哥,不喜欢么?”

“并不是、不……完全……阿嚏!”真结结巴巴地说着否认的话的间隙狼狈地打了个喷嚏,他赶紧红着脸把裤子穿好,这才低垂着头小声说,“不如说太高兴了,所以……”

“那赶紧来叫一声。”不过也还是个小孩子的泉,从来没有这样感觉到被别人需要,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催了一句,歪头看着连耳朵尖都红起来的小男孩,“叫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哥哥。”           

濑名泉被守泽千秋的喊叫声吵了起来,身上披着的校服外套往下滑了一点,他有些疲惫地揉着额角,不知道是昨晚的梦境的延伸还是只是因为巧克力勾起了某种回忆,只是午休短短的时间都会做梦,自己的睡眠质量也是非常值得担忧。

“濑、濑名?”

“啊啊,真是的,你简直吵死了。”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濑名泉带着一身的起床气,微微仰着下巴用惯常的语气表达着嫌弃,“守泽,你不要站在这里,很碍事啊?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一向总是喊着“正义”“英雄”这样的麻烦同学表情有些楞,抓了抓后脑勺顶着实质性的不满视线小心问,“你在哭什么啊?”

======================================================================

“阿木!”

“呜哇!!!”游木真猛得把握在手上的手机丢开,机器撞到桌斗深处的金属隔壁发出“咚”的一声,他被明星吓得魂不附体,还不等别人问就先欲盖弥彰地拼命摆手,“我、我可什么都没有在看啊,那种东西……”

“哪种东西?”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的少年不顾阻拦扒着他的桌斗往里看,又被害羞的游木勉强拖开,他赶紧把手机拿出来收进制服口袋里,“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咦?大家都已经去做准备了么?怎么都不叫我?”

“所以说才会好奇吧,你究竟在看什么东西——”教室外面已经响起了音乐声,来自校外的粉丝们都在往舞台的方向走,手上举着各自支持的组合的应援荧光棒和名牌,情人节的上午,梦之咲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梦幻祭之一马上就要开始了。trickstar从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参与巧克力祭,毕竟还是新晋的组合,昨天虽然非常努力地做出了很多的感恩巧克力,但是不知道能不能送出去,如果送不出去的话,几个人大概会崩溃地全部吃掉也说不定——如果吃了那么多,会一辈子都不想再碰甜食的吧?

明星就算走路也不会安静地、普通地前进,总是精力过剩地蹦蹦跳跳,游木真却意外地非常安静,平时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会因为各种话题发表奇怪的言论,但是也许因为北斗和真绪都不在,没有观众似乎就也没有了表演的动力。

“阿木从昨天开始就很奇怪——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笨手笨脚,但是整个人都很没有精神啊!”在抵达练习室之前,明星忽然停下了脚步,难得有些认真地这样说,“之前的阿木有一种就算被打败到支离破碎,也会坚持下去的闪亮的感觉,现在好像忽然不信任自己了。”

“有、有这种事么?我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游木真一手握着口袋里的手机,手心全是粘腻的汗水,他自从昨天做梦似的拍了那张泉前辈的照片又似乎被发现了之后,整个人都心神不宁的,晚上的训练也是一再出错,每天早上都会出现在课桌里的便当盒虽然依旧没有动过,但是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拖人还回给3A的那个人,不如说他现在连濑名泉这个名字和他的相貌都不敢想起来,不然就会爆炸一样的脸红——毕竟自己做出了这种事啊,不是一直说着这样的泉学长“恶心”之类的话么,为什么自己也会做出这种“恶心”的举动啊?

他昨晚回家之后,虽然精疲力竭,但是却忍不住躲在被子里一直看着手机里孤零零的那张模糊照片,阳光下的前辈低头搅拌着锅里的巧克力,发梢都被光线打得温柔,漂亮的年轻人虽然完全不知道镜头的存在,但是却像是可以把每一帧都保存下来的范本一样。

“这样的泉前辈——”游木真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脑子里面根本就还一直是这张照片,以至于早上醒来比平时晚了一些,更尴尬的是,他发现内裤里面粘腻一片,虽然对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这种事情也不算是特别丢人,但是要知道他昨晚做梦的时候一直梦到的是照片里的前辈啊!

完蛋了,即“笨蛋”之后,难道还要再给自己加上“变态”这样的人设么?是不是有些太混杂了啊?!

母亲似乎早早地就离开了,她没有留下早饭,也没有只言片语,狭小的餐厅里的桌子上摆着一些零钱,精神不济的游木洗漱过后,换上制服就出门了,在去学校的路上拐进便利店买了一只面包,一边吸着被冻出来的鼻涕一边往学校的方向走。

蓬松的面包在寒风里吹了一会儿也变得又冷又硬,吃到胃里也消化不下去,所以当发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之后,他就趴在自己的座位上想要小小地补个眠,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似的,又去翻手机里面的照片。

他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从分别以来所有的情绪似乎一瞬间都爆发了出来,他还能清晰记得每次坐在摄影棚角落里,晃着脚、带着各种各样的零食等他拍摄的小濑名泉,以及自己每一次叫他哥哥的时候,漂亮的小孩子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的表情。

明明曾经是个温柔的哥哥,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究竟是因为那个人奇怪的态度和举止,还是因为自己具象成为抗拒的自卑心理呢?如果说从头到尾都不是讨厌的话,自己对泉前辈——对哥哥的这种心情,又究竟是什么呢?

中间来找他的北斗以为他是在睡觉,老成的同龄人并没有打扰他,直到巧克力祭快要开始了,才让明星来叫他起来,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阿木虽然笨手笨脚,很多事情都做不好……喂!不要真的消沉啊!我是在开玩笑啊!”明星吵吵闹闹地叫着,“但是却一直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吧?只要去实践的话,每个人都是最闪亮的!这样的阿木,也是重要的、让我非常信任的同伴呢!”

“明星君……真的、真的非常谢谢!”自己的想法么?游木真脚步忽然停顿了一下,眼镜虽然可以遮挡他漂亮的脸蛋,但是也完全没有办法遮挡眼睛里的光彩,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抱了一下自己的同伴,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情绪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哇!不要像小千学长一样忽然抱上来啊!不过是同伴的话,我也来抱抱好了!昨天晚上的训练阿木可是一塌糊涂呢,一会儿小北对你发火的话,想好怎么应对了么?”

“诶?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办法……”

“明星!游木!你们在做什么?”刚刚被提到的组合队长已经换好了梦幻祭的服装,手上捧着一大袋巧克力,有些恼火地探出头来,“不要在走廊上大吵大闹,快点来换衣服,要迟到了。”

评论 ( 1 )
热度 ( 30 )